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逃离大学城,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本图文感谢作者王敦老师授权微思客发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2015年11月22日节气“小雪”,帝都却下着一场酝酿多时、几年一遇的大雪,蓝色预警说随即会陷入几十年一遇的降温。今天也是星期天,肩负这一篇文章使命的我,因为孩子在家太吵,逶迤行至离家最近的咖啡馆,四顾怆然:想我八十万禁军教头怎落得如此境地?天气不好,星巴克基本无人,就权当风雪山神庙大军草料场了罢。还望苍天有眼庇佑忠义之士。——题记

带你逃离大学城,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王敦

“张小二,我问你,你上大学在哪里?”
“我是在,大学城——出城还有三百里。”
“王小七,我问你,你校本部在哪里?”
“主校区,没去过——毕业拍照在那里……”

继续阅读“带你逃离大学城,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Advertisements

张曦:专访普林斯顿大学菲利普·佩蒂特教授

★本专访感谢作者张曦老师授权微思客发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按:

菲利普·佩蒂特(Philip Pettit)是普林斯顿大学劳伦斯·S·洛克菲勒政治学与人类价值大学教授。从1983年起,他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RSSS)从事政治哲学、道德哲学、哲学心理学和社会本体论方面的研究,担任社会和政治哲学教授、哲学教授。2002年起在普林斯顿大学出任教职。2009年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2010年当选爱尔兰皇家科学院荣誉院士。2010年,荣获古根海姆奖。他也是澳大利亚科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院士。 继续阅读“张曦:专访普林斯顿大学菲利普·佩蒂特教授”

移民专题| 欧洲能幸存吗?西方大思想家怎样看难民危机

*本文原载于《澎湃·思想市场》,李裕晨编译。《微思客》经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来源:http://www.activistpost.com/2015/09/turkey-pushes-refugees-to-europe-part-of-nato-war-plan-false-flag-police-state.html。

编者按: 
日益严重的移民危机正冲击着本身就处于危急中的欧洲。布达佩斯火车站拥挤的难民,朝向欧洲步行行进的难民队伍,以及地中海上一艘艘偷渡船,一系列的图像和声音裹挟和逼迫着欧洲人思考这样一些问题:欧洲能在这一场危机中幸存下来吗?移民问题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近日,欧洲知识分子纷纷发声,谈论他们眼中的移民危机和欧洲出路。

欧洲能幸存吗?

西方大思想家怎样看难民危机

李裕晨 编译 继续阅读“移民专题| 欧洲能幸存吗?西方大思想家怎样看难民危机”

微思客书评| 用80年做一个决定

★本文经张军老师授权推送。如有需要,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自微思客(wethinker2014),作者张军。

用80年做一个决定

张军

早就听说过被誉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无神论者安东尼·傅卢 (Antony Flew) (1923–2010) 在80岁高龄转向有神论的故事。也知道他在2007年出了一本书详细讲述自己的转变,可一直都没时间看。不久前去牛津大学开会,正好离开之前在校园里著名的Blackwell书店里买到了这本书。There is a God: How the World’s Most Notorious Atheist Changed His Mind(《有一位神:世界上最臭名昭彰的无神论者如何改变了主意 》)。这是相当引人入胜的一本小书,在飞机上基本上就一口气把附录之外的部分读完了。因为刚刚在牛津校园里小住一周,这本书读来更加别有兴味。因为傅卢曾是牛津大学的学生和老师,他的很多故事都跟牛津有关。 继续阅读“微思客书评| 用80年做一个决定”

来论| 新中产与新工人的浮现及未来

*本文作者张慧瑜,原文发表于《中国图书评论》2013年第4期,感谢“保马”授权微思客转载。

编者按: 通过对近年来热播的几部影视作品的分析,本文指出了“新中产”和“新工人”这两个群在中国当代社会结构中所处的位置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回顾了导致它们出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背景,同时也展望了它们的未来。

2013年年初有两本书出版,一本是《新周刊》编辑的年度文选《屌丝传》,一本是社会工作者吕途的调查报告《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如果说屌丝是蚁族之后拥有中产梦的小资白领进一步向社会下层沦落的自嘲之语,那么新工人则是身份暖昧的新生代农民工寻找社会认同的主体自觉。不管是屌丝/中产,还是农民工/新工人都是中国经济改革及社会转型新出现的社会群体,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一直被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蓝图,而农民工进城也被作为城市化/城镇化的美景之一。可是,就在中国经济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时,蚁族、屌丝变身为消费主义时代的新穷人,而新工人依然处在影影绰绰之间。相比屌丝一经从网络文化中“溢”出就瞬间流行,数量超过2.5亿的新工人显然没有这份自轻自贱、自怨自艾的文化权利,他们在消费主义的文化景观中不是被隐身,就是处在被救助的弱势群体的位置上。这种不同的文化想象与新中产作为消费者、新工人作为生产者的主体身份有关,也吻合于消费主义时代的文化逻辑。在这个意义上,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断裂与其说是中国社会发展的产物,不如说更是二战以后全球产业格局转型的结果。

继续阅读“来论| 新中产与新工人的浮现及未来”

查理事件| 批评与侮辱之间

★本文原刊于“鱼之乐”博客,经作者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简体版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王伟雄。

编者按
《查理周刊》事件触发了人们对言论自由边界问题的思考。有的人认为,虽然屠戮式的报复应当遭到一致的谴责,但是《查理周刊》的行为并不值得称道,因为它的漫画会伤及某种信仰者的感情,让他们感受到冒犯、伤害,甚至是侮辱。这样的言论应当受到限制。另外一些人认为,《查理周刊》的漫画是在进行调侃、讽刺,但是,我们是否应该因为社会上一些人会感到遭受冒犯,就得出结论,侵犯了他们的宗教感情,或者禁止这样的言论?其实,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值得大家深入思考。今天,我们特别推送加州大学哲学系王伟雄教授的文章。他在这篇短文中,提炼了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应当如何对待宗教,宗教可以批评吗?在对待宗教的态度上,作者希望让我们了解,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不是黑白分明、二元对立,作出更为细致的区分并且分别对待是重要的。 

批评与侮辱之间

王伟雄

继续阅读“查理事件| 批评与侮辱之间”

移民系列| 昆德拉:“无知”的归国侨民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四篇。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卡特陳。

Staromestske Namesti in Prague

(图片来自网络)

【西洋•字花 编者按】

移民,为什么总是“生活在别处”?这是侨民普遍体会到的问题。本期「西洋•字花」和您一起读捷克裔流亡作家米兰•昆德拉的《无知》,看看两个归国侨民遇到什么样的窘境,作出了什么样的反思。卡特陳将从小说的结构入手,层层剥开故事最深层的主题。 继续阅读“移民系列| 昆德拉:“无知”的归国侨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