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到了,我们跟你谈谈如何对付性侵害 | 微思客

青的蜂 | 微思客撰稿人

六一儿童节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也表示了对儿童们的关爱——它通报了2017年以来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情况。

有一句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性犯罪重犯率比较高,有必要推行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公开制度”,最高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主任郑新俭如此表示。

也就是说,建立性侵害者的全国数据库。这不禁使我们畅想起这样的画风,点一下手机,你就可以查看你身边有哪些隐藏的罪犯,然后对你的妻女作出提醒。

忍不住点赞。这个库,太有必要建了!

性侵害特殊在哪里?

电影《素媛》剧照(截频)

继续阅读“六一儿童节到了,我们跟你谈谈如何对付性侵害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法学教育与美好生活 | 微思客

 

编者按
这篇关于法学教育的文章,是作者最近正在写作论文的一个初步构想。文中作者敏锐地指出法学教育的根本问题不在于不够专业化,恰恰相反,问题出在法律职业工作者们忽视了法学教育的本分——关于美好生活的承诺,并对法学教育提出了诸多不恰当的要求与期待。其观点在当前关于法学教育的争论中独树一帜,很有启发。

继续阅读“法学教育与美好生活 | 微思客”

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吗? | 微思客

 

题记
互联网有一种过滤功能,各种不实信息迟早总是要露馅的。谣言止于智者,更止于信息的公开与透明,止于常识的普及而非刻意的宣传教育,止于让大家让人说话而非捂住众人的嘴只允许听到一种声音。
——权力不消除本能的傲慢,地命海心者们不消除对权力本能的膜拜,不仅法治不可能得以建立,我们甚至无法摆脱“上有西太后,下有义和团”式的悲哀。

吕良彪 |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笔名阿呆

B大一百二十周年校庆典礼上,校长在致辞中将鸿鹄之志念成了鸿浩之志引发网络热议。后来,校长正式发布公开的道歉信,为自己念错了字真诚道歉。同时也回顾了自己那个年纪的人求学之艰难——相信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可能希望我们这个民族重新倒退到那样的时代当中去。

第一,即使貌似真诚、即使存在瑕疵的道歉也比死不吭声的“驼鸟作派”、虚伪的百般狡辩乃至直接的指鹿为马要强得多。

有人提及2005年台湾宋楚瑜访问清华时,清华的顾校长在全程直播念书法作品中“侉(KUA3)离分裂力谁任?”一句时,在侉字上卡了壳诗也没念完就草草结束。同年七月,人大校长纪校长在欢迎台湾郁慕明教授的致辞中讲到“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而七月流火本意是指天气渐凉,而非天气炎热。而不久前滇地的封疆大吏甚至将“滇越”铁路念作“镇越”铁路,虽然各界哗然却至今未见官方道歉或解释。——所以,省部级官员能够公开道歉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第二,L校长道歉信中“正能量”表态犯下更大错误。

在道歉信的最后,校长“语重心长”地写道: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不知道校长想过没有:所谓质疑就是不盲从;所谓焦虑同时也是压力、动力与责任心。如果哥白尼没有质疑地心说,我们恐怕还没有走出中世纪;如果没有对“两个凡是”的质疑,我们可能现在依然生活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荒唐时代;如果没有对环境污染的焦虑乃至恐惧,我们的雾霾又怎能治理到现在这样的效果?!

焦虑是我们改革创新的重要动力,质疑是科学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允许焦虑并不能消除焦虑,不允许质疑一定会扼杀创造力。绝非焦虑与质疑在阻碍我们进步,而是不允许焦虑和质疑的那股势力才真正阻碍着中国进步。——绝非只有歌功颂德才叫正能量。中国人自古就知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只有奸臣小人才会专讲那些“动听”的、所谓“正能量”的话。

第三,网络时代要学会理性面对民意。

校长念错字不久,便有媒体发文说《校长念错字一事不宜过分解读!》,这实际上是近年来某些人对公众和媒体“过度揪领导错”的一种不适应——确实,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我们除了知道九个副国级为北大庆生这样高大上的消息之外只能神秘而向往着的,不仅不可能纠错恐怕连了解的机会都没有。

诡异的是,此后不久网络上立马出现其实“鸿浩”之志也是有出处的,只不过你们这些没文化的家伙没弄懂就胡说八道攻击领导。——互联网其实是有一种过滤作用的,各种不真实的信息尽早是要露馅的,例如曾经盛传于网络的西点军校以LF为楷模,白宫外广场为中国的老人家塑像且美国总统定期膜拜……不久前领袖在检阅时左手似有动作,立马跳出一批马屁精来论证左手行军礼的正确性、伟大性,直到相关机关及时实事求是地进行了澄清。

所以,谣言止于智者,更止于信息的公开与透明,止于常识的普及而非刻意的宣传教育,止于让大家充分地讲话而不是捂住大家的嘴只能听到一种声音。

至于有人指责过于纠缠L校长们的细节无非是孔乙己式的喋喋不休之类实在不值一驳——防微杜渐、敬畏权力、尊重民意原本就是公民社会、法治时代的应有之义。权力不消除这种本能的傲慢,“地命海心”者们不消除这种对权力本能地膜拜,不仅法治不可能得以建立,中国社会甚至根本无法摆脱“上有西太后,下有义和团”式的悲哀。

【原文发表在作者微信公众号:阿呆继续曰

李思磐:在中国,自由主义者也应是女权主义者 | 微思客

李思磐 | “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
2012年11月,针对欧盟司法专员维维安·雷丁(Viviane Reding)提案欧洲上市公司保证非执行董事职位的女性比例,上海的一位媒体评论员在《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评论。这篇评论四分之三是叙述立法分歧、双方的观点与政策的脉络,而在文章末尾,作者才亮出了他的观点:“就我个人而言,似乎更倾向于消极的法律观,在我看来,个人自由是一切权利中最重要的权利。新道德和新价值只有在一个社会中被选择,才是值得追求的,也才是真正有效的。” 

继续阅读“李思磐:在中国,自由主义者也应是女权主义者 | 微思客”

复仇、正当性与法律:我们在称赞什么?|读者来稿

若即若离 | 法哲学研习者


前段时间,张扣扣为母杀人案再次刷屏,与之前的辱母杀人案时网友们一片叫好相同,大家忍不住再次为这位“英雄”颂赞歌。

可我们在这件事中,究竟赞赏的是什么呢?是那种快意恩仇的热血?是为母复仇的信念?是杀人者不累及无辜的慈悲?亦或兼而有之? 继续阅读“复仇、正当性与法律:我们在称赞什么?|读者来稿”

她们的笑容我们应该守护 | 微思客

图片为韩国电影《熔炉》剧照。
本文摘要

 

未成年人性侵案件,被害人由于是特殊群体,理应得到更多关注,现实中,对未成年的法律保护问题相对复杂和多层次。一旦发生,对于受害者的侵害也是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打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未成年的相关权益却又往往为人所忽略。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分析,难点在于罪行认定和责任加重现象的判断。

 

刘彪 | 微思客编辑

 

8月12日,作家陈岚微博转发网友爆料,称南京南站候车室内,一名年轻男子若无其事地对其同行的女童进行当众猥亵。微博文中配4张照片,其中一张上有一名20岁左右小伙子的正面照,并被网友指认是涉嫌猥亵小女孩的人。

继续阅读“她们的笑容我们应该守护 | 微思客”

人工智能来临,需要担心失业吗? | 微思客

编者按


机器人会替代人类吗?日前,阿里首家无人零售店登陆杭州街头,引发顾客追捧。随着人工智能的技术变革,“无人化”成为了产业发展的可预见趋势,就在一周前百度刚刚完成无人汽车路测驾驶。从无人驾驶到无人店,与AI落地相伴而来的问题是,我们的岗位是否会被替代?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又还有多久准备时间?
陈思进 | 资深金融风险管理顾问


7月5日,正值百度举行人工智能开发大会之际,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李彦宏,通过视频连线表示,他正乘坐无人驾驶汽车,赶往百度会议现场。

视频连线中,李彦宏提及顾维灏(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业务总负责人)在他身边,手没碰方向盘,同时称“车处在自动驾驶的状态,很平稳,感觉非常不错。”

图片来源网络

继续阅读“人工智能来临,需要担心失业吗?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