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记忆与现实中的不幸之地|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作者按:


去年年末,特朗普冒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指令其大使馆从原本的特拉维夫迁往此地,由此造成了原本就冲突不断的中东再次硝烟四起。特朗普的鲁莽和不负责任的行为直接导致了流血和死亡,但就如加缪指出的,“流的总是别人的血”。对特朗普而言,这座遥远的叫作耶路撒冷的地方或许只是一座城市,但对于那些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人们而言,它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永远会是梦想的诞生地,也是争议与冲突的集中点。因此,任何与耶路撒冷有关的动向,都必然会直接牵动各方人群与势力的新一轮冲突与角逐。这一点,从古至今。8ad4b31c8701a18b3b576aa3952f07082938fe9a

重木 | 微思客编辑


在阿迪娜.霍夫曼这部《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中,作者通过对三位于耶路撒冷曾短暂停留的建筑师经历的书写与发掘,向我们展现了“一战”之后,耶路撒冷这一处于暴风中心的圣城的过去与新生。正是从这里开始,现代中东局势渐成,从而造成了其后半个多世纪的纷扰、不幸、流离、痛苦和死亡。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苦咖啡文学”:正常社会的正常产物丨微思客

阎连科先生把“只是关注一个微小人群中的小伤感、小温暖、小挫伤、小确幸;像苦咖啡一样,温暖中带一点寒冷,甜美中有丝丝苦涩”,并且在这类文学作品中,“读者只能看到一个人群在某一种情况下生存境遇中的小困难、小波折,看不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或者人类面临的生存困境。”称作苦咖啡文学

重木丨微思客撰稿人,编辑


在日前由凤凰网主办的“阎连科文学课”上,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阎连科先生称,像村上春树这样的“苦咖啡文学”正在当今文坛泛滥,经典的转移正在发生。Read More »

村上春树消失了 | 微思客

村上春树,图片来自:豆瓣图片
普通读者“第二十一期”编者按


村上春树在诺奖期间保持沉默,既是由于“无话可说”,也在于他不想让自己受到更多困扰。一旦他发声,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反馈,都会引发热议,他本就被大众窥探的生活也将被进一步打扰,甚至,在部分好事者的捕风捉影下,还会生出莫须有的揣测。比如:假设村上春树恭喜石黑一雄获奖,好事者就会进一步追问他,甚至套一下他对诺奖的看法,以及:为什么独独恭喜了石黑一雄,不恭喜迪伦?如此这般,村上春树更别想清净了。(本文首发于《中国青年》,完整版发布于微思客)

Read More »

“专制”之外的习俗之用 | 微思客

李海默| 微思客撰稿人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图源:百度百科

在去年完成的一篇论文中,笔者曾提出,穆勒对民主特性的分析认为,比多数人的暴政更为严重的是民主还将会带来社会“习俗的专制”(the despotism of custom),从而导致人类的“集体的平庸”(collective mediocrity),穆勒因此把个人自律部分地定义为对“习俗专制”的抵制。如果说“多数人的暴政”是个显性(或者说刚性)的威胁,那“习俗专制”就有点像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它可能会形成一个罗网,一个圈套,引诱我们坠入,等着我们心悦诚服地自动缴械投降。但与此同时,“习俗”一词在“专制”以外其他的自身内涵向度(embedded dimension)里,最为重要的特性是:一个社会共同体内部交往所使用的风俗和习惯是普遍自由和个体自由一体化得以实现的社会媒介,从这个意义上看,自律和文化不是完全敌对的,因为自律本身要求文化基础。这提醒我们,在借鉴穆勒“习俗专制”理念的同时第一步要先着手清理中国文化中人文与理性的关键基石,去求得我们抵制“习俗专制”的自身文化基础,事实上,这也是重接那种比较纯正的“五四”传统(已发表于《中国的立场:现代化与社会主义》(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七届学术年会文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Read More »

《使女的故事》:“为了大局”的诱惑丨微思客

《使女的故事》海报,图片来源网络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在主角琼(奥夫弗雷德,Offred)和其主人弗雷德(Fred)的一段对话中,当后者表示如今的基列国(Gilead)统治者所建构的国家现状比之前的政权好出许多的时候,琼显露出明显的质疑和反对。弗雷德紧接着反驳琼的这一态度,指出:“更多”(better)从来不意味着对所有人都好,对一些人而言总是意味着“更糟”。在这里弗雷德所揭露的难道不正是基列国统治者所建构的意识形态本身的最大优点吗?(当然,对普通人、使女Handmaid和玛莎Martha阶层而言,这就是最大的缺陷。)基列国统治者本身所推翻的就是美国之前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弗雷德曾在电影院中和妻子说,他们将有三次独立的进攻,分别是国会、白宫和法院,所以他们主要摧毁的就是由美国国父所设计的这一套民主法治制度,建立起一个按照《圣经》(当然事实并非如此)中指示的原教旨主义政权。Read More »

《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微思客

李海默 | 休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图片来源:https://goo.gl/gqWmjT

美国史家麦卡洛 (David McCullough)已经年过八旬, 曾经两度获得普利策奖,并获得过美国总统自由勋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是一位在美国享有声誉的作者。此书《美国精神:我们是谁及我们代表着什么》(The American Spirit: Who We are and What We stand for?)为过去多年(1989-2016)麦氏在美国各地进行各种讲演的文稿之合集,在2017年由Simon & Schuster出版社出版。严格来说,麦卡洛并不算历史学家,而是知名的传记文学作者。他所寫关于的杜鲁门总统和亚当斯(John Adams)的传记都可称享有广泛好评。Read More »

这本书把北宋晚期的党争说得很明白了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十八期”编者按


从元祐到绍圣时期激化的党争,朝野之上受害最大的并非某一党人,而是士大夫群体中的温和派。他们并不依附于某一具体派别,各自有各自的异同,但共同点是强调政治改革需要温和渐进,但这一派力量在激化的党争中生存空间日益恶化,有时候为了保全自己,他们甚至不得不被迫站队,或者被政敌安插一个党派的名号,不是党人,却也被卷入党争。于是,北宋晚期的政治秩序日益动荡,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反而进一步动摇了北宋的政治秩序。而这个历史教训,今人思之,当有所警惕。

《北宋晚期的政治体制与政治文化》书评

文 | 宗城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