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原文作者 | Wendy Pullan
翻译 | 刘智旅、Sylvia、窦豆豆、张力子
校对 |  芦静、刘智旅、萌
@微思客川斯雷特

 

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UNESCO)这番举动,延续了其制定政策时的一贯作风——目光短浅,而他也总是基于个人憎恶,对一无所知的领域指手画脚。与此同时,该决策反映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世界遗产这个问题上,给人感觉似曾相识。

美国不止一次反对加入国际组织,与此同时,却又拼命挣扎,以试图理解人类文化中多元且矛盾的丰富内涵。1984年,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声称该组织资金管理不善,同时偏袒前苏联。2002年,乔治•沃克•布什宣布重新加入该组织,希望能再次肩负使命、履行义务。但即使是奥巴马执政时期,当该组织接纳巴勒斯坦成为其会员国时,美国依然当即扣缴会费。令人忧心的是,这个联合国机构(UNESCO)的职责本来很广,却偏偏拘泥于这种具体问题。与此同时,值得一问的是,巴以状况是否足够具有代表性,以唤醒人们关切世界遗产状况的意识。

图片来源:BBC NEWS

繼續閱讀 “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廣告

叙利亚难民如何融入加拿大社会 | 微思客

640-8.jpeg

(图片来源:Bernard Weil/Toronto Star via Getty Images)

在加拿大,叙利亚难民作为新来者,被迫要克服语言和求职障碍,这并非易事。但事实证明,加拿大民众对于数以万计新来者的忧虑其实是杞人忧天。

——皮特·绍恩·泰勒 2019年5月21日

原文作者 | Peter Shawn Taylor
翻译 | luyo  木子李  芦静  璇玥校对 |  萌 刘智旅@微思客川斯雷特
作者

Peter Shawn Taylor

难民的生活有很多问题——危险、疲倦、悲惨、乏味、心烦、成本高昂,需要不断克服各种未知的挑战,生活总是嘈杂的。比如此刻,吉哈德(Jehad)和巴拉·巴德尔(Baraa Badr)那套位于安大略省基奇纳市的公寓里就传出了阵阵呱噪之音,而这多是婴儿的哭闹声。他们的大儿子胡萨姆(Hussam)和孙子载因(Zain)来看望他们,并正在和邻居的孩子一起玩。与此同时,不仅小儿子亚当(Adam)不停喧哗,各种各样电子设备也为这份喧闹出了一份力:提示祈祷时间的声音,朋友和家人的短信和电话声等等。然而,不受这份喧闹所影响的,是吉哈德对加拿大生活热情洋溢的描述和憧憬;是他对家人迄今为止所获帮助充满的感激;也是他对未来的许多计划。“我喜欢待在这里,我爱我的朋友,我爱加拿大”。他充满激情、声音洪亮而有力,他的肢体语言显然弥补了语言的障碍:“加拿大平等,政府也好,不像叙利亚政府,没有任何帮助。”

SYRIAN-REFUGEES-CANADA-02-2-810x608-1556744636.jpg

(图片取自Macleans Magazine,由Chris Donovan拍摄)

繼續閱讀 “叙利亚难民如何融入加拿大社会 | 微思客"

如何评价韩国总统文在寅两年的政绩?| 微思客

编者按:在前任朴槿惠因丑闻下台后,2017年5月,文在寅以41.08%的得票率当选韩国第19任总统。在文在寅总统就职两周年之际,微思客川斯雷特翻译小组获得Diplomat杂志授权,翻译Shannon Tiezzi对旅韩学者Darcie Draudt针对文在寅两年总统表现的采访,以飨读者。

作者:Shannon Tiezzi, Diplomat杂志主编
翻译:芙求,Lee,刘怡,王冰@微思客川斯雷特翻译小组
校对:芙求,刘智旅,元嘉草草

繼續閱讀 “如何评价韩国总统文在寅两年的政绩?| 微思客"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引言:在完成埃里克·霍布斯鲍姆 (Eric Hobsbawm) 的“19世纪三部曲”之后,微思客读书会于第七期转入了文化史领域的阅读:《上瘾五百年》、《贸易打造的世界:1400年至今的社会、文化与世界经济》、以及世界史学者罗伯特·芬雷 (Robert Finlay) 厚重的《青花瓷的故事》。当我们还在罗伯特.芬雷(Robert Finlay)为我们创建的青花瓷世界里流连忘返时,微思客读书会将于第十期继续在文化史领域深耕。读完“瓷”这一凝练的主题,这期的是什么?茶如人生,淡中有味,虚怀若谷,不同的人品出人生的清和涩。在21世纪这躁动的年代,抛开浮华躁动之心,伴随着书香茶韵进入由美国汉学家Victor H. Mair(梅维恒)和瑞典考古专业记者Erling Hoh(郝也麟)联合著作的《茶的真实历史》,让我们与茶来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繼續閱讀 “微思客读书会第十期 《茶的真实历史》 招募中"

网上流传疑似刘强东性侵犯案的视频,看看律师跟法律学者怎么说?| 微思客

编者按:网上流传了两段疑似是刘强东性侵犯案的视频,网络上议论纷纷。微思客特别综合了几位律师以及法律学者的意见,也加入了一些分析,供读者参考。


疑点: 网上流传的视频可信吗?

在视频流出之后,微博名为“JTN陈曦律师”的用户转发了视频之后表示:“本人为刘强东先生的代理律师,经当事人确认,该视频内容属实。”

640.jpeg

对此,有律师以及法律学者对于网传视频的真实性表示质疑。微博用户“赵丹赵丹喵” (耶鲁大学JD,就职于纽约某律所) 针对视频的真实性,作出以下推测:

一个完全符合逻辑的猜想:这位律师只是说“该视频内容属实”。有可能内容的确属实,就是特意安排录制的,视频内容本身并没有说这个女生是明州诉讼案中的当事人。这份视频也没有提交到美国法庭,无需承担做伪证的责任。

一名在美国读法律社会学的学者也对此提出了三个疑问:

1. 陈曦律师没有美国法律教育,也没有美国律师执照,和普通人一样没有资格就本案做任何与法律相关的建议和认证;

2. 证据真伪怎么能由自己代理律师来确认?起码得是无利益冲突第三方,或者更好由原告律师确认吧?

3. 微博字数有限,可能无法提现陈律师的提问技巧。如果她问:东哥这里面是不是你?刘答:是的。那她就足够发出"经本人确认,内容属实"几个字了,但她有没有问:这是不是去年9月初商务晚餐结束后您送刘女士回家在她住的那个公寓楼的监控拍下的未剪辑未处理视频?好奇刘强东如何回答。


疑点: 现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是否“打脸”之前的民事诉讼起诉书?

万淼焱律师认为,根据现有材料,可以理出基本的无争议事实:

1. 女生出席的晚餐会,是京东组织而且京东掏钱的;

2.在豪华车内,刘强东对(与)女生有超出正常范围的举动,京东员工在场;

3.刘强东与女生发生性关系,美国警方到公寓时,刘强东下身赤裸。女生对警察陈述“他强奸了我”,但是又没有激烈要求立即拘捕刘强东;

4.在明大校方鼓励下,女生再次报警,警方拘捕了刘强东。

所以,在基本事实无争议的前提下,构成法律上的强奸罪,确实有证据问题。但是,怎么能够证明女生是仙人跳呢?用什么来证明?

第一次报警是男同学Tao报的,除非刘强东方有女生与Tao的预先合谋证据,或者Tao自己承认与女生有合谋。第二次报警是明大校方鼓励下进行的,女生被校方做工作、发信息,一直都在校方陪同下,所谓的谈赔偿电话明显可以理解为帮助警方的稳住嫌疑人。而且倘若女生索要了赔偿,那么刘强东方至少会对公众披露女生索要的金额。

所以,微博账号“明州事记”称女生仙人跳,实在不知女生敲诈勒索仙人跳有什么依据,相反倒有故意毁损女生名誉之嫌。

对于网上流传的两个视频,微思客编辑元嘉草草整理了与两段视频对应的起诉书内容,供读者自行判断。

640-2.jpeg

(视频称,“两人并非*始终*坐在一起”。)

起诉书关于此段的描写,并未提到两人“始终”坐在一起:

23. 原告一进入Origami餐厅,姚其湧即指引她就坐于紧邻被告刘强东左侧的座位。此安排出于被告刘强东之前对姚其湧的授意。当时为21岁的原告,是所就座餐桌上唯一的女士,餐桌上另有至少十五位中年男士高管共同就餐。Tao则被指示就座于单独的餐桌,仅与薇薇安·杨, 艾丽斯·张和姚其湧的助理同席。

640-3.jpeg

(视频显示了一段两人/三人进公寓前的情景。)

起诉书对于此段的描写:

33. 当他们到达原告的公寓大楼后,原告、被告刘强东和艾丽斯·张下了车。原告认为自己只是被送到房门口、希望保持礼貌和尊重、不想局势恶化的情况下,原告和被告刘强东以及艾丽斯·张一同进了大楼。被告刘强东用中文指示艾丽斯·张不要跟着。

640-4.jpeg

(网友称,女生并没有明显抵抗。)

起诉书里提到当事人明显抵抗的描写是在进到公寓房间之后

34. 原告终于回到了公寓。与原告期待的不同,被告刘强东并未冷静离开公寓、回到他的车上,而是脱掉了所有衣服,裸体躺在她的床上。原告请求被告刘强东穿上衣服离开她的公寓。但被告刘强东对地原告暗示道:“你可以成为和邓文迪一样的女人”。

35. 被告刘强东继续在公寓内追赶原告,并且变得越来越具有性侵略性。他强行脱下原告数件衣服。在被告刘强东的行为愈演愈烈的过程中,原告一直在反对、抵抗,从未表达过同意。

 

编辑:元嘉草草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经微思客获万淼焱律师、赵丹赵丹喵授权使用其观点,未经授权,不许转载。

12.jpg

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

元嘉草草案:Blue的这篇文章,看似是在质疑know yourself公众号的“初心”是否还在,实质是对所有临床心理学工作者的一个沉重拷问。

ky对于公共性议题有意无意的回避,不仅仅是时代下的缩影(ky从崛起到快速扩张,恰恰是中国互联网言论自由从宽松到收紧的几年),也在某种程度反映了临床心理学对于个体背后更宏观的社会背景以及公共性因素的不重视。广州女权运动者黄叶韵子在一次女权主义沙龙中谈到,当她因为抑郁症寻求心理咨询师帮助的时候,她当时的心理咨询师对于她作为女性遭遇到的歧视归因为个人的原因,并没有看到社会性对于女性的歧视以及她可能遭受的文化性创伤。这一点让她非常失望。

另外一个例子,是近期考研学生焦越在网上质疑清华大学在研究生入学时涉嫌性别歧视。一个心理学博主对此事的评价是,大学因为怕学生出事需要负责,会在面试时候淘汰掉那些疑似“有心理问题”的学生,他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国情,而且“90%喊歧视的人,内部问题才是ta们人生不顺心的绝对主要影响因素”。他的观点被众多心理学博主认可且附和。且不说仅仅依靠面试时候10几分钟的交谈就判定一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是否科学,这样的操作是否涉嫌对于心理健康歧视也值得深究。

当一些心理咨询师把个体的遭遇仅仅归因于个人,而看不到个体背后社会结构性的影响,这其实是非常片面的。Blue也在文章里质疑,ky创始人钱庄在演讲中对于“虚无”的表述太过于岁月静好(“只要世界上有一个深深懂得你的人,或者是一个帮助你了解你的人存在,和ta在一起是,就真的觉得世界是不重要的。”),而忽视了更宏观的公共性。对此我深以为然。如果说,心理学是帮助人们认识自己,know oneself, 那么思考“我是谁”这样的命题的时候,不应该只局限于个人层面,满足于在自我构建的小圈子里面岁月静好,更应该站到更宏观的角度,从公共性角度、哲学角度思考,我与他人的关系,我与社会的关系,我与人类这个共同体之间的关系。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人也是从近20年开始才逐渐重视的心理健康,即便现在也依然很多人对于心理健康问题讳疾忌医。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连达到个体层面的岁月静好都很难,更不用说从公共性角度思考人生。但这种把“个体心理健康”跟“社会性”割裂的观点,恰恰就是Blue一文所批判的。一些个体层面的创伤很有可能是历史、社会、国家政策、文化等等交互作用下的结果。缺少了宏观角度的know yourself只可能是虚假的、有限的“懂我”。

繼續閱讀 “为什么会对know yourself感到疑惑和失望丨微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