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足越踢越烂,球迷却越来越爱?|微思客

许英杰| 微思客WeThinker传媒撰稿人

毫无意外,国足又一次输了,而且是输给了内忧外患的叙利亚和鸟不拉屎的乌兹别克斯坦。网络段子手不忘揶揄,称“叙利亚各派为此停火48小时进行庆祝,授予国足诺贝尔和平奖也不过分”。

自从1949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以后,这个国家早已远离了“国穷民弱”的历史,似乎一直沉浸在“快速进步、实现奇迹、创造辉煌”的激情中。但至少在足球这个领域,近70年来,我们却一直未能站起来,还屡屡感到一种东亚病夫式的屈辱。曾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还是一个催人奋进的目标,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悲壮的口号了。

继续阅读“为什么国足越踢越烂,球迷却越来越爱?|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文学有边界?从鲍勃·迪伦获诺奖谈起|微思客

重木|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北京时间2016年10月13晚7时(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13日下午1时),美国著名民谣歌手鲍勃·迪伦(Bob Dylan)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这一消息公布之前,叙利亚著名诗人阿多尼斯获奖的假消息在网上疯传,结果一些主流媒体也误以为是真的。最终当诺贝尔官网放出鲍勃迪伦的信息和相片时,人们才在一头雾水和迷惑中渐渐确定获奖者并非诗人,而是一个民谣歌手。舆论哗然,我想这个说法并不夸张。

继续阅读“文学有边界?从鲍勃·迪伦获诺奖谈起|微思客”

高耀洁:我的严正声明|微思客

本人高耀洁,今年已90岁了,体弱多病,来日无多。“忆昔日工作的奋斗,反换来今日的悲伤”。因此,留下严正声明,以免我身后再出意外。这是我个人的主张,家人们不负任何责任。

本人遇到不测的事件太多了,如,2003年9月16日,我遇上一个奇特的官司,我进入被告席。

自称“国宝”的湖北退休工人李德敏说:“我有祖传秘方专治艾滋病,准备在郑州开医院让我当院长。”他给我写过三封信,我已回绝。他又找到我家,请我当医院院长。我把他赶出门外。李德敏以侵权把我告上郑州金小区法院。开庭时上海杨绍刚律师出庭,参加的有40多位记者,8个电视台,还有艾滋村吃李德敏自制药酒死亡者的四位家属作证,控诉死者服药过程,最后李德敏败诉了。

借我做工具的事例各式各样多不胜举。在美国居住八年,也有中国人搞这类名堂。因此,我不得不写出我身后事情的安排。为避免我死后缺德分子借我之名做工具,谋名谋利。希望接到这份材料的同仁们,向外宣传,谢谢。

继续阅读“高耀洁:我的严正声明|微思客”

又一种忠诚?——对吕正惠先生《新中国统治下的寻常百姓》的一点评论|微思客

林猛|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并担任中山大学中国公益慈善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民主理论与制度、公民社会与社会组织、当代中国政府与政治研究,亦较多从事学术翻译工作。

《历史缝隙中的寻常百姓——父亲母亲的一生一世》

作者:么书仪

台湾人间出版社

继续阅读“又一种忠诚?——对吕正惠先生《新中国统治下的寻常百姓》的一点评论|微思客”

釜山无枪声 | 微思客

最近,韩国电影《釜山行》掀起讨论热潮,有人认为此片一出,韩影再度甩开中国电影至少十年,亦有人认为对《釜山行》的夸奖有吹嘘之嫌。本文作者宗城从《釜山行》结尾的处理说开去,分享他对于这部商业电影的看法。文章默认大家已经看过本片,为了更好参与讨论,小编难免要补一句:资源B站有。
宗城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继续阅读“釜山无枪声 | 微思客”

美剧审查与电影分级 | 微思客

对一个在中国电影、电视剧爱好者来说,大量的剧集都不能通过正常观看渠道获得,因为在中国实行了严格的管控制度。这篇文章中,作者发出了疑问,这些制度是合理的吗?
重木 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近年来,美剧发烧友发现,一些美剧悄然间因为“政策问题”从视频网站下架。反复发生的事件,令网友们的目光一次次聚集到广电总局身上。在中国,什么样的电视剧与观众见面,由广电总局掌控。国产剧如是,外国剧也难以逃脱。广电总局通过这么多年不辞辛苦地劳动,把电视机、电影院和网络管理得井井有条,绝对不容许任何在他们看来是“不合适”的内容进入国民的视野之中,以此来保护国民思想的纯洁性。

继续阅读“美剧审查与电影分级 | 微思客”

反驳李小云:职业公益人不是超级志愿者 | 微思客

编者按:上周微思客推送了一篇文章《李小云:公益让我们超越了对资本的憎恨和对自本人贪婪的预设》。文章推送之后,读者对此文的反馈非常热烈。有读者说“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平,不去质问政府、不去检讨制度,而是企图通过公益来进行资源再分配?“ “中国中产也被剥削得不行,还要通过把公益渗透中产阶级来调节财富分配?”。为此,小编特意找到了曲晨的这一篇反驳李教授观点的文章,给读者提供不一样的视角。

曲晨|凯风基金会项目助理 继续阅读“反驳李小云:职业公益人不是超级志愿者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