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境:东京港区的故事(一)|微思客

十四郎丨微思客撰稿人
现今日本港区( https://www.vcg.com/creative/1000932036)
‍港区,位于日本国东京都东南,紧邻东京湾。笔者因工作关系曾多次驻留该地,闲暇之余仔细了解了一下有关港区的历史,发现非常有趣。于此向大家介绍一二,以飨读者。
 

通常当我们谈论一个地方时,往往会先将其历史上的大事件罗列出来,由此便能一目了然的看出某些端倪。梳理一下从明治到昭和时期于现在的港区地段发生过的诸多事件,你可以看出其中绝大多数都与日本的军事有所关联。

福泽谕吉

作为日本私立名校之一的”庆应义塾”从命名至今已有150年的历史。其创立人福泽谕吉 则是日本近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启蒙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明治维新前后,日本思想与教育的跳跃式发展及全盘西化,都与他的努力密不可分。所以现如今,日本国货币的最大面值一万元钞票即印刷着他的肖像。

                                                                          图一:日本一万元钞
庆应义塾

庆应义塾的名称由来是这样的:庆应4年(1868年)4月,福泽谕 吉在《庆应义塾之记》一文中明确提出——”模仿公立学校之体系,建立校舍,并暂以创立时的年号来命名之为 庆应义塾。” 而”义塾”一词在当时的日本社会中还算新生事物,当时积极主张学习西方的福泽谕吉大力倡导与推广英制的公立学校制度,他还曾亲身去英国实地考察过那里学校机构的运营方式,并认为只有建立在公共团体基金上的学校才最适合明治时期的日本,于是Public School这一理念便从那时开始扎根于日本。

图二:位于港区的庆应义塾大学校舍(作者拍摄)

水交社与偕行社

明治9年2月4日(1876年):在芝荣町成立了”山内俱乐部”,也就是”水交社”的前身。(”水交社”是著名的由日本海军在职&离职人员自发组织的亲善及研究团体,其名称来自《庄子》名句——”君子之交淡若水”)。”水交社”的总裁常为现役日本皇族,而社长一职则通常由现任海军大臣兼任。而与此相关联的日本陆军则也有类似组织——”偕行社”,成立于1877年2月15日,其名称源自《诗经 秦风》中的名句”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那么旧日本空军的类似的组织叫什么呢?很遗憾,日本空军作为独立兵种诞生于战后;在战前和战中,日本有”帝国海军”&”帝国陆军”,但唯独没有”帝国空军”,因为当时的航空部队均隶属于海军或陆军,所以自然也就不会产生类似”水交社”&”偕行社”的团体了。

图三:  昭和13年(1938年)时的水交社正门

军事部门、陆军大学与练兵场

港区建史一览

明治11年11月2日(1878):芝,赤阪,麻布各区建立。

明治19年(1886年):在青山町设立了”青山练兵场”。

明治22年5月1日(1889年):东京市建立。

明治24年4月26日(1891年):”日本陆军大学”移至青山北町。

明治27年8月1日(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

明治37年2月10日(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

大正1年9月13日(1912年):明治天皇国葬时,日本陆军大将乃木希典夫妇,在其赤阪区的家宅中自尽殉葬。

大正3年7月28日(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大正12年9月1日(1923年):关东大震灾。

昭和6年9月18日(1931年):满洲事变爆发(皇姑屯事件)。

昭和12年7月7日(1937年):卢沟桥事件爆发。

昭和15年9月27日(1940年):德,意,日签订轴心国协约

昭和16年5月20日(1941年):东京港开港

昭和16年12月8日(1941年):日军奇袭珍珠港(日本对美英宣布开战)

昭和17年6月(1942年):中途岛海战爆发,日本海军溃败。

昭和20年8月15日(1945年):日本宣布战败(盟军统帅麦克阿萨将军于9月2日在停泊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战舰上受降)。

昭和21年11月3日(1946年):日本国宪法公布。

昭和22年3月15日(1947年):芝,麻布,赤阪三区统合后组成”港区”

昭和33年12月23日(1958年):位于港区内的东京塔竣工,遂成为日本的标志性建筑。

图四:  港区军事部门分布图

从上图当时的军事部门分布图来看,港区的前身的确是与日本的近现代化军事活动密不可分的。故此,称港区为旧日本时期的”军都”也丝毫不过分。

 
第一师团司令部
(赤坂区青山南町)

“师团” 是日本陆军编制中规模最大的军事单位。通常,一个师团下辖四个步兵联队。象征荣誉的”联队旗”往往由天皇亲授,对于联队来说最宝贵的资产就是联队旗。联队旗有护卫队,一名军官持旗还有若干护卫士兵。平时能当联队旗护卫军官的首先要长相英俊,其次必须是联队长的红人。

日军对”联队旗”的旗面,旗穗及流苏均非常重视。根据日方资料介绍,这是其对军功崇拜的产物。因为日军常把被打成千疮百孔的旗帜作为该联队参加过的战斗之激烈程度及联队死战不退的证明,是一种莫大的荣誉。通常情况下,只要旗帜没有被完全损毁,就无必要申请新的军旗。有很多老资格的联队,甚至参加过日清、日俄、一战、二战等大战的部队,他们的联队旗基本都是残破的,有的连旗面也没有了,但只要旗冠,旗穗或流苏等还在,则仍旧是这支部队的光荣象征。如果在战场上看到哪只日军的军旗是残破的,那八九不离十是支老资格的部队,一定很能打硬仗。在战争中,一旦面临被全歼的局面,日军通常会烧掉联队旗,而绝不会让敌人缴获。所以,至今从来没有任何国家缴获过日本的联队旗旗(这里需注意的是:日军除了珍贵的”联队旗”外,还有常规的”军旗”,而军旗则有时或被敌人所缴获。因为这两种旗帜的意义完全不同。)。日军在二战期间即便面临”玉碎”,也要设法保护好联队旗;假设在战场上判断无法确保联队旗安全时,往往会将其焚毁或藏匿。比如在中国滇西战场的松山战役中,日军被迫将联队旗旗冠埋藏在松山战场附近,然后集体玉碎,而且该物至今仍未被寻获。由此可见当时战况之激烈程度。

下图中该日军部队的”联队旗”几乎已经破损的体无完肤,但仍需要郑重的擎在手中(此图片拍摄于中国战场)。

图五:该日军部队的”联队旗”几乎已经破损的体无完肤,但仍需要郑重的擎在手中。此图片拍摄于中国战场。
圖六:目前唯一存世的日军联队旗则被保存在靖国神社的”游就馆”中 (https://goo.gl/bWWKmT)
圖七:第一师团司令部正门(https://tanken.com/gunto.html)
麻布联队区司令部
(赤阪区青山南町)

该部门负责征兵等相关事宜,二战后期日本百姓皆知的”赤纸(红纸)——临时召集令”就是由该部门发出的。当时的日本国民已皆知最终战败的命运难逃,故此凡收到”赤纸”的家庭无不悲痛欲绝,深知此时此刻再走向战争的家人大多难逃一死。

图八: 临时召集令(https://tomo333.exblog.jp/29992725/)
步兵第一联队(赤阪区桧町)

该部队建制于明治6年(1873年),作为东京都卫戍部队,第一联队职责固然重大。其最早曾参与过西南战争,当然最出名的还要算日俄战争中,该部队在旅顺口攻防战中的表现,其时第一联队死伤众多。

昭和11年(1936年)的”二二六兵变”发生后,该部队由于部分参与兵变,因而带有惩罚色彩的被集体调往中国东北满洲前线作战,此后还参加了与苏军对抗的”诺门罕战役”。最终又被派往菲律宾及马来诸岛参加太平洋战役,直至日本投降。战后,返回日本本土的第一联队官兵仅余约100人(一个联队满编时的人数约在1000~3000名直接不等,明治时期针对联队总人数的定额为1721名,含将官)。

近卫步兵第三联队(赤阪区一ツ木町)

俗称”近步三”,该部队建制于明治18年(1885年),其职责主要是守护天皇与皇居。因此,与当时其他联队不同的是,该部队的兵源来自于全国各地的优秀青年;同时,能加入”近步三”也意味着莫大的光荣。

近卫步兵第四联队&第六联队

第四联队建制于明治20年(1887年),太平洋战争期间曾驻守苏门答腊。第六联队则建制于昭和18年(1943年),其主要职责是皇太后的卫戍部队。

步兵第三联队(麻布区新龙土町)

建制于明治7年(1874年),在太平洋战争后期曾参加过冲绳战役,最后在宫古岛迎来停战。

图九: 步兵第三联队全图(https://goo.gl/nLdrjb)
 
陆军大学
(赤阪区青山北町)

著名的日本”陆大”,其生源来自于日本陆军中的优秀将校,毕业后他们也大都占据着军界的重要岗位。明治16年(1883年)开校以来,共有60期约3,500人毕业。

图十:陆军大学校门(https://tanken.com/gunto.html)
1930年”陆大”毕业生,首席毕业生1名及5名优等生,他们胸前别着陆大的毕业校徽,左手则紧握天皇钦赐的军刀(也就是日后俗称的”军刀组”或”恩赐组”)
图十一:陆军大学毕业生(https://goo.gl/SH9L3c)
 
青山练兵场
(赤阪区青山北町)

原本作为陆军近卫师团第一师团的训练场设立于明治19年(1886年)。此后每年的1月8日(”陆军始”:陆军开始工作)和11月3日(”天长节”:明治天皇生日)时,均会在此举行大规模阅兵式。明治天皇大丧时,这里也曾被作为葬礼仪式场来使用。

图十二:陆军近卫师团第一师团阅兵仪式(https://jaa2100.org/entry/detail/059808.html)

编辑:Cécie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微思客投稿及联系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你为什么要写,这个问题很重要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二十九期”编者按

“普通读者”栏目计划用几期内容,来谈谈写作这个话题。问自己,也对外界说。写作到一定阶段,不得不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想写什么。”最初,我写作的冲动源于对自我表达的渴望,郁结于心,所以托付于纸上。我并没有思考太多,只是凭借一股热心横冲直撞,想到什么写什么。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对自我有所期许的作者也不会让自己永远随性,尤其是当我处于一个琐碎且表达欲旺盛的时代,当每个人都在表达、表达已不再珍贵的时候,想写什么、不写什么,日益成为一个摆在案上的问题。
                                       刘以鬯在创作构思中(照片来源香港文化資料庫)

继续阅读“你为什么要写,这个问题很重要 | 微思客”

《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乔治•奥威尔眼中的西班牙内战 | 微思客

孙一心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西班牙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个外国人,是乔治·奥威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一书是他关于亲身经历的西班牙内战的记录,我们也得以窥见在他日后创作、蜚声内外的《1984》的思索踪迹。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继续阅读“《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乔治•奥威尔眼中的西班牙内战 | 微思客”

北朝鲜为什么疯了?| 微思客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作者授权发表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本文作于2013年3月6日,但是最近朝鲜试验氢弹,我们将此旧文重推,以飨读者,特此说明。

北朝鲜为什么疯了?

于晓华

最近看到北朝鲜大动作频频。在金正恩上台后,各种疯招迭出,发完了导弹,搞核爆,现在又是撕毁停战协定,不断挑战国际秩序。朝鲜在金正恩的带领下,疯了吗?对,是因为穷疯了!

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周围有不少研究北朝鲜的专家,对北朝鲜有不少的认识。对于这样的疯狂行动,我很能够理解的。其实,这正是朝鲜劳动党60多年来一贯的屡试不爽,赖以生存的策略。 继续阅读“北朝鲜为什么疯了?| 微思客”

白夜行——平壤四日游 | 微思客

图片来源:http://www.startribune.com/sack-cartoon-donald-trump-and-kim-jong-un/439521463/

 

编者按
从去年到今年,全世界最会制造国际政治新闻的人物,非川普与金正恩莫属。北京时间昨天夜里,川普发表声明,取消与金正恩的会晤。我们暂时把雾里看花的人物与时局放在一旁,先来跟随微思客撰稿人邹林志,一起开眼看朝鲜。

白夜行——平壤四日游|微思客

白夜行——平壤四日游

邹林志 | 微思客撰稿人

1月13日到1月16日,我跟随旅行团从丹东坐火⻋进入朝鲜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在四天的随团旅行中,朝鲜导游带领我们参观平壤、南浦、开城等三座城市,并搭火车从新义州到平壤,我们也透过窗外一窥朝鲜农村现状样貌虽然整个旅行都是在朝方统一安排下进行,离开导游的自由活动并不允许。在整个旅行中与普通朝鲜民众的接触也极为有限,但从这个国家官方的话语口径和旅行中的所⻅所闻,我们依然可以一窥这个神秘国度的某些侧面。 继续阅读“白夜行——平壤四日游 | 微思客”

美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 | 微思客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美]张文献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9月第一版,168.00元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七期”编者按
《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呈现了1840-1911年间美国社会对中国以及生活在美利坚的华人的普遍认知。编者张文献是荣林斯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奥林图书馆档案特藏部主任,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得以凭借职位接触美国各大图书馆的善本特藏部和档案特藏部,这本书的诸多版画,如《格立森画报》《宝楼氏画报》《哈泼斯周报》的作品,都得益于此。(原文首发于中华读书报)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这是史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这些年来,不少学者都开始深挖关于这一题材的史料。像《天朝的镜像:西方人眼中的近代中国》《帝国即将崩溃:西方视角下的晚清图景》等书,提供给读者看国史的另一个阅读方式。而《美国画报上的中国:1840-1911》则截取了西方视角中的一个方面,即美国人眼中的中国,通过五彩缤纷、观点不一的画报插图,让我们知道在那个年代,美国的媒体知识界是如何呈现中国的。

继续阅读“美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 | 微思客”

皈依佛系的青年人,真的一切随缘了吗 | 微思客

图片来源:豆瓣(https://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2403250855/),《逃避可耻却有用》剧照

宗城 | 微思客撰稿人

普通读者“第二十六期”编者按

“佛系”这个概念是一次新瓶装旧酒,它本身的内涵很浅显,只是,它确实触碰到了大量青年人的痛点,又不具备对资本或政治的“攻击性”,所以可以迅速传播。佛系青年并非真的放下欲念,实在是需要一个可以接受的“精神中介”。所以,佛系只是一种假装豁达。满口佛系的青年人,是害怕受伤的刺猬。

继续阅读“皈依佛系的青年人,真的一切随缘了吗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