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长跑者:费希是错的!

Stanley Fish这篇《教授,请做好你的本职工作》的文章,充斥了错误的论证、狭隘的观念,还有,愚蠢的结论。我很惊奇他竟然写得这么长。虽然这篇文章的每一页甚至每一段都包含了可以批判的论述、可以指出的错误,我并没有兴趣全面批判该文。既然Fish自己也说,美国几乎每一所大学和学院的教育纲领,都致力于单纯传授专业知识之上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更高目标,那么,我就无需为彻底批判Fish的论调操心,因为简直就没什么学院是按Fish的思路来设计高等教育的目的的。

继续阅读“心灵的长跑者:费希是错的!”

Advertisements

斯坦利•费希: 请做好本职工作,教授!

作者简介:斯坦利•费希(Stanley Fish),迈阿密弗罗里达国际大学法学教授和Davidson-Kahn 杰出教授,伊利诺斯大学文学院院长。最新著作是《在我们自己的时代拯救世界》(牛津大学出版社)。本文翻譯於Stanley Fish 於紐約時報專欄 Professors: Just Do Your Job(吴万伟 译)

课堂不是你的政治舞台。

打开任何一所大学的招生宣传,你都会发现让你觉得高等教育机构的使命非常广泛的如下说法:治疗世界上所有已知的疾病,不仅是棒球场上的文盲和文化无知,而且是贫困、战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性格缺陷、偏见、不宽容、环境污染、肆无忌惮的资本主义、美国帝国主义、沃尔玛霸权等等。这个名单还可以变得更长。

继续阅读“斯坦利•费希: 请做好本职工作,教授!”

特别策划: 教授的本职?(上)

特别策划:教授的本职?(上)

 

2014年2月15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评论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发表了《教授们,我们需要你!》(Professors, We Need You!)的文章。

在纪思道看来,在当今的公共讨论中,教授已经“无足轻重”。他们在封闭的学术体系当中进行生产,学术界也臣服于“崇尚晦涩难懂、罔顾影响与观众”的文化当中。作者强烈呼吁,教授们不要像中世纪的僧侣一样与世隔绝,而是要积极介入公共议题,这个世界需要他们的参与和贡献。

继续阅读“特别策划: 教授的本职?(上)”

文化与公共生活:盛宴 vs. 快餐?

会选择这样的主题推送是跟我的人生经历,工作内容、关注重点与兴趣有关。

法国留学时,第一个文化冲击是:几乎每位法国人都以法国文化为傲,从那时候开始好奇法国文化精随是什么?同时也思考着自身文化价值在那里?

当时大学学科的训练是西方艺术暨考古史,随后选择希腊时代的艺术考古史作为硕士论文题目。

在法国四年的学科训练,我理解到法国人以自身文化为荣的原因。

继续阅读“文化与公共生活:盛宴 vs. 快餐?”

开眼看世界| 用尽全力,和巴黎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如何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 We-Thinker” 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高碧含。

用尽全力,和巴黎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高碧含/文

image2-1

​巴黎的天气,像极了少女的脾气,上午还是晴空万里,转眼窗外却狂风暴雨。尤其是四五两月,春夏之交,两边拿不定主意,你刚刚嗅到一丝夏天的气息,把厚重的物件高高挂起,两天后清晨出行,却硬是被阵阵寒风送回家门重新找出御寒的大衣。但少女终究青春可人,即便耍起性子胡闹一番,也不曾有人真心怪罪,反倒觉得纯真难得。

以前我是最不喜欢下雨的,即便江南如烟的细雨也是欣赏无能。一来乌云密布总会影响好心情,二来出行时不经意的泥泞总是弄脏干净的鞋裤。于是每一次的风雨交加,都会被我在心中翻来覆去地咒骂一番,然后取消一切出行计划窝在沙发里看小说。但随着年岁渐长,我明白生活里不是日日都能顺遂美好,就像你不能期待每一天睁开眼都艳阳高照。

尤其是来到巴黎之后,开始慢慢习惯雨中的城市,突然有一日觉得好像巴黎本就是在细雨中才更加别致。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圣心教堂、塞纳河……城市笼罩在雨丝青烟荡起的团团雾气中,朦胧一片,让你不容易辨别她的真面目,但那样的轮廓却让人欲罢不能;要是在晚上,“光之城”被慢慢唤醒,地面上的雨水倒映着浮世中斑斓的灯火,两个世界,两种感受,亦真亦幻,相互交融。如此的巴黎真是性感又可爱,即使在这样的一个雨天,也让你心生欢喜。

在巴黎,几乎每一天都有让我“心生欢喜”的时刻。记得刚到这里的第一个周末,来了好兴致想去塞纳河边上走走。看看在这座城市中生活穿梭的人们吧:那边一个自言自语旁若无人的法国小老头,忙着“筑造”自己奇怪又有趣的精神世界;街边两个头发花白却互相搀扶的年迈姐妹,亲密无间的样子想来相识已大半个世纪;草坪上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紧紧拥吻目光炙热爱意浓浓;还有那边十字路口手拿地图四处张望的游客、露天咖啡座里眉头紧锁的写作者、河边堤岸上安静速写的文艺女青年……

他、她、他们、她们,如果你仔细看,你会看到花神咖啡馆里的萨特和波伏娃、莎士比亚书店里的海明威、午夜街巷中的布拉塞、圣伯努瓦街5号的杜拉斯…..还有一个个梦想成为下一个萨特、波伏娃、海明威、布拉塞和杜拉斯的人们。每个人在他人眼中皆是风景,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坐在地铁里,我低着头随意翻看一本杂志,突然一只旅行袋闯入视线里。那是一只卡其色的旅行袋,香妃色手柄和棕色镶边,棉麻质地,里面塞满了各种物件。本是一只寻常旅行袋,但特别之处顿时让我“心生欢喜”。在袋子的侧面口袋里,随意斜插着一枝浅粉色的玫瑰,新鲜的、娇嫩的、似乎还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玫瑰。就在那一瞬间,地铁里的这枝玫瑰,像童话里的仙女棒,唤醒了沉闷地铁中诗意的浪漫。我好奇地抬起头,想看看这只旅行袋的主人。

一位老妇人,带一副金色镶边的复古眼镜,虽满头银发,但意气风发。我不禁开始好奇这枝玫瑰与这位老妇人的故事,是她先生送予她在旅途中爱的陪伴?还是她刚从小女儿家里回来,带上一枝自家花园中新鲜盛开的玫瑰?或者是她从路边花摊上挑选的一枝入眼随缘的?亦或是她准备给故友墓前送去一抹昂然的春意?

这些我都不得而知,但也无须知晓,任凭想象随着花瓣绽放。在这充满雅致与情趣的城市,随处都像一首正在创作中的诗,它仿佛没有主题、没有主角、也没有起承转合;但又好似万物皆为主题、每个人都是主角,处处都蕴藏着美妙的起承转合。

image3

《欲望都市》里的Carrie曾说自己并不担心空窗期,因为纽约就是她的伟大情人。好妙的比喻!一个人,面对一整个城市,用恋爱的心态,和城市中的一切达成和解,坠入爱河,那会是多么别样的体验。在恋爱的心境中,花不仅是花,草不单是草,建筑有了生命,街道被赋予灵魂。当你用充满爱意的双眼凝视眼前的一切,那些好的坏的,通通变成了“你的”,低调、温暖、私密、惬意。所以,尤其当我面对的是如巴黎这样的一个绝妙情人,还有什么理由不来用尽全力,和这个城市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

image1-1
(图片皆为作者本人拍摄)

本文作者:高碧含,格勒高商MSc in Marketing校友,现居巴黎,曾供职于法国媒体调研公司Médiamétrie。(微博:高碧碧蹦达在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