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栋: 东施没有爱情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梁栋(@LeungTong)。

【盘古客 第十二期 編者注】

盘古客版块推送剩男剩女议题之后,@LeungTong与我讨论到他的看法。他认为剩男剩女这类讨论应该回归到两性爱情观与婚姻观‍‍,并愿意写文章。

他写完之后,警告我说「盘古客版块发送这篇文章,…会让人觉得内容“很傻、很天真”,太不切实际,…对于我们华人社会来说,大家似乎来到社会后就很自然地“跟着社会”走,而很少会为美好的事物做出力所能及的改变,这也是蛮遗憾的。我们很怕思考,特别是“自我”这种东西。」

对于大部分的人而言,爱情与婚姻在人生道路上占有不可或缺的位置,他链接到个体成长背景中所受到家庭与社会的影响,同时也是前往壮年与老年时代共度一生伴侣的选择,有些选择可以永恒,有些选择却是情意难续。不管怎么样的选择,最根本的目的是不断认识自己的人生过程。

盘古客愿意献上“不切实际却很重要”的人生哲学题,愿与大家一起来思考。

【盘古客第五期 】“剩女”证伪之辩
【盘古客 第六期】 被忽视的“剩男”

继续阅读“梁栋: 东施没有爱情”

Advertisements

地下通道里的公共艺术——近距离看台湾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及作者信息。

图像

 

继续阅读“地下通道里的公共艺术——近距离看台湾”

解密中正纪念堂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陈国元

0

盘古客 第十期 编者注

本地人与观光客两样情。中正纪念堂对本地人来说,可能是听音乐剧、休闲、大妈跳广场舞、示威游行的场所。对于观光客,是要来敬仰蒋中正的场所。本期盘古客邀请陈国元为您解密您所不知道的中正纪念堂。耐心阅读完毕后,相信您来到中正纪念堂,一定可以比同伙人更孰悉它的历史。让别人对您另眼相看呢。

【相关文章】

【盘古客第三期】 16-17世纪台北空间与建築

‎【盘古客第四期】 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前世今生 ‎

继续阅读“解密中正纪念堂”

盘古客| 布袋戲成为台湾新时尚?

★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及作者信息。

(本文照片来自网络)

盘古客·第八期 编者按】

台湾的布袋戲,在大陆称为木偶戏,因为早期此类型演出的戏偶偶身极像“用布料所做的袋子”,因此,有了布袋戲的通称。本文中特用台湾习惯用语“布袋戲”,而非用大陆用语“木偶戏”,来说明“布袋戲”成为台湾独特的传统文化。

在民间戏剧式微的当下,源自17世纪福建泉州的木偶戏却于三个世纪后,在台湾愈发地红火,甚至成为台湾地方文化的代表之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越来越多的人,当然包括年轻人,越来越喜欢木偶戏?请看市大隐的解析。

继续阅读“盘古客| 布袋戲成为台湾新时尚?”

来自星星的当代艺术?

★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及作者信息。

(左图为杜尚年轻的照片,右图为韩剧“都教授”,两人是否神似? 图片来自于网络,重组而成,这是否也是艺术?)

 

来自星星的当代艺术?

法兰蔻

负面的当代艺术?

若您站在北京的798艺术区,问问观众对于“当代艺术”的看法,您可能会得到的答案是:

(1)当代艺术很难懂,不着边际;

(2)当代艺术只是宣泄情感,甚至诡异,令人恶心;

在不少人眼中,“当代艺术家”就像是一群“天外来客”,创造着令人惊异的“作品”,不禁令人感慨:当代艺术,难道来自星星?

从五月份起,我将不定期带您一同走进当代艺术,认识在您眼中的一位又一位的“都教授”,以及他(她)们的作品。

如果您对艺术毫无了解,希望我的文章能够带您走入当代艺术;如果您本身就是艺术爱好者,希望您能从我的分享中受益。

继续阅读“来自星星的当代艺术?”

被忽视的“剩男”

★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 学超要读Phd。

 

0(2)

(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盘古客·特刊】

我们对于“剩男” “剩女”的认知,可能来自于统计上不可逃避的命运,政治上无能为力的事,以及媒体的天天报导的事情。

‍‍上周四,盘古客版块特别推送“剩女”的议题。【盘古客·第五期|“剩女”证伪之辩】https://wethinker.com/2014/04/17/464/ ‎

今日,盘古客邀请到另一位作者探讨“剩男”。作者提出三个问题,以便我们系统性地展开关于“剩男”问题的讨论。‍‍

‍‍第一,“剩男”们是不是被忽视了?

‍‍第二,“剩男”们被忽视的原因是什么?‍‍

‍‍第三, 这样真的好吗?‍‍‍‍

继续阅读“被忽视的“剩男””

“剩女”证伪之辩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编者按| 盘古客·第五期】

21世纪的人们活在信息与行动网络的时代,各种智能型手机不断地推陈出新,人与人的沟通方式变得更多样化。

在快速地技术更新的同时,我们对于婚姻与家庭的观念,如婚配选择与择偶条件,却没有随着社会现况的变动,修正与更新自己的思维模式,如同我们迅速更新与接纳新科技与新技术一样。

从日本“败犬”到中国“剩女”“剩男”这类带有歧视性质的称呼通常只存在于东方社会。回归到最原始的问题,几乎所有的社会都用家庭与婚姻是用来确保配偶选择,血统关系,继承与权威模式,而婚配选择通常与其社会价值观有着隐性与密切的关系。

这些“称谓”从何而来?为何存在?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性?进而打破这些传统社会观念,并思考多种更适切于当今社会的家庭婚姻制度与两性关系。

延伸阅读【被忽视的“剩男”】https://wethinker.com/2014/04/21/507

继续阅读““剩女”证伪之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