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要写,这个问题很重要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二十九期”编者按

“普通读者”栏目计划用几期内容,来谈谈写作这个话题。问自己,也对外界说。写作到一定阶段,不得不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想写什么。”最初,我写作的冲动源于对自我表达的渴望,郁结于心,所以托付于纸上。我并没有思考太多,只是凭借一股热心横冲直撞,想到什么写什么。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对自我有所期许的作者也不会让自己永远随性,尤其是当我处于一个琐碎且表达欲旺盛的时代,当每个人都在表达、表达已不再珍贵的时候,想写什么、不写什么,日益成为一个摆在案上的问题。
                                       刘以鬯在创作构思中(照片来源香港文化資料庫)

继续阅读“你为什么要写,这个问题很重要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美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 | 微思客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美]张文献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9月第一版,168.00元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七期”编者按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呈现了1840-1911年间美国社会对中国以及生活在美利坚的华人的普遍认知。编者张文献是荣林斯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奥林图书馆档案特藏部主任,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得以凭借职位接触美国各大图书馆的善本特藏部和档案特藏部,这本书的诸多版画,如《格立森画报》《宝楼氏画报》《哈泼斯周报》的作品,都得益于此。(原文首发于中华读书报)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这是史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这些年来,不少学者都开始深挖关于这一题材的史料。像《天朝的镜像:西方人眼中的近代中国》《帝国即将崩溃:西方视角下的晚清图景》等书,提供给读者看国史的另一个阅读方式。而《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则截取了西方视角中的一个方面,即美国人眼中的中国,通过五彩缤纷、观点不一的画报插图,让我们知道在那个年代,美国的媒体知识界是如何呈现中国的。

继续阅读“美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 | 微思客”

皈依佛系的青年人,真的一切随缘了吗 | 微思客

图片来源:豆瓣(https://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2403250855/),《逃避可耻却有用》剧照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六期”编者按

“佛系”这个概念是一次新瓶装旧酒,它本身的内涵很浅显,只是,它确实触碰到了大量青年人的痛点,又不具备对资本或政治的“攻击性”,所以可以迅速传播。佛系青年并非真的放下欲念,实在是需要一个可以接受的“精神中介”。所以,佛系只是一种假装豁达。满口佛系的青年人,是害怕受伤的刺猬。

继续阅读“皈依佛系的青年人,真的一切随缘了吗 | 微思客”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病态的“统合”中,如何寻找真实 | 微思客

文 | 行宵


普通读者“第二十六期”编者按:

为了便于理解这篇文章,作者对两个重要词汇进行解释:首先是“自制”。自制是一种基本的手段,由进化伴随而来,是人脱离吮吸乳汁的情境后所必须掌握的规则。以思琪为例,她让自己喜欢上李国华,并且执着于他说爱。李国华打破了她原有世界与人格的制衡,使懵懂之爱逐渐失禁。

其次是“统合”,它指代了寻求交融、沉淀的过程,所谓自制与统合,其实就是变中求一。

继续阅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病态的“统合”中,如何寻找真实 | 微思客”

《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的高级鸡汤,为什么在中国如此畅销 | 微思客

文 | 宗城普通读者“第二十五期”编者按
即便有东野圭吾的名气背书,《解忧杂货店》在中国的销量依旧出人意料。2014年,它的中文简体版出炉,迄今已售出700万册。在豆瓣,已经有26万人评价这本书,超过第2名《白夜行》5万人。在出版业显露疲态的今天,东野圭吾的小说可谓逆流而上。探讨《解忧杂货店》成功的秘密,成为一件饶有趣味的事。2018年初,先后两部改编电影的上映,再次激起观众对《解忧杂货店》的议论,借着这个契机,我们来捋一捋这个问题。(原文首发于看天下政商智库,本文为补充版)

继续阅读“《解忧杂货店》:东野圭吾的高级鸡汤,为什么在中国如此畅销 | 微思客”

内容付费是知识分子的春天,还是圈钱套路 | 微思客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

普通读者“第二十四期”编者


说内容付费是骗局,这言过其实、哗众取宠。但内容付费也绝非完美无瑕,至少在当下,它仍是披着内容外衣的粉丝经济和二手资讯贩卖市场。

内容付费:知识分子的春天还是圈钱套路

文 | 宗城

继续阅读“内容付费是知识分子的春天,还是圈钱套路 | 微思客”

王家卫与太宰治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二十三期”编者按


王家卫一生中只拍了一部电影,这部电影暧昧、孤独、虚无,却又有旺盛的情感体验,他在这部电影中安排了许许多多游走于城市角落的青年男女,这些人避而不谈宏大命题,既不过问时代,也不心忧社稷,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幸福感如何寻觅、自己的归属感在哪里,他们流连于美好肉体和转瞬即逝的夜色,他们将全部的情绪投入于瞬间,又不得不面对迅速的离别。王家卫残忍地宣告他们努力的失败,并通过一次次重复与错过营造出一幅虚无图景——他们总是会与自己的期望擦肩而过,他们害怕重复有日复一日做重复的事,他们囿于自己的虚弱小心翼翼地把持这尴尬的分寸,但就是这份虚弱使他们逃不出怅然若失。“努力的无力感”缠绕这些小时代的男男女女,但他们并不似《人间失格》的叶藏般绝望厌世,他们的内心热爱生活,他们渴望拥抱强烈的发乎内心的生命感,这生命感如苏丽珍的扭动、王菲的舞蹈、李嘉欣的抚慰、何宝荣的放肆,也是小张抚摸华小姐手背的刹那、黎耀辉在大瀑布前的感慨。 继续阅读“王家卫与太宰治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