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思法

逆转!高等法院裁决:无议会授权,政府无权脱欧 | 微思客

编者按:11月3日,英国高等法院判定,未经议会投票批准,英国政府不能自行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英国政府就此已经上诉到最高法院,如果最高法院维持原判,那么议会将就是否启动脱欧程序进行投票。议会的投票结果是否会和6月的全民公投结果一致,现在还无法预测。

如果把6月的全民公投看作是“直接民主”的民意体现,而英国议会公投看作“代议民主”的民意体现,那么,到底应该遵循哪一种“民意”?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小编特意挑选了两篇文章,第一篇是微思客编辑孙金昱写于英国脱欧公投后的旧文《公投脱欧是民主的失败?》,另外一篇是郭力尼安的《逆转!高等法院裁决:无议会批准,政府无权脱欧》。

郭力尼安的文章,从法理的角度出发,分析了“直接民主”和“代议民主”在英国脱欧风暴中的种种争议。希望可以帮助读者理解英国脱欧的争议。

郭力尼安 | 穿西装的说唱歌手,背古典吉他的罗马法学家 Continue reading “逆转!高等法院裁决:无议会授权,政府无权脱欧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思法

脱欧后的英国是否可以摆脱欧盟法?——以数据保护法为视角 | 微思客

陈家宏 爱丁堡大学IT法博士生
李汶龙 | 爱丁堡大学IT法博士生,微思客编辑
2016年6月23日,全球的目光都聚集在大英帝国。历史性的一幕发生了:在脱欧公投 (EU Referendum) 中,脱欧派最终以微弱的优势压倒了留欧派 (51:49),这个欧盟中的“异端”终于以这样的方式退出了欧盟——曾被认为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联盟。从英国首相到市井平民,谁都没有想到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仅不到半个世纪,就遭遇如此严重的危机。当英国人还在为直接民主造成的结果瞠目结舌的时候,秒表已经开始计时: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 [1],英国与欧盟有两年的过渡期协商脱欧的具体安排,而英国首相杜丽莎·梅 (Theresa May) 也在近期表示将于明年3月之前正式启动脱欧程序。[2] 也就是说,英国将在2019年3月之前正式和欧盟说分手。
Continue reading “脱欧后的英国是否可以摆脱欧盟法?——以数据保护法为视角 | 微思客”
公告, 思·法, 思法

宪法设计:一场勇敢的宪法实验 | 微思客

作者按:每次自我介绍的时候,对方大多会对我的专业,所谓的“constitutional design”表示疑惑。“宪法设计”是个什么鬼?在中国的语境中,这好像真是个无用的东西,当众人都还在争取宪法中明列的却未能享有的权利,没被宪法设计了就已经很好了,竟还妄想去设计宪法。可在我身边有群人,整日在谈论这些,在实践这些,他们长期在做不知哪天才能实现的事情,很久才做成了一点。作为在他们身边唯一说中文的人,向大家来介绍这群实践理想的人,我觉得是“责任”。

思法

思法|十二公民:谁的救赎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联系。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十二公民:谁的救赎

善泽

没有人会烧脑去拍一部描述陪审团日常运作真相的电影。因此,并不必去纠结《十二公民》是否精准地呈现了陪审团的运作机理,更不必在意它是否真的在一个愈发依赖技术官僚进行公共治理的社会里暗暗张起了民主与常识的大旗。这部电影引人入胜的地方很明显:它成功地模糊了“西法”的制度话语,讲出了一个属于中国当下社会的故事。它让每一个在这个社会里讨生活的人,在银幕前都有机会心有戚戚,扪心自问。这是可与《十二怒汉》比肩的成就。

Continue reading “思法|十二公民:谁的救赎”

思·法, 思法

法学家们的尝试与挑战:自何童两位教授争论所想

编者按

微思客

从视角转换到规范性结论剧变的跃迁,在法学家们看来或许稀松平常而且并不困难。但尝试转换视角的法学家们或许应该意识到,等待他们的绝不仅仅是来自法律圈“熟人”之间“不要不务正业”的规劝,而毋宁更多是来自社会科学界的检验与挑战。

法学家们的尝试与挑战:自何童两位教授争论所想

善泽

粗看何兵、童之伟两位教授在认识美国司法体制问题上的争论,似乎围绕着“懂不懂/更懂美国”这一问题展开。这固然是焦点之一。童教授在《法律学者为文应不辜负社会期待》一文中的批评,已经指出了本土学者在认识、理解美国司法体制上很可能面临的门槛与障碍。这一批评自然针对豪迈放言的何教授,但显然不只适用于何教授:对所有从事比较法研究——尤其是有“借镜”或“汲取”异国经验指导本土实践习惯的人士,童教授的批评是极有益的提醒。 但这场争论的启示不止于此。

Continue reading “法学家们的尝试与挑战:自何童两位教授争论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