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随机砍人事件,看新闻的议程设置 | 微思客

 

上海市民自发悼念

作者 | 刘肖瑶

微思客读者来稿

上海随机砍人事件震惊了舆论,关于此事,已有诸多讨论,奈何种种限制,使得媒体的讨论束手束脚,本文系微思客读者来稿,作者感慨于上海随机砍人事件后的大规模新闻管制,于是从这一事件说起,谈谈自己作为一个新闻人的思索。

 

 

 

上海随机砍人事件被禁言了。准确来说,是“禁闻”。上海当日头条日报对此只字不提,对比之下,微博、自媒体等互联网平台热火朝天。面对自媒体与社交媒体层出不穷的传闻和报道,当地官媒像看小孩子戏逗,一股“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凛然。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该庆贺的还是得庆贺,当地官媒就像为人父母,做父母的不敢保证一切太平,但至少能保证多数人的正常生活无碍。

 

这是新闻业的“溺爱”,是一种中式溺爱,更是一腕截下的话语权式“社会重塑”法则。

 

01 从·新·说起

 

新闻工作者总是在和时间赛跑。

 

从入行甚至预备入行伊始,“时间”是首要争取、抢夺的第一抹养料。时效性决定新鲜度,时间跨度决定一则新闻心脏能持续跳动的力度和影响范围。不新则无闻。报社杂志社里争分夺秒,与同行争天抢地的,都是“时效”。没有鲜度的事件毫无价值,像一块刚拿出冰柜的三文鱼,接触到空气里的潮滞,旋即失去生嫩,氧化失鲜。纵使是历史性报道、跟踪报道,和今天的空气连接起来,才具有血液和灵魂。

 

一篇500字的报道,用200字简单概括事件五要素。从发生地点到群众参与,再到目击者与警方证词,一板一眼一字不落,字字精华,扼要的新闻事实。紧接着最后一段风格戛然突变,前一句还是事件现场的残暴性描写,后一句就成了对受害者的祝愿和悼念。“愿天堂没有伤害”,看到这儿的时候,几乎觉得自己不是在看一篇报道,而是两则时间跨度相对较大的、不同口吻和立场的新闻。

 

新闻应当有口吻和立场吗?它应当像一个人一样,有足够的理智,冷静,客观,而在这之于,他还要有站得稳的脚跟和脊柱,有在事实基木上挺立的平衡力量。

 

可是跟时间追赶的、争先恐后抢热点报道,同时秉着囊括尽可能多的新闻信息,给人带来的感觉,则是一次话语霸权主义横行的软征服。

 

深度报道随传统媒介一起衰弱,前者的积弊更甚,在这个媒介统统围绕“公众利益”的精简社会,人们知道如何“更有效”,也知道何为“无必要”

 

 

02 守在窗口佯睡的老人

 

听不到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英〕D·卢普顿:《伦敦和乡村》

 

比“时效”更看重的,是在最有限的时间内,抓住读者的眼球,并攫获其思维、注意力的方向,朝一个话语权营造的固定方向发展。

 

当然,在互联网发达的现在,很多传统的媒介议程设置已经不起作用了。

 

纸媒衰势成定然。公众号、社交媒体担起社会渠眼的同时,获取咨询的途经越多,需要甄别和筛选的就越多。而传统媒体的作用,除了“坚守”和“做好自己”,还扮演者佯息的监察者,面对质疑粉饰太平的声音,他们又成了坐在老爷椅上的休养者,耳目不闻那些对“官方剥夺新闻自由”的批判。

 

互联网体系下的公众不需要每天一份的日报、都市报来更新知识,一个城市的公民对当下的生活自有一股“习得性无视”,他们关心的,真正留意的板块,是与自身利益挂钩愈密切的物价、天气、交通和市民政策。粉饰的声音被“维护公众利益”的正当性堙没。

 

实话实说,似乎很多指摘的确不该“官方”、“新闻媒介的守门人”来背。

 

从豫章到红黄蓝,社会早已放弃有把希望寄予权媒和官媒。毋庸置疑,当校方和政府同仇敌忾,媒体无论藉以多么强大的群众基础,都只是水上浮石。

 

反观新闻界一直以来的矛盾和分裂,一方面强调客观求实,“守门人”的意志却让筛选和倚重的这一道关的界限变得模糊和暧昧。英国人塞缪尔在期刊《懒汉》里说,没有比残酷的故事更能引来关注。于是,继往而后的新闻界,对后人的培训总是强调:不要陷入负面新闻的黑色旋涡。

 

究竟怎样的议程设置能使得新闻眼成为这个社会最好的获知渠道,成为公众生活最得恰的镜面和窗口?毫无疑问,一直被批判的“负面向”容易走向极端。

 

港媒钟爱负面新闻,这块热火朝天的弹丸之地每天总要来点儿“砍杀火劫”的视频和图片。坐在清晨的电脑屏幕前,大字凝练的标题在右下角连串弹窗提神醒脑最有效。这个乏情的社会似乎理所当然应该靠激烈的情感偏向来唤醒一天工作生活的引擎,苹果、大公春秋笔法的头版头条互不相让,孜孜不倦地,他们就是能在每一天的开始和结尾印刷出一个充满活力也危机四伏的社会,且毫不影响它紧锣密鼓运转的繁荣和生机。

 

从媒体到百姓,对这种危机的存在已经在大字报的洗刷下习以为常。翻开香港报纸,不见点血,则怀疑这一天的城市还没有苏醒。

 

03 时代鸿沟内的幻觉,已没顶还是正在下沉?

 

有人说,对于偶发因素的人祸,大笔墨报道又能怎样呢?“能怎样”,三个字将社会新闻在公众眼中的本质道明。有心人想获取新闻,在信息时代并不难,然而有限篇幅的大众媒体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将一座城乃至一个国家的日月更迭展现出来,选择性披露就成了决定性的一环。

 

“选择”的艺术被新闻业塑造,也反之塑造着其性质和走向。一份十分钟内可以读完的传统报纸,难道指望一个普通市民,将一天内能分出的极其有限的阅读时间和精力,被如此冲击强度的负面新闻占据,然后一整天活在对这个社会生态的惶惶和震慑之中?

 

但,无论在何种性质的社会,都存在着一定的技术鸿沟(Digital Divide)。地域,年代,科技和每一个渗透时代的生活细节,必然地造成个体获取信息的沟壑差异。

 

在这样的前提下,断然说“不可能还有人不能得知”的定论则过分偏颇。笔者外公生前,居住在三线城市的附属县城,几乎一辈子获取新闻的方法只有两种:每天早上一份五毛钱的日报(后随子女来省城居住则是‘都市报’),和晚间七点雷打不动的新闻联播。

 

一直到外公离开世界的那天,许多同年纪的老人都已经学会上网并习惯了这种话新的信息获取方式。而在大城小城的无数角落,仍然还有相当多与他类似的,顽固且守旧的老人,不愿意也不接受尝试新科技的推攘,拥有一部手机,也还是照常用黑皮记事本、英雄钢笔记下每一个电话号码。

 

这些人生活在时代的尾梢,然而对他们来说,这种坚守和陈旧的生活气息正是前沿。现代的浮躁更让他们愿意从根深蒂固的习惯渠道获取信息。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这个世界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完全颠了个模样,他们从报纸上读到的看到的,和百分之八十的同时代人使用的网络世界几乎脱截。眼前的世界,脑海里的世界,心中的世界,和真实生活着的世界犹如水火之隔。这一刻的冲击,彷若旧时代的改朝换代。

 

与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已没有太多话语的交流共识,仍然和社会保持联系的唯一窗口,就是白纸黑字的媒体。当有一天连这个渠道也成了陈设,自己活着的痕迹,又该去哪里寻找?

 

我想,任何一个时代层面的人,都不希望自己被划隔开来到社会的某个平面,和其他平面互不相交,所见所闻所感,都是被设定和塑造好的。

 

04 信息时代,折叠社会

 

郝景芳对北京的折叠感触深刻,有如今天笔者看到新闻时对不同声音的感触之深。一篇科幻小说想要传递的,当然不仅局限于北京城内。任何一个冗杂、多层次的社会,必然有一些层次互不相交。

 

无论是空间层面的、精神层面的,阶级层面或公开信息层面,就算没有时代鸿沟般的技术沟壑,一个社会也似乎能轻而易举地被传媒分隔开来。一个人只要愿意,他所生活的城市可以天天鸟语花香,风平浪静。

 

人都是向往平和至少是平安的。对那些知则已的侧面,或许真应当像一页偷窥的书目,小心掩好自己的心情和表情,然后翻开仍然光亮的正面,戴上平和微笑的面具,继续去面对每一天,每一个人。

 

不得被盲目攫住,不得被质疑掌控……这些潜台词,是如父母官一样的大众媒体塑造的。他们说,他们的初衷是“一个更好、更向阳的生活”。

 

媒介以传递正能量之名,选择性报道社会新闻。“脏东西”被迅速过滤了,迎合大部分读者不愿看到阴暗面的期许。这是一种庇佑,就像母亲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让他看见脏东西那样的庇佑。

 

于是,三年前,《穹顶之下》禁播;同年,“两会”期间广州火车站砍杀事件禁言。正襟危坐一致对外,“外”是还没有受到直接伤害的民众,禁锢信息的继续发酵渠道,然后删除有关信息和言论,像一个严厉的家长把闹事的孩子关了禁闭,一转身给忘了,人被活活饿死,剩下话语把柄留给民众,事件和初衷背道而驰,反而穷极弊。

 

——难道,如何去观看这个时代是靠文字掌控,而不是自己的双眼,难道真实从此藏在生活的背后,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曲意逢迎着人们潜意识的幻想和期待,以此作本不浑沌的生活的抚慰及强心剂?

 

如果地方新闻是一个城市的生态孵化者,他不会希望用惶然的表象慑服生活在这里的人,如有良知,他不会倚靠搏击眼球的文字将人们抓获在新闻的附庸之下。

 

不愿去做无意义批判,一个事件在当今已经不叫事件,而叫“热点”。有热度,同时有关注点,才有资格进入人们的眼球。惊惶的热点过后,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泛起大众情绪的哀悼、愤恨,但这些已是经过理智和事实求证之后的过滤,沉淀下来的,已经和媒体本身无关。

 

然后,新闻工作者又开始忙不迭地印刷下一天的报纸。漏掉了什么不重要,快,要的是快。只要有新肉,就有价值。

 

日光之下无新事。

编辑周郎顾曲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微思客投稿及联系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1.jp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