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14435787850

图片为台湾节目主持人:蔡康永
编者按
作者过去十年里曾为北京地区大量的LGBT机构做过公益服务,并且以豆瓣、微信为平台和上万名各个社会阶层男同志有过长期交流。本文是基于其对“同性恋在中国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作出的两篇回答,经编辑整合而成。
青石路 | 微思客撰稿人


 

今天中国(大陆地区)男同的生活区域比异性恋者更多集中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越是城市,越是人口多的城市同性恋者人口比例越大,这几乎是全世界普遍规律。因为城市越大,可交往和挑选的同类越多,另外人海茫茫,也更容易保持隐私;而且大城市相比小地方往往社会环境上给漂泊者提供更多的方便和宽容友好;加之,中国相当多的同志成年后不愿意和原生家庭住在同一个地方,为了躲避家庭压力。

继续阅读“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上)| 微思客

编者按


每年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惧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一般也简称为「国际不再恐同日」。本文作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前后,以「同性婚姻的滑坡」为题发布于个人博客,授权微思客推送。

林垚 |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

一、引言

过去几十年间,人类社会在对性少数权益(sexual minority rights)的认识与保护方面,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仅以同性婚姻为例,自荷兰2000年首开其端以来,迄今已有二十多个国家以议会立法、公投修宪、司法审查等各种方式,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这背后体现的,是相应社会的主流民意对同性亲密关系的态度转向。

当然,欢呼性少数权益在全世界范围的胜利还为时尚早: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迄今在六十多个国家仍属违法,在十个国家甚至可被判处死刑;即便在那些已经同性恋除罪化、甚至已经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不论是同性恋者还是其它性少数群体,都仍然可能在日常生活中面临教育、就业等诸多方面的歧视。正因如此,为性少数权益辩护,依旧是当下公共哲学的一项重要任务。

在性少数权益的支持者所遭遇的种种诘难中,最常见的大约是各类换汤不换药的「道德滑坡(moral slippery slope)」论。比如,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士,往往会在辩论中祭出如下的质问:「假如把同性婚姻合法化,那就意味着婚姻不再局限于一夫一妻咯,这样的话一夫多妻岂不是也应该合法化?」 继续阅读“同性婚姻、性少数权益与「道德滑坡」论(上)| 微思客”

身份固化危机,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了 | 微思客

1.jpg

(图源网络)

宗城丨微思客编辑


一、语言:天生的身份障碍

这个题目有些大,在进入正题之前,我想先提一个引子。这个引子是语言——它是构架我们身份认同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是一位广东人,在广东生活十七年,当走访亲戚长辈时,我常听到的一个问题是:“会不会讲粤语?”或者“会不会讲雷州话(雷州半岛的方言)?”这个问题看上去奇怪,却关乎接下来亲戚长辈与你的亲疏程度。一个熟用家乡话的人能得到更多喜欢,而如果你使用普通话交流,对方会对你保持礼貌,但也可能止于礼貌。

粤语参与构建广东人身份认同,尤其在异乡,当我听到一个人使用粤话交流,那个人就会瞬间吸引我的注意,由于共同的语言,双方便可达成一种微妙的默契,就比如当你说:“十划都未有一撇。”懂粤语的会知道你在说事情离成功还早着,但不懂粤语的,就需要你的解释了。又如洗澡这件事,如果你对北方人说:“我去冲凉。”TA会一头雾水,甚至误以你要图凉快,同乡人则一说即明。

继续阅读“身份固化危机,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了 | 微思客”

从社会自由到法定自由 —— 同性婚姻的法律保障 | 微思客

郑志泽| 西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研究方向法理学、民族法、法与宗教


Image result for 蔡依林 不一样又怎样蔡依林《不一样又怎样》,图片来源见水印

蔡依林《不一样又怎样》MV

视频链接

缘起

2017年5月24日台湾司法院公布释字748号《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认为现行法令未保障同性婚姻,违宪,要求主管机关在公告后两年内,修改相关法律。预期未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同性伴侣为成立婚姻关系,得依上开婚姻章只规定,持二人以上证人签名之书面,向户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i]。《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标志着台湾成为亚洲首个在法律制度上承认同性婚姻的地区(国家)。在当地LGBT人士共同庆祝这一时刻时,约百名反同人士聚集抗议,高举布条并高喊“台湾不欢迎同性婚姻”“捍卫正统婚姻才是主流”等口号表达不满。大陆地区手机APP WeChat上则围绕同性婚姻产生了多篇爆款文章。这不禁让人回想起2015年5月23日爱尔兰通过全民公投确定同性婚姻合法化和2015年5月26日美国最高法以5:4的结果裁决同性婚姻合法化时引发的舆论交锋。

同性婚姻究竟是一种权利,还是一种不道德行为乃至一项犯罪?不同国家不同群体都有着自己的理解。笔者则想通过对自由这一概念的辨析来阐明对同性婚姻的看法。

图片来源:http://www.cw.com.tw/ 继续阅读“从社会自由到法定自由 —— 同性婚姻的法律保障 | 微思客”

大法官怎么说——台湾同性婚姻释宪的748号解释 | 微思客

图源网络

邹林志丨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2017年5月24日,台湾司法院大法官作出第748号解释,宣布民法中关于婚姻的规定,未使得同性拥有“成立最具有亲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的可能性,违反宪法第二十二条关于婚姻自由和第七条关于平等保护的规定。要求立法机关在两年内完成相关法律修订或制定,逾期未完成,同性结婚将按照现行民法婚姻登记要求进行登记。

这一决定,让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向前推进了重要一步,消息一出,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广泛讨论。台湾也有望成为亚洲第一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司法院大法官在台湾宪政体制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释宪有着怎样的效力?案件的争议焦点是什么?多数派大法官和少数派大法官又是如何论证这些问题的,本文试图梳理这些问题,以便读者能了解宪法角度讨论同性婚姻问题的思维方式。 继续阅读“大法官怎么说——台湾同性婚姻释宪的748号解释 | 微思客”

从线下“渔场”到移动社交,细数40年来中国同志社交场景的转变 | 微思客

李佳能 | 钛媒体记者


摘要: 从“渔场”私会,网络社交,到玩转移动社交应用,中国LGBTQ群体的社交场景与生活状态,和常人一样,随着技术的进步不断发生变化。

1.jpg巴西圣保罗骄傲游行(Pride Parade),圣保罗有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骄傲游行,最高峰2006年有三百万人参加,与西班牙马德里、美国旧金山一样为同志圣地。图片来源/vamosgay.com

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于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此后每年的5月17日,被定为“国际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国际不再恐同日”旨在呼吁社会关注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产生的一切肉体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和不公平对待。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6月的一份报告,全球有至少23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而据BBC统计,全球仍有76个国家在法律上判定同性恋违法,这些国家分布非洲、中东以及南亚等,在一些地区,如伊朗、也门等,同性恋者会被判死刑。

继续阅读“从线下“渔场”到移动社交,细数40年来中国同志社交场景的转变 | 微思客”

同性恋婚姻的下一步:厕所使用新规定

                                                                                       编者按
跨性别 (Transgender)通常是用来指称那些将自己的性别角色之部分或全部进行反转的各种个人、行为与团体。近日奥巴马政府关于跨性别者使用公共卫生间的规定引发了讨论。微思客读者王祎撰文分析了这一法令背后的价值观念变迁。他同时也邀请我们一同思考类似问题,尤其是中国语境下的该问题。当更多人开始接受一种更为灵活开放的、超越传统男女两性的对性别的理解,我们的日常规范和习惯又改如何转变呢?

继续阅读“同性恋婚姻的下一步:厕所使用新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