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死辱母者案”判决无技术过错,但有失公允|读者来稿

田佳敏 |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法学博士(证券法方向)

 

最近舆论热议山东辱母杀人案,作为一枚兼具人文关怀的法律人,我也简单谈下我的观点。

首先,法庭做出判决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详细了解案件事实,秉持公正、理性,在保障当事人权利与实现社会效果之间尽力平衡。总体来说,本案判决在现行法律下并无技术过错,但有失公允。在我看来,问题主要出在立法的缺失,纠问制法律体制下被诉方律师的弱势,以及畏于出新的法官。

繼續閱讀「“刺死辱母者案”判决无技术过错,但有失公允|读者来稿」

廣告

从于欢案看法与道德的联系与分离|读者来稿

郑志泽 | 西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研究方向法理学、民族法


作为一个埋头书堆潜心论文、未到中年已有谢顶之兆的研究生,看到南周报道于欢案的报道我的第一反应是“哦”的一声,然后继续看书。但这一案件随后在网络中掀起了一片巨浪,不知道微信中有多少推送借着这一话题冲破10万+,微博中有多少相关话题上了热搜。昨天对于欢案的讨论从网上扩展到笔者身边,不少朋友(大多没有法学教育背景)在微信群、朋友圈中转发“感人泪下”的文章,以其朴素热烈的情感,挥舞着公义和道德的大旗,为于欢做无罪辩护。

在和多位同学进行过针锋相对或者惺惺相惜的交流后,我决定将自己的思路写下一点来,供诸位批判。作为“没什么用”的理论法学研究生,对刑法的功课荒废已久,所以不打算对案件焦点进行探讨,而是写一点业内老生常谈,在本案已有讨论中又角度较新的东西。

一、于欢案是一个法律问题还是道德问题

第一个要点是,为什么于欢案应当作为一个法律问题来进行讨论而不是作为一个道德问题进行讨论?道德从实证的角度来看,不但在历史上是在不断变化的,在不同的场域也是各不相同的,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价值多元。

繼續閱讀「从于欢案看法与道德的联系与分离|读者来稿」

“刺死辱母者案”,可以观察什么?|微思客

方可成 |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Annenberg传播学院博士候选人


昨天,有一位朋友在后台留言:“关于国内现在争论比较激烈的‘刺辱母案’,能不能写篇文章发表下看法?”

回想大学时代,这样的热点事件发生时,我多半是想点评几句的。但是近年来,我越来越失去对热点事件发言的欲望,尤其是表达个人观点的愿望——如果是关于纠正谣言、厘清事实,我还是很有兴趣的。

不过,对于这些热点事件,我确实在关注。或者说,在暗中观察。因为每一次的事件,都像是一个多面的棱镜,折射出很多可以观察和思考的问题,也折射出世间百态和人情冷暖。

我的观察自然是集中在媒体、传播、舆论、民意等话题上。

繼續閱讀「“刺死辱母者案”,可以观察什么?|微思客」

于欢案舆论“一边倒”,一定伤害司法独立?|微思客

孙金昱 | 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理论方向博士候选人


引爆三月舆论场的,是一个叫做于欢的青年。他的故事首先引燃了两个问题,第一,于欢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第二,如果是正当防卫,是否是正当防卫过当?而围绕这两个问题的火热议论,迅速引燃了第三个问题:舆论影响司法,是否违背了司法独立的价值?

问题三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一定程度上可以脱离于欢案的具体情节,问题三所涉及的并非具体的法律条文,而是更抽象的政治制度安排和公民角色。因此,认为舆论影响司法进而违背了司法独立价值,并不等同于承认于欢案判决公正,不妨碍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对于欢和他家人的处境充满同情。但是,如果你认为于欢案中“一边倒”的舆论是破坏司法独立、认为舆论影响司法与司法独立相悖,你是不是对“司法独立”有着很深的误解?

繼續閱讀「于欢案舆论“一边倒”,一定伤害司法独立?|微思客」

“辱母杀人案”:没亲历过被追债,不知道追债江湖有多可怕|微思客

叶竹盛 |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  执业律师

 

山东聊城中院判的“辱母杀人案”,犯了众怒。

我先讲几个故事。

我在教书的同时,也兼职做律师,因此曾受当事人委托,处理过追债事务,既从追债人的角度出具过法律意见,也受被追债人委托,在追债现场处理过追债事件。

具体讲述以下事件之时,先做一点声明。作为律师,受人委托,负有严格的保密义务,非法定事由,绝不透露委托人信息。因此对于本文所讲述的内容,本人经过恰当加工,对其全部或部分内容,本人既不确认也不否认其真实性,本文所述内容不具有证实或者反驳任何具体案件事实的证明效力。

繼續閱讀「“辱母杀人案”:没亲历过被追债,不知道追债江湖有多可怕|微思客」

即便在内地,香港七警察也可能涉嫌违纪或犯罪|微思客

http://www.weixin234.com/a/3085289/

木林 | 微思客撰稿人

 

社会有共识:警察权应受规制。不然,个体将面临现实危险。

繼續閱讀「即便在内地,香港七警察也可能涉嫌违纪或犯罪|微思客」

武松的公力救济和私力救济 | 微思客

沈占明 | 微思客撰稿人

(FM音频)明珠| FM主播

历史古城| 音乐

“复仇,天地之大义也,而又有何疑焉?
传曰:父之雠不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而斗。”
—-宋 高斯得《耻堂存稿》

77.jpg

山东年轻人武松在阳谷县本来有着一个稳定的生活:在政府谋了个小差使,工资不高,但够花;为老百姓除过虎害,威望高,口碑好,领导也高看一眼;哥哥嫂子恰好也搬来这里做个小生意,闲时兄弟可以互相照应,共叙亲情。

繼續閱讀「武松的公力救济和私力救济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