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人物

我难与父亲和解,但可以尝试理解他|微思客

三木|微思客编辑


thB81T0VQ7图片来源:岳敏君

1

近来应酬婚宴,喝了些酒。站在醉酒边缘,我理解了酗酒者。

酗酒是成瘾症状,即便身体机能损伤,也难摆脱。外人不解,酗酒使精力不济、思维不清,误事误人,为何沉溺其中?这种看法倒因为果。

有种可能。现实太苦,再鼓劲也难应付,困境让精力不济、思维不清,不得不求助酒精作用于身体,分泌激素——至少在醉酒时刻,深信自己仍有与现实一搏的能力。甚至,借助酒精可以视作求生本能。现实复杂冷酷,足矣导向绝望。

除了给予快感,酒精不能办好事。一时之快,清醒后,现实扑面而来,一如既往招架不住。身侧酒精招手,喝一杯吧。循环往复,坠入酗酒泥潭。

酗酒、吸毒、赌博……现实将人逼入成瘾境地,这是一种经典解释。

Continue reading “我难与父亲和解,但可以尝试理解他|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人物

称为人文主义者:纪念齐格蒙特·鲍曼丨微思客

编者按:齐格蒙特.鲍曼,在其自身经历的影响下开始了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详实而深入的研究,并揭露出存在其中的陷阱与雷区,和由此而导致的巨大悲剧;鲍曼晚年反复提醒人们不要遗忘历史,并且在这个“液态世界”中能保持住自己,而不会随波逐流,重蹈历史覆辙……

陶力行丨自由撰稿人、冰川思想库编辑

640.jpg齐格蒙特.鲍曼

“能说的都是说得清楚的,说不清楚,那就闭嘴。”

Continue reading “称为人文主义者:纪念齐格蒙特·鲍曼丨微思客”

人物

母亲节礼物–写给自己的娘

清风

【按语】作者的这篇文章写于2011年,如今不改一字,旧文重发。作为母亲节的礼物,献给自己的娘。

0 (2)

我妈妈出生在1958年,今年54岁。20年前她生下了我,从此开始了苦难的年头。她一生大字不识,老实憨厚,又嫁个一个大男子,从此逆来顺受、做牛做马。她养过猪,但猪得了病;她卖过水泥,但不会算账,被骗的很惨;去年姜很值钱,她于是买来种子几乎趴到地里,种植、施肥、锄草、打药,但今年,姜跌到了7毛钱。他一生时运不济,信佛拜佛,以为就算命运捉弄无常,好在我佛庇佑,起码生了一个好女儿和好儿子,但我却似乎不能肯定。

这20年来,我梳理记忆,几乎横亘不变的镜头,就是她扛着锄头去地里干活。我从3岁就被她抱在地头,只会玩泥巴、饿肚子,还会有样学样的把化肥施在小jj上,把花生塞在鼻孔里,想让它们长大。那时候我总是体弱多病,她会背着我跑几十公里冒着大雪,到县城里给我看病;我顽皮被大水冲走,也是她玩着命儿的捡;小时候太过于自卑被人欺负,也是她亲自到学校里给我撑腰。

26年前她生下了我姐姐,生活总算有了指望。姐姐也很长志气,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在妈妈忙着收成的时候还会抱着我去上小学,在我哇哇大哭的时候躲着老师哄我。但高中的叛逆期之后,她开始了一条华丽的堕落之路——考大学,一心要考艺术,我爸妈拿出所有的钱,供她去上海、北京闯荡,结果一无所成。然后复读,考取了一所专科学院,一学期8000,当时她在火车上丢过钱、在家里天天跟爸爸吵架,憋着青筋跟我妈妈说自己一定要专升本为家里解忧。妈妈心软了,她那几年耗尽了他们一生的经营。

三年前,我姐姐结婚了。妈妈终于可以放下心,从此专心于我,我从来不问她伸手要钱,3年来,我拼命写稿挣钱,甚至跟我朋友借钱,都不会跟我妈妈说没钱。每个学期,妈妈给我500,因为我总是跟他说我很有钱,幸好稿费足以支撑我的日常开支,甚至能很逍遥自在的生活,必要的时候还给家里寄一点去。但她一如那些小市民,老想着攒钱给我娶媳妇。

我姐夫情况还不错,所以没必要这么硬撑。妈妈闲不下来,她种了地之后没事做,觉得总要干点什么,于是准备摆摊去卖煎饼,因为他觉得这样还挺不错。连日来买设备,连自己牙疼和腰疼一点都不顾,昨晚她到我姐姐家跟我视频,脸上苍老的不成样子,跟我说话又是很怕我生气的唯唯诺诺——我一看见他,眼泪就流了下来。我不是很感性,但总受不了为我量身打造的亲情。

三年前我考入了大学,拼了命的要拔尖,没问她要过生活费。但如今我觉得前路渺茫,甚至在想会不会重复跟我姐一样的路,三年前我发誓不要考研,挣钱养我爸妈;三年后一切都不一样,他们没我想的那样,至少会给自己养老。也许我现在存在的仅仅是一个愧疚,但我妈妈在他近五旬之年,一脸沧桑的走上了街上卖煎饼。她想的很简单,给我买房子讨老婆,这一辈子,姐姐不能终其所愿,责任总会到了我的头上。她一生都活在别人脚下,唯一可以谈资的是孩子。

六年前我开始叛逆,从此桀骜不驯,伤透了她的心。但一如所有母亲爱自己的孩子胜过爱自己,她会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掏出几块钱,说,去买根冰棒吧。那时候我的奢望很低,但我却希望自己可以永远给她那样的欣慰感,因为我现在所要的不再是一根冰棒,她再也满足不了我。我们之间越来越没有话说。

昨天我才得知,我妈妈已经准备好去卖煎饼。今天姐姐给我发短信,说明天上街摆摊。我听了,默默的流泪,我总恨自己不能比现在更有出息一点,否则就可以让她再轻松再轻松一点。有些话我始终没能跟她讲,包括说一句你别那么辛苦,我能想到的她的现在,就是在累极的时候倚着墙打个盹小憩一会,吃饭的时候永远不吃肉。

所以我想起一句话,每当我写到母亲,我的笔便跪着行走。

人物

专访| 微思客主编接受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采访

★本文转载自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 点击“阅读原文”可收听此次的访谈。如果境内的朋友无法收听,欢迎登陆微思客网站阅读全文。

编者按
从去年2月21日第一篇推送发出,微思客已经历了499个日与夜。22名散落各地的志愿青年,用纯粹互联网联结的形态,在这里推送了492次,近2000篇文章。它们借以5万粉丝的传播,凌厉成思想的箭矢,至少对百万受众形成影响,也逐渐使微思客广为人知。

专访:蒙特利尔大学法学硕士、微思客主编冉夷侨‍

梁彦 Continue reading “专访| 微思客主编接受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采访”

人物

一个NGO创始人的独白

本文已获得侯达俊先生授权,转发请联系原作者。图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d1fbf50102uwz0.html

编者按

自2004年致力于推广乡村小学阅读的梦想行动(Dream Corps)由美国杜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创立以来,十年间他们在中国农村建立了五十个乡村学校图书馆,筹集了近七万册读物。本文作者侯达俊是梦想行动创始人之一,现任梦想行动理事会长。本文不仅分享梦想行动在成立初期如何从一个理想一步一步变成了现实,同时也具有给其他非营利组织的参考价值。

他们的宣传手册上是这么说的:

“海外的留学生,以各种方式关注着国内的发展。我们都知道,虽然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让人骄傲,但贫穷、失业、教育机会的缺乏仍然困扰着很多地区。我们除了忧心忡忡,除了高谈阔论,我们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将我们的关注付诸行动。我们的知识、见解、人生经历,是我们自己梦想的铺路石,也可以成为另一个人的激励源泉。我们除了是教授的助手和未来的研究者,我们还可以做一个传递梦想的人。加入我们的志愿者团体,和其它杰出热诚的志愿者一起,将书籍、资源和对知识的热爱带到需要的地方。社会的改变起源于我们自己。”

“我小时候就梦想有很多很多的书可以读,有段时间我甚至梦想当新华书店的售货员,那多好,天天可以看很多书。现在,如果我也能给需要书而没有书的孩子提供点书,我就太高兴了,就这么简单,这也是支持我做DC的原动力之一。”

--侯达俊

Continue reading “一个NGO创始人的独白”

人物

人物| 共和党候选人杜威与国共政争

★本文原载于台北《传记文学》,作者李海默。微思客经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为托马斯·杜威,源自维基百科。

共和党候选人杜威与国共政争

李海默

1948年是国共内战关键的一年,同时正好又赶上美国二战之后第一届总统大选(罗斯福、杜鲁门的民主党组合1944年底大选获胜,任期即为1945年初-1949年初,次年年中罗斯福亡故,杜鲁门是以在1945-1949年初法定任期内继任,但并非民选),二者之间的关联性(correlation)自来是史论关注之焦点。广泛而言,国府与共和党之间走的很近,是以等到民主党杜鲁门获胜之后,处境颇为尴尬,甚至进而影响到美国对华援助。如汪朝光先生在其书中即指:“1948年正值美国大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言论强调支持国民党,国民党因此暗助杜威的竞选活动,将宝押在杜威的当选上,结果却是杜鲁门继续连任,这又增加了杜鲁门个人对蒋介石的反感”[1]。但问题在于,蒋介石政权是否真的以金钱方式介入美国大选,并试图操纵其选情走向?所谓“押宝”之说到底进展到怎样的程度?由于冷战格局下意识形态之争的持续影响,这个问题至今未得妥善解答。有不少以“反蒋”为实际精神内核的书长期渲染此事(中、英文献皆有),将此事说成一个类似政治丑闻的掌故,一些书籍更直指:“蒋介石花了许多钱帮助共和党人纽约州长杜威竞选总统”[2]。种种非议,若揆诸历史真实,恐怕不甚相符。笔者在此不欲讨论当时极端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与中美关系背景,而仅从“史源学”的角度入手,通过分析若干一手资料,即能推知此事之大略来龙去脉与原本庐山面目。

Continue reading “人物| 共和党候选人杜威与国共政争”

人物

霾天垢土说玉闪

★本文原载于作者博客追远堂,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特别推送。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作者。

霾天垢土说玉闪
萧瀚

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

寻找最后的羽毛,

对着青草、对着秋天,

书写灰尘的诗稿,

我发誓要和西西弗同在。

——阿多尼斯:“致西西弗”

郭玉闪是谁?

……

由于某些原因,查看完整全文,请访问微博@WeThinker微思客。

原文作者萧瀚,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