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

元嘉草草案:Blue的这篇文章,看似是在质疑know yourself公众号的“初心”是否还在,实质是对所有临床心理学工作者的一个沉重拷问。

ky对于公共性议题有意无意的回避,不仅仅是时代下的缩影(ky从崛起到快速扩张,恰恰是中国互联网言论自由从宽松到收紧的几年),也在某种程度反映了临床心理学对于个体背后更宏观的社会背景以及公共性因素的不重视。广州女权运动者黄叶韵子在一次女权主义沙龙中谈到,当她因为抑郁症寻求心理咨询师帮助的时候,她当时的心理咨询师对于她作为女性遭遇到的歧视归因为个人的原因,并没有看到社会性对于女性的歧视以及她可能遭受的文化性创伤。这一点让她非常失望。

另外一个例子,是近期考研学生焦越在网上质疑清华大学在研究生入学时涉嫌性别歧视。一个心理学博主对此事的评价是,大学因为怕学生出事需要负责,会在面试时候淘汰掉那些疑似“有心理问题”的学生,他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国情,而且“90%喊歧视的人,内部问题才是ta们人生不顺心的绝对主要影响因素”。他的观点被众多心理学博主认可且附和。且不说仅仅依靠面试时候10几分钟的交谈就判定一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是否科学,这样的操作是否涉嫌对于心理健康歧视也值得深究。

当一些心理咨询师把个体的遭遇仅仅归因于个人,而看不到个体背后社会结构性的影响,这其实是非常片面的。Blue也在文章里质疑,ky创始人钱庄在演讲中对于“虚无”的表述太过于岁月静好(“只要世界上有一个深深懂得你的人,或者是一个帮助你了解你的人存在,和ta在一起是,就真的觉得世界是不重要的。”),而忽视了更宏观的公共性。对此我深以为然。如果说,心理学是帮助人们认识自己,know oneself, 那么思考“我是谁”这样的命题的时候,不应该只局限于个人层面,满足于在自我构建的小圈子里面岁月静好,更应该站到更宏观的角度,从公共性角度、哲学角度思考,我与他人的关系,我与社会的关系,我与人类这个共同体之间的关系。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人也是从近20年开始才逐渐重视的心理健康,即便现在也依然很多人对于心理健康问题讳疾忌医。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连达到个体层面的岁月静好都很难,更不用说从公共性角度思考人生。但这种把“个体心理健康”跟“社会性”割裂的观点,恰恰就是Blue一文所批判的。一些个体层面的创伤很有可能是历史、社会、国家政策、文化等等交互作用下的结果。缺少了宏观角度的know yourself只可能是虚假的、有限的“懂我”。

繼續閱讀 “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

廣告

六一儿童节到了,我们跟你谈谈如何对付性侵害 | 微思客

青的蜂 | 微思客撰稿人

六一儿童节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也表示了对儿童们的关爱——它通报了2017年以来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情况。

有一句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性犯罪重犯率比较高,有必要推行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公开制度”,最高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主任郑新俭如此表示。

也就是说,建立性侵害者的全国数据库。这不禁使我们畅想起这样的画风,点一下手机,你就可以查看你身边有哪些隐藏的罪犯,然后对你的妻女作出提醒。

忍不住点赞。这个库,太有必要建了!

性侵害特殊在哪里?

电影《素媛》剧照(截频)

繼續閱讀 “六一儿童节到了,我们跟你谈谈如何对付性侵害 | 微思客"

从“虐童案”说开去——儿童托管为何成“脱管”?| 微思客

编者按:


23日,北京市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园区被爆出虐童。多名家长反映孩子被注射不明液体,喂食白色药丸,甚至被猥亵。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尚未完结,没到一个月,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又爆出类似事件,实在让人心寒。从托儿所到幼儿园,学龄前儿童的托管频频出问题,除了报警把几个涉案的 “老师/保育员”抓起来,我们还能做什么? 繼續閱讀 “从“虐童案”说开去——儿童托管为何成“脱管”?| 微思客"

支付宝和微信被“收编”?这是监管的必然趋势 | 微思客

青的蜂 | 微思客编辑 

 

近日央行下发文件,明确要求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截止期限为2018年6月30日。业内人士表示,网联这一专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服务的支付清算平台的成立,凸显了监管部门加强对第三方支付机构资金流向等监管的决心。

网联即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主要是为线上支付提供统一、公共的支付清算服务。从监管层面上讲,它实际是支付行业的亡羊补牢,这要从支付体系的改变说起。传统支付体系为央行主导、银行和用户参与的三级模式,无论是转账还是消费都得经过银行,央行也能掌握所有交易信息。第三方支付出现以后,就出现所谓“直连”模式,主要指第三方支付机构在自己体系内为客户建立虚拟账户,同时直接连到多家银行,并在不同银行开设账户。假如用户从银行A向银行B转账,而支付宝在这两家银行都有账户,通过自己就能完成清算。这种模式的问题在于,第三方支付自己承担结算,既绕过银行,也绕过独立清算机构,存在洗钱、套现获利等风险。另外,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账户有大量客户备付金,其利息回报往往可观,同时也存在挪用、占用风险,央行很早就提出了集中存管。

繼續閱讀 “支付宝和微信被“收编”?这是监管的必然趋势 | 微思客"

“请你足够相信”的该是什么?|微思客

王庆峰丨微思客监事、编辑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甘肃省定西市考生魏祥大概有深切的体验。两天前,这位患有先天性病症,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的考生发表了《一位甘肃高分(648分)考生的请求》,提出入学后仍需母亲照料,希望清华大学能给母子俩帮助解决一间陋宿,供娘儿俩济身。令人感动的是,清华大学迅速作出回复,不仅提供宿舍,费用全免,还专门为魏祥撰写了一篇文章《致甘肃考生魏祥: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繼續閱讀 ““请你足够相信”的该是什么?|微思客"

不要认为中式教育就是应试教育| 微思客

陈斌 | 南方周末评论员
“ 对教育模式的评价,最不可取的是落入“文字障”中。不被文字所惑所干扰,关注且只关注问题的实质,是经验主义的基本素养。”
 

日前,英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签订一份协议,把上海全套基础教育数学教材引进英国,2017年9月出版。英国部分小学将从今年秋天陆续使用上海小学一至六年级数学课本、课本练习部分和教师用书,共计36个品种。英国引进的可不只是数学课本,而是全套沪式数学课堂教学模式。

 

繼續閱讀 “不要认为中式教育就是应试教育|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