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的春晚,需要我们重新审视 | 微思客

编者按:面对春晚的新常态,我们大可用平常心看待。春晚没那么糟,但从艺术创新的角度它也确实令人失望。当春晚坐拥全中国最好的演播大厅、最好的摄录采编传播设备、国内最知名的演员、最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它依然能做出一份差强人意的大锅饭,只是为了照顾不同人群的胃口,为了保证在政治上是安全的并平衡各方关系,这口大锅饭也不会好吃到叫绝的份上。好在走出这家店,还有沙士、有桂林米粉、有意大利面、有大都会鸡尾酒、有重庆火锅、有武汉热干面,甚至随叫随到的外卖。

pic-33.jpeg春晚图片

宗城 | 微思客编辑

尽管语言类节目增加,尽管春晚继续释放出对明星偶像更积极的态度,尽管梁欢和耳帝也消停了,但春晚仍然在乏味和生硬的道路上越滑越远。“众口难调”的幌子下,是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将春晚作为大年三十的必备选项。近十年来春晚的全国开机总收视率已然有明显滑落,从11年开始在百分之三十的数值中稳定浮动,要重复袁德旺导演04一届“破40%”难如登天。搜狐新闻16年的新闻就显示:

繼續閱讀「“新常态”下的春晚,需要我们重新审视 | 微思客」

廣告

“返乡体”:一个良好的公共讨论话题是如何败坏的 | 微思客

pic-12.jpg两位老人,图片源自百度。

“普通读者”是微思客传媒于2016年底决定成立的新版块,版块名称源于意识流名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同名随笔精选集。微思客希望借“普通读者”,为诸君开辟一个文学自由谈的园地。在这里,我们都是普通读者,都可以针对文学作品和作者,甚至一切有关文学的光怪陆离之事,发表自己的意见。书评、随笔、有关文学的热点分析,都可以在“普通读者”发布。微思客欢迎各位读者,积极赐稿,一起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种下我们的文学之花。今天是“普通读者”的第六期,恰逢春节将近,我们来谈论“返乡体”。

“普通读者”第六期

“返乡体”:一个良好的公共讨论话题是如何败坏的

宗城 | 微思客编辑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这是诗圣杜甫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千古名句,诗人并没有沉湎于对自身零落的抱怨,而是由自身困境推己及人,点出安史之乱后“四海困穷”的惨淡境况,和中国知识分子典型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令全诗的格局顿时延伸。

这些年来,“返乡体”文章杂感盛行,和大诗人一样,他们也写茅屋、写秋风、写南村群童、写床头屋漏,但它们中大部分作品由于观念先行(自上而下的俯瞰视角),或者受限于个人阅历与文学功底,导致“返乡体”在喧嚣后沦为一地鸡毛,赚得路人空悲切,最后不过是一次一厢情愿的“审判故乡”,甚至编织出一出出以假乱真的“虚构故事”。

繼續閱讀「“返乡体”:一个良好的公共讨论话题是如何败坏的 | 微思客」

那位暴脾气的不朽指挥家,已经离开我们六十年 | 微思客

今天是意大利指挥家托斯卡尼尼逝世六十周年,作为以要求严苛、才华卓绝著称的他,在音乐界享有盛名,也饱受争议。然而,在中国,他在非音乐界人群眼中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宗城 | 微思客传媒编辑、撰稿人

《少年托斯卡尼尼》海报

繼續閱讀「那位暴脾气的不朽指挥家,已经离开我们六十年 | 微思客」

张敬轩与王敬轩 | 微思客

作者注:

这是一篇中途经过一次修正的稿子,由于张敬轩是否参与《我是歌手》的反复。最初,人们并不确信张敬轩能够参与《我是歌手》,因为他曾就一些争议话题发表言论。但张敬轩和《我是歌手》官博皆宣布他的加盟,既让路人大吃一惊,也仿佛为张敬轩的歌迷吃下一粒定心丸。但几天之后事情出现反转,《我是歌手》官博删除了关于张敬轩的微博,网传张敬轩在第一期的镜头也被删除或打码。张敬轩的歌手之旅蒙上阴云。

 

宗城 | 微思客编辑

张敬轩图片

繼續閱讀「张敬轩与王敬轩 | 微思客」

我们的恐慌在于一无所知—— 从“网易云音乐”再看“人民日报” | 微思客

 

“禹思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犹己饥之也。”官方的每一个决策都关乎天下万计生民的生活,而历史的先例也让今人历历在目,因此,每一件与官方言行有关,甚至只是含沙射影提及官方意志的公共事件,都会在舆论的大江大河中一石激起千层浪,而“解释”的缺位和对知情权的漠视只会让事件看起来更加波云诡谲、让公众的恐慌情绪难以平复。

 

宗城 | 微思客编辑


陈升图片

繼續閱讀「我们的恐慌在于一无所知—— 从“网易云音乐”再看“人民日报” | 微思客」

这不是“文艺青年”的错| 微思客

“普通读者”是微思客传媒于2016年底决定成立的新版块,版块名称源于意识流名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同名随笔精选集。微思客希望借“普通读者”,为诸君开辟一个文学自由谈的园地。在这里,我们都是普通读者,都可以针对文学作品和作者,甚至一切有关文学的光怪陆离之事,发表自己的意见。书评、随笔、有关文学的热点分析,都可以在“普通读者”发布。微思客欢迎各位读者,积极赐稿,一起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种下我们的文学之花。今天是“普通读者”的第五期,我们决定探讨一个互联网世界由来已久的话题——文艺青年。如今,“文艺青年”许是被污名化了,真正热爱文艺的人反而羞于自称文艺青年,那么,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立场,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文艺青年呢?对于文艺青年污名化的现象,我们又该如何看待?

繼續閱讀「这不是“文艺青年”的错| 微思客」

清议:儒家理想的践行者 | 微思客

“普通读者”是微思客传媒于2016年底决定成立的新版块,版块名称源于意识流名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同名随笔精选集。微思客希望借“普通读者”,为诸君开辟一个文学自由谈的园地。在这里,我们都是普通读者,都可以针对文学作品和作者,甚至一切有关文学的光怪陆离之事,发表自己的意见。书评、随笔、有关文学的热点分析,都可以在“普通读者”发布。微思客欢迎各位读者,积极赐稿,一起在这片小小的园地里,种下我们的文学之花。接下来你要读的这篇文章,是一篇读者来稿,作者以何满子先生所著的《中古文人风采》为切入点,探讨东汉文人士大夫的“清议”。

繼續閱讀「清议:儒家理想的践行者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