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导者还是顺应者——未来国际秩序中的中国角色 | 微思客

徐晨 | 微思客撰稿人


袁鹏老师在《四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国、美国与世界秩序》一书中对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以及国际秩序的未来走向,做了非常深入地探究和极富有意义地分析,让人看后颇有通透之感。

1.jpghttps://goo.gl/XJx1oj

继续阅读“主导者还是顺应者——未来国际秩序中的中国角色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小王子的虚幻世界:读周保松《小王子的领悟》|微思客

王伟雄 | 柏克莱加州大学哲学博士,现任加州州立大学奇科分校哲学系教授,专研知识论及形上学,研究兴趣旁及科学哲学、宗教哲学、道德哲学和维根斯坦哲学。


去年暑假期间,收到周保松从香港寄赠的新著《小王子的领悟》,题字是「伟雄兄阅读」。朋友这么有心千里寄来的著作,而且是一本很快可以读完的小书,我又不是没有空闲时间,应该立刻拜读;可是,将这本书放上书架后,我便一直没有动过它,因为我认为应该先重读《小王子》,但我却提不起劲那样做。我只在年青时读过《小王子》一次,当时觉得此书十分造作,我一点领悟也得不到,不喜欢,以后亦没有给它第二次机会,这负面的观感保留至今。早阵子终于重读了《小王子》,读的是嘉芙莲·伍德丝(Katherine Woods)的英译(当年读的是中译,但没留意是谁翻译的);依然是不喜欢,甚至是比从前更不喜欢。然而,我还是读了《小王子的领悟》,而且读后决定写一篇文章,但这篇严格上不算是书评,因为我的目的不是评价《小王子的领悟》,而是透过讨论这本书的内容来说明为何我这么不喜欢《小王子》。

继续阅读“小王子的虚幻世界:读周保松《小王子的领悟》|微思客”

艾玛·沃森露乳照风波:媒体批评失焦,对人不是事|微思客

黎伟麟、陈婷枫丨01哲学团队,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逻辑。


美国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刊登了一辑爱玛屈臣(编者注:内地翻译艾玛·沃森,英文名Emma Watson)的相集,其中一张更大胆露出爱玛的胸部下缘,引发各界争议。有人狠批她伪善,一方面标榜自己是女性主义者,但另一方面却卖弄性感,有物化自己之嫌。爱玛的支持者则以女性主义(Feminism)的另一重意义反击,坚持女性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是次争议不但揭露了大众对女性主义的理解纷陈,也展示了演艺界女性主义者所面对的困局。说女权,又岂止”坦胸露臂就是卖弄性感”,如斯简单?

1.jpg(图片来源:https://cleanbeautyco.com/emma-watsons-response-anti-feminist-criticism-everything/)

《名利场》发布女性裸露照片引发女权风波并非首次。姬拉丽莉(Keira Knightley)、施嘉莉祖安逊(Scarlett Johansson)及茱莉安摩亚(Julianne Moore)等女星都曾经为这本知名杂志拍摄裸露部分乳房、背部甚至全身的照片(全部都没有露点)。狄美摩亚(Demi Moore)甚至在1991年怀孕七个月时,只用单手遮掩胸部拍摄封面,轰动一时。这些在大众传媒发布的女星裸露照片通常会被指摘行为不检点、卖弄性感、甚至渲染色情。但是,像今回爱玛屈臣般激烈的评论还算罕见。因为大部分女明星都没有像爱玛,多年来都在台前幕后展现女性主义者和知识份子的身份;而且自2014年起爱玛获联合国妇女权能署选为亲善大使,因此各方对她拍摄露胸照片的反应尤其激烈。

继续阅读“艾玛·沃森露乳照风波:媒体批评失焦,对人不是事|微思客”

哲学家与焊接工谁更有用?|微思客

1.jpg(图片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l5wD6U6fU 截图。编者注:需要更正的是,截图中显示的日期应为2015年11月10日。)

黄远帆丨主要研究元哲学、认识论,致力搭建学院经院哲学与外界的交流桥梁。


美国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2015年的一次共和党辩论会上宣称,社会需要更多的焊接工,更少的哲学家。

可以说,卢比奥的论断蕴含了一种对哲学的偏见。通俗而言,就是认为哲学没有用,哲学不能用来果腹,哲学不能用来漂洋过海,哲学不能用来焊接,那么哲学到底有什么用?我还很清楚记得当年考上研究生去向上司提交辞呈时的情景。当上司得知我要去学哲学时,既惊讶又担心地感慨:「学哲学将来能干什么呀!」哲学无用论是人文无用论的一个典型。而另一方面,我们发现不太有人会去质疑自然科学是否有用。这背后隐藏着文学文化与科学文化的张力。

1959年5月,斯诺(C. P. Snow)于剑桥大学作了「两种文化与科学革命」的讲演。这次报告中,文学文化与科学文化的断裂被彰显了出来。自此之后,这方面的讨论不绝如缕。有趣的是,斯诺在报告中批评当时重文学轻科学的风气。然而在当下的社会,天平显然是偏向科学文化的。

继续阅读“哲学家与焊接工谁更有用?|微思客”

让我如何不暴戾? | 微思客·暴力专题

图片来源:北京市群体性事件应对演习。
编者按

本文经郭于华老师授权转载,纳入本期微思客“暴力”专题系列文章,原文刊载于《南都周刊》2010年第31期,第32期。

 

郭于华 |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们正身处一个高风险、不安定、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甚至充满暴戾之气的社会之中。人们不难意识到,在各级政府大力推行“维稳”举措的情况下,社会是不稳定的;在强调构建“和谐社会”的时候,社会是不够和谐的。

继续阅读“让我如何不暴戾? | 微思客·暴力专题”

面对剥削,你站在哪边?市场均衡下被忽略的权力关系|微思客

李敏刚丨匈牙利中欧大学政治科学系博士候选人,研究政治理论、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就是苏联解体前后,英美分析政治哲学曾经兴起过一个有趣的学派,一般被称为分析马克思主义(Analytical Marxism)。说是分析政治哲学的一个学派,其实不算准确。这个学派的成员有不同的背景,主要是从事社会科学研究,并不只有政治哲学家。而学派的成果也遍及经济学、政治科学和社会学几个领域。他们之所以成为一「派」,是因为学派的领军人物、已故哲学家科恩(G. A. Cohen) 牵头每年九月办一次聚会讨论大家的研究,于是他们又被称为九月小组(September Group)。用今日眼光看,分析马克思主义可说是「跨学科」研究的先行者。

是什么共同关怀令这些来自不同领域的研究者,被视为一个学派呢?首先是「分析」与「马克思主义」:用经得起英美分析哲学的严谨逻辑推敲的标准,审视马克思的社会和经济概念,并用明确清晰的语言重构他的理论。至于那些对现实社会没有解释力甚至误判的、或概念含糊至根本无法讲清楚的部分,就不留情地抛弃。另外,就是将资本家透过僱佣劳动(wage labor)对无产阶级的「剥削」,视为社会不公义的典型。如果资本家是在剥削工人,那么剥削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一个怎样的社会机制?在什么意义下是不公义的?

继续阅读“面对剥削,你站在哪边?市场均衡下被忽略的权力关系|微思客”

意识是一种幻觉吗?(上)|微思客

123.jpg英文原文作者丹尼尔·丹内特摄于2016年

王培|微思客撰稿人


(托马斯·内格尔和丹尼尔·丹内特都是美国当代极具影响力的哲学家。在意识究竟为何物这个问题上,两人的观点既有相同之处,也有很大的差异。这篇最新的发表在《纽约书评》上的文章(点“阅读原文”),是内格尔为丹内特关于意识问题的新书所写的书评。本文已获作者授权。)

五十年多来,哲学家丹尼尔·丹内特(Daniel Dennett)一直在参与一项有关如何理解人类世界的宏大启蒙运动。他用科学知识的进展,将人们从对心智问题的迷茫中解脱出来:意识是一种幻觉,这种幻觉很难被驱逐,因为它是一种自然现象。From Bacteria to Bach and Back是他的第18本书(其中有13本是独著),丹内特在书中提供了一种富有价值的、十分明晰的整全世界观。尽管书中的内容得到了很多科学数据的支持,但他也承认,他的很多观点仍然属于假说,既没有得到经验的证明,也没有得到哲学的证明。

124.jpg

继续阅读“意识是一种幻觉吗?(上)|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