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稿| 不是“RUMOR”,不是“謠言“,是“谣言”

★本文系微思客读者投稿,作者An-丹迪-dy,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或值班编辑。封面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不是“rumor”,不是“謠言”,是“谣言”

An-丹迪-dy

近段时间以来,受天津港爆炸事件影响,网络舆论中的“谣言指控”显得越来越频繁。这个极有意义的现象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思考,带来了一系列的讨论。但什么是谣言,其实至今都还众说纷纭。因为对词义不断演化的语言概念进行定义本身就有着一定难度,再加上人们的关注点其实并不在定义上,故而不论是舆论界还是学术界,始终都没有一种使众人信服并且还符合中国特色现实的界定。 繼續閱讀 “读者来稿| 不是“RUMOR”,不是“謠言“,是“谣言”"

林中路| 美国如何将贫穷变成一种罪行

★本文作者芭芭拉·艾伦里奇。微思客经译言协作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译言协作。封面图片来源:美联社

美国如何将贫穷变成一种罪行

芭芭拉·艾伦里奇(BARBARA EHRENREICH)

译者:译言协作丫丫丫组(helene0921 zzard 谁养鱼 pandychen 一念木兮 alex.wang)

校审:pandychen 谁养鱼 斯坦纳小姐 helene0921 一根棒冰 土拔鼠 nc(特邀)
终稿:谁养鱼 helene0921 zzard 斯坦纳小姐 一念木兮 土拔鼠

繼續閱讀 “林中路| 美国如何将贫穷变成一种罪行"

林中路|从左岸到左慢:伟大的法国思想家去哪儿了?

本文作者苏迪尔·哈扎吉萨,王立秋译,由dou出ban公众号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dou出ban版权编辑。

从左岸到左慢:伟大的法国思想家去哪儿了?

苏迪尔·哈扎吉萨,王立秋译

1

法国还思考么?Jean Jullien为《卫报》所作之插图

从左岸到左慢:伟大的法国思想家去哪了?

[法]苏迪尔·哈扎吉萨

王立秋译

译者的话:为方便阅读我没有加脚注而直接做了夹注。哈扎吉萨( Sudhir Hazareesingh)的书《法国人如何思想:为一个智识民族描绘的有情肖像》(How the French Think: An Affectionate Portrait of an Intellectual People),2015年由企鹅旗下的Allen Lane出版,本文是作者发表在《卫报》(原文)上的节选。

繼續閱讀 “林中路|从左岸到左慢:伟大的法国思想家去哪儿了?"

林中路| 穷人是否应该天生受穷(二)

*本文由微思客作者玉照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玉照。穷人是否应该天生受穷(一) 

 

穷人是否应该天生受穷(二)

玉照

为什么每个人应该过上物质不匮乏的生活,或者说穷人为什么不应该天生受穷。前一篇文章论述了卢梭在这一问题上的观点。将卢梭观点进一步向前推进的则是康德。康德曾这样评价卢梭对其影响:“这一切都将给人类带来荣耀,因此我鄙视那些知识极端贫乏的庸俗之辈。卢梭纠正了我这种看法,炫耀自己的特长这种心情消失了:我学会了尊重人。” 繼續閱讀 “林中路| 穷人是否应该天生受穷(二)"

林中路| 城市•剧院:安静的盛宴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玉照。封面图片来源:http://www.juooo.com/news/show/1757

城市·剧院:安静的盛宴

玉照

上个月,去保利剧院看比利时舞台剧《境外》,坐地铁到东四十条,还未到开场时间,站在剧场外,望着周围的高楼大厦,竟没有任何喧嚣之感。华灯初上,被一幢幢高楼包围的剧院呈现出难得的纯净与安宁。我一向对东四十条的大街小巷有着特别的好感,不管是踩着冬日的阳光,还是披着夏夜的月色。大概是因为这里除了庭院悠悠深几许,一十四条从头数的历史,还有每走一段就会遇见的剧院。每一个静谧的夜晚,这里都上演着别样的故事,等待谢幕的掌声。

繼續閱讀 “林中路| 城市•剧院:安静的盛宴"

大家谈| 朱大可:中国人的“晚年恐惧”

 

★本文原刊于财新《新世纪》2013年第38期,经作者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封面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文化先锋。

中国人的“晚年恐惧”

朱大可

“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的方案,剥夺了辛勤劳作的中国人享受晚年幸福的基本权利,引发全国舆论哗然;清华女教授“15年义工论”,企图置数千万中老年人于无法领取养老金的“财务真空”,再度激起广泛民怨;而国务院出台的“以房养老”意见,因面临“七十年产权”等难以逾越的“路障”,更是触发强烈反弹,以致民政部不得不反复解释,以平息公众的怒气。但此类“养老金论战”,显然还将长期蔓延下去,持续折射着中国人对自身命运的严重焦虑。

繼續閱讀 “大家谈| 朱大可:中国人的“晚年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