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路| 穷人是否应该天生受穷(一)

 

近日,甘肃康乐县一28岁母亲砍杀四子女,后服毒自杀——或因贫穷而至绝望。舆论再次将目光投向低收入群体现状,有人说,勤劳可温饱,何以至此。有人反驳,要设身处地想,极端贫困的人,走不出自己和环境。国家和社会能做什么?扶贫举措,是慈善还是义务?看看作者怎么说。玉照|微思客编辑,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马克思和他的女儿们| 林中路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马克思和他的女儿们

玉照

编者按
戴维·麦克莱伦在《卡尔·马克思传》第一版序言中曾指出,他在撰写马克思传记的过程中,试图呈现的是个人的、政治的和精神的,三个层面的马克思。在既有的马克思研究中,不管是政治的还是精神层面的研究都可谓汗牛充栋。而研究作为个人的马克思,则未免显得和马克思的格局格格不入。毕竟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导师,马克思一直是以全世界受压迫者代言人的形象呈现在世人的面前的。本文试图梳理作为马克思最重要的家人,他的三个出色的女儿,在宣传马克思思想过程中所做出的贡献。主要内容为对现有资料的简要汇编,非严肃研究,请见谅!Read More »

一个反叛者的归谬法——读艾伦·麦克法兰的《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独家推送,特此说明。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作者苏乐当。封面图片来自:google图片。

一个反叛者的归谬法——读艾伦·麦克法兰的《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苏乐当

某天,一朋友Y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图,其中几张是她透过高级酒店观景房的窗户所看到的发达城市夜景,另几张是1岁多的儿子在酒店安排好的幼儿床上玩耍。比较有趣的是另外一朋友L与Y在底下的对话。Y抱怨自己即便出门儿子还是寸步不离,没有自己的时间。在加拿大生活了大约7年的L却说儿子从小就有自己的房间,因此她和丈夫即便外出,也不担心儿子因为太粘人而哭闹。

这也许只是寻常生活里的家长里短,稍微往大了说是育儿方式的不同,然而“怎么教”、“教出一个什么样的孩子”的方式的选择却关系到人对于“家庭”的理解。即在一个家庭中,父子、母子、兄弟姐妹关系的应然模样,是应该建立在血缘关系之上的亲情,还是仅只是个体与个体交往的一种,家庭的亲缘关系本身并不构成个人区分自己与他人关系的重要参考呢?Read More »

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玉照

前两天,我一个在大学任教的朋友微信跟我说班上一个家境比较困难的新生不想学哲学,想要退学回去重新参加高考。我当即回说,赶紧让他回去吧,人穷可不能学哲学啊……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一个人要选择什么样的专业,过什么样的人生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当下哲学面临的窘境。

Read More »

林中路| 一个没有镜子的世界

*本文由微思客作者玉照首发。如果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wethinker2014@163.com。封面图片来源:http://www.verycd.com/entries/313041/images/view/1911811/

编者按: 
“乌托邦”一词最早出现于西方,utopia 一词来源于拉丁文,u 来自希腊文ou,表示否定, topia 来自希腊文topus,指地方、地区,因此两部分合起来意指不存在的地方,同时u 还可以和希腊文eu 联系起来,表示好、完美的意思,因此,utopia 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指美好的地方。“乌托邦”首先是一个由托马斯·莫尔虚构出来的岛国名称,自莫尔创制乌托邦的概念以来,数百年间,乌托邦的内涵不断深化,外延不断增广,早已超越了最初词源学上的意义,并呈现出逐渐被泛化的趋势,似乎一切关于未来社会的观念或想象都可以归入乌托邦的范畴。尤其是经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批判之后,在今天,乌托邦已然成为一个没什么美誉度的词汇,尤其是在当下中国语境中。乌托邦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所担负的坏名声,促使人人都想和乌托邦撇清关系。在现实的重负面前,我们惯于更多将目光停留于现实,而不敢多瞥一眼心中的未来。在一个充满恒久危机的时代,我们成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狭隘的功利主义者,专注于此时此地的现实,而绝少想象未来的乌托邦精神。

本栏目将在接下来的几期陆续推出乌托邦与反乌托邦系列作品阅读,其中有反乌托邦经典《1984》,有培根的未尽之作《新大西岛》,有被我当做穿越小说阅读的《我们》,也有儿童文学《记忆传授人》……每一个乌托邦,不论其现实可欲性如何,不论其实现与否,一旦被创造出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已然存在。它们成了一个人日常生活外的另一种生活,因而也成了日常生活里的一种生活。

一个没有镜子的世界

玉照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