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双元革命时期英格兰地区的农业制度转型如何发生?乡村社会的变迁又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在霍布斯鲍姆看来,这场土地变革是“一个融化冰帽的过程”,而阻碍这一进程的主要有两大力量:封建土地领主和封建小农,这两大障碍被克服的过程即是英国农业革命实现的过程。本文是《革命的年代》系列读书报告的最后一篇,让我们跟随作者一起,聚焦英国农业史。容天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1789-1848》一书中力求综观整个欧洲乃至与之紧密联系的外部世界在双元革命时期的历史变迁轨迹。为使读者能够一窥此时期欧洲变迁的堂奥,作者囊括了双元革命时期的大多数议题,如: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圈地运动、反《谷物法》联盟、工业革命、劳动贫民、无产阶级革命……
Continue reading “双元革命时期的英国农业史及乡村社会变迁 | 微思客读书会”
Advertisements
微思客版块

Michael Sherman:如果没有上帝,谋杀是错的吗?|微思客

作者:Michael Sherman(迈克·谢莫)“怀疑论者学会”(Skeptic Society)的创始人以及《怀疑论者杂志》(The Skeptic)的发行人兼主编

译者:王老香留美二十多年的华人,统计专业,微思客的忠实读者


普拉格大学网站是一个流行网站,保守的电台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丹尼斯·普拉格最近在上面发布了一个视频: “如果没有上帝,谋杀就不是错的。” 近两百万人听了他的论证: 没有神,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我认识丹尼斯多年,在他的节目做过嘉宾多次。他很聪明,在许多问题上我们看法一致, 但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他是错的。

普拉格的看法是,没有上帝就没有客观的道德,实际上很多人支持这个看法。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原因有四个: Continue reading “Michael Sherman:如果没有上帝,谋杀是错的吗?|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14435787850

图片为台湾节目主持人:蔡康永
编者按


作者过去十年里曾为北京地区大量的LGBT机构做过公益服务,并且以豆瓣、微信为平台和上万名各个社会阶层男同志有过长期交流。本文是基于其对“同性恋在中国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作出的两篇回答,经编辑整合而成。
青石路 | 微思客撰稿人


 

今天中国(大陆地区)男同的生活区域比异性恋者更多集中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越是城市,越是人口多的城市同性恋者人口比例越大,这几乎是全世界普遍规律。因为城市越大,可交往和挑选的同类越多,另外人海茫茫,也更容易保持隐私;而且大城市相比小地方往往社会环境上给漂泊者提供更多的方便和宽容友好;加之,中国相当多的同志成年后不愿意和原生家庭住在同一个地方,为了躲避家庭压力。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同志”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 | 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诺兰的《敦刻尔克》为何伤了法国人的心?|微思客

杜卿,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博士生


冷寂的法国小镇。德军的传单不断落下,仿佛在祭奠一场空无。几位士兵缓缓行进,四顾无人,他们翻找吃剩的食物,就着街头的水管饮水。正当其中一位把手伸向窗台上的一根烟头时,枪声骤响。他起身奔跑,身边的同伴们一个个倒下,他翻过一道篱墙,看到了法国士兵的街垒。

“英国人!”他喊道。

他通过了街垒,向海边走去,耳边飘过一句低语:“一路顺风,英国人”。

诺兰的第10部长片《敦刻尔克》以此开篇,几乎不交代背景,以直接浸入的方式,把观众带回到了1940年的惨烈战事。

Continue reading “诺兰的《敦刻尔克》为何伤了法国人的心?|微思客”

微思客版块

《敦刻尔克》:爱国主义的另一张面孔|微思客

孙金昱,伦敦大学学院(UCL)政治学博士候选人


地图和数字中的敦刻尔克

法国北部的海边小城敦刻尔克,因为二战中一次胜利的逃亡闻名世界。敦刻尔克大撤退和它作为一次战争转折点的意义,几乎成为了一个历史常识,一个人即使对历史一无所知,恐怕也不会对这个地名感到陌生。

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后,英国派出远征军前往欧洲大陆帮助法国进行防御。德军猛烈攻势下,欧洲小国无力甚至也无意抵抗。英法本以为保卫战会沿准备充分的马奇诺防线展开,但是德军却从植被茂密的阿登森林进入法国,绕到盟军身后。而盟军的面前,则只有更多的德军。敦刻尔克,成为了此时唯一的退路,但这唯一的退路,却更像是一条死路。此时,距离德国入侵波兰,仅仅过去9个月。

Continue reading “《敦刻尔克》:爱国主义的另一张面孔|微思客”

开学季, 微思客版块

王涌:写给十八岁的法学少年卡尔|微思客*开学季

王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亲爱的卡尔:

见信如唔,虽然我们在时空中不可能相见。

我已年近五十,而你才十八岁,十分羡慕。当然,我们是同一个灵魂,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是五十岁的你,你是十八岁的我。

收到此信,你一定很惊讶。我先说说此信的缘由吧。

我的朋友桑磊君嘱我写一篇《法学第一课》,给秋天即将进入法学殿堂的新生,我很犹豫。

恍恍乎,我在讲台上已絮叨近二十年了,好为人师的话说了一箩筐,仅“致新生”之类的文章也有若干篇,实在不愿再作一篇味如嚼蜡的入学指南。

但有些时刻,我想象自己,如果重回十八岁,我将如何度过大学。

Continue reading “王涌:写给十八岁的法学少年卡尔|微思客*开学季”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下):于欢案反映出中国法治的困境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

中篇里,周濂老师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探讨了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下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之前的于欢案件,也谈到了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区别,以及对于中国实现正义的可能。

最后,周濂老师跟我们分享了他和女儿布谷之间的一段“哲学对话”。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下):于欢案反映出中国法治的困境 |微思客大家访谈”

开学季, 微思客版块

於兴中:怎样读书?|微思客*开学季

编者按


原文为於兴中教授2008年5月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比较法与法社会学系列讲座”上的演讲内容,由北京大学法学院2007级硕士研究生李伟、汪多加从录音整理为文字。微思客在此开学季推送,以飨读者。

於兴中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Anthony W. and Lulu C. Wang中国法讲座教授,兰州大学文学学士,哈佛大学法学硕士、博士,研究方向为社会理论、法哲学、中国法律及历史


於兴中,图片来源网络

Continue reading “於兴中:怎样读书?|微思客*开学季”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上一篇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到公共讨论当中,也谈到了当理想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同时,周濂老师也分享了他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感受。点击【阅读原文】回顾《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在这一篇里,周濂老师会谈到川普当选与政治正确的问题,也会探讨哲学如何指导我们的生活,更会深入探讨一系列政治哲学的话题。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中):流沙中国下的正义可能 | 微思客大家访谈”

微思客版块

大学教育的目的|微思客*开学季

编者按: 

值此“开学季”,我们选择一系列有关“大学”、“学科”与“如何学习”的文章,希望给同学们提供一些思考的机会。今天,我们推送《大学教育的目的》。

“教育的目的”演讲是芝加哥大学的传统。在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请一位教授为本科新生作专题演讲,为的是引导他们进入芝加哥大学独特的教育传统。一般最有声望的教授才有担任演讲者的资格。

本文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Andrew Abbott教授2002年的演讲。衷心感谢田晓丽老师的翻译。

 

Continue reading “大学教育的目的|微思客*开学季”

大家谈, 微思客版块

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 微思客大家访谈

编者按:


2017年3月底,周濂老师在美国波士顿接受了微思客的采访。在采访里,周濂老师谈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参与公共讨论,谈到他对于欢案的看法等等。为方便读者阅读,此次采访内容分成上、中、下三篇推送。

文后还会公布获得赠书的两位读者名单。请获奖读者火速联系小编,领取赠书。

Q:周老师我们从公共参与谈起吧!您觉得知识分子跟学者应该怎么样真正的了解公共议题?他们如何才能真正地参与到公共议题里面去?

周濂:过去这些年,政治与公共生活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方面自媒体发展迅猛,另一方面舆论审查和监控也日益严苛,社会整体的观念水位似乎有所提高,但人们的是非对错观念也从未像今天这样的混乱,对于通过理性对话、凝聚共识这件事,大家已经失去了耐心和热情。当代中国的公共政治文化生态正在迅速地变成流沙状态,称之为“流沙中国”并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访问周濂(上):后真相时代的公共讨论 | 微思客大家访谈”

逻各斯, 微思客版块

你爱国吗?可否给我一个政治的理由?|微思客

编者按


《纽约时报》在评价电影《战狼2》时这样说,它“点燃中国人鹰派爱国主义激情”。我们往往提到“爱国”、“爱国主义”这类的词汇,也往往在公共讨论中,做出“爱国”与“卖国”的评价。不过,似乎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地思考,爱国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对于一个国家的忠诚的理由是什么?今天,微思客逻各斯版块,聚焦“爱国”。

李敏刚|匈牙利中欧大学政治科学系博士候选人,研究政治理论、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对国家的忠诚(loyalty),是政治生活难以绕过的情感。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确保一个社群的政治稳定的必要元素。政府总不能每次都用枪杆子顶着人民的头来要求他们服从法律和政令。就是在民主国家,少数为什么要服从多数,为什么要接受一个自己不同意的政策决定?为什么不暴动或移民?政治的良好运作,有赖公民对国家的自发服从,甚至牺牲。构成这些牺牲和服从的动机(motivation)是什么?似乎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所属的政治共同体的忠诚。至少,在理想情况下,公民的服从和牺牲都应该是甘心的,而不是出于自利或敢怒不敢言。 Continue reading “你爱国吗?可否给我一个政治的理由?|微思客”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市场”的概念何时出现?它作为制度有着怎样的发展历史?“自律性市场”的观念是如何出现的?如果你对以上几个问题感兴趣,请跟随本文作者的笔触一起,去《革命的年代》一书中寻找答案。

麻袋酱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卡尔· 波兰尼认为:“自律性市场”的观点是在19世纪的时候出现。所以借助霍布斯鲍姆的这本《革命的年代》可以尝试着去认识“市场”这个制度的历史,市场制度产生于英国(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及金本位制都是英国发明的)。

《革命的年代》这本书从1789年开始说起,先简短地回顾了下18世纪的英国历史。

Continue reading ““市场”的起源 | 微思客读书会”

周末图书馆, 微思客版块

宋氏家族:特洛伊木马制造者?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书名:宋氏家族

著者:【美】斯特林·西格雷夫

出版时间:2017年8月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苏琦 | 资深媒体人,现为《财经》杂志主编


“南京政府国民政府已经变成了一批特洛伊木马,外表被宋氏家族的人涂得色彩斑斓,而在这匹马的肚子里,则藏着那些军阀、秘密警察和实际掌握中国大权的青帮大佬们。此事也算是宋子文在任期间的一项主要成就,从头到尾做得可谓天衣无缝,外国人大都被它的表象所迷惑,美国人受骗尤甚。”

Continue reading “宋氏家族:特洛伊木马制造者? | 微思客周末图书馆”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邓超与郝蕾搭档,演了一部更胜原著的佳作 | 微思客

普通读者“第十八期”编者


中国的历史剧很少有说皇家坏话的,创作者把自己摆成帝王师,用一种规劝或仁慈的口吻来刻画皇家的过错,所以观众一路看下来,也是皇帝被奸人所误,他只需要说一句“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忏悔一下,就好像洗清一切残忍无情和剥削了。从这一点来说,刘恒改编的《少年天子》非常出众,因为他彻底摆脱了原著的庸俗,化笔为刀,一边冷笑,一边恣意地描写皇家的残忍与荒唐,而戏剧家只是隐于幕后,目送自作自受的轮回。

原文首发于文汇APP,完整版发布于微思客。 Continue reading “邓超与郝蕾搭档,演了一部更胜原著的佳作 | 微思客”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法国大革命为何影响如此深远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前些天,我们推送了一篇分析英国工业革命如何发生的读书笔记,作为“双元革命”另一环的法国大革命,又为何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如此深远的影响呢?且看霍布斯鲍姆在《革命的年代》一书中进行的分析。

Elijah晓栋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其著作《革命的年代1789-1848》 中提到,“双元革命”,也就是英国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对1789-1848这段时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英国工业革命影响了当时世界经济的发展,而法国大革命则影响了当时世界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法国大革命所产生的自由、平等与博爱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世界的政治格局;法国大革命期间所建立的法典、科技组织和公制度量衡也被多数国家所采用”。霍布斯鲍姆毫不犹豫地认为,在当时那个政治骚动和自治运动渐多的年代,法国大革命是唯一的一次民主革命,是程度最激进的革命,也是当时影响最为深远的革命。

Continue reading “法国大革命为何影响如此深远 | 微思客读书会”

读书会, 微思客版块, 普通读者

1789-1848:霍氏眼中的革命年代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霍布斯鲍姆眼中的1789-1848是一段革命的时代:“自由主义的胜利开始于革命的失败,结束于漫长的经济萧条”。焖章将英法两国的情况进行了细致的比对,来追思现代文明血脉中“双元革命”的荣矜。
焖章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这不是一部欧洲史,也不是一部世界史。”霍布斯鲍姆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和同时期发生的(英国)工业革命称为“双元革命”(dual revolution)。《革命的年代》讲的就是这双元革命的历史。现代文明血脉中“双元革命”的荣矜,无论从何种角度来描述追思都不过分,这是历史学家讲述这段往事不绝如缕的因由。霍氏被人称为左派的历史学家,在西方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眼光观察世界而著称。霍氏笔下的1789-1848年的世界到底是如何模样,驻足观看远处的身影,不如走进来一探究竟。

《革命的年代》一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描述的是双元革命的“发展”第二部分描述的是双元革命的“结果”双元革命首先从1789年的世界的世界启程。

图片来源网络

Continue reading “1789-1848:霍氏眼中的革命年代 | 微思客读书会”

微思客读书会

霍布斯鲍姆论工业革命 | 微思客读书会

 

编者按

“工业革命”可以称得上是一次“革命”吗?它为何率先在英国发生?当时的英国有哪些独一无二的“优势”?James LAI 的这篇文章,细致梳理了霍布斯鲍姆笔下英国从18世纪的“技术改良”走向19世纪20年代的“工业革命”过程中的重要线索。

 

James LAI  | 微思客读书会第四期成员

 

在《革命的年代》一书中,“工业革命”是霍布斯鲍姆认为塑造现代世界社会形态(即常人所说的“现代性”或“自由市场经济”)的“双元革命”其中之一的历史现象。从今人的视角来看,工业革命的确可以被称得上是划分基于传统农耕社会和现代工业文明的一道“天堑”:前者是基于个人需求适足性、简单生产而非财富增殖、“千年如一日”的社会图景;而后者则是基于个人需求无限性、扩大生产以达到财富无限扩张、“一日胜千年”的发展主义现象。二者所呈现的社会图景的巨大反差,足以名副其实地称得上是一次“革命”性的世界变迁。

 

Continue reading “霍布斯鲍姆论工业革命 | 微思客读书会”

微思客影评、书评

她引我走出那片灰暗的羞耻 | 微思客*706

图片均源于网络
刘靖 | 706青年空间新媒体撰稿人

 

带着一种复杂的羞耻感读完“那不勒斯四部曲”的前两部(《我的天才女友》和《新名字的故事》)。关于这种羞耻感,我需要对自己做一个漫长的解释。

Continue reading “她引我走出那片灰暗的羞耻 | 微思客*706”

法、经济与我们

她们的笑容我们应该守护 | 微思客

图片为韩国电影《熔炉》剧照。
本文摘要

 

未成年人性侵案件,被害人由于是特殊群体,理应得到更多关注,现实中,对未成年的法律保护问题相对复杂和多层次。一旦发生,对于受害者的侵害也是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打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未成年的相关权益却又往往为人所忽略。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分析,难点在于罪行认定和责任加重现象的判断。

 

刘彪 | 微思客编辑

 

8月12日,作家陈岚微博转发网友爆料,称南京南站候车室内,一名年轻男子若无其事地对其同行的女童进行当众猥亵。微博文中配4张照片,其中一张上有一名20岁左右小伙子的正面照,并被网友指认是涉嫌猥亵小女孩的人。

Continue reading “她们的笑容我们应该守护 | 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