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下)| 微思客

1.jpg

每年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惧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一般也简称为「国际不再恐同日」。
本文作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之际,以「同性婚姻的滑坡」为题发布于个人博客。
今天推送的是第三篇,前两篇分别见:
《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上)》
《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中)》

继续阅读“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下)|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中)| 微思客

1.jpg

每年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惧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一般也简称为「国际不再恐同日」。本文作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之际,以「同性婚姻的滑坡」为题发布于个人博客。
今天推送的是第二篇,第一篇见《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上)》。

继续阅读“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中)| 微思客”

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上)| 微思客

编者按


每年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惧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一般也简称为「国际不再恐同日」。本文作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前后,以「同性婚姻的滑坡」为题发布于个人博客,授权微思客推送。

林垚 |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

一、引言

过去几十年间,人类社会在对性少数权益(sexual minority rights)的认识与保护方面,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仅以同性婚姻为例,自荷兰2000年首开其端以来,迄今已有二十多个国家以议会立法、公投修宪、司法审查等各种方式,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这背后体现的,是相应社会的主流民意对同性亲密关系的态度转向。

当然,欢呼性少数权益在全世界范围的胜利还为时尚早: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迄今在六十多个国家仍属违法,在十个国家甚至可被判处死刑;即便在那些已经同性恋除罪化、甚至已经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不论是同性恋者还是其它性少数群体,都仍然可能在日常生活中面临教育、就业等诸多方面的歧视。正因如此,为性少数权益辩护,依旧是当下公共哲学的一项重要任务。

在性少数权益的支持者所遭遇的种种诘难中,最常见的大约是各类换汤不换药的「道德滑坡(moral slippery slope)」论。比如,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士,往往会在辩论中祭出如下的质问:「假如把同性婚姻合法化,那就意味着婚姻不再局限于一夫一妻咯,这样的话一夫多妻岂不是也应该合法化?」 继续阅读“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上)| 微思客”

《那些人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爱情是什么?| 微思客

重木 | 微思客WeThinker撰稿人
 
但爱这个字——
这个字在逐渐变暗,变得
沉重和摇摆不定
并开始侵蚀
这一页纸
你听
——雷蒙德.卡佛《爱这个字》
640
《那些人们》(Those People  2015) Joey Kuhn
 
是否有这样的可能,即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对于爱情这样一个千百年来人们谈论不休,但最终都喟叹的神秘存在,似乎没有人可以完备且具有充足说服力地向世人展示爱情的本质,和存在于它之内之外的众多或大或小的因素。它不像一门可以被证明和验证的科学,它似乎是属于那一种耗尽人力也不能穷尽的东西。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对于它,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继续阅读“《那些人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爱情是什么?| 微思客”

何谓婚姻| 婚姻与共同善的法哲学分析

 编者按】透过15世纪荷兰画家范·艾克(Van Eyck)这幅【阿诺菲尼夫妇】代表着婚姻的神圣性。阿诺菲尼夫妇俩人一块儿站在卧室中央,含情脉脉地执手相依偎,似乎是一种终生相托的情感流露,也是忠贞不渝和患难与共的象征。然而,经过600年的时光,世人对于婚姻的看法是否依然存在这样的神圣性?经营爱情与婚姻随着时光的流逝有所改变?

刘满新:女性主义的哲学,不仅仅是政治 | 微思客沙龙(广州)嘉宾特辑

微思客联合黄油社举办“当女权行动派遇上哲学”广州沙龙。沙龙嘉宾有自由撰稿人刘满新以及三位女权行动派的女权人士黄叶韵子、肖美丽、张累累。我们将在这一周不断推送沙龙嘉宾的文章,以飨读者。

时间:2016年8月27日14:00
地点:广州叁楼青年空间(华师站B出口东方之珠花园盈晖阁)
回复关键字【沙龙】获取沙龙详细信息。
作者按:自从澎湃新闻登了我的《哲学界或许对女性不公》后,收到了许多对该文章的意见,我非常高兴可以引起大家的关注。在这些意见中,有两类让我觉得必须认真继续工作来回应。一类认为,这些现象都是一些哲学家对待女性不公造成的问题,与哲学没有关系。另一类认为,女性主义就是政治,不应该是真正哲学家的工作。写这篇长文介绍当代女性主义的哲学,也好回应这两类意见。
(点击“阅读全文”获取《哲学界或许对女性不公》)
刘满新 | 自由撰稿人 继续阅读“刘满新:女性主义的哲学,不仅仅是政治 | 微思客沙龙(广州)嘉宾特辑”

当女权行动派遇上哲学 | 微思客沙龙(广州)报名

微思客沙龙(广州):当女权行动派遇上哲学

沙龙详情&报名
2016年8月27日14:00
广州叁楼青年空间
(华师地铁站B出口东方之珠花园盈晖阁E座2007,见后文交通指引)
报名方法
继续阅读“当女权行动派遇上哲学 | 微思客沙龙(广州)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