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要写,这个问题很重要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二十九期”编者按

“普通读者”栏目计划用几期内容,来谈谈写作这个话题。问自己,也对外界说。写作到一定阶段,不得不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想写什么。”最初,我写作的冲动源于对自我表达的渴望,郁结于心,所以托付于纸上。我并没有思考太多,只是凭借一股热心横冲直撞,想到什么写什么。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对自我有所期许的作者也不会让自己永远随性,尤其是当我处于一个琐碎且表达欲旺盛的时代,当每个人都在表达、表达已不再珍贵的时候,想写什么、不写什么,日益成为一个摆在案上的问题。
                                       刘以鬯在创作构思中(照片来源香港文化資料庫)

继续阅读“你为什么要写,这个问题很重要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乔治•奥威尔眼中的西班牙内战 | 微思客

孙一心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西班牙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个外国人,是乔治·奥威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一书是他关于亲身经历的西班牙内战的记录,我们也得以窥见在他日后创作、蜚声内外的《1984》的思索踪迹。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继续阅读“《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乔治•奥威尔眼中的西班牙内战 | 微思客”

北朝鲜为什么疯了?|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发表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本文作于2013年3月6日,但是最近朝鲜试验氢弹,我们将此旧文重推,以飨读者,特此说明。

北朝鲜为什么疯了?

于晓华

最近看到北朝鲜大动作频频。在金正恩上台后,各种疯招迭出,发完了导弹,搞核爆,现在又是撕毁停战协定,不断挑战国际秩序。朝鲜在金正恩的带领下,疯了吗?对,是因为穷疯了!

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周围有不少研究北朝鲜的专家,对北朝鲜有不少的认识。对于这样的疯狂行动,我很能够理解的。其实,这正是朝鲜劳动党60多年来一贯的屡试不爽,赖以生存的策略。 继续阅读“北朝鲜为什么疯了?| 微思客”

白夜行——平壤四日游 | 微思客

图片来源:http://www.startribune.com/sack-cartoon-donald-trump-and-kim-jong-un/439521463/

 

编者按
从去年到今年,全世界最会制造国际政治新闻的人物,非川普与金正恩莫属。北京时间昨天夜里,川普发表声明,取消与金正恩的会晤。我们暂时把雾里看花的人物与时局放在一旁,先来跟随微思客撰稿人邹林志,一起开眼看朝鲜。

白夜行——平壤四日游|微思客

白夜行——平壤四日游

邹林志 | 微思客撰稿人

1月13日到1月16日,我跟随旅行团从丹东坐火⻋进入朝鲜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在四天的随团旅行中,朝鲜导游带领我们参观平壤、南浦、开城等三座城市,并搭火车从新义州到平壤,我们也透过窗外一窥朝鲜农村现状样貌虽然整个旅行都是在朝方统一安排下进行,离开导游的自由活动并不允许。在整个旅行中与普通朝鲜民众的接触也极为有限,但从这个国家官方的话语口径和旅行中的所⻅所闻,我们依然可以一窥这个神秘国度的某些侧面。 继续阅读“白夜行——平壤四日游 | 微思客”

美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 | 微思客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美]张文献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9月第一版,168.00元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七期”编者按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呈现了1840-1911年间美国社会对中国以及生活在美利坚的华人的普遍认知。编者张文献是荣林斯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奥林图书馆档案特藏部主任,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得以凭借职位接触美国各大图书馆的善本特藏部和档案特藏部,这本书的诸多版画,如《格立森画报》《宝楼氏画报》《哈泼斯周报》的作品,都得益于此。(原文首发于中华读书报)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这是史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这些年来,不少学者都开始深挖关于这一题材的史料。像《天朝的镜像:西方人眼中的近代中国》《帝国即将崩溃:西方视角下的晚清图景》等书,提供给读者看国史的另一个阅读方式。而《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则截取了西方视角中的一个方面,即美国人眼中的中国,通过五彩缤纷、观点不一的画报插图,让我们知道在那个年代,美国的媒体知识界是如何呈现中国的。

继续阅读“美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 | 微思客”

皈依佛系的青年人,真的一切随缘了吗 | 微思客

图片来源:豆瓣(https://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2403250855/),《逃避可耻却有用》剧照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六期”编者按

“佛系”这个概念是一次新瓶装旧酒,它本身的内涵很浅显,只是,它确实触碰到了大量青年人的痛点,又不具备对资本或政治的“攻击性”,所以可以迅速传播。佛系青年并非真的放下欲念,实在是需要一个可以接受的“精神中介”。所以,佛系只是一种假装豁达。满口佛系的青年人,是害怕受伤的刺猬。

继续阅读“皈依佛系的青年人,真的一切随缘了吗 | 微思客”

《那些人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爱情是什么?| 微思客

编者按

关于爱情的回答有成千上万种,从本能到精神到多巴胺到引力波,哲学、生物学、心理学等各种学科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然而这些都彻底回答了什么是爱情吗?对常人来说,爱情不过是在特定的情景下遇到特定的那个人,所以,有没有想过这种迷恋是一种真实存在,还是说只是一个人内心虚妄的想象?今天这篇文章,作者重木就从一部美国电影出发去探讨这个有意思的问题。
重木 | 微思客WeThinker编辑
 
但爱这个字——
这个字在逐渐变暗,变得
沉重和摇摆不定
并开始侵蚀
这一页纸
你听
——雷蒙德.卡佛《爱这个字》
                                          《那些人们》(Those People  2015) Joey Kuhn
 

继续阅读“《那些人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爱情是什么?|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