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爱情是什么?| 微思客

编者按

关于爱情的回答有成千上万种,从本能到精神到多巴胺到引力波,哲学、生物学、心理学等各种学科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然而这些都彻底回答了什么是爱情吗?对常人来说,爱情不过是在特定的情景下遇到特定的那个人,所以,有没有想过这种迷恋是一种真实存在,还是说只是一个人内心虚妄的想象?今天这篇文章,作者重木就从一部美国电影出发去探讨这个有意思的问题。
重木 | 微思客WeThinker编辑
 
但爱这个字——
这个字在逐渐变暗,变得
沉重和摇摆不定
并开始侵蚀
这一页纸
你听
——雷蒙德.卡佛《爱这个字》
                                          《那些人们》(Those People  2015) Joey Kuhn
 

继续阅读“《那些人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爱情是什么?|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头号玩家》的文艺青年观影指南|微思客

般若果子狸 | 文艺女青年
4373f6f5277f3981c41621c45b568873540210.jpg@750w_1l.jpg
本文含有大量剧透内容,未观影的读者请直接拉到文末,阅读最后一句然后点赞打赏即可。
作为一个只玩过超级玛丽而且连第一关都过不了的文艺青年,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去电影院看了据说是游戏迷必看的《头号玩家》。万万没想到,我在看到电影结尾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被这部电影里蕴藏的哲学深深折服。所以,这篇影评,也是从电影的结尾开始讲起…… 

当男主通过了最终考核,来到了哈利迪童年的房间的时候,房间里有一个小男孩(童年的哈利迪)默默坐着在玩Adventure游戏,年老的哈利迪则在一旁说,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个游戏。

继续阅读“《头号玩家》的文艺青年观影指南|微思客”

《红色》:个人主义下诞生的英雄 | 微思客

孙一心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红色》是一部主旋律抗日电视剧,但是它的主人公徐天却完全不是一个传统抗日英雄。在1937年的上海,徐天是三角地菜市场的一个会计,尽管他的洞察而机智,简直堪称居住在同福里福尔摩斯,但他拒绝卷入任何党派发起的任何行动,他只想拎着新鲜的鱼、挎着一筐小菜赶快回家给母亲烧菜。无奈对方向他以死明志,他出于对朋友的“义”卷入了一场秘密的抗日行动,出于对他心爱的女人田丹的“情”一次次帮助田丹掩盖她的抗日行动,后来,因为对母亲和田丹的保护,他逐渐站到了日军的对立面,最后成为了消灭日军统领和汉奸的大Boss,完成了一场英雄的使命。

 

继续阅读“《红色》:个人主义下诞生的英雄 | 微思客”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病态的“统合”中,如何寻找真实 | 微思客

文 | 行宵


普通读者“第二十六期”编者按:

为了便于理解这篇文章,作者对两个重要词汇进行解释:首先是“自制”。自制是一种基本的手段,由进化伴随而来,是人脱离吮吸乳汁的情境后所必须掌握的规则。以思琪为例,她让自己喜欢上李国华,并且执着于他说爱。李国华打破了她原有世界与人格的制衡,使懵懂之爱逐渐失禁。

其次是“统合”,它指代了寻求交融、沉淀的过程,所谓自制与统合,其实就是变中求一。

继续阅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病态的“统合”中,如何寻找真实 | 微思客”

《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的高级鸡汤,为什么在中国如此畅销 | 微思客

文 | 宗城普通读者“第二十五期”编者按
即便有东野圭吾的名气背书,《解忧杂货店》在中国的销量依旧出人意料。2014年,它的中文简体版出炉,迄今已售出700万册。在豆瓣,已经有26万人评价这本书,超过第2名《白夜行》5万人。在出版业显露疲态的今天,东野圭吾的小说可谓逆流而上。探讨《解忧杂货店》成功的秘密,成为一件饶有趣味的事。2018年初,先后两部改编电影的上映,再次激起观众对《解忧杂货店》的议论,借着这个契机,我们来捋一捋这个问题。(原文首发于看天下政商智库,本文为补充版)

继续阅读“《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的高级鸡汤,为什么在中国如此畅销 | 微思客”

何等幸运·邂逅阿兰君 | 微思客

曲木| 微思客设计师 
你读过的,都是自己

这是2018年开年给予我最棒阅读体验的一个作者。不仅说清楚了我自己一直在应用却从未表述清楚的阅读方式,更刷新了我对于宗教的认知。

——曲木

1.jpg

继续阅读“何等幸运·邂逅阿兰君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