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乔治•奥威尔眼中的西班牙内战 | 微思客

孙一心 | 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西班牙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个外国人,是乔治·奥威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一书是他关于亲身经历的西班牙内战的记录,我们也得以窥见在他日后创作、蜚声内外的《1984》的思索踪迹。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1936年,西班牙共产党在选举中获胜,西班牙共和国成立,同年佛朗哥政府发起武装叛乱,内战爆发,这场反对佛朗哥阵营和佛朗哥阵营的对峙,背后是多个政党、势力的角逐。战争爆发后,来自54个国家的、像乔治·奥威尔这样“毫无利己的动机”的4万个外国人怀揣着反法西斯主义的一致目标在共产国际的号召下组成了国际纵队来到西班牙声援西国人民的反抗。

在本书中,乔治·奥威尔对一些国际上、媒体间的固有论定进行了纠正,尽管这些固有论定后来还是作为“宣传”在需要时被普及给特定受众。首先,佛朗哥并不等同于法西斯主义的希特勒或墨索里尼,他的叛乱实际上是封建主义的复辟,这也大致能解释为何佛朗哥能够在西班牙内战结束后的三十余年进行独裁统治,而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同被赶下台。而佛朗哥复辟初期,反抗力量最主要是来自工人阶级,包括无政府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等社会主义者,他们与佛朗哥的矛盾更多集中在土地分配等社会制度问题。这也引出了乔治·奥威尔要纠正的第二点,在这场内战中,西班牙共产党更倾向于是反对革命的右翼,而非后来所宣传的积极对抗态度。受制于苏联的西班牙共产党判断工人阶级的革命目的是实现资产阶级民主,这一点与苏联的立场的截然对立的。所以事实上,这场内战是佛朗哥、西班牙共产党以及工人阶级的三角战争。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祖国之名》

乔治·奥威尔从英国来到西班牙,在混乱的革命浪潮中无意间加入了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领导下的民兵组织,这种“无意”在根据本书改编的电影、英国导演肯·洛奇的作品《祖国之名》中也有体现,在一个满腔革命热血的青年眼中,一个可以与法西斯决战的队伍就是可以加入的队伍,革命初期的志愿者们除了站在反法西斯战线外并不需要站队。他用了极大的篇幅几次描绘了前线战场的混乱无序、武器劣质——事实上他也并没有参加过几次真正的战斗,对于这一事实的荒诞乔治·奥威尔也做出了分析和解释。如前文所说,马统工党代表的工人阶级在这场战争里的地位非常尴尬,一方面西班牙共产党受苏联授意要尽量防止国内出现革命,一方面西班牙共产党又要表面上“支持”工人阶级反法西斯,因此马统工党并没有得到有力的真正援助,苏联支持的先进武器他们几乎得不到,能拿到的武器是几十年前生产的、性能极差的来复枪,且不能保证人手一支。而乔治·奥威尔这种“非主流”的尴尬体验让他认清了这场战争的实质。

更让乔治·奥威尔认清实质甚至差一点丢掉性命的,是后期西班牙共产党对马统工党的大清洗,他几乎用了全书一半的的篇幅来记录他的特别体验。西班牙共产党本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原则,将清理非共产党的工人阶级作为首要任务。清洗过程中,“扣帽子”永远是不二的选择。于是乔治·奥威尔被加入了“托派”,马统工党成为了“伪装的法西斯主义者”、“间谍”,他昔日的战友们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一旦被抓到监狱,他们也永远不会被审判,而是不知如何处置了,他们最终变成了替罪羊。乔治·奥威尔从理论分析、事实分析等角度论述马统工党完全不符合以上两点的几点理由,他无疑在理性层面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清洗”的过程及实质。而在这场清洗中,他几乎是靠运气逃出了西班牙,保全了一条性命。

关于这场战争,正如书中所说:这不是一场真正的战争,只是一场血腥的哑剧。但是这一经历却给予乔治·奥威尔后来的人生以多重美好的追忆。他在这里感受到了理想中的社会主义光芒,同志之间关系的平等、土地的平等与他所处的当时的英国全然不同,他深深的被社会主义吸引。此外,他时刻难忘的是西班牙人身上的“崇高品德”,“他们宽宏大量,品行高尚,但这些品质都并不真正属于二十世纪。”在这里的荒诞、无聊、尴尬的经历,因为他遇到的可爱的西班牙人,竟然让乔治·奥威尔更加相信人类精神的崇高和道德的完美。所以他说“凭着西班牙人与生俱来的高雅和无时不在的无政府主义色彩,如果把握好机会,他们一定能创造出相当不错的社会主义初始阶段来。”他相信第一种美是可以创造出第二种美的。

后来我们都知道了,1938年《慕尼黑协定》签订,直接导致纳粹德国、意大利对佛朗哥政权更有利的援助,随之而来开启了佛朗哥长达三十余年的统治时代。与此同时,乔治·奥威尔回到英国,在生命最后的十几年中积极参与二战的报道,并写成了《1984》和《动物庄园》。他去世之后,他个人一直被贴以反对“斯大林主义”的标签,一直作为反集权、反苏的斗士。但在《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一书中我们在寻找他革命理念的踪迹时,可以看到,他全然不是一个“托派”,他的反乌托邦风格也并非针对某个党派,他是一名社会主义拥护者,他终其一生用自己的良知批判质疑暴力政权的黑暗和党派斗争的残酷,他追求自由和崇高。

乔治·奥威尔是一名战地记者,一位作家,一个战士。他记录自己于前线经历的一切细节写成这本回忆之书,刻骨地展示现实的荒诞、残酷、丑陋以及人性的微光,就像毕加索的《格尔尼卡》,直击每个围观者最真实的痛感。然而我们也都知道,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乔治·奥威尔叫不醒,卢梭叫不醒,尽管这一切都真实的发生过或发生着。

编辑:一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