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雄:如何自学哲学(初阶篇)| 微思客

 

如何自学哲学(初阶篇)

王伟雄丨加州州立大学哲学系教授

我虽非南宫夫人或南极仙翁,也偶尔收到读者或网友的问题。昨天有网友问我:「如果想自学哲学,应该如何入手?」这问题不好答,要先知道问者的学识背景、自修哲学的目的、希望自修到什么程度等等,才可能提供一些自学的方法。追问之下,这位网友说自己是大学毕业程度,没读过任何哲学课程,只看过我的网志和一些网上的中文哲普文章,现在想进一步认识西方哲学 (我这里说的「哲学」,也是只限于西方哲学) ,不是要深入研究,兴趣而已,但不想做盲头苍蝇,事倍功半,更怕甚或「误入歧途」,读坏头脑。

好,就凭那句「怕读坏头脑」,我愿意花些时间提出较有系统地自学哲学的门径。先就这位网友的背景写「初阶篇」,过几天另写一篇给程度较高的人 (即对哲学已有些认识,大约等同完成了初阶),题为「进修篇」。

(一) 文字

自学西方哲学,不能只看中文的材料,因为用中文写的西方哲学书和文章不多,质素高的就更少,完全不能和英文的材料相比。有关西方哲学的英文好书和好文章多得很 (德文、法文或其他外文的当然也有,但我只能讲我熟悉的),大多没有中译,即使有中译,也少见是译得好的。因此,如果你的英文阅读能力不高,我就会劝你先在这方面磨练一下;其实,看些浅白的英文哲学书也是增强英文阅读能力的方法,起初会辛苦些,但只要记住自己是同时学哲学和学英文,一举两得,便不会那么容易感到气馁了。

(二) 大图像

学问之一大忌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哲学亦如是,应该一开始便掌握大图像 (big picture) ;起初的大图像必定是很粗略的,里面的项目之间的关係不够清楚,但不要紧,读下去便能够逐渐改进,掌握的大图像越来越清楚仔细,然后在最大的大图像下再分不同的大图像 (历史发展、哲学家、流派、理论等等)。有了大图像,无论读的是哪位哲学家、哪个哲学问题、哪个学说或理论,都应该放在大图像的脉络里来了解,那便较容易有全面和正确的认识。

要自己建立大图像,是困难的事,如果能找到一本提供大图像的好书,便省力得多了。这样的书肯定不多,我所知的只有一本:

David Papineau (ed), Western Philosophy: An Illustrated Guide(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全书共六章,不同作者,都是英国颇有名的哲学教授;每章讨论一个哲学研究的大范围 (例如 Mind and Body),讲解重要的理论和概念,以及它们之间的关係,穿插着介绍一些重要的哲学家。读毕此书,应该对西方哲学有一个粗略的大图像。

(三) 哲学史

虽然大图像包括了一些哲学史资料,但初学哲学的人还是应该读一本简明的哲学发展史,认识各哲学家和哲学流派的相互影响和承传关係。我会推荐英国着名哲学学者 Anthony Kenny 写的这本:

Anthony Kenny, A Brief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Wiley-Blackwell, 1998)

(四) 逻辑

读哲学不能不懂点逻辑,初学者应该先掌握一些基本的逻辑概念和论证结构,不必急于学符号逻辑。这方面我有两本书推荐:

Anthony Weston, A Rulebook for Arguments, 4th edition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2008)

Graham Priest, Logic: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Weston 那本较实用,Priest 那本主要是解释逻辑概念和逻辑难题。虽然这两本书都相当浅易,但适宜一读再读,以便能牢记其中重要的概念。

【Priest 那本刚出了第二版,多了一章,全书也长了二十多页,但我仍未看过,所以还是推荐旧版好了。】

(五) 哲学问题

上面的书都读过了,便可以看一些以哲学问题为本的入门好书。虽然这些书大多没有哲学史成份,但书中讨论的哲学问题还是有它们的历史根源和时代意义,不可不察也。然而,读这些书的时候,可以集中思考如何处理那些哲学问题,尽力保持头脑清晰,绝不马虎,看不明想不通的地方要停下来反覆思索,直到理清为止,然后才继续读下去。我推荐以下两本书:

Thomas Nagel, What Does It All Mean?: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7)

Robert M. Martin, Philosophical Conversations(Broadview Press, 2005)

Nagel 大名鼎鼎,而他这本小书确实写得好:深入浅出,精简之馀能同时引起读者对哲学问题的疑惑。不过,我还是较喜欢无甚名气的加拿大哲学教授 Martin 写的那本;Martin 用的是对话体,写得生动有趣,并清楚地显示了哲学问题错综複杂之处,让读者明白到为何哲学争议难有定论,却又值得思考下去。

(六) 不宜

– 不宜贪多务得,就算是初学者,也必须慢慢来,弄清楚概念要紧;囫囵吞枣,快速往脑袋硬塞一大堆什么 isms 和哲学概念,是害了自己。

– 不宜随便相信三手资料,例如一些简介式的哲普文章,作者看的已是二手资料,而且写这类文章的人一般哲学程度不高。

– 不宜开始时已经偏狭,专读一个哲学家 (例如尼采) 或一个哲学流派 (例如存在主义) ,否则很容易误解,或变成哲学崇拜。

– 不宜写哲学文章,因为你还未有能力;先虚心学习,不要好为人师,否则难有进步。

编辑:在远方写作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感谢王伟雄老师长期以来对于微思客团队的大力支持。本文首发于作者博客“鱼之乐”,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Advertisements

渣浪删帖,你的依据何在?| 微思客

若即若离 | 微思客编辑
经过两天的发酵,舆论离问题的核心早已越来越远,我们关注的重点逐渐转向同性恋行为是否合道德,是否应当被接受的问题。但这种关注的转向本身是一种错误的转向,它遮蔽了公众讨论中应当关注的核心问题:言论自由的界限。 
0.jpg

Read More »

人文学科能拯救我们吗? 谁站出来辩护? | 微思客

郭英剑 | 中央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0.jpg

编者按:

2009年9月,哈佛大学在新学期开学之初宣布,对在本科教育中施行了30年的「核心课程」进行重大调整,颁布了最新的通识教育方桉,并且在2009级本科生中推广实行。哈佛本科生学院院长称之为「适应新世纪的一个崭新的培养方桉」。

西方现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除宗教的因素外,最初应缘起于人文学科。欧美高等教育最初的发展,注重的是学习和研究文学、哲学、历史与艺术。这样一种教育理念,对于很多一流大学的本科教育来说,特别是对于众多四年制的人文学院来说,已经沿袭了上百年甚至数百年Read More »

旅行青蛙会一去不回吗?不可控的育成游戏 | 微思客

作者: 微思客哲学团队 

思兼最近忙着养蛙——「旅行青蛙」(旅かえる,与「旅归」日文同音)。虽说是「忙着」,也只是每天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旅行青蛙」让我想起小时候陪伴自己的电子宠物(Tamagotchi,又叫他妈哥池),年纪有二十的朋友应该会记得。那时候的电子宠物要从孵蛋开始照顾她:饿了喂食,拉屎要扫,闷了要跟她玩游戏,病了要打针,还可能会死掉。同班女同学有时还会哀悼自己刚刚过世的宠物。十多二十年过去,电子宠物变成手机App,青蛙都变得特立独行,性格比人还要孤僻;不需要你理会,也不容得你理会。

Read More »

Michael Sherman:如果没有上帝,谋杀是错的吗?|微思客

作者:Michael Sherman(迈克·谢莫)“怀疑论者学会”(Skeptic Society)的创始人以及《怀疑论者杂志》(The Skeptic)的发行人兼主编

译者:王老香留美二十多年的华人,统计专业,微思客的忠实读者


普拉格大学网站是一个流行网站,保守的电台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丹尼斯·普拉格最近在上面发布了一个视频: “如果没有上帝,谋杀就不是错的。” 近两百万人听了他的论证: 没有神,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我认识丹尼斯多年,在他的节目做过嘉宾多次。他很聪明,在许多问题上我们看法一致, 但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他是错的。

普拉格的看法是,没有上帝就没有客观的道德,实际上很多人支持这个看法。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原因有四个:Read More »

你爱国吗?可否给我一个政治的理由?|微思客

编者按


《纽约时报》在评价电影《战狼2》时这样说,它“点燃中国人鹰派爱国主义激情”。我们往往提到“爱国”、“爱国主义”这类的词汇,也往往在公共讨论中,做出“爱国”与“卖国”的评价。不过,似乎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地思考,爱国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对于一个国家的忠诚的理由是什么?今天,微思客逻各斯版块,聚焦“爱国”。

李敏刚|匈牙利中欧大学政治科学系博士候选人,研究政治理论、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对国家的忠诚(loyalty),是政治生活难以绕过的情感。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确保一个社群的政治稳定的必要元素。政府总不能每次都用枪杆子顶着人民的头来要求他们服从法律和政令。就是在民主国家,少数为什么要服从多数,为什么要接受一个自己不同意的政策决定?为什么不暴动或移民?政治的良好运作,有赖公民对国家的自发服从,甚至牺牲。构成这些牺牲和服从的动机(motivation)是什么?似乎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所属的政治共同体的忠诚。至少,在理想情况下,公民的服从和牺牲都应该是甘心的,而不是出于自利或敢怒不敢言。Read More »

我们都是潜在的罪犯:如何对待法定犯|微思客

郑旭江|法学博士,浙江理工大学讲师,美国奥斯汀法学院访问学者,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4年9月,河南省周口市6名男子因捕捉壁虎1600余只被刑拘,众人倍感诧异,殊不知按我国刑法规定,私自捕捉100只以上野生壁虎就属于特大刑事案件,因为壁虎虽不是国家保护动物,但属于对经济、科研和环境有益的“三有”动物;2015年5月,大学生闫啸天因为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此判决引发网络舆论哗然,惊呼“人不如鸟”;2016年12月,河南省卢氏县一农民秦某,在田边山坡上采了3株“野花”,居然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蕙兰,法院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三缓三,并处罚金3000元。

随着依法治国时代的到来,浩如烟海的法律法规成为了行政犯的前置性规范,如何去认识法定犯中“明知”所体现的违法性,如何去预防和惩治法定犯,以及如何去对待法定犯,成为了现代公民应该关注的一个课题。

一、自然犯与法定犯的提出和演变

“自然犯”语出“犯罪学三圣”之一加罗法洛的代表作《犯罪学》。他在书中首次提出自然犯与法定犯的范畴,“在一个行为被公众认为是犯罪前所必须的不道德因素是对道德的伤害,而这种伤害又绝对表现为对怜悯和正直这两种基本利他情感的伤。我们可以确切地把伤害以上两种情感之一的行为称为‘自然犯罪’”。加氏并没有明确给出法定犯罪的定义,但作为自然犯罪的对应,法定犯罪主要是指违反法律规定的有害行为。据此可知,“自然犯就是对怜悯和正直这两种基本情感的侵害, 而法定犯则是纯粹违反法律规定但并不违背基本道德的行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