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把北宋晚期的党争说得很明白了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十八期”编者按


从元祐到绍圣时期激化的党争,朝野之上受害最大的并非某一党人,而是士大夫群体中的温和派。他们并不依附于某一具体派别,各自有各自的异同,但共同点是强调政治改革需要温和渐进,但这一派力量在激化的党争中生存空间日益恶化,有时候为了保全自己,他们甚至不得不被迫站队,或者被政敌安插一个党派的名号,不是党人,却也被卷入党争。于是,北宋晚期的政治秩序日益动荡,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反而进一步动摇了北宋的政治秩序。而这个历史教训,今人思之,当有所警惕。

《北宋晚期的政治体制与政治文化》书评

文 | 宗城

继续阅读“这本书把北宋晚期的党争说得很明白了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14435787850

图片为台湾节目主持人:蔡康永
编者按
作者过去十年里曾为北京地区大量的LGBT机构做过公益服务,并且以豆瓣、微信为平台和上万名各个社会阶层男同志有过长期交流。本文是基于其对“同性恋在中国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作出的两篇回答,经编辑整合而成。
青石路 | 微思客撰稿人


 

今天中国(大陆地区)男同的生活区域比异性恋者更多集中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越是城市,越是人口多的城市同性恋者人口比例越大,这几乎是全世界普遍规律。因为城市越大,可交往和挑选的同类越多,另外人海茫茫,也更容易保持隐私;而且大城市相比小地方往往社会环境上给漂泊者提供更多的方便和宽容友好;加之,中国相当多的同志成年后不愿意和原生家庭住在同一个地方,为了躲避家庭压力。

继续阅读“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一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点击【阅读原文】回顾《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在这一篇里,周濂老师会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会探讨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会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继续阅读“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市场”的概念何时出现?它作为制度有着怎样的发展历史?“自律性市场”的观念是如何出现的?如果你对以上几个问题感兴趣,请跟随本文作者的笔触一起,去《革命的年代》一书中寻找答案。

麻袋酱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卡尔· 波兰尼认为:“自律性市场”的观点是在19世纪的时候出现。所以借助霍布斯鲍姆的这本《革命的年代》可以尝试着去认识“市场”这个制度的历史,市场制度产生于英国(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及金本位制都是英国发明的)。

《革命的年代》这本书从1789年开始说起,先简短地回顾了下18世纪的英国历史。

继续阅读““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宋氏家族:特洛伊木马制造者?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书名:宋氏家族

著者:【美】斯特林·西格雷夫

出版时间:2017年8月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苏琦 | 资深媒体人,现为《财经》杂志主编


“南京政府国民政府已经变成了一批特洛伊木马,外表被宋氏家族的人涂得色彩斑斓,而在这匹马的肚子里,则藏着那些军阀、秘密警察和实际掌握中国大权的青帮大佬们。此事也算是宋子文在任期间的一项主要成就,从头到尾做得可谓天衣无缝,外国人大都被它的表象所迷惑,美国人受骗尤甚。”

继续阅读“宋氏家族:特洛伊木马制造者?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邓超与郝蕾搭档,演了一部更胜原著的佳作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十八期”编者


中国的历史剧很少有说皇家坏话的,创作者把自己摆成帝王师,用一种规劝或仁慈的口吻来刻画皇家的过错,所以观众一路看下来,也是皇帝被奸人所误,他只需要说一句“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忏悔一下,就好像洗清一切残忍无情和剥削了。从这一点来说,刘恒改编的《少年天子》非常出众,因为他彻底摆脱了原著的庸俗,化笔为刀,一边冷笑,一边恣意地描写皇家的残忍与荒唐,而戏剧家只是隐于幕后,目送自作自受的轮回。

原文首发于文汇APP,完整版发布于微思客。 继续阅读“邓超与郝蕾搭档,演了一部更胜原著的佳作 | 微思客”

《大明王朝1566》:读史应知今日事丨微思客

《大明王朝》剧照,图片来源网络

重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本文实为笔者看这部剧之中与之后的感想,并就几个较为关注的问题进行讨论。而所依据的完全是本剧,所以对于其中有些人物或历史与史书记载上稍有出入,在此不做讨论。

继续阅读“《大明王朝1566》:读史应知今日事丨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