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下):于欢案反映出中国法治的困境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

中篇里,周濂老师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探讨了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下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之前的于欢案件,也谈到了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区别,以及对于中国实现正义的可能。

最后,周濂老师跟我们分享了他和女儿布谷之间的一段“哲学对话”。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下):于欢案反映出中国法治的困境 |微思客大家访谈”

Advertisements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一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点击【阅读原文】回顾《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在这一篇里,周濂老师会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会探讨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会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底,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采访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公共讨论,谈到他对于欢案的看法等等。为方便读者阅读,此次采访内容分成上、中、下三篇推送。

文后还会公布获得赠书的两位读者名单。请获奖读者火速联系小编,领取赠书。

Q:周老师我们从公共参与谈起吧!您觉得知识分子跟学者应该怎么样真正的了解公共议题?他们如何才能真正地参与到公共议题里面去?

周濂:过去这些年,政治与公共生活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方面自媒体发展迅猛,另一方面舆论审查和监控也日益严苛,社会整体的观念水位似乎有所提高,但人们的是非对错观念也从未像今天这样的混乱,对于通过理性对话、凝聚共识这件事,大家已经失去了耐心和热情。当代中国的公共政治文化生态正在迅速地变成流沙状态,称之为“流沙中国”并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 微思客大家访谈”

大家谈

网约车地方细则,通过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了吗?|微思客

2016年10月8日,北京市交通委网站发布《关于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dwz.cn/4k6Fb8,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第八、九条规定网约车驾驶员与车辆准入条件:驾驶员须为北京市户籍,并取得本市驾照,驾驶车辆须为北京市号牌,排量不小于2.0T或1.8T、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同日发布的上海、深圳《征求意见稿》,均要求驾驶员具有本市户籍。

《征求意见稿》公布即引热议,主要集中于上述限制条件是否合理。微思客跨界群中亦有讨论,部分观点摘录说明如下。

Continue reading “网约车地方细则,通过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了吗?|微思客”

大家谈

公积金不姓公|微思客

陈斌|南方周末评论员 

有关部门通过媒体放风乎?媒体造个大新闻乎?2016年8月20日,《华夏时报》一篇报道《不差钱的公积金如何花》引爆了舆论。这是真的吗?因为住房公积金不差钱,所以拟用来补充越来越差钱的养老金?
北师大学者李实在报道中说:“社会保险基金的压力非常大。其中,基础养老金的支出压力将会随着老龄化的进程越来越大。除了通过延迟退休年龄进行缓解外,扩大资金渠道也很重要。不过,不管是针对个人还是企业,目前的缴费比例都已经很高。因此,将住房公积金向养老金转化是一个不错的思路。”报道还引了若干“业内人士”的话,都是不具名的,都是为“优化使用公积金”背书的。但除此之外,并无官方渠道的印证与确认。

社保基金确有越来越吃紧的趋势。就以养老这一块为例。根据财政部“2015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情况”,2015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4308.84亿元,其中保险费收入19556.67亿元,财政补贴3671.2亿元;支出22581.54亿元。如果只算保险费收入,2015年当期收不抵支3000多亿。
如果养老与医疗保险小账户、大统筹的模式不变,那解决方法无非以下几种。一、延迟退休。让工作者多缴几年社保,少领几年退休金。这一招已箭在弦上。二、提高个人与单位的缴费费率。在经济下行的局势下,这一招暂不可行,目前的基调是“阶段性降低缴费费率”。三、从其他地方找钱。根据8月20日《华夏时报》报道《国资划转社保3年两步走》,一份名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文件初稿已由财政部牵头拟定。这是解决养老金缺口的主流思路。但把主意打到公积金身上,妥当吗?可行吗?
为此必须理解住房公积金的性质。与这个名词字面给人的印象相反,公积金其实不姓公。中国的住房公积金是纯个人账户性质,以个人与单位名义的缴费统一进入个人账户,买房后个人可以提取。这一套制度学的是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
中央公积金制度是世界的一股清流,与寅吃卯粮的现收现支型社保构成了显明的对比。这一制度的核心是以个人与单位名义的缴费统一进入个人账户。目前,中央公积金分为四个账户:普通账户、专门账户、保健储蓄账户及退休账户。这是一个涵盖养老、医疗与住房等个人一生大宗消费在内的自我保障与家庭保障计划,本质上是强制个人自负其责的长期储蓄。

中国在1990年代社保改革时,借鉴了新加坡的社保制度。住房公积金是完全借鉴,搞的是纯个人账户,甚至连“公积金”这个名词都是借用的;养老与医疗保险是部分借鉴,搞的是小账户、大统筹。个人账户的意思是个人强制储蓄,里面的钱是有主的,产权属于账户的主人,和你自己的私人账户是一个性质。这是不容混淆的基本是非。
先把结论撂在这里:用公积金补充退休金缺口,既不公道,也不可行,但让公积金用途多样化,用于个人补充医疗费用与养老金之不足,既是正当的,也是必要的。此话怎讲?
目前的养老社保是小账户、大统筹。大统筹的意思是现收现支,工作者缴纳的社保被直接拿来给退休者发养老金,本质上是有利于退休者、老年人与上一代的代际财富再分配。这一模式有压制生育率的内生特性。翻成大白话就是,有别人与别人家的孩子来替自己养老,我还有必要费心费力含辛茹苦养孩子吗?所以连这一模式的发明国德国也搞延迟退休了。
用公积金补充退休金缺口,就是把属于私人财产的钱充公,进入社会统筹。这种主张是给国家挖大坑。根据立法法,只能制定法律的事项包括:“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及“财政、税收、海关、金融和外贸的基本制度”等。把公积金纳入社会统筹,无论理解为征收,还是理解为税收,都必须通过人大立法。部门规章是无权更变公积金的权属的。
更重要的是,把公积金纳入社会统筹,是变相提高了养老社保的缴费费率,加大了逆向代际财富再分配的力度,加重了工作者、年轻人与下一代的财务负担,是在吞噬国家的未来。
不过,一些地方探索扩大公积金的使用范围,那是合适的,对公积金账户的主人是有利的。如深圳等地规定个人身患重疾,可提取公积金来支付医疗费用。如果你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不敷使用,那一次性或定期提取自己名下的公积金补充个人养老金之不足,也同样合理。这相当于把你的公积金账户变成了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账户,更能物尽其用,善哉善哉。
从全世界范围看,现收现支型社保是史无前例的社会试验。采取这一社保模式的国家,没有一个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成功的,几乎都在拆东墙补西墙地勉力维持。中国的养老与医疗保险都是小账户、大统筹,未来大致有三个方向可走:一是向全统筹转,变成纯现收现支;二是向个人账户转,变成纯个人账户;三是转为名义个人账户(财长楼继伟心水),该模式在支付上模仿个人账户,但在融资上与现收现支是一样。这个选择非常重要,事关国运盛衰,千万不能行差踏错。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于2016年8月26日《南方周末》,系南方周末评论员陈斌作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及刊载媒体。封面照片:中国网。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编辑/青蜂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服务全球华语人群的媒体。我们创建于2014年2月21日,通过移动设备、网页浏览器、电子杂志、FM音频等新媒体介质,关注全球范围内的公共事件,向全球华语读者推送精彩文章,共同打造更好的公共生活。每天,上万名的读者通过各种形式,阅读、聆听我们的内容。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志愿者团队。团队成员分布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新西兰等地。我们秉持“跨界思维、国际视野、协同探索、分享新知”的理念,致力于搭建一个跨学科、跨领域的交流平台。“微思客沙龙”不定期在线上、线下举办,覆盖了包括性别平等、统独争议、公共艺术、国际秩序、网络专车、企业社会责任等诸多议题。

大家谈

大家谈|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民族主义研究中的新困惑

★本文原载于人文与社会,经授权由微思客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导读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现代性话语,历来歧义众多。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开创了民族主义研究的新范式,《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试图论证民族主义这一18世纪末被创造出来的人造物其实是复杂的历史力量中萃炼出来的结果,而在创造出来之后即变得”模式化”,与形形色色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相结合,被这些力量吸纳;并试图说明,民族主义又为何能引发人们深沉的情感。
此书1983年出版之后引起了众多回应和争议,在这个过程中,安德森教授的研究也由印尼扩展到东南亚其他国家和地区,理论和方法上也一直在回应批评和研究实践中发生改变。这些研究力图打破所谓”东南亚研究”的僵硬框架,呈现形形色色的殖民主义更为宽广的比较框架,在东南亚的架构内进行形式的比较;意在展现国家研究、严格意义上的区域研究和”理论”间的关联,以及它们在我们这段同质、空洞的时间中的集体嵌入。
本次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讲座以”民族主义研究中的新困惑”为主题,分为两讲。第一讲总的讨论民族主义研究中面临的一些新的困惑;第二讲讨论泰国华人移民的状况及其认同上的悖论。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民族主义研究中的新困惑”
大家谈

大家谈| 翟振明:“诉诸传统”何以毁坏学术传统

 

本文原载于共识网,经作者授权,得以在微思客转载。在此感谢作者的大力支持!如需转载,请与作者或微思客团队联系。封面图片来源:http://video.gzlib.gov.cn/

摘要
“诉诸传统”是今日中国人文社科学术界出版物中常见的推理谬误,不少学者经常以这种误入歧途的无效论证来为其宏大叙事或政治诉求装点门面,进行学术的包装。一般的方法问题有很大的选择余地,而推理谬误问题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因为这是直截了当的错误。不从这种谬误中走出来,还在襁褓中的中国学术将不可能形成真正有积累效应的传统。为了中国学术的健康发展,我们必须杜绝像“诉诸传统”这样的谬误。

“诉诸传统”何以毁坏学术传统——兼评刘小枫、秋风等的学术伦理

翟振明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 翟振明:“诉诸传统”何以毁坏学术传统”
大家谈

历史| 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是怎么发生的

;

授权声明

本文首发于《澎湃》,作者朱诺。《微思客》经作者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来源: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110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编者按
这篇介绍罗兴亚人与缅甸佛教徒之间历史冲突的文章,来自长期工作在中缅边境和缅甸境内的东南亚问题观察家、自由撰稿人朱诺。她旨在展示缅甸人对罗兴亚人的看法,提供了难得的不同于国际主流媒体的视角。小编建议你读完这篇文章后,点击“原文链接”阅读《经济学人》对罗兴亚人的一篇报道《The Rohingyas: The most persecuted people on Earth?》,感受一下缅甸国内和国际社会在罗兴亚人问题上的不同看法和立场。这不是为了辨别对错或站队,而是为了从上方对一些关键历史事件呈现和表述的不同(甚至是双方对Rohingya一词来源的解释),窥见国际事务背后,历史解读和国际政治传播的复杂性。

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是怎么发生的

朱诺 Continue reading “历史| 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是怎么发生的”

大家谈

大家谈| 韩少功:革命与革命后的中国

本文转载自“人文与社会”,若需转载,请与“人文与社会”或微思客团队联系。封面图片来源:http://epaper.gmw.cn/zhdsb/images/2013-04/17/06/res02_attpic_brief.jpg

编者按

如何还原历史?不同学者都给出过自己的解答,陈志武说史学要量化,萧凤霞说史学越来越接近人类学,布迪厄说史学和社会学应该合并;但无论如何,史学的科学化趋势似乎不可逆转,大数据大信息时代的方法论,与线性思维一道,主宰历史的学科发展。

可是历史的真相真的能从量化中体现吗?检索真的能发掘平日未曾留意的细枝末节?编者前几日和陈平原教授聊天时,他一再强调要“触摸历史,重返现场”,感知历史的温度、密度和厚度。我于是想起刘禾女士在《六个字母的解法》案卷里还原出纳博科夫的“NESBIT”的过程,如此精妙,如此细致;似乎文本分析,也不一定如他人所批评那样主观。

这就回到了韩少功的这本《革命后记》。当我们重新阅读文革时,很多人还热衷于人云亦云,将固有思维折射在历史当中。我们太沉迷于对毛泽东进行功过评判的二分法,却从未回到历史现场,阅读,重识那位更为人性化、更为复杂的伟人。这种细节和心的认识,量化做不了,社科做不了,也许只有文本分析和重回历史现场,才能感知。

这个世界会好吗?王小帅的《闯入者》里,老邓背负着文革的愧歉,在这个摩登都会里活得举步维艰;在某种程度上,伟人也像一个闯入者,看着渐渐失控的局势,自己无可避免地衰老,委屈,不甘,落寞?伴着李志的歌,我们一起来进入这位老人的内心世界。

《革命后记》序

韩少功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 韩少功:革命与革命后的中国”

大家谈

大家谈| 朱大可:中国人的“晚年恐惧”

★本文原刊于财新《新世纪》2013年第38期,经作者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封面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文化先锋。

中国人的“晚年恐惧”

朱大可

“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的方案,剥夺了辛勤劳作的中国人享受晚年幸福的基本权利,引发全国舆论哗然;清华女教授“15年义工论”,企图置数千万中老年人于无法领取养老金的“财务真空”,再度激起广泛民怨;而国务院出台的“以房养老”意见,因面临“七十年产权”等难以逾越的“路障”,更是触发强烈反弹,以致民政部不得不反复解释,以平息公众的怒气。但此类“养老金论战”,显然还将长期蔓延下去,持续折射着中国人对自身命运的严重焦虑。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 朱大可:中国人的“晚年恐惧””

大家谈

大家谈|贝淡宁:我如何在中国大学教授西方价值观

★本文原刊于资讯新媒体观察者网(微信id:guanchacn),经其授权,得以转载,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观察者网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源:http://www.gmw.cn/01wzb/2006-06/15/content_434183.htm

导读

本文4月16日载于纽约时报中文网,陈亦亭、许欣翻译。贝淡宁教授在文章中国年主要讨论了中国高校的开放气氛与价值观导向之间的有趣关系,尤其在面对传统西方/东方二元观念中,他所面对的矛盾和冲击,经过他的描述,读起来显得很有意思。

我如何在中国大学教授西方价值观

贝淡宁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贝淡宁:我如何在中国大学教授西方价值观”
大家谈

分享| 对于死亡更好的回答

本文已获授权发表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image/huffingtonpost.com
编者按清明祭扫的时候,父亲依旧问我,是否还记得爷爷的样子,人能不能不死?爷爷的笑容早已遥不可及,但我已能够对爸爸说:“爷爷有你,你有我,生生不息。”这一刻,我明白,延续是对于死亡好的回答。
 
对于死亡更好的回答
刘彪
Continue reading “分享| 对于死亡更好的回答”
大家谈

大家谈| 许纪霖: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本文全文发表于《历史教学》2005年第5期,经作者授权,转载自微信公号:xujilin57。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封面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许纪霖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 许纪霖: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大家谈

大家谈| 汪丁丁: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本文原载于“腾讯文化“,经作者授权于此转载,以飨读者,如有转载需要,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源 http://t.cn/RA1hvuU。

摘要

这是克里希那穆提在他的《最初和最终的自由》中说过的一句话:“仅当我们有智慧的时候,民族主义才会连同它的危害性、它的苦难及世界性的争斗,一起消失。”-汪丁丁《串联的叙事》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 汪丁丁: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大家谈

谭仁岸:什么才是留给后世的最高遗产?

★本文原载于香港生活杂志《饕餮》,经作者重新修改后,授权在微思客重新发布,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感谢谭仁岸老师对微思客的大力支持。封面图片来源:http://hebei.sinaimg.cn/2013/1225/U9778P1275DT20131225144616.jpg

编者按
微思客WeThinker
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几何?这种看似假大空的哲学命题却又时时刻刻存在于人类的生存与生活当中。金钱,名利,抑或知识,思想,不同的价值取向造就了不同的个体,亦或群体。 Continue reading “谭仁岸:什么才是留给后世的最高遗产?”
大家谈

号外|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针对“同性婚姻”进行口头辩论

★本文系微思客整理作品。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封面图片来自H. Darr Beiser, USA TODAY

美东时间2015年4月2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针对“同性婚姻”举行“口头辩论”。对于关注同性婚姻合宪性议题的朋友,此次辩论不容错过。

USA Today已发布辩论的录音和文字稿。

收听、收看,请前往下述网站:http://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2015/04/28/audio-transcript-supreme-court-gay-marriage-oral-arguments/26516157/ Continue reading “号外|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针对“同性婚姻”进行口头辩论”

大家谈

大家谈| 朱大可:告密者:一种历史幽灵的闪现

★本文原刊于《中国报道周刊》2008年12月10日,首发于作者个人微信公号“文化先锋”,经作者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封面图片与插图皆为概念摄影家田太权作品《遗忘》。

告密者:一种历史幽灵的闪现

朱大可

告密者(GMZ),一种历史上曾经声名狼藉的幽灵,突然浮出水面,成了当下的新闻热点。武汉晚报的报道称,湖北大学数计学院某班出台新班规,要求学生实行 “盯人”战术,每名学生暗中监视另一名同学,并在所谓“天使信条”上写下对被监视对象的意见。这些披着“天使外衣”的告密者,以“关爱同学”的名义复活,蔚成校园文化的诡异风气。

与这种“天使心肠”相比,发生于华东政法大学的杨师群案,给人了留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这所我曾经应邀前往演讲的学校,涌现出两名杰出的学生告密者,她们将自己的“古代汉语”老师告到市教委和公安局,理由是在课堂上“批评文化”和“批评政府”。课堂上的自由争论本来无可厚非,反驳老师的观点,也是教学民主的一部分,但令我惊讶的却是告密者的心机——一方面向教委告密,企图端掉老师的饭碗,另一方面向公安告密,要把老师送进监狱。正是基于这种“双管齐下”周 密手法,她们从网民那里荣获了“极品告密者”的称号。

Continue reading “大家谈| 朱大可:告密者:一种历史幽灵的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