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涌:写给十八岁的法学少年卡尔|微思客*开学季

王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亲爱的卡尔:

见信如唔,虽然我们在时空中不可能相见。

我已年近五十,而你才十八岁,十分羡慕。当然,我们是同一个灵魂,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是五十岁的你,你是十八岁的我。

收到此信,你一定很惊讶。我先说说此信的缘由吧。

我的朋友桑磊君嘱我写一篇《法学第一课》,给秋天即将进入法学殿堂的新生,我很犹豫。

恍恍乎,我在讲台上已絮叨近二十年了,好为人师的话说了一箩筐,仅“致新生”之类的文章也有若干篇,实在不愿再作一篇味如嚼蜡的入学指南。

但有些时刻,我想象自己,如果重回十八岁,我将如何度过大学。

继续阅读“王涌:写给十八岁的法学少年卡尔|微思客*开学季”

Advertisements

於兴中:怎样读书?|微思客*开学季

编者按


原文为於兴中教授2008年5月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比较法与法社会学系列讲座”上的演讲内容,由北京大学法学院2007级硕士研究生李伟、汪多加从录音整理为文字。微思客在此开学季推送,以飨读者。

於兴中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Anthony W. and Lulu C. Wang中国法讲座教授,兰州大学文学学士,哈佛大学法学硕士、博士,研究方向为社会理论、法哲学、中国法律及历史


於兴中,图片来源网络

继续阅读“於兴中:怎样读书?|微思客*开学季”

大学教育的目的|微思客*开学季

编者按: 

值此“开学季”,我们选择一系列有关“大学”、“学科”与“如何学习”的文章,希望给同学们提供一些思考的机会。今天,我们推送《大学教育的目的》。

“教育的目的”演讲是芝加哥大学的传统。在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请一位教授为本科新生作专题演讲,为的是引导他们进入芝加哥大学独特的教育传统。一般最有声望的教授才有担任演讲者的资格。

本文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Andrew Abbott教授2002年的演讲。衷心感谢田晓丽老师的翻译。

 

继续阅读“大学教育的目的|微思客*开学季”

美国智库如何培养和吸纳年轻人才|微思客留学专题_实习篇

毛叶昕| 曾在广州、香港、华盛顿等地求学,主修公共政策


2015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要努力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智库在国外已有成熟的运作经验,尤其在美国,智库已成为影响政府政策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笔者曾在美国一些智库实习,尽管智库之间在价值理念和政策立场上存在差异,但智库的核心任务都是扩大其对政策的影响力和传播自身的价值理念,并且智库一般都有较为完善的人才培养体系,值得国内智库未来发展学习和借鉴。

继续阅读“美国智库如何培养和吸纳年轻人才|微思客留学专题_实习篇”

法学院的新生隽语:一切起于阅读|微思客留学专题

张倬贤 |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学院三年级

法学01

微思客留学专题

编者按

2015年初,微思客规划一系列“留学改变了我”。本文作者张倬贤当年为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学院一年级新生,他与我们分享的这篇文章,回顾了法学院新生入学,必读书籍,课堂设置,课余生活等若干细节,在记忆碎片的故事中,隐藏着他对法学院学习与生活的体悟。相信这篇文章可以为打算申请和攻读美国法学院的同学参考。现在,他正准备律所考试,我们静静等待他的佳音,以及他为我们续写「留学经验」。

当年这一专题的作者也将会陆续为我们写下他们这两年来不同的经历,敬请期待。“微思客留学专题“欢迎各位的投稿,写出您的留学的点点滴滴,以及改变。

投稿信箱:wethinker2014@163.com

继续阅读“法学院的新生隽语:一切起于阅读|微思客留学专题”

何兵:博士同学里,两位做了大官,后来进去了|微思客&毕业寄语

*原文标题为“风物长宜放眼量——在法学院201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何兵|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一、失意时,要耐得住寂寞

1975年12月,我十一岁,小学四年级。老师忽然带领我们“反击右倾翻案风”,批邓小平,说他“翻案不得人心”。小学生,连左右都不太明白,知道什么“右倾”和“左倾”?“案件”是什么东西?他为什么要翻案?我们只明白一条,他不是好人,不得人心。一天放学回家,忽见住房的墙上,刷上醒目的标语:“将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进行到底”。我当时想,这底有多深?像旁边的河沟那么深,还是像水井那么深?想了一分钟,想不明白,我就去玩了。不到一年,毛主席去世。再过半年多,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任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主管并开始了教育改革,而我们曾经批判他,真是吓死宝宝了。原来这“底”只有一年半深,而且,他很得人心。

继续阅读“何兵:博士同学里,两位做了大官,后来进去了|微思客&毕业寄语”

从伯克利山丘眺望辽远的美洲大陆|微思客

谢昊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当我们早上八点来到戴维斯的火车站Amtrak Station时,周围一片冷清。没有验票,没有安检,甚至找不到一个工作人员,只有零星几位乘客在铁道旁候车。这不禁让人回想起两天前这里载歌载舞的热闹景象。

继续阅读“从伯克利山丘眺望辽远的美洲大陆|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