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韩国总统文在寅两年的政绩?| 微思客

编者按:在前任朴槿惠因丑闻下台后,2017年5月,文在寅以41.08%的得票率当选韩国第19任总统。在文在寅总统就职两周年之际,微思客川斯雷特翻译小组获得Diplomat杂志授权,翻译Shannon Tiezzi对旅韩学者Darcie Draudt针对文在寅两年总统表现的采访,以飨读者。

作者:Shannon Tiezzi, Diplomat杂志主编
翻译:芙求,Lee,刘怡,王冰@微思客川斯雷特翻译小组
校对:芙求,刘智旅,元嘉草草

文在寅在5月9日接受韩联社采访图片来源:韩联社

2019年5月10日,文在寅担任韩国总统满两周年。在前任总统朴槿惠因 “亲信干政” 丑闻被弹劾后,文在寅在一片支持声中上台。公众对于朴槿惠的愤怒,将文在寅带到了青瓦台,其所在的共同民主党也因此获得国会中的多数席位。

两年过去,国际上,文在寅最为人所知的政绩大概是尝试与朝鲜重新建立互信。但是因不久前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美朝首脑会议以失望结束,朝鲜半岛关系的回暖进展由此停滞不前。在韩国国内,文在寅正在努力实施之前承诺的经济和政治改革,同时处理着多起丑闻和应对着持续走低的支持率。这些对于历任韩国总统来说非常普遍。

文在寅的此届任期将近一半,为了对文在寅政府前两年的综合表现进行评价,The Diplomat专访了Darcie Draudt。Darcie Draudt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系攻读博士学位,目前居住在首尔,是延世大学政治学系的访问学者,正在对韩国政治,朝韩关系以及政治和经济改革进行研究。

Q:截至2019年4月,文在寅的支持率已经从他首次担任总统时的84%下降到45%。我们应该如何解读文在寅及其所在的共同民主党执政后,国民对其的支持率下降?

Darcie Draudt:据盖洛普(Gallup Korea)统计,历史上,大多数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在五年任期内都下降了大约20个百分点。 左倾前总统金泳三(1993-1998)在他的任期结束时,从70%的支持率下降到令人惊讶的10%。保守派前总统李明博(2008-2013)可能是个例外,他的支持率在其任期的第一季初步下降后,接下来的几年里都保持得相当稳定。 虽然这些模式对于韩国政治的长期观察者来说可能并不惊奇,但韩国民众对于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下降仍然会对近期的国内政治产生一些重要影响。特别是因为共同民主政党作为当前执政党只在国会稍占优势(128个席位)。保守派自由党(2018年初将热门总统候选人安哲秀所在的人民党归入旗下)和右翼正确未来党分别在国会拥有114和29个席位。在朴槿惠被弹劾前后,文在寅和共同民主党高呼改变和进步,这些呼声成为他上台的关键。 上台后,他和他的政党明显未能完成当初关键的竞选承诺——包括选举改革和新的经济政策,这些失败为他当初的竞选口号蒙上了一层阴影。

图片来源:韩国政府

Q:文在寅在对朝外交中投入了大量精力。韩国民众如何看待这些努力,对朝外交上的起起伏伏对文在寅的声望有何影响?

Darcie Draudt:根据峨山政策研究院(Asan 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统计,截至2019年1月,大约55%受访的韩国人认为朝鲜无核化是可能的,这相较于去年夏天新加坡“金特会”后75%的比例来说显著下降,但和2018年3月(即美朝首脑第一次会晤前)的调查数据持平。当然,这一数据可以支撑“政治认同”这一问题的言说——受访中,相对于进步派,保守派对无核化前景更为悲观,实际上与2018年3月相比,2019年1月保守派更为悲观。峨山政策研究院的J.James Kim等人认为,这是因为在新加坡“金特会”后,保守派对(朝鲜无核化)抱有过高的期望。

尽管不看好朝鲜的安全事务,但民众普遍支持增加与朝鲜的民间交流和文化互动。文在寅无论何时与平壤进行高层会晤,其名望都会迅速飙升。而(每次“文金会”后),金正恩总会向韩方承诺关闭导弹试验场以及促成离散家属团聚。

图片来源:韩联社

Q:在文在寅执政期间,美韩关系也出现一些起伏,尤其在朝鲜问题以及分摊美军驻韩军费问题上。有多少民众支持美韩军事同盟,支持率在过去两年是否有变?

Darcie Draudt: 从现实的角度看,朝韩不对称的武力使得韩国需要继续依赖美国以扩大威慑力。而今天韩国的年轻人也普遍认识到,朝鲜仍然对韩国持敌对态度,即使在紧张局势缓和期间,朝韩间仍弥漫着不信任感。峨山政策研究院调查显示,大约68%的韩国人支持保持(美韩军事同盟的)现状。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公众的支持率比之前的几年(2014-2018年)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而在2014-2018年期间,美韩军事同盟获得了76%至82%的支持率,是所有美国盟友中最高的。正如斯科特·斯奈德在4月份发表的政策简报中恰当地指出的那样,在2000年代中期的朝韩和解时期,美韩关系非常紧张。在2002年一次美国坦克事故导致两名韩国女孩死亡后,韩国对美韩军事同盟的支持率在40%左右徘徊,全国各地的烛光抗议活动抗议美军继续驻扎在韩国。换言之,朝韩关系缓和时期往往伴随着对军事同盟支持的减少,但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摇摆并没有如同过去类似时刻那么严重。

Q:在国内,经济仍然是文在寅的一个棘手问题,就像前几任总统一样。两年后,你如何评价文在寅到目前为止的经济策略?

Darcie Draudt: 除了与朝鲜加强接触的举措外,文在寅在2017年竞选期间的阵地主要集中在国内经济问题上。官方统计数据证实了过去十年主导国内政治的不平等感日益增强:据韩国统计厅(韩国先驱报)报道,韩国最贫困的五分之一家庭的家庭收入在2018年同比下降7%,而排名前五的家庭收入则上升了近9%。政府越来越意识到需要就老年贫困人口问题采取行动;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截至2011年,65岁以上的公民中有近一半(48.6%)生活在贫困之中,而汉江奇迹时期(指朝鲜战争之后韩国的经济高速增长期),为了国家发展目标,以上问题被有意忽略了。

文在寅在竞选活动中突出了经济问题,包括最低工资增长、改善公司治理、支持中小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等战略。然而,韩国选民的总体感觉是他没能兑现这些承诺。收入不平等现象停滞不前,小企业对工资监管不利(工资条例已被搁置一旁),而文在寅政府的国内外政治抱负也限制了联合企业的规章制度,因为他需要他们的政治和经济实力来实现他所作的宏观承诺。

图片来源:美联社

Q:文所属的政党内部也发生了一些政治丑闻,其中包括庆尚南道知事金庆洙操纵网络舆论以及对韩国驻俄罗斯大使的进行贿赂 – 并政府还对此进行包庇 。 显然,与令前总统朴槿惠被弹劾的受贿丑闻相比,也只是小巫见大巫。然而,尽管这些事件 没有直接与文联系在一起,可能也会让他声称自己是一个清廉的政治家的说法打折扣。 这些指控对文氏的政治生涯有多大影响?

Darcie Draudt: 众所周知,韩国政党之命运与其富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紧密相连。一个富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可以使其政党获得集体成功,也可以是更常见的那样,解散现政党并另组新党。 正如民意调查所显示的那样,文在寅在某些特定议题上已经招致越来越多的不满 – 特别是在经济监管和政治改革方面。 完成这些任务需要在国会和讲究人际关系的技术精英官僚体系中拥有大量的政治资本和影响力。与文在寅所属政党有关的政治丑闻只会阻碍文氏实现其目标。

Q:当文在寅上任时,全国仍然在朴槿惠丑闻中挣扎,他将宪法改革列为重点实施以限制总统权力,而同时也允许总统连任一次,任期四年(韩国总统任期目前仅限于一次五年)。 文在寅的宪法改革有何前景?

Darcie Draudt: 文在寅的宪法改革之路似乎并不平坦且崎岖,主要原因在于国会阻挠而不仅是民众的反对。在1987年推翻专制统治后,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五年一次。而文在寅的这项改革本应是针对金炯娥教授所指的“威权式总统”文化所提出的方案。“威权“ 已经成为了韩国领导人的特点,即使韩国实行的是民主选举制。 在这种文化影响下,行政部门通过体制和结构机制越过立法部门拥有过度的权力。政治家和公众都认为改革势在必行,只是对改革的方式和时机仍然存在争议。去年,文在寅试图将总统职位修改为四年任期,并有可能再次当选。反对党提出了“半总统制”,以此对总统和总理进行分权。双方未能妥协,自去年夏天以来,该问题的进展停滞不前。目前看来,改革仍然遥遥无期,而国会内部的僵局应是最大的原因。

图片来演:亚洲新闻台

编辑:元嘉草草
排版:芙求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由微思客川斯雷特翻译小组经授权翻译,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