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那天,香港中文大学硝烟四起 |微思客

双十一已经过去了,更闻桑田变成海,纸上得来终觉晚。

在内地,做着一个新媒体作者该附庸的日常,满眼讯息洪荒离不开热点话题“双十一”、“狂欢”、“剁手”之类的臃肿盛况,也少不了不少冷静而体面的社会科学性反思。

FPX进博会,褥羊毛李佳琦,流量小星的特稿和某某眼熟企业的上市。日复一日上演的变动和失序是另一种稳态,熟悉而陌生的环境在不断练习喧嚣,生怕孤寂。

这个世界一如既往平静而疯狂地流淌着。

2019100260115700254320102.png

(图源:亿邦动力)

就在同一日,一境之隔的另一岸,我的大学同学也纷纷在社交平台上表露状态。作为一个上大学才开始使用微信的“新互联网人”,我的微信好友里,大学同学占了半数以上。日例式地刷朋友圈,动辄连续三五条近况连载,不用和任何一个人私聊,也大概看完了今时今日母校及那座城市的全貌。

这个多事之秋从夏季就开始酝酿,至今甚至业已成为麻木的循回,对于城市,无论如何都算是一种混乱,而城市中的人,用一部分的自我嘲侃而言:忙着逃亡。

“逃亡”固然夸张,而港铁停运、餐厅关闭、连续停课,是不争事实。

双十一前夕,一部分内地朋友开始在某宝和某东热身血战时,另一部分纷纷开始互传情报:哪里能吃到饭。后者所经历的“血战”并不是第一天上演,一部分早些日子“躲”到深圳,但学校终究得回去,各式鱼龙混杂的媒体报道成了唯一消息来源。在那些不加甄别的煽风点火里,母校成了墓地,“同学”——如果前些年我们还坦然这么称呼的话,大都成了亡命之徒。

这天之前不久,是鄙校另一个重要的日子:毕业典礼。

曾在刚过去不久的一场舆论风潮之际,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发表毕业致辞:

“身处这困境,你必须更主动深入了解及认识过去、现在和未来,认知自己在悠悠历史长河中身处的位置。”

640-10.jpeg

(图源: 香港中文大学官网)

相比起以往屡屡被认为的“无为”,这次言论搏得内地学生一派刮目相视。

从四年前进入港中大就读于新闻与传播学院,终于到今年自己毕业,虽未能亲临现场参加典礼,却在朋友圈看到一张照片,本院的香港同学戴着学士帽、黑口罩,站在典例台上高举标语:“我们不惧他们的枪口,他们却怕我们的镜头。”

和几个月前弥漫校园和社会的空喊诉求相比,这类口号显得更有“针对性”和“威慑性”,明言就是要用媒体和舆论的力量,对抗“敌方”。

半小时后,新闻很快传来,中大宣布因特殊情况而取消颁授各类奖项、提前结束典礼。

20191108050822169.jpg

(图源:阿波罗网)

刚从研究型硕士(注1)毕业的吴岩(化名)来到校园本部典礼现场,毕业生黑色的毕业袍和示威者约定俗成的黑色T恤不约而合,颇有种混淆视听的荒谬感。

回想起四年前的本科毕业礼,那个秋天也如现在一样炽热如夏,黑压压的人群掩不住饱和度过高的明亮校园,他听到彼时校长沈祖尧致辞:

有一天,我们的社会无论面对多大的困难、多少的挑战,你也不会离弃香港,不顾而去。你会尽你的责任为香港创造未来。

640-11.jpeg

(图源:大学官网)

地处新界山区的中文大学并不是重灾区,众所周知,香港几大所专上(高校)在同一日举行毕业礼,而藉日成名的,是远在九龙清水湾的科技大学。

科大毕业礼下午举行,典礼开始前,已有数十名学生在场外默站抗议,并向展示单张,内容讲述科大学生周梓乐堕楼事件(注2)的疑点,要求彻查事件真相。

biln1105007_1024.jpg

(图源:香港经济日报)

对于在香港的内地学生而言,这些天的所见所闻都不算新鲜:香港学生戴上「V 煞」面具、头盔、口罩等,高举「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横额,校内校外,一路高叫。

十一月,香港还未入秋,时值盛午甚至骄阳似火。前几个月被媒体称作“暴突”、“废青”的学生有了新名字“黑小将”。直观可见的事实,是校园道路的堵塞,设施的破坏和声势浩大的阵仗。

仅占不到三成的内地生在整个毕业礼的参与样本里必然属少数,震惊,惶惑,失望和痛心都只能流露到社交平台上,但“内地生”的身份之余,更重要的身份是“学生”。

同届内地毕业生有到场者,或偶得适时,见缝插针拍照留念,成功拿到毕业证,港校的毕业证书足有A3纸张大小,重量却轻薄,或许今年它的分量变沉了,拿在手上有股沉甸甸的怅然若失。

但也有学生由于工作等各种原因没能到港,隔屏看着照片里嘈杂混乱的现场被灿阳染得金黄,内心也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早在毕业礼这日前,校园一直处于“半瘫痪”状态。虽然大多数情况下,课照上,试照考,教室内外,两副图景。

内地同学往返深圳的频率高了,却要随时警惕,会不会哪一日港铁又被停运了。

中文大学地处新界沙田,唯一一条贯穿新界北的东铁线从学校通往口岸时程仅20分钟,是本校学生一直引以为豪的“便利”。

还记得大一大二时我曾对其溢辞抒怀:暂且撇去港深两座城的冗杂和陌生,深圳河两岸,均都在坐上往罗湖/落马洲的东铁线那一刻变得熟悉和亲近。

640-9.jpeg

(图源: pixabay.com)

有同学前阵子逃出学校时亦逢乱势,追赶末班车时她无奈形容“跑出了日剧跑的气势。进城的感觉真好。”

数众看似琐碎细小而真实的吐槽近月连连接踵,“港铁不开,我要饿死了。”

然而,学校偏僻的地势也导致出行方法几乎全部依靠港铁。唯一一条路过的东铁一旦停运,意味着全校师生进出困难,而纵观全城,偏“安”一隅的中文大学又似乎是唯一维持宁静的,外面的人想进来避难,里面的人却被惶惑和饥饿所困。

没有城墙的校园变成围城。

cuhk_campus.jpg

(图源:网络)

一年半前,一位本院师兄曾撰题为《迷宫里的中文大学》的短文,针对的是校园和政治,鞭辟入里的分析背后他痛心地慨叹:在语言的夹缝和政治的漩涡中,愿中大一切好。

毕业半年,促使我们不自主去关注母校近况的核心原因只有一个,远走异国他乡的也不得不为这持续未停歇的“近况”噤声而痛惜。

有已在港参加工作的内地同学在这两月被迫停工数次,今天他们直播校外景况,港岛偏中心的区域,数月前的一些熟悉片段重现,争打斗殴已不罕见,届次又添焚烧甚至自燃等荒诞现象。

身处境外,所闻所感固然片面。硝烟味道从厚如城墙的微信端传过来,再可信也失了质感。

Apps_600x350_i_756x425_003524430.jpg

(图源:星岛)

部分自媒体和学界论坛交替互补地呈现事实、发表意见,在中大、科大相继“成名”后,更多意旨围绕“校园岂容一个课桌”等为中心发表愤慨。

“大公报”如是报道:大学毕业礼继续成为暴徒学生捣乱的舞台,搞事学生高举示威标语、高叫乱港口号污蔑仪式。

传统上立场中立的《星岛日报》也一语述之:“部分激进本地学生以暴力排斥内地生”、“……破坏之深,将难以弥补”。

十月初,我一次因事返港,当夜未能及时返回,被迫住在铜锣湾青旅,当夜又突发暴乱,半夜窗外光火齐鸣,消防车汽笛、混乱的粤语口号在忽远忽近的地方激宕。

我躺在床上,耳边是两个白人的呼噜,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回到大一那年中秋,第一次以一个学生记者身份去做采访作业,就在维多利亚港空地上,有人在录音笔底下一字一字地说:‘千里共婵娟’。

走到室外去,港岛湾仔区最繁华的铜锣湾时代广场一夜之间变成空城,路口转眼就撞到带着防毒面具的人,至少也戴着黑色的口罩。他们像随时准备要战斗。

四季都闷热的风被折断了倒在路上,像被撕毁的旗帜。

merlin_160812102_92b61f90-6cfb-41c4-851d-a0a1ad1aaab3-master1050.jpg

(图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昨日,一位人在北京的青年作者朋友写一篇关于在港陆生生存状况的文章,他询问我意见能否把他一次聊天内容作采访素材成文,我不好意思地感慨:此类表达应该是我们(指内地生或曾为内地生)的责任。

640.png

其实,又谈何什么“责任”?对“表达”一词的厘析,已经在情绪和情感的雾霾中模糊混沌。想起也在今年,一个月零十天左右前发生在中文大学的另一件事,数语引起轩然大波,都是因为种种“表达”、“见证”和“理性的激愤”似世界呈现出不可知也不可历见的荒诞性。

啰嗦至此,一如既往地觉得吐出一堆废物,而正如表达无义也无效,有些“废物”是值得被讨论的,而有的是哗众取宠。接触新媒体一职后一直在自问:为何媒体要“新”?“新”字前若加动词“革”,自然又是另一个话题。

不可回避的是,新媒体有着更纵深的表达空间,却面临更有限的横向坚壁,在低廓域的“熔断值”内,文字成了无刃的利器,我们需要看到更大的冰山,留出更狭小的余地。

在这样的环境下,数次陷入悲疾般的失落,自觉在港四年对本专业心在曹营,到头来无甚专学,这种歉疚和耻辱般的恐慌必然会在今后十数年紧密跟随着我,然而,当质疑真切的时候,当噤默而心愈昭清的时候,“身处其中”只是一个幌子。

若真牢记段校长的教诲,那句反躬自问“我应该如何运用大学所学,带来改变?”在迷雾和硝烟中,都当震耳欲聋。

————注:所涉人名为化名(1)研究型硕士(Mphil):香港硕士分为授课型和研究型,前者通常1年,后者2-3年。

(2)科大学生周梓乐堕楼事件:11月4日凌晨,香港将军澳发生的示威活动期间,香港科技大学一名22岁学生从一栋停车楼3楼摔到2楼,11月8日早上宣布死亡,当时科大正在进行毕业典礼,校长史维带领在场师生默哀。

编辑:元嘉草草
排版:京城的那个刘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原刊于公众号“逍遥念” (ID:Sheasyyy),经作者同意授权微思客转载。
12-2.jpg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引言:在完成埃里克·霍布斯鲍姆 (Eric Hobsbawm) 的“19世纪三部曲”之后,微思客读书会于第七期转入了文化史领域的阅读:《上瘾五百年》、《贸易打造的世界:1400年至今的社会、文化与世界经济》、以及世界史学者罗伯特·芬雷 (Robert Finlay) 厚重的《青花瓷的故事》。当我们还在罗伯特.芬雷(Robert Finlay)为我们创建的青花瓷世界里流连忘返时,微思客读书会将于第十期继续在文化史领域深耕。读完“瓷”这一凝练的主题,这期的是什么?茶如人生,淡中有味,虚怀若谷,不同的人品出人生的清和涩。在21世纪这躁动的年代,抛开浮华躁动之心,伴随着书香茶韵进入由美国汉学家Victor H. Mair(梅维恒)和瑞典考古专业记者Erling Hoh(郝也麟)联合著作的《茶的真实历史》,让我们与茶来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繼續閱讀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网上流传疑似刘强东性侵犯案的视频,看看律师跟法律学者怎么说?| 微思客

编者按:网上流传了两段疑似是刘强东性侵犯案的视频,网络上议论纷纷。微思客特别综合了几位律师以及法律学者的意见,也加入了一些分析,供读者参考。


疑点: 网上流传的视频可信吗?

在视频流出之后,微博名为“JTN陈曦律师”的用户转发了视频之后表示:“本人为刘强东先生的代理律师,经当事人确认,该视频内容属实。”

640.jpeg

对此,有律师以及法律学者对于网传视频的真实性表示质疑。微博用户“赵丹赵丹喵” (耶鲁大学JD,就职于纽约某律所) 针对视频的真实性,作出以下推测:

一个完全符合逻辑的猜想:这位律师只是说“该视频内容属实”。有可能内容的确属实,就是特意安排录制的,视频内容本身并没有说这个女生是明州诉讼案中的当事人。这份视频也没有提交到美国法庭,无需承担做伪证的责任。

一名在美国读法律社会学的学者也对此提出了三个疑问:

1. 陈曦律师没有美国法律教育,也没有美国律师执照,和普通人一样没有资格就本案做任何与法律相关的建议和认证;

2. 证据真伪怎么能由自己代理律师来确认?起码得是无利益冲突第三方,或者更好由原告律师确认吧?

3. 微博字数有限,可能无法提现陈律师的提问技巧。如果她问:东哥这里面是不是你?刘答:是的。那她就足够发出"经本人确认,内容属实"几个字了,但她有没有问:这是不是去年9月初商务晚餐结束后您送刘女士回家在她住的那个公寓楼的监控拍下的未剪辑未处理视频?好奇刘强东如何回答。


疑点: 现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是否“打脸”之前的民事诉讼起诉书?

万淼焱律师认为,根据现有材料,可以理出基本的无争议事实:

1. 女生出席的晚餐会,是京东组织而且京东掏钱的;

2.在豪华车内,刘强东对(与)女生有超出正常范围的举动,京东员工在场;

3.刘强东与女生发生性关系,美国警方到公寓时,刘强东下身赤裸。女生对警察陈述“他强奸了我”,但是又没有激烈要求立即拘捕刘强东;

4.在明大校方鼓励下,女生再次报警,警方拘捕了刘强东。

所以,在基本事实无争议的前提下,构成法律上的强奸罪,确实有证据问题。但是,怎么能够证明女生是仙人跳呢?用什么来证明?

第一次报警是男同学Tao报的,除非刘强东方有女生与Tao的预先合谋证据,或者Tao自己承认与女生有合谋。第二次报警是明大校方鼓励下进行的,女生被校方做工作、发信息,一直都在校方陪同下,所谓的谈赔偿电话明显可以理解为帮助警方的稳住嫌疑人。而且倘若女生索要了赔偿,那么刘强东方至少会对公众披露女生索要的金额。

所以,微博账号“明州事记”称女生仙人跳,实在不知女生敲诈勒索仙人跳有什么依据,相反倒有故意毁损女生名誉之嫌。

对于网上流传的两个视频,微思客编辑元嘉草草整理了与两段视频对应的起诉书内容,供读者自行判断。

640-2.jpeg

(视频称,“两人并非*始终*坐在一起”。)

起诉书关于此段的描写,并未提到两人“始终”坐在一起:

23. 原告一进入Origami餐厅,姚其湧即指引她就坐于紧邻被告刘强东左侧的座位。此安排出于被告刘强东之前对姚其湧的授意。当时为21岁的原告,是所就座餐桌上唯一的女士,餐桌上另有至少十五位中年男士高管共同就餐。Tao则被指示就座于单独的餐桌,仅与薇薇安·杨, 艾丽斯·张和姚其湧的助理同席。

640-3.jpeg

(视频显示了一段两人/三人进公寓前的情景。)

起诉书对于此段的描写:

33. 当他们到达原告的公寓大楼后,原告、被告刘强东和艾丽斯·张下了车。原告认为自己只是被送到房门口、希望保持礼貌和尊重、不想局势恶化的情况下,原告和被告刘强东以及艾丽斯·张一同进了大楼。被告刘强东用中文指示艾丽斯·张不要跟着。

640-4.jpeg

(网友称,女生并没有明显抵抗。)

起诉书里提到当事人明显抵抗的描写是在进到公寓房间之后

34. 原告终于回到了公寓。与原告期待的不同,被告刘强东并未冷静离开公寓、回到他的车上,而是脱掉了所有衣服,裸体躺在她的床上。原告请求被告刘强东穿上衣服离开她的公寓。但被告刘强东对地原告暗示道:“你可以成为和邓文迪一样的女人”。

35. 被告刘强东继续在公寓内追赶原告,并且变得越来越具有性侵略性。他强行脱下原告数件衣服。在被告刘强东的行为愈演愈烈的过程中,原告一直在反对、抵抗,从未表达过同意。

 

编辑:元嘉草草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微思客获万淼焱律师、赵丹赵丹喵授权使用其观点,未经授权,不许转载。

12.jpg

周濂: 个人自由与大国崛起——从马克斯.韦伯的政治光谱谈起|微思客

 个人自由与大国崛起——从马克斯.韦伯的政治光谱谈起

作者:周濂(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外国哲学教研室教授,研究领域为政治哲学、道德哲学和语言哲学)

德国自由主义者在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失败史,他们在每一个重大历史时刻出场,又在每一个重大时刻遭受重创:1848年革命功败垂成,1870年代向俾斯麦缴械投降,魏玛共和国时期一度短暂辉煌,但始终受困于社会民主党和容克地主阶级的双重压制,最终被纳粹以合法手段戏剧性地夺取政权。可是历史从不同情失败者,历史甚至常常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失败者。恰如沃尔夫冈·蒙森在《19世纪的德国自由主义》所指出的:“德国自由主义的历史总是被视为所谓的德国独特道路(German Sonderweg)的面向之一,这条道路最终脱离了通往现代性以及在西欧其他地方成功建立的自由主义政府。在这个路径上,自由主义的失败对于德国社会的影响被视为是关键因素。”[1]

繼續閱讀 “周濂: 个人自由与大国崛起——从马克斯.韦伯的政治光谱谈起|微思客"

微思客读书会第七期《上瘾五百年》招募中

引言
20世纪乃至21世纪的很多政治体制、经济模式和艺术文化生态都源于19世纪,即使样貌已经发生变化,但本质并未改变。因此,想要洞悉20至21世纪的转变或掌握21世纪的发展脉络,就必须先理解19世纪发生的那些重大变革。因此,微思客读书会四到六期是阅读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革命的年代》、《资本的年代》与《帝国的年代》,也等于藉由霍氏的眼,让我们了解到十九世纪西方历史。了解硬邦邦的历史之后,微思客读书会继续从文化史的角度更深入了解十九世纪影响至今的一些我们习以为常的饮食与生活文化。首先,我们阅读《上瘾五百年》,思考着糖、香烟、酒、咖啡、茶等「瘾品」,方方面面地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影响着人类社会以及人类本身。报名截止日期: 7月7日

首次读书会云端讨论:7 月15 日20:00(北京时区)

繼續閱讀 “微思客读书会第七期《上瘾五百年》招募中"

冉夷侨|2018新年献词

寒冷冬天里,我们企盼春天

——致微思客读者的一封信

冉夷侨|微思客总编


亲爱的读者朋友: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此时此刻,新年的第一缕阳光已经洒在华夏大地之上。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一场发端于新建村的大火,不仅吞噬了十九条鲜活的生命,而且引出了持续的地毯式清理。在寒冷的冬夜,数以十万计的外来务工者,瞬间没有了栖息之地,有的露宿街头,有的则被迫返乡。这一天,我们的词汇库里,多了一个令人痛心的表达——“低端人口”。 繼續閱讀 “冉夷侨|2018新年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