特别策划, 教授、媒体与公众

对话学者:金雯、王军、朱庆育、左根永、潘兆云

【编者按】

为了激发大家的思考,我们特别邀请到国内各领域的几位学者,请他们谈谈“教授的本职”。

在此,微思客团队感谢各位老师的大力支持! Continue reading “对话学者:金雯、王军、朱庆育、左根永、潘兆云”

Advertisements
特别策划, 教授、媒体与公众

王凌皞:问题在于怎么消除意识形态

Stanley Fish的这篇评论尽管有点冗长,说的也都是美国的事情,但若放在当代中国的语境中,倒也能找到切近现实的关怀。

在我们国家,围绕着本文讨论的话题,即何谓通识教育(liberal art education)以及通识教育的终极目标这两个问题,有许多的争议。 Continue reading “王凌皞:问题在于怎么消除意识形态”

特别策划, 教授、媒体与公众

周保松:什么才是本职?——回应费希

费希在《请做好本职工作,教授》一文的观点很清楚,就是大学教授在课堂上最重要的本职,是传授知识和训练技巧,而不应向学生宣扬任何道德和政治观点,亦不应以培养学生的品格为教育目标。教师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但在课堂上,必须严守中立。简单点说,就是学术归学术,道德归道德,政治归政治,大学教师只应做好自己的本职,不应逾界。

Continue reading “周保松:什么才是本职?——回应费希”

特别策划, 教授、媒体与公众

心灵的长跑者:费希是错的!

Stanley Fish这篇《教授,请做好你的本职工作》的文章,充斥了错误的论证、狭隘的观念,还有,愚蠢的结论。我很惊奇他竟然写得这么长。虽然这篇文章的每一页甚至每一段都包含了可以批判的论述、可以指出的错误,我并没有兴趣全面批判该文。既然Fish自己也说,美国几乎每一所大学和学院的教育纲领,都致力于单纯传授专业知识之上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更高目标,那么,我就无需为彻底批判Fish的论调操心,因为简直就没什么学院是按Fish的思路来设计高等教育的目的的。

Continue reading “心灵的长跑者:费希是错的!”

特别策划, 教授、媒体与公众

斯坦利•费希: 请做好本职工作,教授!

作者简介:斯坦利•费希(Stanley Fish),迈阿密弗罗里达国际大学法学教授和Davidson-Kahn 杰出教授,伊利诺斯大学文学院院长。最新著作是《在我们自己的时代拯救世界》(牛津大学出版社)。本文翻譯於Stanley Fish 於紐約時報專欄 Professors: Just Do Your Job(吴万伟 译)

课堂不是你的政治舞台。

打开任何一所大学的招生宣传,你都会发现让你觉得高等教育机构的使命非常广泛的如下说法:治疗世界上所有已知的疾病,不仅是棒球场上的文盲和文化无知,而且是贫困、战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性格缺陷、偏见、不宽容、环境污染、肆无忌惮的资本主义、美国帝国主义、沃尔玛霸权等等。这个名单还可以变得更长。

Continue reading “斯坦利•费希: 请做好本职工作,教授!”

特别策划, 教授、媒体与公众

特别策划: 教授的本职?(上)

特别策划:教授的本职?(上)

 

2014年2月15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评论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发表了《教授们,我们需要你!》(Professors, We Need You!)的文章。

在纪思道看来,在当今的公共讨论中,教授已经“无足轻重”。他们在封闭的学术体系当中进行生产,学术界也臣服于“崇尚晦涩难懂、罔顾影响与观众”的文化当中。作者强烈呼吁,教授们不要像中世纪的僧侣一样与世隔绝,而是要积极介入公共议题,这个世界需要他们的参与和贡献。

Continue reading “特别策划: 教授的本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