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有物| 边境的论辩:移民背后的政治哲学逻辑

 

本文由微思客WeThinker首发,如有转载需要,请与公众号联系。

边境的论辩: 移民背后的政治哲学逻辑

孙金昱
“难民”,是欧洲这个夏天的关键热词。
尽管欧洲各国政府在接纳难民问题上也存在分歧和顾虑,然而从整体趋势上来说,一向在人权问题上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欧洲还是对难民采取了接纳的态度。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尽管现在是十几年来最艰难的时候,但“我们能做到,我们做得到”。极右翼政党和团体虽然对接纳难民的政策提出反对,但是更大多数的欧洲民众、媒体、非政府组织则对难民怀有同情,并施以援助。 Continue reading “言之有物| 边境的论辩:移民背后的政治哲学逻辑”
Advertisements

移民专题| 挪威并不存在:齐泽克论难民危机

 

*本文作者斯拉沃热·齐泽克,由dou出ban公众号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dou出ban版权编辑。

挪威并不存在:齐泽克论难民危机

作者:斯拉沃热·齐泽克
译者:Debaser
译自:Žižek, S. The Non-Existence of Norway. London Review of Books, Vol. 37 No. 18, 24 September 2015.(http://www.lrb.co.uk/v37/n18/slavoj-zizek/the-non-existence-of-norway

Continue reading “移民专题| 挪威并不存在:齐泽克论难民危机”

移民专题| 欧洲能幸存吗?西方大思想家怎样看难民危机

*本文原载于《澎湃·思想市场》,李裕晨编译。《微思客》经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来源:http://www.activistpost.com/2015/09/turkey-pushes-refugees-to-europe-part-of-nato-war-plan-false-flag-police-state.html。

编者按: 
日益严重的移民危机正冲击着本身就处于危急中的欧洲。布达佩斯火车站拥挤的难民,朝向欧洲步行行进的难民队伍,以及地中海上一艘艘偷渡船,一系列的图像和声音裹挟和逼迫着欧洲人思考这样一些问题:欧洲能在这一场危机中幸存下来吗?移民问题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近日,欧洲知识分子纷纷发声,谈论他们眼中的移民危机和欧洲出路。

欧洲能幸存吗?

西方大思想家怎样看难民危机

李裕晨 编译 Continue reading “移民专题| 欧洲能幸存吗?西方大思想家怎样看难民危机”

移民专题| 为什么每个国家都应该成为“移民国家”?

★本文英文版载于Berghahn Journals, 题为“Why Every Country Must Become ‘An Immigrant Country’”,微思客经作者授权推送译稿,为中文公共平台首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封面图片源自blogspot.

为什么每个国家都应该成为“移民国家”?

作者:Adam K.Webb

译者:何嫄 Continue reading “移民专题| 为什么每个国家都应该成为“移民国家”?”

移民访谈| 驶向加拿大的诺亚方舟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十篇。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微思客马由游。

0-32

图为首位采访者下班后和家人在一起。

下午三点,市中心咖啡馆门外。她是菲律宾人,来加拿大八年,嫁了白人丈夫,现在半工半读,丈夫待业在家,公公是加拿大位高权重的政府要员,一共五个孩子,生了三个混血,刚刚下班。

“你是为了你丈夫才移民的么?”
“当然不是。为了给我自己和我的孩子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什么是更好的未来?”
“比方说工作,在菲律宾找工作,女生必须穿迷你裙,最漂亮的才会被雇佣,无论职业。所以一般到了三十多岁,妇女是找不到什么工作的。这里不一样,虽然我还是会因为不会法语和很多工作失之交臂,但是这里找工作相对公平得多。我二十多岁就一个人来到加拿大,我在这个国家非常幸福。”

“家人呢?”
“十九岁时的婚姻让父亲很失望,把我的人生否定了,不给我钱,也拒绝跟我说话。可是当我去了加拿大,即使拿的法定最低工资也可以寄很多钱给家里,还把妹妹带了过来——下个月我妹妹就可以来加拿大了,即使很可能经历我以前的坎坷。总之父亲对我改观很大,我在加拿大拥有的一切赢得了他的尊重。”

“以前的什么坎坷?”
“我来加拿大第一年在卡尔加里,在沙发上睡了四个月,还要每个月五百刀“房租”。虽然现在也没有什么钱,但加拿大是一个不需要很多钱就可以过得不错的国家。”

“你爱你的国家么?”
“我依然爱我的国家。但是我不会再回去了。”
凌晨三点,公交车站。他是捷克斯洛伐克逃到加拿大的难民,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去看他身在越南的妻子。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非常非常失望。”
“为什么?”
“这里的人太蠢了。我在捷克斯洛伐克黑暗的政治环境下习惯了人人自危处处提防的生活环境,管好自己的嘴,不然就被抓进监狱。这里的人无忧无虑,又傻又真,办事效率慢得简直没有生于忧患的意识。”

“那么为什么选择加拿大呢?”
“我是偷渡过来的,很多人和我一起穿越边界线的时候死了。我的国家把每一个说坏话的人抓进监狱,我不得不离开,再待下去我会疯的。”

“你爱你的国家么?”
“我不会再回去了。也不能,偷渡者回去会被抓起来的。”
他哭了。

晚上八点,社区街道边开得最显眼的花田旁站着一个戴草帽的妇人。她婚姻失败后独自从哥伦比亚的委内瑞拉带着年幼的女儿来到加拿大,已经三十多年。二月份刚刚退休。

“二十多岁带着女儿独自来到加拿大半工半读很不容易吧?”
“当你意识到你跟过去的土地完结了的时候,你就有勇气面对了,实际上,你不得不,眼前这片土地就是你的命运了。”

“有什么老人之言么?”
“年轻的时候一定要做好理财计划。我快四十岁才开始为政府工作,但退休金的要求是为政府工作三十年以上,现在经济不景气,政府裁掉了四分之一的员工,我二月时也没能幸免于难——如果撑得过这两年,我本来是可以拿绝大部分的原本工资做退休金的。”

“会想回委内瑞拉过晚年么?”
“不,女儿就是我的全部了。过两年会把房子卖了,找一个离女儿近的小村庄养老,就这样。”

下午五点,他下班后去儿子的店里补货。他放弃国内副教授的工作,九十年代出国从头开始,带着一双儿女和妻子读完硕博。儿子从这边上的初中,还是像传统的中国家长承担了他的大学学费,毕业后给他买了个咖啡店经营。

“那个时候出国的人少啊,还不都逮着机会就走了。”
“您是怎么确信国外的生活会比国内好的呢?”
“那个时候小女儿是二胎,偷偷生的,放在农村和奶奶住,朋友们都不知道——出国对于我们一家来说就是一家团圆,一家团圆就是比原来好。”

“出来之后和之前预想的差距大么?”
“那时候觉得出国是出人头地的事儿。当时一个月八百块钱工资,一个学院里才有一个计算机,黑白的只能输入文字的那种,出国每年拿的全额奖学金是工资的好几倍,美国当时的大学图书馆里就已经有彩色电脑了。当时国内现在还是明显落后的,现在不一样了,想挣钱反而要留在国内,出来就图个食品安全空气质量,还有些怕国内人情关系的人图个清静。”

他叫自己中华民族的香港人,英国移民,港大本科,美国名校硕博六年,加拿大工作,刚刚三十岁。
“英国护照对我来说只是让旅行容易一些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走学术这条路本来就是哪里有工作去哪里,我并不在意是哪个国家。”

我爸妈还都在香港,而且一辈子打算都在香港。”

“香港移民潮五六十年代就开始了,六月事件之后大部分香港人都想拿到外国护照。”

(“可是大陆人都没有那么着急地出逃啊。”)
“那是你们的问题。”

 

移民系列| 于建嵘:移民城市的文化困境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九篇。本文经作者于建嵘老师授权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0-30
【编者按】
新的城市,会给个人带来新的生活环境和体验;相反地,来自不同地域,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也深深影响着城市的文明和性格。移民与城市现代化之间的关系值得我们去重视。新来者的到来,势必对于这个城市,以及原住民带来诸多的冲击和矛盾,两类群体之间的文化冲突多维且复杂,且关乎公平和正义,万不可小觑。文化冲突的背后,有其制度性的原因值得我们去探索,而在作者看来,精英和底层,是两个关键的维度。 Continue reading “移民系列| 于建嵘:移民城市的文化困境”

移民系列| 童志超: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本文系微思客团队六月主题策划周“移民,何处是家园”系列推送的第七篇。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童志超。

阅读 童志超《自由主义式的国家认同观

 

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

童志超

在全球化不断深入的今天,人们是否拥有自由迁徙和移民的权利正成为一个值得探讨政治哲学的问题。按照很多世界主义者(Cosmopolitan)的理想,我们不仅该支持以跨国贸易为主导的资本自由流动,更应积极推动废除现有的各种移民限制,让一个真正意义上没有国家边界的世界逐渐成为现实。与之相反,社群主义者(Communitarian)则认为出于保留自身文化传统的考量,一个国家完全有权利制定自己的移民准入标准,国与国之间的人为边界是不可能被完全消除的。

Continue reading “移民系列| 童志超:民主与国家——对自由移民权利的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