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遗产战争: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政治因素——当身份政治与古代遗产针锋相对 | 微思客

原文作者 | Wendy Pullan
翻译 | 刘智旅、Sylvia、窦豆豆、张力子
校对 |  芦静、刘智旅、萌
@微思客川斯雷特

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UNESCO)这番举动,延续了其制定政策时的一贯作风——目光短浅,而他也总是基于个人憎恶,对一无所知的领域指手画脚。与此同时,该决策反映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世界遗产这个问题上,给人感觉似曾相识。

美国不止一次反对加入国际组织,与此同时,却又拼命挣扎,以试图理解人类文化中多元且矛盾的丰富内涵。1984年,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声称该组织资金管理不善,同时偏袒前苏联。2002年,乔治•沃克•布什宣布重新加入该组织,希望能再次肩负使命、履行义务。但即使是奥巴马执政时期,当该组织接纳巴勒斯坦成为其会员国时,美国依然当即扣缴会费。令人忧心的是,这个联合国机构(UNESCO)的职责本来很广,却偏偏拘泥于这种具体问题。与此同时,值得一问的是,巴以状况是否足够具有代表性,以唤醒人们关切世界遗产状况的意识。

图片来源:BBC NEWS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首要职能是保护世界遗产,但同时也资助国际文化活动。该组织资金由世界各国缴纳,其中美国会费占比22%,不过,近年来美国多次未缴费。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时,特朗普曾批评该组织的资金问题,但是他表示,退出的主要原因是该组织对以色列存在偏见。以色列认为退出行为是“对歧视以色列付出的代价”。

人类遗产问题已成为当今世界关注的重点,由于自然灾难和人为因素,许多城市都正在遭受磨难。在中东地区,例如,叙利亚阿勒颇(Aleppo),也门萨那(Sana’a)和伊拉克摩苏尔(Mosul)等古代中心现在正经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破坏。194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建立时,基于合理且充分的理由,其宪章将文化多样性与人类宽容性相联,以“促进各国之间合作,来对和平与安全作出贡献,以增进对正义、法治及基本自由之普遍尊重”。在很多情况下,破坏遗产也意味着侵犯人权,毕竟,缅甸军方的烧杀政策不仅迫使罗兴亚人远离家园,而且从各方面毁灭了罗兴亚人的文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体现出人们最初对于战后对于美好未来的向往,但在今天看来,这似乎有些遥不可及。毫无疑问, 遗产问题已经政治化。为了维护自己利益合法性,国家、宗教和民族群体对历史遗迹相互争夺, 而这又进而强化了身份政治。人类遗产正在受各方操纵,与之矛盾的是,这个最初致力于保护遗产的组织,如今却正奋力挣扎,以保自身。

以色列紧随美国步伐,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诚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多项决议谴责以色列的行为,比如,谴责以色列在耶路撒冷老城区考古发掘。然而, 这些决议又反映出两项事实:其一,巴勒斯坦的占领问题,该问题几十年来未解决,其二,争议地区存在大量珍贵的世界遗产。

最近,美国和以色列将怒火对准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一份声明,该声明将希伯仑(阿拉伯语中为哈利勒)列为世界遗产地和巴勒斯坦濒危城市。问题本身很复杂,城市中心圣地大致由犹太教堂和清真寺组成,以此分别纪念安葬的犹太列祖和穆斯林先知及使者易卜拉欣,易卜拉欣在希伯来圣经中被称为亚伯拉罕,也是犹太人的先祖之一。即使政治派别和日常生活没有交集,但各个宗教依然相互重叠、错综交织。但问题并不仅局限于宗教圣地。如今,20万名巴勒斯坦希伯仑人生活在约1000名犹太定居者控制之下,并有大批以色列陆军特遣队给犹太人提供安全保障,这一历史圣地尤其饱受冲突影响。

图片来源: wiki travel

最复杂的地方莫过于耶路撒冷旧城,1981年,约旦向教科文组织申请将耶路撒冷旧城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1986年,耶路撒冷旧城已然成为濒危城市。尽管以色列欲改变其“濒危”状态,但却仍旧缺乏实物保护措施、文化多样性思想和人们的包容性观念。
特朗普总统指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做法为“单方面无视以色列和其首都3000年的纽带关系”。然而,需要铭记的是,以色列才是长期占领国。以色列在耶路撒冷支持犹太定居者群体开展“项目”,以意识形态为驱动力,以关注自身遗产为借口,恐吓并驱逐巴勒斯坦人远离家园。此外,以色列还对犹太人徇私偏向,对巴勒斯坦人厚此薄彼,如允许犹太定居者修复遗弃的犹太建筑,并在穆斯林区新建房屋,但却禁止巴勒斯坦人返回其在犹太区的居所。在旧城的大片地区,犹太人正挖掘构造纵横交错的地下通道和地下室,声称此举旨在增强犹太历史记忆和集体记忆。然而,挖掘者并未发掘出多少有实际价值的东西,但这些通道为宗教民族主义和占领问题增加了不确定性,虽然通道有可能坍塌(不太可能),但是,挖掘本身加快了流言的传播,增强了人们的恐惧,毕竟,通道之上有举世闻名的伊斯兰教遗产。

耶路撒冷旧城 | 图片来源:昵图网

在旧城附近,许多巴勒斯坦家庭被驱逐,其所在的广阔山丘和峡谷正逐渐成为犹太人的“神圣盆地”。虽然该区域确实包含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但历史上从未存在“神圣盆地”这一概念。这些都是现代人的构想,人们渴望找寻圣经中大卫王踪迹。从本质上说,遗产的出现是为了迎合主流政治文化的诉求。

对于遗址的掠夺并不仅是巴以地区独有,但这确实反映了当今人们理解遗产问题时的错误观念。首先,遗产已作为政治占领的一种工具。其次,在类似宗教、考古学的模糊地带,凡事不可只看表象,可靠和不可靠的证据会一同传递给后代。现实中,历史遗产及其证据无足轻重,遗产似乎与假新闻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讲,唐纳德•特朗普的决策将这点表露无遗。

图片来源:Independent UK

编辑:芙求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NewStatesman”,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微思客团队。赞赏所得均用于微思客团队日常运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