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庆

“我是一个女性主义者”招惹了谁?

★本图文为微思客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嗨,读者们早安!

正如推送标题所说的那样,微思客的编辑们在女性主义议题上出现了重大分歧,所以言之有物和墙外看中国的编辑各写一篇文章回应昨天的推送《为什么现在叫自己“女权主义者”是一件很傻的事情?》所以,今天的一个栏位里一共有两篇文章哦,不要错过了。撕完了大家还是好朋友,答应我们,不要取关!开始正文前,请允许我用编辑的特权再墨迹几句:其实早期的女权运动人士和女性主义者也不称自己为Feminist,这个词语也被明确反对过。反对理由包括Feminism和特定的政治诉求相联系,而当这些诉求被实现了以后再使用Feminism就过时了;Feminism在最初起源上就是一个负面词汇,所以相比较womenism这个词在一段时间内更受青睐,当然,这个词还是可以翻译成女性主义;再有就是二战前后那段时间,人们普遍对“主义”这个词感到厌恶,所以Feminism因为自己不讨喜的词尾被一些人拒绝过。
以上小科普是为了让我这篇更像煽动的文章,有一点点学术的姿势。因为我非常担心被批评“反对姿势不够优美”。
金昱

Continue reading ““我是一个女性主义者”招惹了谁?”

Advertisements
周年庆

周年庆| 我们黑总编,因为: 我们爱…..

我们黑总编,因为:我们爱…..

微思客团队

0-18

编者按 : 基本上,「Dear @在远方写作 We love you」只是「黑总编」的序曲,只有少数不肖份子的行为,正式开始才是这个段字推送。藉由这个段子推送,大伙在新的一年继续努力,接受总编毫无怨言的「鞭策」,以取得明年度「黑总编」的福利。

Continue reading “周年庆| 我们黑总编,因为: 我们爱…..”

周年庆

周年庆| 为什么我不甘心只做一名编辑?

image/theopennotebook.com
编辑按
周年庆时,主编团队希望大家都能分享一下一年来与微思客相关的感思。对我而言,肚子里有很多想说的话,但尝试了几次,写了很多遍稿子,都感觉词不达意。不过,回到了家,我突然来了灵感,虽然下文只是我想法的零星碎片,但大致能勾勒出我在微思客这一年的体悟。

为什么我不甘心只做一名编辑?

李汶龙

 
不经意间,微思客踏踏实实走了一年。周年之际,想分享的感触还是很多。洋洋洒洒写了很多遍,但难以表达内心复杂的情感。归家之后,坐在自己的卧室里,终于多少梳理出来一些思绪,与君共勉。 Continue reading “周年庆| 为什么我不甘心只做一名编辑?”
周年庆

周年庆| “误入”微思客的台湾人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法兰蔻“

 

“误入”微思客的台湾人

法兰蔻

原本台北市市长柯P想要延揽奥美大中华区副董事长庄淑芬进入台北市政府,担任副市长一职。在考虑的过程当中,庄淑芬的很多朋友担心她变成误入丛林小白兔。“误入丛林”的说法,庄淑芬当然不是最早的一例,但是,它意味着:在不认识一个环境或团队,一个人就莽撞地进入其中。 Continue reading “周年庆| “误入”微思客的台湾人”

周年庆

周年庆| 微思客们有话要说

一岁啦!

今天,微思客一周岁啦!全体成员们想对微思客说的话,都在这里。不知道您有什么有什么想跟微思客说的?欢迎您跟我们留言、互动。
莫惜墨版块| 李汶龙

在出不了大思想的年代,我们至少需要“微思”。我们应该让思索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体验经过反思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超越物质和现实。微思客就是这样一个团体,它不追求社会意义上的成功,却希望能够吸引同伴一同前行。如果你也希望追求“微思”的生活,不要犹豫,加入我们的「微思客WeThinker」。

周年庆

微思客周年庆| “我们不愿娱乐至死!”——专访总编冉夷侨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微思客WeThinker团队总编冉夷侨

1.怎么想到发起创办“微思客WeThinker”?

在2014年年初,我发觉微信朋友圈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我就开始思考,如何把正在流行的微信朋友圈与“关注公共生活、开启民智”结合起来。于是,我就萌发了在微信平台创办一个公众号的想法。 Continue reading “微思客周年庆| “我们不愿娱乐至死!”——专访总编冉夷侨”

周年庆

微思客周年庆| 多幸运 本命年里认识你们

★本文经作者授权,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韩东。

多幸运 本命年里认识你们

韩东

2014年6月20日16:19,在21日就要离开的台湾,地接导游阿姨将我交给了一个我刚刚认识了不到两个月、只是在微信上聊过天的女人。在交接之前,导游还特地查看了她的身份证,交代她:我把他交给你咯,你可要负起责任。 Continue reading “微思客周年庆| 多幸运 本命年里认识你们”

周年庆

周年庆| 有缘千里来相会

★本文经作者授权,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罗元婕。

有缘千里来相会

罗元婕

其实,我是一名新编辑。加入微思客是11月底的事,到现在才2个多月。作为半个新人和半个旧人,我在这里就简单说说这段时间来我对微思客的印象吧。

关注微思客,先是被它的版权声明所吸引。对版权的敏感度,完全是在英国读书时被培养出来的。相信留过学的小伙伴都有同感:写论文的时候,最令人头大的不是论文结构或是语法,而是Reference(参考文献)。 我的第一篇期中论文就被教授圈得乱七八糟。她刚开始还在空白处标注了“Reference?”,到了第二页就变成了 “Ref”,第三页“R”,后半部分直接放弃,只用红圈画出了需要标明出处的地方。结局是我几乎重读了一遍找到的文献和参考书(想来一把辛酸泪),才勉强把它们补全。国外学术圈这种反抄袭/剽窃的“作”,令我深深叹服,导致后来阅读各类文章,甚至是新闻报道时,我都会条件反射地盯着某句话,寻思着“出处呢”。 Continue reading “周年庆| 有缘千里来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