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驳李小云:职业公益人不是超级志愿者 | 微思客

编者按:上周微思客推送了一篇文章《李小云:公益让我们超越了对资本的憎恨和对自本人贪婪的预设》。文章推送之后,读者对此文的反馈非常热烈。有读者说“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平,不去质问政府、不去检讨制度,而是企图通过公益来进行资源再分配?“ “中国中产也被剥削得不行,还要通过把公益渗透中产阶级来调节财富分配?”。为此,小编特意找到了曲晨的这一篇反驳李教授观点的文章,给读者提供不一样的视角。

曲晨|凯风基金会项目助理 继续阅读“反驳李小云:职业公益人不是超级志愿者 |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江湖上一次失败的公司并购 | 微思客

还是那句老话,法律、经济,去发现不同事物之间的联系~

沈占明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在金庸的《笑傲江湖》中,嵩山派的总经理左冷禅有个夙愿:面对江湖中实力强大的垄断集团日月神教的步步紧逼,打算将正派中以单兵作战为主要斗争方式的各小门派整合成一个大集团公司,提高竞争力。
而第一步便是联合嵩山、泰山、华山、衡山和恒山五个独立公司形成托拉斯,打造五岳派联合集团,原来的各个门派成为股东,分配利润,但是托拉斯董事长——新五岳派的掌门人掌握集团的剑谱技术,负责业务规划和财务分配。这个计划有着不错的基础,一是五个公司有着长期的来往关系,江湖地位远高于其他小门派,为了表示诚意,左冷禅还制作了一面缀着珍珠宝石的五色旗子做标志,两个主要的领导——嵩山派的左冷禅和华山派的岳不群或明或暗支持合并,其他三派领导也要么默许要么通过委托代理前期投了赞成票。
但此次合并的结局却是悲剧,发起人左冷禅和新任集团的董事长岳不群,一个被合并子公司老总令狐冲杀死,一个更是被集团员工仪琳刺死洞中,合并以闹剧收场,那么这起公司合并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继续阅读“江湖上一次失败的公司并购 | 微思客”

中国人素质低吗?|微思客

“中国人素质低”是真是假?如果说中国人相对不尊重社会规范,那原因又是什么呢?我们期待听到您的见解。欢迎在微信后台留言,也欢迎投稿回应。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许英杰 |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在宜家专卖店里,许多人不顾身边嘈杂的人群,悠然自得的躺在那些设计精美的大床上,静静的休憩甚至沉睡,仿佛是在自己精心营造的浪漫小屋里。这些颇具行为艺术色彩的画面已然成为中国宜家店的一幕独特景象。

继续阅读“中国人素质低吗?|微思客”

恐怖源于媒体?——媒体恐慌论介绍及启示|微思客*纪念9.11

编者按:距9.11事件已历十五年,恐怖主义尤似幽灵,飘荡在各国上空。恐怖分子为什么热衷于制造骚乱、夺取无辜人的性命?他们的目的绝对没有杀伤无辜这么简单。恐怖主义的真正意图,也许并不在于事件本身,而在于事件给其他人带来的影响。换言之,恐怖分子是希望通过制造死亡事件来传递他们的信号——恐怖。

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大众媒体的存在,恐怖分子将无法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正是借助媒介向世界传递他们的声音。在传播学中,有“媒介恐慌论”的说法,即媒介在恐怖的传播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给受众带来恐惧感的,不是恐怖分子,而是媒体。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媒体实际上扮演着恐怖分子帮凶”这个问题?我们不禁要问,媒体与恐怖主义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媒体是否还要报道恐怖事件?新闻又应该如何展现恐怖事件的主题,才能减小对社会的负面影响?0

邵培仁|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所长、教授

 

继续阅读“恐怖源于媒体?——媒体恐慌论介绍及启示|微思客*纪念9.11”

李小云:公益让我们超越了对资本的憎恨和对资本人贪婪的预设|微思客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三天来,数亿人次的指尖跳动的确拨动了公益社会的神经。就如同我在前几天的随笔《九九公益日:中国新公益的标志》中所写,无论这是腾讯精心算计的盈利模式,还是利用其技术优势为自己做公关,还是他们那些技术精英们玩的一场没有啥目的的游戏,互联网公益创新的社会政治意义已经超越了互联网技术本身的技术性,超越了互联网盈利模式的经济性,更重要的是超越了我们对于资本的那份憎恨和对于资本人贪婪的预设。原来,一项社会创新的确可以改变社会本身。

现代的社会福利创新和现代公益的诞生曾经改变了资本主义的原有轨迹。 被视为流着工人血迹的资本,在福利法律的强制和公益伦理这个隐形契约的约束下,被再次分配给社会的成员。这一切不是通过血腥的暴力,而是通过人类超越其邪恶人性的智慧和在智慧激发下的创新。

只用了30多年的时间,中国就通过政治和社会智慧从一个贫穷国家发展成一个全球瞩目的国家。有理由相信,利用智慧和创新,我们同样可以抹平由巨大财富差距造成的一个个心理伤痕。 继续阅读“李小云:公益让我们超越了对资本的憎恨和对资本人贪婪的预设|微思客”

公积金不姓公|微思客

陈斌|南方周末评论员 

有关部门通过媒体放风乎?媒体造个大新闻乎?2016年8月20日,《华夏时报》一篇报道《不差钱的公积金如何花》引爆了舆论。这是真的吗?因为住房公积金不差钱,所以拟用来补充越来越差钱的养老金?
北师大学者李实在报道中说:“社会保险基金的压力非常大。其中,基础养老金的支出压力将会随着老龄化的进程越来越大。除了通过延迟退休年龄进行缓解外,扩大资金渠道也很重要。不过,不管是针对个人还是企业,目前的缴费比例都已经很高。因此,将住房公积金向养老金转化是一个不错的思路。”报道还引了若干“业内人士”的话,都是不具名的,都是为“优化使用公积金”背书的。但除此之外,并无官方渠道的印证与确认。

社保基金确有越来越吃紧的趋势。就以养老这一块为例。根据财政部“2015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情况”,2015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4308.84亿元,其中保险费收入19556.67亿元,财政补贴3671.2亿元;支出22581.54亿元。如果只算保险费收入,2015年当期收不抵支3000多亿。
如果养老与医疗保险小账户、大统筹的模式不变,那解决方法无非以下几种。一、延迟退休。让工作者多缴几年社保,少领几年退休金。这一招已箭在弦上。二、提高个人与单位的缴费费率。在经济下行的局势下,这一招暂不可行,目前的基调是“阶段性降低缴费费率”。三、从其他地方找钱。根据8月20日《华夏时报》报道《国资划转社保3年两步走》,一份名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文件初稿已由财政部牵头拟定。这是解决养老金缺口的主流思路。但把主意打到公积金身上,妥当吗?可行吗?
为此必须理解住房公积金的性质。与这个名词字面给人的印象相反,公积金其实不姓公。中国的住房公积金是纯个人账户性质,以个人与单位名义的缴费统一进入个人账户,买房后个人可以提取。这一套制度学的是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
中央公积金制度是世界的一股清流,与寅吃卯粮的现收现支型社保构成了显明的对比。这一制度的核心是以个人与单位名义的缴费统一进入个人账户。目前,中央公积金分为四个账户:普通账户、专门账户、保健储蓄账户及退休账户。这是一个涵盖养老、医疗与住房等个人一生大宗消费在内的自我保障与家庭保障计划,本质上是强制个人自负其责的长期储蓄。

中国在1990年代社保改革时,借鉴了新加坡的社保制度。住房公积金是完全借鉴,搞的是纯个人账户,甚至连“公积金”这个名词都是借用的;养老与医疗保险是部分借鉴,搞的是小账户、大统筹。个人账户的意思是个人强制储蓄,里面的钱是有主的,产权属于账户的主人,和你自己的私人账户是一个性质。这是不容混淆的基本是非。
先把结论撂在这里:用公积金补充退休金缺口,既不公道,也不可行,但让公积金用途多样化,用于个人补充医疗费用与养老金之不足,既是正当的,也是必要的。此话怎讲?
目前的养老社保是小账户、大统筹。大统筹的意思是现收现支,工作者缴纳的社保被直接拿来给退休者发养老金,本质上是有利于退休者、老年人与上一代的代际财富再分配。这一模式有压制生育率的内生特性。翻成大白话就是,有别人与别人家的孩子来替自己养老,我还有必要费心费力含辛茹苦养孩子吗?所以连这一模式的发明国德国也搞延迟退休了。
用公积金补充退休金缺口,就是把属于私人财产的钱充公,进入社会统筹。这种主张是给国家挖大坑。根据立法法,只能制定法律的事项包括:“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及“财政、税收、海关、金融和外贸的基本制度”等。把公积金纳入社会统筹,无论理解为征收,还是理解为税收,都必须通过人大立法。部门规章是无权更变公积金的权属的。
更重要的是,把公积金纳入社会统筹,是变相提高了养老社保的缴费费率,加大了逆向代际财富再分配的力度,加重了工作者、年轻人与下一代的财务负担,是在吞噬国家的未来。
不过,一些地方探索扩大公积金的使用范围,那是合适的,对公积金账户的主人是有利的。如深圳等地规定个人身患重疾,可提取公积金来支付医疗费用。如果你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不敷使用,那一次性或定期提取自己名下的公积金补充个人养老金之不足,也同样合理。这相当于把你的公积金账户变成了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账户,更能物尽其用,善哉善哉。
从全世界范围看,现收现支型社保是史无前例的社会试验。采取这一社保模式的国家,没有一个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成功的,几乎都在拆东墙补西墙地勉力维持。中国的养老与医疗保险都是小账户、大统筹,未来大致有三个方向可走:一是向全统筹转,变成纯现收现支;二是向个人账户转,变成纯个人账户;三是转为名义个人账户(财长楼继伟心水),该模式在支付上模仿个人账户,但在融资上与现收现支是一样。这个选择非常重要,事关国运盛衰,千万不能行差踏错。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于2016年8月26日《南方周末》,系南方周末评论员陈斌作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及刊载媒体。封面照片:中国网。

投稿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编辑/青蜂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服务全球华语人群的媒体。我们创建于2014年2月21日,通过移动设备、网页浏览器、电子杂志、FM音频等新媒体介质,关注全球范围内的公共事件,向全球华语读者推送精彩文章,共同打造更好的公共生活。每天,上万名的读者通过各种形式,阅读、聆听我们的内容。

「微思客WeThinker」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志愿者团队。团队成员分布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新西兰等地。我们秉持“跨界思维、国际视野、协同探索、分享新知”的理念,致力于搭建一个跨学科、跨领域的交流平台。“微思客沙龙”不定期在线上、线下举办,覆盖了包括性别平等、统独争议、公共艺术、国际秩序、网络专车、企业社会责任等诸多议题。

在奥运最后一天,缅怀被迫害致死的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 | 微思客

尽管国人迷恋金牌,对这个问题也不一定能答得上来: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世界冠军是谁?
8月10是他的生日。如果他没有含恨英年早逝,热门话题榜上或许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小码哥| 有马体育作者。 继续阅读“在奥运最后一天,缅怀被迫害致死的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