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微思客

编者按:

今天推送的这篇文章,历经了微思客WeThinker传媒编辑团队的多次论辩。截至发稿时,依然有不少编辑对于文章表达了强烈的忧虑与反对。赞同发表的编辑们,并不是赞同本文的立论与论证,而是希望可以提供给读者们另一种视角去思考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也期待更多的读者可以加入到讨论中来。

在本文的作者看来,持有保守主义立场的知识分子并不多。他认为,保守主义的见解是合理的、最少不违反常识,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个反思的机会。

回复关键字「政治正确」,阅读「孙金昱:政治正确的道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王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继续阅读“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奥巴马:这个国家走过的道路从来不是笔直的|微思客·选后演讲

奥巴马| 美国现任总统

诸位下午好。昨天,在还没有统计选票之前,我拍摄了一段视频。你们有些人可能已经看过。我在视频里对美国人民说:不论你曾经站在这场选举的哪一边,也不论你选择的候选人胜败如何,太阳照常在早上升起。

继续阅读“奥巴马:这个国家走过的道路从来不是笔直的|微思客·选后演讲”

这不是庸众对精英的胜利,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微思客·美国大选

编者注:美国东部时间11月9日中午,希拉里在纽约客酒店(New Yorker Hotel),向支持者及竞选团队成员发表败选谈话。关于特朗普,她说:“我希望他会是一个成功的总统,为了所有的美国人”,“我们应该对他抱有开放的心,给他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她最终没能击碎那层玻璃天花板,她说:“有朝一日,有人会的,而且希望那一天会比我们现在所认为的更早来临。” 微思客编辑宗城在第一时间写下文章,分析特朗普的当选以及这股“全球新浪潮”。
宗城微思客撰稿人,706青年空间专栏作者,凤凰文化、文汇app外约作者。
继续阅读“这不是庸众对精英的胜利,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微思客·美国大选”

生死攸关:处在十字路口的美国与世界|微思客·美国大选

许英杰|微思客WeThinker传媒撰稿人

美国大选日临近,但是鹿死谁手依然不好说。原本三次辩论,川普丑态必现,大家都以为大选实质上提前结束了,没想到又来了一次始料未及的“闺蜜门”。这次大选,应该算得上是有史以来被吐槽最多的总统选举了,比如,“最肮脏的大选”、“粗口最多的大选”、“最少儿不宜的大选”,但很少有人强烈地意识到:这次大选非比寻常,足以左右未来世界历史发展方向。

继续阅读“生死攸关:处在十字路口的美国与世界|微思客·美国大选”

香港2016立法會選后短評 | 微思客

%e6%8a%95%e7%a5%a8

作者:馮嘉和 | 英國約克大學社會政策博士候選人

2016年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可寫之事實在太多,包括參選資格爭議 (你懂的), 境外勢力威嚇候選人退選,以及黃毓民等政治明星落選、多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入局。但既然早前未能及時交稿,筆者也就不趕這次熱鬧,反而按選後一個月的情況,向香港以外的朋友解釋這次換屆選舉的長遠意義,及並嘗試簡述一下梳理立法會年輕化及碎片化的前因後果。

誰是贏家?

9月4號晚,無疑是激勵人心的一夜:香港選民通宵排隊投票,創出回歸以來最高的六成投票率,保住了民主派在在直選的多數、及整體立法會三分之一的議席(直選:19/35;功能組別:11/35),令多數的民意仍可否決當權者對《立法會議事規則》或《基本法》的修訂。民意繼續授權議會抗爭,梁振英至14年亂局後向市民呼籲「vote them out」,至此可謂完敗,這甚至可解讀為反梁民意的大反彈。梁振英本人所出身的測量及建築專業界別,竟然今次也給民主派偷襲成功, 實在是一個很重要的訊號。

話說回歸以來,「民主派」與「建制派」(親北京政團) 在地區直選得票大約維持六:四之比,但近一兩屆立法會選舉已拉近至五點五:四點五。另外過去四年,香港卻正逐步轉向新加坡式警察國家,是故零三年「非典」、23條立法下社會自救的氣氛再現,令今屆有危急存亡之感。問題是民主派事前未能協調,在各選區派出了太多名單(香港回歸之後採用多議席單票的「比例代表制」,全港分成五大選區,每區選出六至九席,當選的門檻約為一至兩成選票),引起了選票分散下俱敗的風險。結果反而是選民運用了自己的智慧,集中票源把心儀的新面孔送入議會,放棄了一些戀棧的老民主派,如已在議會超過20年的民協馮檢基及工黨李卓人。

继续阅读“香港2016立法會選后短評 | 微思客”

恐怖主义源于伊斯兰教?|微思客

@Araby阿拉比|微思客特约作者,现居美国华盛顿

法国杂志《查理周刊》遭恐怖袭击的事情在微博微信上都有了热烈的讨论,我看到不少关于伊斯兰教如何本质上是一种野蛮暴力的宗教的文字后,进行了一些粗浅的反驳。于是,有几个热心网友发我链接、给我看视频,以说服我相信伊斯兰教的“不可救药性”。更有位网友不停地警告我若不对抗绿教,我的末日就要到了。感情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不得不拉黑了他(对不起了,这位兄弟!) 当然,也有人认为伊斯兰教并非不可救药,只是急需现代化,即,宗教改革(这个问题此文将不涉及,下次再讲)。

我不是说现在的恐怖主义完全和伊斯兰教没有关系,毕竟,这些实施自杀性袭击的人,还有基地组织、ISIS这些恐怖组织都是以伊斯兰的名义开展的。我要质疑的是这样一些流行的观点:伊斯兰教文明本质是暴力的;这些恐怖组织的形成都是因为狂热地信仰伊斯兰教而导致的。 继续阅读“恐怖主义源于伊斯兰教?|微思客”

黎蜗藤:为什么中国有权取回库页岛?|微思客

黎蜗藤|历史学者,研究兴趣为中国边缘地区的历史。着有《钓鱼台是谁的——钓鱼台的历史与法理》、《被扭曲的南海史——二十世纪前的南中国海》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在长达百年时间中,受尽屈辱。1999年,澳门回归,标志着除了和俄罗斯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外,中国把其他一切不平等条约的后果都消除了(从领土上说)。现在中国正走在复兴的康庄大道上,如何消除帝国主义留给中国的最后痕迹,成为每一个爱国人民的所关心的事。

最近俄罗斯由于强夺邻国领土而陷入空前孤立和危机,全赖中国为其撑腰。中国废除最后一批不平等条约,恢复被帝国主义强夺的北方故土的机会千载难逢。中俄的东部边界应该以尼布楚条约为基准。此后所签订的条约,无不是在武力、武力威吓或者趁火打劫之下,不平等地夺取的,都理应在要废除的目标之内。 继续阅读“黎蜗藤:为什么中国有权取回库页岛?|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