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伦理

热点|人类为何虐杀小动物?

★原载于华声在线,如需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images-5

人类为何虐杀小动物?

近日,网上频频爆出人类虐杀动物的视频,2012年10月22日,四川泸山脚下,一位男子提着刚刚剥完皮的猴子,面带微笑,血腥和笑容的不对称引起了网友的震撼和愤怒;而近日,一部名为《奢华美丽背后的残忍》的视频中,展现的人间地狱般的血腥场景更是挑战了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视频中,浣熊、水獭、狐狸被活生生的剥去皮毛,在整个残杀过程中,这些动物一直都在挣扎、嘶叫,它们在最后走向死亡的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是人类无法想象的,而当一只浣熊被剥完皮后回头看自己身体的一幕,更让观者感到痛心,而笔者写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

虐而杀之,是变态的倚强凌弱心理在作祟
我们知道,那残酷的剥皮行为是为了保持动物皮毛的鲜亮,满足人类对奢华的需求,而四川男子虐猴的行为,则让人感到费解与心惊。尽管,人类历史上一直都在食用动物,并拿动物的皮毛和骨骼制成衣物用具,但以动物的生命取乐的行为虽然存在,却并不广泛,而且极少以如此残酷的方式出现。比如,打猎,是人类和动物的一场角逐,当然,随着武器的不断进步,这场战争已经越来越不平等,动物也因此大规模的消失,甚至灭绝;而斗牛、斗狗、斗鸡等拿动物取乐的行为,在近些年也开始被动物保护组织所反对;至于残杀动物来满足自己的行为,实在是不正常的。

人类在幼儿时期会残杀和虐待小动物获得乐趣,在那种行为中,幼儿感到了自己的强大,但大多数成年人则不会通过这种方式来显示自己的权威。但极个别的人,则依然保留了这种通过虐待弱小来满足自尊心的行为,比如虐童,以及残杀比自己弱小的动物。

近日,央视播出一则江西省资溪县偷猎食用野生动物的新闻,在新闻视频中一位偷猎者告诉暗访的记者,野生动物被强光灯照射后,眼睛会发亮,他说动物就是吃了眼睛的亏,它们就是傻瓜,如果它们知道自己的眼睛会出卖生命,那一定会闭上眼睛的。动物真的是傻瓜吗?假如,现在有一个强大的外星物种入侵地球,将人类当做这些野生动物一样残杀。而我们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在那个时候,我们不也被别人当做傻瓜吗?动物不傻,它们只是不了解人性的复杂与残酷。

在人类历史上,并非没有一个民族将另一个民族视为“低级动物”的先例,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行径正是这种理论最惨绝人寰的表演。如果,我们放弃众生平等这个无论是佛教、基督教还是儒教、道教都在阐述的理论,而是自大的以为人类是主人,其他动物都是可以宰杀的牲畜,我们离人吃人的最终结局或许也不远了。

因为,人吃人正是将另一种人当做低级动物,可得而食之。

食用野生动物,满足的不只是口腹之欲
在中国的饮食文化中,有一个词叫做“珍馐”,意思是吃的东西很珍贵。熊掌、鲍鱼、鱼翅,这些都是富贵人家的美味。而穷人只能通过打猎吃到“野味”——也就是家畜家禽之外,自然界生活的动物。这种饮食文化,让人们都思慕佳肴,期待野味,这已经不仅仅是满足口腹之欲,而是寻求一种自我社会地位的认知感。许多人以迟到了熊掌、鲍鱼和鱼翅为荣,许多人也曾炫耀自己迟到了珍馐以及野味。而正是这种炫耀心理,把许多野生动物推向了灭绝。

近日,央视爆出江西省资溪县当地餐馆、酒楼偷偷宰杀猕猴、大雁、獾猪、竹鼠等动物,这些酒楼白天关门,晚上营业,而每天晚上酒楼都宾客盈门,一家餐厅的工作人员称他们每天能做10几桌。

这些野生动物的味道真的好过我们常吃的禽畜?还是它们的营养价值格外高呢?其实都不尽然。大多数野生动物食用营养价值与禽畜无异,如白鹭蛋营养价值和普通鸡蛋一样;鱼肉比熊掌更有利于人体健康;而野猪肉更粗糙,鳄鱼肉腥味重,味道远远差于我们常食用的肉类。另外,这些野生动物生长在自然中,没有经过任何免疫措施,它们身上带有的病菌很容易传染给人类。事实上,2003年SARS病毒就是由人类食用野生鸟类而引起的。因此,放弃野味,也是保护人类自己免遭“末日瘟疫”荼毒的必须选择。
当奢华与血腥相伴,你还要这种光新亮丽吗?

动物皮毛原本是古人用于御寒所穿,在远古时期,只要有能力猎杀动物的人,就可以拥有一件皮草;而当贫富差距和等级的建立,皮毛开始成为富贵与权力的象征;到今日,皮草则是奢华与时尚的代表。皮草成为世界上一项重要的产业。2011年全球的毛皮销售达到150亿美元,而中国则展四分之一。我国成为世界上毛皮动物(狐、貉、貂、獭兔)养殖与裘皮的加工大国,也成为全球最大的毛皮消费国。

可这些数字的背后是一个个动物的哀鸣,它们出生后居住在狭小的空间,等长到足够大的时候,就会被活生生的剥皮,最终满足人类对时尚的奢求。

然而,皮草对我们真的是必需品吗?
如果在古代皮草是为了御寒,那今天的我们,居住、办公、车上、地铁里到处都是暖气,即便冬天,随着全球变暖,也没有过去那么寒冷。皮草的作用根本就是为了炫耀我们的身份。

一件貂皮大衣需要80多只水貂的皮毛,这80多条生命被无辜的剥皮,就是为了满足一个女人的虚荣心。难道,人类真正的高贵是需要用动物的牺牲来成全的吗?这种由血腥换来的高贵,我们真的需要吗?

假如,真的存在末日审判,谁该为这80多条生命负责呢?放弃皮草,真的没有那么难。

原文地址:http://guancha.voc.com.cn/article/201211/201211300919141868.html

Advertisements
特别策划, 动物伦理

如何谈论动物权利——驳颜志豪、蒋劲松

★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及作者信息。

【编者按】

随着“狗肉节”争议的持续发酵,微思客团队并没有采取直面评点,也不提倡选边站队,而是希望提供一个理性对话的平台。让大家可以各抒己见,逐步深化关于动物伦理议题的认识。

在推送清华大学蒋劲松副教授《保护动物的三种思路》、中山大学哲学博士生颜志豪的《对动物为何不能谈权利》之后,一位微思客的热心读者来信,提交给我们一篇针对性的回应文章。关于动物伦理议题,讨论还在继续。编辑部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Continue reading “如何谈论动物权利——驳颜志豪、蒋劲松”

特别策划, 动物伦理

对动物为何不能谈权利

★本文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转自微思客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微思客特约作者颜志豪。

【编者按】

昨天,我们推送了清华大学蒋劲松副教授的文章《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蒋教授是一位坚定的“动物权利论者”,而文章推送之后,中山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微思客特约作者颜志豪发来回应文章。在他看来,对动物谈权利是危险的。究竟为什么这样说,我们不妨一起阅读。动物伦理议题,讨论还在继续。

编辑部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Continue reading “对动物为何不能谈权利”

特别策划, 动物伦理

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本文原刊于科学网,现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蒋劲松。

0 (5)

 

(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

昨天,我们推送了中山大学哲学系博士生李丰的文章《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来自清华大学的蒋劲松副教授,通过微博与我们互动道,“动物福利论是一种比较为人们所接受的理论,虽然不够彻底。作为一个动物权利论者,我不反对在短期阶段中动物保护的目标是增进动物福利。但,另一方面也不要因为短期目标而肯定杀害动物的合理性,正如废奴主义者可以赞同改善奴隶待遇的措施,但不可因此而否定彻底废除奴隶制的长远目标!”

对于“动物保护”,有哪些可能的思路?不妨让我们跟随蒋劲松老师的文章了解一番。关于动物伦理的讨论,还在继续。我们期待听到您的见解。编辑部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Continue reading “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

特别策划, 读者来稿, 动物伦理

读者回应|李丰: 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

★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作者信息。

【編者按】

最近,“狗肉节”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口诛笔伐,吐口水、拍板砖,也有人力排众议,坚信狗可杀、肉可吃。微思客在推送一篇《狗日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后,在后台收到了很多读者留言,希望我们能继续讨论动物伦理。

周六,我们推送了一篇《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来详细的讨论这个问题;但我们感觉到讨论意犹未尽,在今天,我们推送的这篇《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是一名读者的回应。本文认为,对于动物保护主义者而言,当下最迫切的任务不是“一劳永逸的解放动物”,而是用人道精神对待动物,使其“避免被虐待、虐杀”。

希望更多读者能参与我们的讨论,接下来,我们还会推送系列有关“动物伦理”的文章。我们的投稿邮箱是,wethinker2014@163.com,期待您的参与!

Continue reading “读者回应|李丰: 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

特别策划, 动物伦理

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

★本文的推送,得到钱永祥老师的特别授权。微思客团队感谢作者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务必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編者按】

昨天,微思客平台推送一篇《狗肉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有读者的留言道,为何微思客推送这篇“立场宣示”文,大大降低了微思客推送的水准。

广西“狗肉节”是近来讨论热烈,也颇具争议性的问题。然而,我们需要意识到,动物伦理的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也有许多讨论的空间。

从今天起,微思客将陆续推送动物伦理方面的文章,我们不妨一起阅读、一起讨论。以下,我们暂时列出几个问题,供大家思考。

首先,动物具有“道德资格”吗?它们与人类的区别在哪里,可以拥有哪些权利?

其次,我们为什么要关怀动物,重视保护动物的福祉,这真得是“矫情”或者“自我安慰”吗?这与我们人类的自我理解与道德意识有怎样的关联?

或许有朋友会问,“鸡肉、牛肉都可以吃,狗肉凭什么不能吃?”那我们是否可以仔细考虑一下,这些动物之间有什么区别呢?另外,是否意味着尊重动物就等同于要把自己变为素食主义者?

狗肉节不只涉及到吃狗肉,还涉及到宰杀、运载、出售等诸多环节,当我们关注动物保护议题的时候,是否注意到了有许多不同的面向?

或许,有朋友还会说,“狗肉节是习俗所以应当坚持”的时候,是不是同样是立场先行,缺乏说理?这背后的逻辑似乎是,因为是习俗所以就应当不加反思地接受。

其实,我们不妨放平心态,把这些问题都当成问题,认真地去对待。慢慢地,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

今天,我们推送钱永祥、梁文道两位老师在香港的对谈<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期望可以引起大家的思考。接下来,讨论会继续。欢迎大家投稿!我们的邮箱是wethinker2014@163.com

Continue reading “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

特别策划, 动物伦理

狗肉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

★经作者同意,微思客团队推送本文。本文最初刊登于“科学网”。另外,本文作者与其他动物保护人士共同建立的公益网站“动保网”(www.dongbaowang.org),期待您的移步阅读。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务必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编者按】
根据中新社南宁5月7日消息,备受指责的广西玉林夏至荔枝狗肉节近日再起波澜。动物权益保护组织指出,每年有10000只狗在狗肉节被屠杀,许多甚至是被活活电死、烫死或者剥皮的。网络上张贴的图片显示,许多狗被剥皮、用钩子吊着,路边还堆着许多狗的尸体。为了阻止吃狗肉的行为,动物权益保护者采取了发布公开信以及抗议等许多措施。6月21日将至,我们是不是该认真反思一下“舌尖上的罪恶”呢? Continue reading “狗肉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

特别策划, 动物伦理

钱永祥、梁文道: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

動物倫理與道德進步

錢永祥、梁文道

壹、演講

錢永祥:今天多謝香港中文大學博群計劃在新亞書院圓形廣場舉辦這場論壇,我實在想不到現場會有這麼多人參加,一起關切一個嚴肅而又尖銳、尷尬的主題。以下,在很短的時間裡,我想要探討三個議題:一、說明「動物倫理學」的基本觀點;二、說明「道德進步」是甚麼意思;三、用「道德進步」為背景,說明動物倫理在對待動物之外的一般意義。

首先,甚麼是「動物倫理」?動物倫理或者動物倫理學所關心、想要回答的問題就是:我們人類對待動物的方式,有沒有道德上的是非對錯可言?我們知道,倫理學或者道德哲學的基本前提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對待方式有是非對錯可言,倫理思考幫我們判斷個別行為的是非對錯。把這個問題意識擴展到動物身上,我們想追問對待動物的方式有沒有是非對錯可言?動物倫理學給的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但理由是甚麼?

Continue reading “钱永祥、梁文道:动物伦理与道德进步”

特别策划, 动物伦理

钱永祥:Nussbaum的动物伦理学新论

Nussbaum的动物伦理学新论

钱永祥

纳斯邦(Martha C. Nussbaum)现任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是近年很活跃的一位哲学家兼公共知识分子。她介入过几次公共争议,其中之一即是曾在1999年撰文,批评另一位在美国学界知名的女性主义哲学家巴特勒(JudithButler)的写作风格、学术、以及政治。[1]

Continue reading “钱永祥:Nussbaum的动物伦理学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