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你分得清吗?

 

“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历史演变

——《关于爱国:试论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

童志超

在很多人眼中,“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是一对比较模糊的概念。甚至在一些强调“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区别的人看来,前者也不过是后者的温和或积极版本,即当一国人民的国家和民族自豪感是单纯地建立在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强烈对比上时,他们就成为了危险的民族主义者,而若这种感情本身没有包含过多的自我优越性成分,那么它就是一种相对健康的爱国主义情绪。

31DGO6FmkeL._SX310_BO1,204,203,200_

而由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当代新共和主义大师穆里齐•维罗里(Maurizio Viroli)于1995年出版的《关于爱国:试论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For Love of the Comtry:An Essay on Patriotism and Nationalism)则旨在彻底划清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这两个词的界限。

继续阅读“书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你分得清吗?”

Advertisements

周濂:极权主义的“奇迹”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载于《东方早报 上海书评》,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发布。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上海书评》编辑。

作者:周濂

假如希特勒在1938年死于一场刺杀,德国人将会如何评价他?约阿西姆.费斯特在《希特勒传》中设想了这么一种可能,他的结论是:“只会有少数人犹豫把他称为德国最伟大的国家巨匠,或者德国历史的完成者。”这真是一个让人沮丧的判断,因为它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希特勒上台之前,由于他显而易见的混乱、癫狂和可笑,以至于多数知识人对他轻蔑有加,图霍尔斯基就曾经说过:“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他只是他制造的噪音。”希特勒上台之后,人们一开始对即将到来的政治清洗充满了恐惧,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除了重点打击、定点清除了少数几个代表人物,多数人并没有真的受到波及,他们只是被雨点打湿了衣服,被大风吹翻了帽子,但并没有受到真正意义的伤害。于是,预想中的绝望,以及绝望中的反抗,都没有出现。相反的,人们暗自松了一口气,相互举杯,竟有了劫后余生的欢欣。

更加致命的是,劫后余生的德国人发现他们正在“追随”希特勒经历一场极权主义“奇迹”:

在经济上,“1933年1月,希特勒上任帝国总理的时候,德国有六百万失业人员。短短的三年以后,德国实现了充分就业。原先不堪入目的苦难与大众贫困,变成了普遍的小康状态。几乎同样重要的是,希望与自信取代了不知所措和绝望。更奇妙的是,从萧条到经济繁荣的过渡不是通过通货膨胀实现的,工资与价格完全稳定。”

在军事上,“在希特勒就任帝国总理的时候,德国只有一支十万人的、没有现代武器的陆军,没有空军。1938年,德国成了欧洲最强大的军事大国与空军大国。”

在外交上,成功扩军意味着“废除了《凡尔赛和约》的关键部分,即对于英国与法国的政治胜利,意味着欧洲权力格局的剧烈改变。”

面对此情此景,塞巴斯蒂安.哈夫纳在《解读希特勒》中干脆利落地做了总结:“从1930年至1941年间,不管是在内政,还是在外交与军事方面,希特勒的所有行动都是成功的。”

继续阅读“周濂:极权主义的“奇迹””

《寒战》:由施米特“紧急状态”理论联想开

按: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寒战》讲述警队一辆冲锋车被劫持,使整个香港进入戒备状态,警察与绑匪进行激烈角力,幕后推手的揭秘实则牵扯到复杂的警局内部派系斗争,本文从施米特的“紧急状态”理论出发探讨电影中被反复强调的香港法治观念。

《寒战》:由施米特“紧急状态”理论联想开

蔡翔

继续阅读“《寒战》:由施米特“紧急状态”理论联想开”

带着镣铐跳舞——伊朗电影漫谈 | 微思客

按: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
编者按:最早接触伊朗电影,可能是从各大榜单上,《小鞋子》、《天堂的颜色》等儿童电影被列为必看经典影片,单线条叙事,讲的都是絮絮叨叨的孩童间的小事,却非常动人,近年来,随着《一次别离》等新片获奖,进入公众视野,呈现的又是另一个维度的情感。伊朗电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本文对伊朗电影概况进行简要梳理。接下来对这一话题或之前微思客“电影与城市空间”栏目感兴趣的读者欢迎来稿交流,投稿请寄wethinker2014@163.com

带着镣铐跳舞——伊朗电影漫谈

惜时

说到伊朗更多的是一种比较陌生的宗教气质,正如带着黑色面纱的伊朗女人给人的神秘感,然而伊朗电影朴实自然的叙事,以及所流露出的深厚的人文关怀和对现实问题的注视,历来为人称道。比较熟知的像《一次别离》上映两年就拿下包括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在内的四十多个奖项,完胜当年与它同时竞争的国内影片《金陵十三钗》,它们产量很少,每年出产电影也就一两百部,能到其它国家展映的电影则更少,而中国电影的年产量动辄达近千部。 继续阅读“带着镣铐跳舞——伊朗电影漫谈 | 微思客”

微思客书评 | 《天鹅绒监狱》:高墙内的作家自白

★本文原载于“三辉图书”微信公号,微思客经授权。图片来自原微信公号。

“审查制度”,这四个字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当我们不约而同地将审查制度比作利刃,既宰杀文化与思想,也切去灵魂与记忆的时候,一位匈牙利人却朝我们眨了眨眼睛说,不。在他的言说中,现代的审查制度早已成为一所天鹅绒铺就的监狱,在那高墙里,艺术家不反抗也不怨恨,相反,他们感激这所提供衣食与嘉奖的隐形又高明的牢笼,甚至,他们维护它,并且怀着憎恶斥责那些要拆除它的人。这是一所怎样的监狱,又如何“收编”一群最傲骨的人?匈牙利当代重要作家、思想家米克洛什·哈拉兹蒂在其著作《天鹅绒监狱》中以一种独特的“双簧体”进行了绝妙的回答。尽管无异于以卵击石,这颗鸡蛋仍怀着毕生的勇气,从墙内向我们掷来了一本关于东欧审查制度的简史,一部探讨“镣铐下的美学”的良知之作。今天就为各位奉上南京大学教授景凯旋为《天鹅绒监狱》所作的导读,本书由三辉图书与中央编译出版社联合出版。哈拉兹蒂如何成为匈牙利道德勇气的代表人物,他笔下的“天鹅绒监狱”又为何物,可从这篇导读中窥见一斑。

  • 高墙内的作家自白
景凯旋

卡夫卡晚年曾写过一个短篇小说《饥饿艺术家》,主人公把自己关在笼子里,向世人表演绝食。饥饿既是他的谋生手段,更是他的艺术追求。然而,尽管他想要达到饥饿的极致,却得不到世人的真正理解。几年后,那些喜欢看热闹的观众就把他淡忘了,纷纷涌向其他表演场所。饥饿艺术家最后在孤独中死去,临终前他对看管人说,他只能忍饥挨饿,没有其他办法。据说,这是卡夫卡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在病逝前一个月,作家躺在病榻上校对这篇小说的清样时,仍然禁不住流下眼泪。

继续阅读“微思客书评 | 《天鹅绒监狱》:高墙内的作家自白”

微思客书评| 权力结构的语境及相关荐书

*本文正文首发于“端传媒”(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0821-america-linyao/),微思客经授权转载,如需转载正文,请联系首发网站;封面图片源自fortruthssake.com。

编者按
本次为大家推送的正文《权力结构的语境》论述了社会中的“结构性不平等”(Structural Inequality)现象。借此机会,小编在文末为大家推荐了两本讨论此问题的政治理论(Political Theory)书籍,感兴趣的朋友可做相关拓展阅读。第一本由Melissa Williams撰写的Voice, Trust and Memory 从社会结构的角度分析了为何弱势团体(Marginalized Group)需要具备特定群体身份(Group Identity)的政治代表。该书曾于1999年获得美国政治科学协会(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的Best First Book in Political Philosophy Award。第二本则是当代著名政治哲学家Iris Marion Young的遗作Responsibility for Justice。它从更为宏观的角度分析了结构性不正义(Structural Injustice)的问题,并提出了一套基于“社会关联性”(Social Connection)的正义理论模型。

权力结构的语境

林垚

继续阅读“微思客书评| 权力结构的语境及相关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