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的文艺青年观影指南|微思客

般若果子狸 | 文艺女青年
4373f6f5277f3981c41621c45b568873540210.jpg@750w_1l.jpg
本文含有大量剧透内容,未观影的读者请直接拉到文末,阅读最后一句然后点赞打赏即可。
作为一个只玩过超级玛丽而且连第一关都过不了的文艺青年,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去电影院看了据说是游戏迷必看的《头号玩家》。万万没想到,我在看到电影结尾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被这部电影里蕴藏的哲学深深折服。所以,这篇影评,也是从电影的结尾开始讲起…… 

当男主通过了最终考核,来到了哈利迪童年的房间的时候,房间里有一个小男孩(童年的哈利迪)默默坐着在玩Adventure游戏,年老的哈利迪则在一旁说,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个游戏。

小时候的他没有朋友(唯一的朋友后来也决裂了),也没有人跟他玩,于是他唯有创造出一个游戏世界,这样就有人陪他玩了。他设计的游戏世界有多华丽绚烂精彩绝伦,他的内心就该有多孤独。正是因为内心渴望被理解的欲望没有被得到满足,才会把创造力都释放在了游戏里。既然现实世界无人能懂我,那我就创作出一个虚拟的世界来。在这个世界里,每一个玩家都按照他设计的思路在玩,每一个玩家又都是他某种意义上的“玩友”。他把复活节彩蛋交给男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谢谢你玩我的游戏。最终赢得游戏的人,并不是最有钱装备最强的玩家,而是真正能理解哈利迪的人。这个游戏就像是一个筛选机制, 只有像他一样的人才能通关。

 

(图片来自电影《头号玩家》)

另一方面,哈利迪把他人生的遗憾(错失爱情以及与好友决裂)放进了游戏设计里,你只有把这些遗憾填补了才有可能赢得游戏。男主就是在玩这个游戏的过程中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同时也收获了爱情。哈利迪这样的设计,有点像借助他人之手来完成自己的遗憾一般,未完成的遗憾,通过玩家之手完成,也算圆满了吧。
哈利迪很孤独,他渴望朋友的同时又对现实世界感到失望。他说,“我对现实世界没有那么狂热,但你只有在那里才能吃上一顿好饭。” 现实世界再不堪,但我们依然还是离不开它。

(图片来自电影《头号玩家》)

我对现实世界没有那么狂热,但你只有在那里才能吃上一顿好饭。I’m not crazy about reality, but it’s still the only place to get a decent meal.

——格鲁乔·马克思 (美国喜剧演员)

哈利迪的孤独,让我想起了电影《时时刻刻》里面的弗吉尼亚·沃尔夫。作家内心的孤独无人能懂,即便是从事出版业的丈夫,也无法完全理解饱受精神病折磨的妻子,一次次把她从自杀的边缘拯救回来,给她请精神病医生,派女佣监视她防止她再次自杀。被软禁的弗吉尼亚反而更加痛苦,好在,她还有写作,就像哈利迪有他的游戏世界一样,弗吉尼亚沉浸在她自己构建出来的小说世界,那是唯一能慰藉她精神世界的源泉。可当构建出来的世界也无法满足自己的时候,弗吉尼亚还是选择了自杀。

(图片来自电影《时时刻刻》)

欧文·亚隆把孤独分成了“生活中的孤独”以及“存在的孤独”两种。日常生活中的孤独指的是与他人隔绝的痛苦,而“存在的孤独”则更加深刻,指的是人与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当我们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注定了要独自存在,独自离开,我们终其一生或许也无法完全被其他人所理解 。“存在的孤独”就像是一只孤舟在漆黑的大海上漂泊,没有人听见你的呐喊,也没有人回应你的呼叫。
 

如果说,哈利迪克服“存在的孤独”的办法就是自己创建了一个世界并通过这个世界与无数的玩家建立关系,那么《头号玩家》整部电影针对“存在的孤独”开出的良方就是,活在现实世界里,交朋友、谈恋爱、闯事业。就像《时时刻刻》里面,弗吉尼亚对丈夫说的那样,“你无法通过逃避生活而获得内心的平静。”

(图片来自电影《时时刻刻》)

唯有通过建立关系,人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不至于被虚无所吞噬。周保松在《小王子的领悟》里提到了三种“驯服”:驯服自我、驯服他人以及驯服志业。这三种“驯服”,其实讲的是三种不同类型的关系:我-我关系,代表的是我与内部世界的关系; 我-你关系,代表的是人际之间的关系;我-它关系,代表的是我与物理世界之间的关系 。而《头号玩家》里要拿到最后胜利必须闯过的三关,其实讲的就是这三种关系。

第一关:赛车

如果把赛车的冲向终点理解成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那么这第一关讲的就是我-它关系。在与我们同一场上竞赛的,有开着各式豪车的富二代,有代表权贵阶层的IOI公司特警,有开着自己改良精装车的Aech, 也有开飞摩托的Art3mis(女主)。各色各样的人都在一个赛场上,尽管起跑线不一样一样,但目标一致,就是冲向终点,登上人生的巅峰。可哈利迪在这一关的设计想说的恰恰就是,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一昧地往前冲,奔向所谓的“成功”,你越跟着人群走,离目标就越来越远 。就像林夕在陈奕迅《任我行》里的那句歌词那样,“怎么到头来又随着大队走,人群是那么像羊群”。 

(图片来自陈奕迅《任我行》MV)

第二关: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这一关就很明显了,讲的是我-你关系,就是我与另外一个人之间的关系。有意思的是,哈利迪这一关的设计放在了惊悚电影《闪灵》里面(3D看这一段真的吓尿了有木有!!)。惊悚电影只是烟雾弹,真正的闯关在小剧场里面,当众人进入小剧场,看到在悬崖上漂浮着很多对骷髅人在跳舞,其中Karren(哈利迪喜欢的女生)也被一个骷髅人胁迫着跳舞。要闯过这一关,就需要你有勇气往悬崖里跳,踩着漂浮的骷髅人到达Karren身边。两性关系难道不是也是这样吗?明知道前方是悬崖,有可能会受伤,有可能万劫不复,但你依然需要勇气去迈开第一步,经历千辛万险,PK掉一个个的对手,才能来到你心爱的人面前? 虽然这个套路很low,但这次英雄救美的不再是王子,而是有勇有谋的女主。
人一旦愛,遂極脆弱:世間沒有所謂愛戀之中却同時思量應否去愛之事。就是如此。傷得最少的愛,不是最好的愛。當我們愛,就須承受傷害和失去之險。

——周保松 《走进生命的学问》

第三关:终极大战

人生如果闯过了这两关,事业成功,有佳偶相伴,其实对于很多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幸福“了。但《头号玩家》告诉你,不,大boss还在后面。人生真正的难题,其实在于我-我关系, 你是否真正了解你自己。第三关的虚拟世界大战,对于游戏迷来说,可以说是电影的高潮;而对于我这样的文艺青年来说,那场硝烟弥漫死伤无数的世界大战,代表的是人想要获得内心平静、达到自我和解之前必须经历的挣扎和崩塌。想象一下,原有的三观被摧毁,新建立起的观念又尚未巩固,新旧观念交锋,“自我”受到严峻挑战,内心的混乱一点都不亚于电影里的场景。

(图片来自电影《头号玩家》)

闯第一关的时候,你需要PK掉的是跟你在同一赛场上的人(同行),到了第二关,你只需要打败骷髅人(情敌),到了第三关的最后,赛场上只剩下男主一个人在闯关adventure,也就是说,到了最后你需要面对的敌人,其实是你自己。这一关,哈利迪又淘气了,你要拿到第三根钥匙,不是要闯关成功,而是要在迷宫里游荡,找到那个秘密的房间,你才能发现真相。寻找自我的过程,何尝不是像在迷宫里游荡?你会迷失,你也会恐惧,但越是黑暗的地方,越是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图片来自电影《头号玩家》)

就当你以为集齐了三根钥匙就能开奖领蛋然后回家洗洗睡的时候,第三关之后竟然还有一关。当男主来到哈利迪面前,哈利迪递给他一份合同,只要男主在合同上签名,他就能获得奖金跟整个游戏的控制权。“签契约”这个情景,结合哈利迪在游戏里的玩家身份Anorak非常像“上帝”, 是很有宗教的意味的。在传统基督教里面就有跟“魔鬼交易”这样的传说,就是人把自己的灵魂卖给魔鬼,以换取利益。而这个“签契约”,也确实是哈利迪设下的一个测试。这额外的一关,在我看来,讲的是“宗教”有可能是人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遇到的一片栖息之地,通过把“自我”依托在一个恒常稳定的理想客体中,以此来获得安全感以及存在感。但“宗教“到底是寻找自我过程中的终点站,还是中点站?这个留给大家思考。

影评写到这里也该结束了。网上很多人说,电影的最后没有彩蛋,但可能如果你看的是3D版本,你戴着3D眼镜看到最后,屏幕左下角会出现一行字:

Do not tell people where the Easter egg is.  

—— Halliday

祝观影愉快。写于01/04/2018

 

编辑:元嘉草草123.jpg

wethinker2014@163.com微思客重视版权,本文首发微思客,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团队联系。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头号玩家》的文艺青年观影指南|微思客”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好看! – 網站標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