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ara Tessie: 做记者,新闻专业值不值得读

★本文最初发表于参差计划“记者内参”,现经授权推送,在此谨向参差计划及作者表示感谢!如有转载需要,请联系作者。

【吐媒槽| 第十一期】

在过去十几年,报业经历了黄金年代,也开始面临行业衰退。媒体从担任价值启蒙的角色,到如今信息爆炸下,终于有一种凌驾性的失落——新闻人自持的“新闻专业主义”、“内容为王”还成立吗?当今,我们还需要新闻吗,什么样的人才更适合做新闻?

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社交媒体、自媒体发达,媒体的原有定位都被逐步侵蚀。放眼周围,唯有媒体定位更精确化、知识生产更专业化,似乎才能赢得更多的青睐。可是,记者要达成专业化的知识生产,大学应该选择什么专业?是选择在新闻专业学习知识技能,还是学习非新闻专业的理工或人文学科?

这一期文章是由参差计划《记者内参》邀请五位媒体人士和招聘者一起参与的讨论,吐媒槽版块编辑转载此文,与您分享。 继续阅读“Katara Tessie: 做记者,新闻专业值不值得读”

Advertisements

媒体该如何使用匿名信息源

世奢会诉《南方周末》、《新京报》案胜诉,令舆论哗然

★ 本文首发于腾讯文化“反思媒体”栏目。经吐媒槽编辑去函沟通,微思客获得栏目和作者的共同授权,得以推送此文。在此,谨向腾讯“反思媒体”和作者邹思聪表示感谢!本文谢绝从微思客转载。需要说明的是,以下编者按同样来自腾讯思享会“反思媒体”。

【吐媒槽|编者按】

据5月12日财新《新世纪》周刊的报道,因“伪造注册地址和提供虚假商标授权”而被吊销了营业执照的世界奢侈品协会(下称“世奢会”)再掀风波,其负责人毛欧阳坤以个人名义起诉《南方周末》、《新京报》两报名誉侵权。法院一审判两报败诉,其关键点就在于两报使用了“匿名信息源”。

世奢会“找到了”自称是报纸匿名信源的王自强,出面指证记者利诱他提供负面消息。此事件引起媒体界和法律界对记者使用“匿名信息源”权利的探讨。为什么媒体要需要使用“匿名信息源”?怎样甄别“匿名信息源”?本期文章结合国际新闻界的案例,解读“匿名信息源”的价值、存在的问题以及可能的规范

继续阅读“媒体该如何使用匿名信息源”

内地小孩当街便溺:记者拍摄的道德

【编者按|吐媒槽·第七期】

★若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微思客团队向作者杨梓烨谨表谢意!

1994,摄影师凯文卡特将废气管导入车内自杀身亡,几个月前,他所拍摄的反映非洲大饥荒的照片《等着吃小孩的秃鹫》,刚刚获得了普利策新闻奖。随着他的一夜成名,人们纷纷将矛头指向他:为什么不帮帮那个孩子?

在他所遗留的纸条中,卡特说,“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出了欢乐的程度”。

以私人身份去介入,那个被秃鹫虎视的小女孩可能会获得拯救;然而如果惊走了秃鹫,记者就会错过最好的拍摄角度。类似记者身份选择,如何平衡报道需要和他人需要之间的关系,几乎困扰着每一个记者:发现井盖丢失,应该选择通知管理方,还是默默的扛起相机拍摄坠井者;为了让更多人得知真相,是否只能眼睁睁旁观个体的悲剧?

这些问题极具争议,且几乎没有规范性答案。我们唯一可能能做的,就是就事论事的评论和质疑,比如在小童当街便溺事件中,拍摄者的道德立场是什么?当他还裹挟着记者这个身份时,这种做法的正当性有没有变化呢?记者应该如何平衡拍照的需要和提醒他人的义务,又该如何处理照片呢?

事实上,只有我们思考的不够深入,而不是问题不够复杂。截至微思客推出此文,“小童当街便溺”一事仍沸沸扬扬,我们选取了一个小角度,刊出此文来讨论拍摄行为本身,如有回应和建议,请不吝赐稿至wethinker2014@163.com。

继续阅读“内地小孩当街便溺:记者拍摄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