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字花| 爱在瘟疫蔓延时

★本期推送属「西洋•字花」携手「盘古客」的跨板块合作,文章为微思客特约作者所作。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阁楼上的疯LZL。(封面照片来源http://t.cn/RzKGvVd)

西洋•字花 × 盘古客| 编者按】

今天的推送聚焦流行病对于人们生活影响的主题,收录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的书评、影评各一篇,以及从社会学视角探讨现代流行病ebora的文章。我们期待从文学、电影与社会学的视角出发,来看流行病引申出来的一些议题,如个体的抉择、社会体制、文化层面、全球环境。

马尔克斯以哥伦比亚「千日战争」作为这本小说的时代背景,「千日战争」的同时也爆发霍乱。霍乱成为这本小说的双重意涵:具像表现在乌尔比诺是一位瘟疫专家;抽象概念是马尔克斯将相思之苦比喻为霍乱,一虚一实呼应着霍乱对于人们在做抉择的影响。网络上一位朋友的点评是「霍乱这个疾病在本片有着相当关键的比喻,对达萨来说,表面看来是让他找到真爱的媒介,认识乌尔比诺,从超越时空的宏观角度来看,更可以看作见证真爱的必经苦难,另外从阿里萨的角度来看,霍乱更可以比喻为阿里萨无法触碰的禁忌恋情,经历过这个必须承受孤寂的过程之后,拨开时空地域对他们两人的情感羁绊,所留下来的只有对彼此的美好情感回忆(http://t.cn/RzOJSky)。」

简短介绍今日推送构思,欢迎阅读本篇《霍乱时期的爱情》书评与次篇影评。(By法兰蔻@盘古客)

繼續閱讀 “西洋•字花| 爱在瘟疫蔓延时"

来稿| 比较文学如何可以伪装成不精分

★本文为微思客读者的原创文章。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徐爽。

Comparative Studies: The Next Generation

(图片来源:http://dornsife.usc.edu/news/stories/1028/comparative-studies-the-next-generation/)

 

微思客「西洋•字花」板块欢迎更多的读者朋友分享关于文学评论、文学研究、文学访谈、文学创作及文艺活动的精彩文章。(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比较文学如何可以伪装成不精分

文/ 徐爽

比较文学这门学科算是个挺奇特的现象:在它相对较短的历史中,一直不冷不热,却能占据美国大学文科系里的大片江山;它的理念,设置甚至名称在各个国家和大学里都很不同;它的研究内容自然也因人而异。

说到比较文学,我们可能会想到孔子比柏拉图或者李白配歌德这样脑洞大开的情况,学术圈内称这样搅臭名声的行为“苹果和梨”,因为它既没有实际的直接历史联系作为影响研究的基础,也没有在相似历史语境下间接地能找出的相似性,而是在可能并没有具体分析他们的作品在各自历史文化语境中的合理性的情况下强行配cp。 繼續閱讀 “来稿| 比较文学如何可以伪装成不精分"

品诗| 《 看黑鸟的十三种方式》

★本期所选诗歌中译文来自《最高虚构笔记》,如需转载,请标明诗歌作者及译者。

//

(图片来源:http://melkore.livejournal.com/92164.html)

 

【西洋•字花编者按】

《看黑鸟的十三种方式》(Thirteen Ways of Looking at a Blackbird)是二十世纪美国诗人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Stevens)的作品。这首诗的特点非常鲜明,诗人始终围绕单一意象“黑鸟”,以十三种“看”的方式对其进行呈现,展示了想象力作用下同一事物在观察者眼中可能发生的变化。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的特约作者将对这首诗进行逐句品评,试图寻觅史蒂文斯的诗思。欢迎阅读!

繼續閱讀 “品诗| 《 看黑鸟的十三种方式》"

西洋•字花| 意象的增量

★本文为「西洋•字花」板块特约作者雨果戴为微思客所撰之文。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雨果戴。

(图片来源:https://lifewithasideof.files.wordpress.com/2014/10/flying-blackbird.jpg)

 

意象的增量——评《看黑鸟的十三种方式》

文/雨果戴

被称为“诗人中的诗人”的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生于美国宾州,哈佛毕业后又于纽约法学院攻读法律。在纽约从事十余年法律工作后,他转职入康州一间保险公司,直至在高位上退休。在勤奋工作之余,他也成就了诗歌这个志业。而写诗的史蒂文斯,并非是个被及早发现的“成功”诗人。事实上,他在43岁时才出版了第一本诗集《簧风琴》(Harmonium),而第二本诗集和代表作组诗则诞生于十几年后。1955年,76岁的他罹癌不久人世,才不情愿地出版了自己的诗歌全集。中国诗人张枣在《最高虚构笔记》序中对他的评价恰如其分,他是“一个大器晚成的诗人,一个耐心的循序渐进的大师,一个羞于诗歌的外在名望而只沉溺于‘语言之乐’的奇异的享乐主义者,一个精致的浪费者”。史蒂文斯的诗歌世界更加是广阔而充满哲学式的玄思,此文以《看黑鸟的十三种方式》为小窗,一觅他的诗思。 繼續閱讀 “西洋•字花| 意象的增量"

西洋•字花| 玩转"一个自己的房间"

★本文来自2014年9月26日英国《卫报》的文章 Virginia Woolf’s A Room of One’s Own remixed to form new story,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英文原文。此处推送的是该文章的中译文,由微思客编辑进行翻译,题目有所更改。如需转载,请注明译者。另外,配图取自原文。

(图片来源: http://verymarta.com/wp-content/uploads/2012/11/virginia-woolf-portrait-watercolor-marta-spendowska-e1362783030282.jpg)

 

【西洋•字花| 编者按】

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是二十世纪英国女作家,布鲁姆斯伯里社团(Bloomsbury Group)成员之一,擅用意识流手法进行小说创作,伍尔夫对瞬间印象及感受的细腻呈现使得其作品带有印象派绘画的风格。其主要作品有《达洛维夫人》(Mrs. Dalloway)、《到灯塔去》(To the Lighthouse)、《奥兰多》(Orlando: a Biography)、《海浪》(The Waves)等。1929年出版的《一间自己的房间》(A Room of One’s Own)是伍尔夫的一篇随笔,因其含有关于“空间”的弦外之音,被认为是一个带有女性主义思想的文本,它要挑战的是由男性主导的文学传统。

在大数据时代的今天,艺术家卡贝•威尔逊(Kabe Wilson)利用计算机设备把伍尔夫这篇随笔的词语顺序进行了重新调整,使之成为一个崭新的短篇故事——《关于一个女人》(Of One Woman Or So)。

关于“大数据”,据《开放社会及其数据敌人》一文,作者曹卫东提到,大数据,更准确来说,指的是“无法在一定时间内用常规机器和软硬件工具进行感知、获取、管理、处理和服务的数据集合”。于是,从数据的“池塘”走向“海洋”时代,如何充分利用大数据进行学科研究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以“大数据”为主题,在今天推送的文章当中,以下这篇仅仅是运用计算机进行文学再创作的一个例子,另外一篇则专门谈到了文学研究中大数据的运用,欢迎阅读!

玩转“一个自己的房间”

文/Alison Flood 卡特陳 译

1928年,伍尔夫正准备给纽汉姆艺术协会作一次演讲。于是,她猜想听众可能会有这样的疑惑,“我们请您谈谈女性与小说,这跟‘一间自己的房间’有什么关系呢?” 繼續閱讀 “西洋•字花| 玩转"一个自己的房间""

西洋•字花| 普拉斯:矛盾的"幽闭恐惧症患者"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卡特陳。另外,配图来自网络。

(图为休斯与普拉斯)

【西洋•字花 编者按】

今天是美国著名“自白派”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1932-1963)的诞生日。普拉斯可以说是一名天才少女,八岁第一次发表诗作,并擅长钢笔画。曾在史密斯女子学院、剑桥大学读书,在学业上可谓“一直是优,无法从良”。在剑桥,普拉斯与英国诗人特德•休斯(Ted Hughes)喜结良缘。可惜好景不长,这段婚姻不久便出现裂缝。及后,长期饱受抑郁症折磨之苦的普拉斯在她31岁那年再度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相信有关注文学翻译的读者朋友应该会记得在今年八月下旬的一天,著名文学翻译者孙仲旭老师因抑郁症去世。那时,小编还没翻开已入手一段时间的普拉斯作品《约翰尼•派尼克与梦经》。碰巧,这本书就是由孙老师进行翻译的。

趁着10月27日这天,为纪念普拉斯和感谢孙老师在文学翻译上的贡献,小编特意奉上以下这篇原创。


 

普拉斯:矛盾的“幽闭恐惧症患者”

文/卡特陳

关于普拉斯

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1932- 1963),美国著名“自白派”诗人、短篇故事作家,生前只出版过诗集《巨人及其他诗歌》》(The Colossus and Other Poems)及自传体小说《钟型罩》(The Bell Jar),其他作品如诗集《爱丽尔》(Ariel)、短篇小说集《约翰尼·派尼克与梦经》(Johnny Panic and the Bible of Dreams)等则在她去世后主要由她丈夫休斯进行编辑并出版。1982年,普拉斯被授予普利策奖。

普拉斯曾在麻省综合医院(MGH)精神病科担任前台文员并在下班后参加由自白派诗人罗伯特·洛威尔(Robert Lowell)进行主讲的创意写作课程。在课堂上,洛威尔鼓励普拉斯根据自己的个人经历进行写作,之后她便从一个更女性化的角度进行创作。普拉斯曾跟朋友说,《钟形罩》是一部“自传体的学徒之作”,从中她可以“将自己从过去释放出来”。据普拉斯的母亲说,这部作品是由普拉斯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事情再加以虚构,“展示一个面临精神危机的人那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普拉斯“透过一只钟形罩子歪曲视像的凸形玻璃”来描述她的世界及当中的人们。
繼續閱讀 “西洋•字花| 普拉斯:矛盾的"幽闭恐惧症患者""

品诗| 普拉斯《女拉撒路》

★本期所选诗歌中译文来自豆瓣网,如需转载,请标明诗歌作者及译者。另外,配图来自网络。


【西洋•字花 编者按】

《拉撒路夫人》(Lady Lazarus, 一译为《女拉撒路》)一诗是美国著名“自白派”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的作品。(注:拉撒路为《圣经》人物,经历过死而复活。普拉斯在此诗中把自己比作女拉撒路,以喻自己企图自杀失败后的“死而复活”。)


Lady Lazarus (1962)

By Sylvia Plath

I have done it again.

One year in every ten

I manage it– 繼續閱讀 “品诗| 普拉斯《女拉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