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略的印度,新冠肺炎如何影响13亿人? | 微思客·疫情专题

1
本文由作者写于2020年3月23日,在这篇文章后不久的3月25日,印度就实行了连续三周的封城,在大城市,因封城而失去工作的数十万外来务工人员无处可栖身。本文经授权,由微思客翻译小组翻译。

作者:
Angel L.Martínez Cantera,是一名西班牙自由摄影记者,自2013年以来他一直在亚洲工作。他拥有伦敦城市大学的国际政治硕士学位,专注于人权与发展的研究。
翻译:肖瑶,王冰,Giulia
校对:刘智旅
@川斯雷特翻译组
新冠肺炎会在印度持续扩散吗?
在印度,金融中心孟买和首都新德里等其他城市,将在周日局部封城后保持封闭状态。本周初,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宣布,昨天之所以实施14小时禁足令,是为该国公民在未来抗疫时能做好准备。
 
然而许多人认为,因为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地区,疫情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上述措施至少早在一周前就该实施。
2
早在3月15日,在莫迪本人的要求下,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的各位领导人,为应对新冠疫情,举行了一次非同寻常的视频会议。
 
由于成员国之间存在政治分歧,各国合作一度陷入僵局,因此这还是该组织自2014以来的第一次会议。会议上,印度承诺提供1000万美元,来建立一个应对新冠疫情的应急基金。就在本月初,世界卫生组织已宣布新冠病毒是“全球性流行病”。
 
SAARC成员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不丹,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人口加起来约有20亿,也占了全世界四分之一人口。在本周末,这些国家已确诊超过1300例,其中约12人死亡。
 
虽然新冠病毒发现于中国,可是在欧美国家病例快速增长后,现在才在南亚传播开来。这一点,可以说是非常神奇,因为病毒传播的两大因素是人近距离接触和不注意清洁。
因为南亚地区人口过度拥挤,和人们不注意卫生,该地区无疑面临着严重威胁。然而, 作为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有近13亿人口,却因其应对疫情的“绝佳”方式而受到世卫组织的称赞。
自2月初在南部喀拉拉邦首次确诊以来,截至3月23日上午,印度已有415例感染新冠肺炎者,其中8人死亡。但是,专家担心,因为与其他国家相比,印度筛测次数较少,而且还只对一小部分人数进行检测,所以实际感染人数恐远远高于确诊人数。
 
世卫组织最近强调,大范围检测和隔离对抗疫至关重要。虽然为时已晚,但印度终于调整了方法。
 
检测不足很可能将真实病例数字掩盖。
 
截至3月23日,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ICMR)报告称,全国92个国营实验室中,共有17,493个人得到了检测。
 
与韩国和意大利相比,印度的检测率低的惊人。截至3月18日,韩国和意大利分别检测了295,647人和148,657人。
 
截至3月17日,韩国每百万人得到了5500多次检测,意大利每百万人得到了2500多次检测,而远远落后的印度每100万人平均才有10项检测。
 
在世界卫生组织坚持“测试,测试,测试”的同一天,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联合秘书拉夫·阿格劳瓦尔(Lav Agrawal)在新闻发布会上答复:“测试只会按照指南进行,我们不希望造成任何不必要的恐慌。”
4
然而,世卫组织的建议并不仅仅针对,那些已经因欧洲疫情严重而饱受惊吓的国家。越南或泰国等邻近发展中国家,分别对每百万人进行了40和140次测试。
 
据美联社报道,印度实验室每天仅对90个样品进行测试,尽管他们有能力一天测试8000人。据卫生部提供的报道,若最初的52个实验室在上月就已最大负荷运转,那么即使进度缓慢,测试样品数也能超过18万个。
 
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疾病动力学,经济和政策中心主任拉曼南博士(Ramanan Laxminarayan)在3月18日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印度可能是下一个冠状病毒爆发地。” 据他估计,印度未确诊的感染病例超过10000例或更多。
 

5

随着新冠病毒的突然爆发,韩国和意大利也在完全进入第三阶段或社区传播阶段后,实施了封城措施。社区传播,即指患者是在没有外出旅游和与接触疫区旅游者情况下,被确诊的一种情况。
 
印度的官方立场是病毒尚未在社区内传播, 且认为自己仍处于第二阶段或本地传播(即指仅将旅行者及与其进行直接接触者视为潜在感染者)。基于此假设,到目前为止,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于3月上半月仅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随机测试。在1020个类流感和类严重急性呼吸疾病样本中,有500例已呈阴性。
 
然而,本地专家认为样本数可能太小且过时,无法确定实际的传播程度。
 
尽管如此,印度仍在努力加快检测速度。目标是要运营116个政府实验室,并再算上私人实验室。此外,印度还订购了100万个试剂盒,并可能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再提供100万个。
 
但是这些努力可能为时已晚,导致无法采取措施,来使病毒在社区内指数传播曲线扁平化。加上印度医保系统既资源缺乏又分配不均,在疫情威胁下有崩溃可能。
 
信息缺乏及设备简陋
 
3月19日,在印度出现第一例COVID-19病例后的一个半月,以及实施出入境管制一周之后,莫迪终于对这个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的公民宣告了此次流行病的威胁。 
 
莫迪一边敦促人们之间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一边将长者进行隔离。莫迪于3月22日星期日呼吁民众共同执行“全民禁足令(Janata curfew)”。禁足令并没有强制印度居民接受检疫,但民众应在周日早7点至晚9点自觉留在家中。
  
尽管,莫迪的同党成员对公众散播的医学建议危险且具有误导性,但莫迪本人在讲话中并未予以纠正。例如, 印度北部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首席部长约吉·阿迪蒂亚纳特(Yogi Adityanath)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指出,可以通过练习瑜伽消除像冠状病毒这样的疾病。阿萨姆邦立法会(Assam)的一名印度人民党议员(译者注–莫迪属于此党)表示,牛尿可以治疗这种病毒。
 
不仅如此,莫迪在讲话中也没有提供任何财政支持,去维持印度经济或者帮助贫困的医疗机构应对紧急情况。
 
6
在本周末,举国加强对各地流动的控制前,印度一些邦政府采取了预防措施,包括关闭学校和禁止公众聚会。同时,当局和医务人员在景区、火车站和机场增加了旅客检查站。
 
但是,那些被强制接受检疫的旅客,因为投诉了检疫中心信息匮乏和待遇差劲,他们的苦难反而更上一层楼。倘若旅客护照显示,他们有前往疫情严重国家的旅行史,他们处境最为艰难。
 
23岁的阿斯塔·高尔(Aastha Goal)表示,“我想接受检疫,因为我从西班牙回来,我已经看到了这种病毒的危险性。但是在印度的经历非常令人震惊。”她在印度着陆后,被带到位于旁遮普邦阿姆利则(Amritsar, Punjab)的一个戒毒所,一直待了72小时。
 
“他们告诉我们,我们会去医院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但这不是真的。他们只检查了我们的体温。事实上,在他们的看管下,我反而很担心我的健康。” 高尔解释道。回想起曾经的境遇,她泪流满面,“床很脏,以致于一位年长的女士不得不睡在草地上。因为厕所肮脏,我无法使用,结果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又不是西班牙或加拿大。’他们只会在上级检查前会清洁设施。他们不在乎病人,他们只惧怕他们的上司。”
同样,长居西班牙的年轻印度学生安奴舒卡(Anoushka K.)描述,在她到达德里国际机场时,她的护照被收走,直到她被带到印度首都西边一个设备条件很差的中心,进行新冠病毒测试后才能拿回护照。
 
但并没有进行真正的测试。
 
安奴舒卡:“老年人抑或婴儿都被安置在一处肮脏的房屋内。他们最终把我们带去了一家旅馆,并要求我们支付住宿费用,所以我们离开了。”
 
缺乏信息、意识薄弱在印度范围内很普遍,但也有例外。38岁的西班牙游客蕾雅·马托斯(Laia Matos)的经历与安奴舒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直到新冠病毒测试的结果出来前,他们为我们提供了食物和良好的住宿。”
 
当时,警察在喀拉拉邦(Kerala)拦停了他们所乘坐的公共汽车,在经过最初的混乱之后,蕾雅和她的朋友得到了体面的对待。许多游客声称,在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旅馆已被命令禁止向某些国民提供住宿。
 
8
打扮成新冠病毒进行宣传的印度交警
鉴于印度是除中国外,最早十五个有确诊病例的国家,所以不论是在检测病毒还是告知公众方面,印度现在应对疫情的(差劲)表现都令人惊讶。
 
为放缓新冠病毒的传播,印度已援引《流行病法》(Epidemic Disease Act, 1897),并通过《国家灾害管理法》(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Act)分配国家应急基金,距今过去了一周多的时间,但全国各地资源分配不均,这点令人讶异。
 
尽管印度仍处于流行病的早期阶段,但旅行者已经感受到印度的混乱及其设施的拥挤。一些人担心,如果印度成为下一个新冠病毒的爆发地,那么因为医疗设施不堪重负,新冠患者将见证混乱。
9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印度每千人甚至没有一张病床。印度的医疗保健支出仅占GDP的1.28%,每10,000人只能平均到8名医生,而意大利为41名,韩国为71名。此外,印度一所公立医院平均要应对超过55,000人。
 
由于感染在过去几天中有所增加,政府向私立和公立医院以及医学教育机构发布了一项公告,以动员更多的人力,安排预留床位、隔离设施、呼吸机以及高流量氧气面罩。
 
印度只有8%的人年龄在60岁以上,因此该国可能不会像意大利一样,让流行病对整个国家造成致命影响。意大利则约有23%的人口超过65岁,使得疫情死亡率更高。
 
然而,印度长者的绝对数达到1亿。而且,有2.75亿印度人(人口22%)生活在贫困线之下。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公共医疗体系资源匮乏,加上私人医院的费用高昂,这批人的命运将取决于能否在抗疫时遵循卫生规范。例如,能否在过度拥挤的棚户区内,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和保持卫生习惯,但这些人之前从未养成这种习惯。众所周知,棚户区还是疾病滋生的温床。
10
11
 
编辑:圆圆
wethinker2014@163.com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The Diplomat”  ,英文版请点击“阅读原文”。本文已获得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本文图片均源自网络。赞赏所得均用于微思客团队日常运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