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婚姻时,为什么扯上爱情?| 微思客

编者按: 现在的人还相信爱情?爱情与婚姻是一样的?根据星象学,爱情与婚姻宫的中间还有一个奴仆宫。所以,爱情与婚姻怎么会一样?我听到这个说法,笑了。到底两者有什么关系?请看作者从电影的角度来为我们分析。

重木小说、诗歌多次发表于《西部》,《作品》,《青年文学》,《天津文学》,《山西文学》与果仁小说。

在瑞典大导演英格玛.伯格曼先生的众多作品中,六集时长近300分钟的迷你剧《婚姻生活》(Scener ur ett äktenskap 1973)颇为特殊,一方面它是伯格曼先生作品主题的延续,另一方面它通过对一对夫妻漫长婚姻生活中的几个日常或特殊片段的截取来表现处在婚姻生活中的夫妻会遭遇的种种问题。伯格曼先生对婚姻这一古老制度的怀疑在上世纪便已经开始,而我也相信,这并非无根之水。之所以提起这部1973年的迷你剧(电影),是因为最近这几年——几乎划到每年一部——出现不少像《婚姻生活》这样讨论婚姻的电影作品,而这些电影由于其通过颇为独特的戏剧性来表现存在婚姻中的“黑暗”一面,而让人印象深刻。 繼續閱讀 “当我们谈论婚姻时,为什么扯上爱情?| 微思客"

特稿| 婚姻要和谐,配偶干了坏事不能说?——加拿大证据法的保密特权

★本文经作者独家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微思客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凯西在加拿大。

0 (1)

婚姻要和谐,配偶干了坏事不能说?

——加拿大证据法的配偶间保密特权

凯西在加拿大

话说加拿大的《证据法》有一条规定,不得强迫配偶就婚姻存续期间双方交流的内容进行作证。这种情形,叫做配偶(保密)特权。这条法律规定来自由古老的普通法,大概有300多年的历史了。这条规定的理论基础有这么几个:它能保存配偶关系和谐,鼓励配偶间分享秘密,并体现法律对私密的配偶关系不予惩罚。但事实上,这些个所谓的依据都是不靠谱的,因此,英国已经废除了这条规定。但是加拿大在刑事诉讼中目前还承认这一配偶保密特权 [ 参见David M. Paciocco, Lee Stuesser的《证据法》(The Law of Evidence)第246页 ]。 繼續閱讀 “特稿| 婚姻要和谐,配偶干了坏事不能说?——加拿大证据法的保密特权"

反家暴法背后的观念:亲密关系并非包庇不正义的借口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由作者刘满新授权发于微思客,原文修改版首发于《澎湃·思想市场》。0 (1)

刘满新

【编者按】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至今两月有余。反家暴法的立法意味着代表正义、公平等的法律将要插手处理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长期以来,我们将家庭排除在公共领域与公共原则之外,认为家庭是最私人最特殊的领域,这是一个互相以爱作为行动动机的地方。事实上,这只是一种在理想条件中被简化的家庭。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在家庭中看到利益的纠纷,看到在爱名义下的争执、压迫、伤害。我们当然认可爱在亲密关系中不可动摇的地位,赞赏家庭成员之间不计利益的保护行为,然而也不能忽视这种以情感为导向的家庭关系中存在的问题。将“正义”引入亲密关系中,并非疏离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而是将亲密关系引上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

 

最近关于反家暴法的讨论在网络上变得热烈,许多以往因家庭暴力导致的悲剧性事件也被重新提起讨论。媒体上越来越多对家庭暴力的报道,也让我们看得到反家暴法颁布的重要性。不过事实上,尽管得益于许多人士的不懈努力,我们今天已经逐渐了解家庭暴力所带来的伤害以及防止家庭暴力的重要,但反家暴法的确立和颁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期间经历各种曲折。我在这里并不是要回顾《反家庭暴力法》颁布的艰辛历程,而是希望探讨一下曲折背后难解的观念。

与这个相关的,是前些时候发生的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观看过网上曝光的视频,相信大家都会惊讶于事件发生时,当女事主弯弯在酒店走廊被拖曳时,数名路过的顾客以及酒店的员工都表现得无动于衷。他们给出的解释是:以为他们是两口子,不方便插手。没错,我们长期以来坚信着这么一条不行动指南:别人的家事,不管是打是闹,我们都不要插手。古代的智慧是,清官难审家庭事,所以不要审。这种观念背后认为,家庭应该是最私人的领域,所以家庭成员之间的问题,不应该由公共领域的原则、公共领域的人来插手和处理。所以,公共领域里的人,是外人;公共领域的原则,比如正义、公平,在家庭中没有位置。反家暴法的立法意味着代表正义、公平等的法律将要插手处理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或许因此,立法过程才这么艰难。

为什么家庭关系应该是公共正义之外的私人领域呢?因为我们普遍认为,家庭关系其实是亲密关系的重要体现,家庭成员之间由于亲密的个人关系组成了很特别的整体。这一点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至少理想状态下,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是特殊的,比如家人之间出于爱而互相关心和互相照顾,并将对方的利益当做自己的利益的一部分。同时,流行的家庭模式共享着一个重要的特性,那就是居住的共同。由于居住的共同,在家的环境下,住所作为某种意义上的私人领域,包括了家庭成员,自然我们会产生这样的观念,即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和事务也截然隔绝在公共领域之外。也就是说,因为家庭成员之间的特殊个人关系不同于公共领域中人与人的关系,同时家庭的组织形式要求家人同住于私人住所,所以,家庭关系成为了公共正义不应该插足的私人领域。

繼續閱讀 “反家暴法背后的观念:亲密关系并非包庇不正义的借口"

关键是搞清楚谁养活谁的问题|微思客

编者按
这是郭于华老师写于2009年2月的一篇旧文。当时,朝鲜正在为金正日举行寿诞。七年过去了,朝鲜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或许,郭老师的旧文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些思考。

关键是搞清楚谁养活谁的问题

郭于华

最近看到有关朝鲜举国为金正日67岁寿诞举行“民族最大的节日”庆典的消息。

据《参考消息》报道: 2月的平壤气温常在零摄氏度以下,寒风刺骨。但是与自然界的寒冷不同,最近平壤街头却呈现出“热气腾腾”的政治高温。今年的2月16日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67岁生目,而在朝鲜,金正日诞辰被称为“民族最大的节日”,各种祝寿活动丰富多彩,处处表现出高昂的政治热情。 繼續閱讀 “关键是搞清楚谁养活谁的问题|微思客"

悲哀:未完,待续 | 微思客

★本文为微思客读者投稿。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封面图片来自http://www.relevantdad.com。 
编者按
《山区光棍》(The Hill Bachelors)是威廉.特雷弗(William Trevor, 1928- )2000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特雷弗用十二个故事聚焦男女关系和错失的情缘。三个人在沉默中密谋阻止一场爱恋;九岁女孩梦想参演一部电影能够弥补她破碎的家庭生活;一个山区的青年光棍陷入了两难境地,要么娶妻生子,要么只能在家族农庄中孤独地度过余生…..《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出版于1981年,是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 1938-1988)的成名之作,同时也是其最负盛名的代表作。本书由十七篇短篇小说组成,讲述了如餐馆女招待、锯木厂工人、修车工、推销员和汽车旅馆管理员等社会底层的体力劳动者的生活。这些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愿望,做着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他们发现自己在为生存而挣扎,无法获得在常人看来并不远大的人生目标。他们的生活中充满了窘困和不如意,婚姻破裂,失业,酗酒,破产。卡佛用“极简”的遣词、冷静疏离的叙事,表现了现代社会中人的边缘性以及现代人脆弱的自我意识。(@豆瓣)

 

悲哀将永远继续了

——威廉.特雷弗《山区光棍》与雷蒙德.卡佛《当我们谈论爱情时…》

重木

繼續閱讀 “悲哀:未完,待续 | 微思客"

婚姻聊天室| 所谓婚姻,所谓家庭

*本文由读者刘翁余授权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刘翁余。

透过15世纪荷兰画家范·艾克(Van Eyck)这幅【阿诺菲尼夫妇】代表着婚姻的神圣性。阿诺菲尼夫妇俩人一块儿站在卧室中央,含情脉脉地执手相依偎,似乎是一种终生相托的情感流露,也是忠贞不渝和患难与共的象征。然而,经过600年的时光,世人对于婚姻的看法是否依然存在这样的神圣性?经营爱情与婚姻随着时光的流逝有所改变?

编者按 宋韬
刘翔近日宣布与葛天离婚,关于离婚原因,刘翔方面称因“性格不合”。而本文作者认为婚姻中最重要的其实是16种基本欲望,即婚姻的16种价值观念,夫妻双方相吻合的价值观念越多,则婚姻的稳定性越强,反之越弱。婚姻破裂没有“性格不合”这回事,只要价值观大部分相同,亦即,生活的总体价值观念一致,性格上的分歧是可以克服的。刘翔的宣称与本文作者的看法刚好背道而驰,相当歧异,究竟孰是孰非,或许没有定论。只希望读者在阅读此文后,思考自己的婚姻价值观,得出属于自己的结论。

所谓婚姻

刘翁余

繼續閱讀 “婚姻聊天室| 所谓婚姻,所谓家庭"

爱情聊天室| 所谓爱情

*本文由读者刘翁余授权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刘翁余。

所谓爱情

刘翁余

从人类掌握了音节、字符、吟唱时起,爱情就随之永恒。古往今来,唱不完的是情歌,传颂不完的是爱情故事,憧憬不完的是爱情梦。

但是,什么是爱情?

繼續閱讀 “爱情聊天室| 所谓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