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有为)梁(啟超)之论顾(炎武)黄(宗羲) | 微思客

李海默|微思客撰稿人


图片地址: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5264769/

康有为在《万木草堂口说》中曾谓:“国朝考据,亭林(顾炎武)开其先,梨洲(黄宗羲)以心学而为考据,结王学之终,二公皆开本朝汉学焉”。“黄、顾为宋、汉学枢纽,黄为宋学之终,顾为汉学之始”(中华书局1988版74页)。又谓:“梨洲结明学之终,开国朝学之始,学问精博过于顾”(同书282页)。“黄梨洲,吕东莱之比也,顾亭林,陈止斋之比也”(同书284页),吕东莱即吕祖谦,陈止斋即陈傅良,吕学术史地位当然高于陈,康有为自己也曾屡次称“朱、陆、吕、张四大儒”,“南宋之学、朱、张、吕、陆四大家”,而不及于陈止斋。

此外,康氏对顾炎武还有若干隐隐的贬低:“顾亭林所养颇浅,谓孔子不言心学,盖亦有激之言”,“顾亭林于九经三史略能上口”,“亭林明亡始读书”等(同书284页)。

康氏在《长兴学记》中还曾隐隐地批评过顾炎武,因为孔子曾说“学之不讲,是吾忧也”,而顾炎武鉴于“晚明讲学之弊,乃曰:‘今日只当著书,不当讲学’,于是后进沿流以讲学为大戒”,而滋生悖谬(中华书局1988版5页)。又说“国朝经学最盛,顾、阎、惠、戴、段、王盛言汉学,天下风靡,然日盘旋许、郑肘下,而不自知。” (中华书局1988版19页) 俨然也有批评口吻在。

相对于本师这样的看法,梁启超持见就明显略有不同。一方面,梁启超也认为黄宗羲是“于学无所不窥”,“陆王之理学为体,而史学为用也”(《饮冰室文集》第七册,台湾中华书局版,文集之四十一,73页),“极力排斥君主专制政体,提倡民权”(同书同集32页)。

但另一方面对顾炎武的评价明显更高:“昆山亭林,岳然三百年来第一大师,其制行刚介拔俗,其才气横溢而敛之于范,其学博极群书而驭之在我”,“标‘经学即理学’与‘经世致用’之两大徽帜,号召学者以从事于新学派之建设”,“清代诸科之学,殆无一不宗祢亭林者”(同书同集61页,按,钱穆曾考证出“ 经学即理学” 一语非顾炎武首创),“(顾炎武)为清学开山第一大师,各门学问,都由他提倡出来”(同书同集32页)。

梁氏在别处又曾说:“(顾)炎武大倡‘舍经学无理学’之说,教学者脱宋明儒羁勒,直接反求之于古经”,“以史学为根据,而推之于当世之务,顾炎武所学,本亦具此精神,而黄规模之大不逮顾,故专向此一方面发展”(夏晓虹编《梁启超文选》,下册,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2年版,232页),“清学祖顾炎武”(同书242页)。

康有为曾经给出过一个排序,说的是“本朝四大儒:李二曲,顾亭林,孙夏峰,黄梨洲”;梁启超则一面称顾亭林为“三百年来第一大师”,清学“一代开派宗师”,一面将黄宗羲与李二曲、孙夏峰并列称之为“海内三大师”。

梁氏大致认为“大抵清代經學之祖推炎武,其史學之祖當推宗羲”,黄宗羲主要之意义在梁氏看来在史不在经。然而梁氏持见亦平正,自未有完全抹杀黄宗羲经学造诣,并且梁氏在黃宗羲學派歸屬問題上一度有过遊移,但最終仍歸向王學(参阅夏晓虹先生相关分析),也尚算能谨守师说,即所谓归于秉持“梨洲结王学之终”见解。

这样的细节分野自然是有意义的。正如台湾学者李纪祥先生所指出的那样,“顾氏凌越于黄宗羲之上,自是汉学家较为普遍之观点”。以是观之,启超对于汉学较乃师为稍近。而早在钱穆,就已经委婉地批评过梁启超把清代汉学开山归于顾氏一人之力,为“失真之论”;并指出顾氏之说符合汉学家的口味,而梨洲则以经史证性命,多言义理,不尽于考证一途,故不为汉学家所推重,更曾感叹清代学术在乾嘉时期走入顾氏“经学即理学”一途,浙东精神未能彰显于世, 实是清代学术史上一件令人惋惜的事(参阅陈勇论文:《“不知宋学,则无以评汉宋之是非”》)。

很有意思的是,在扬顾而抑黄道路上走得更远的其实是章太炎,章氏曾说:“黄太冲以明夷待访为名,陈义虽高,将俟虏之下”;又说:“黄宗羲学术计会,出顾炎武下远甚。守节不逊,以言亢宗,又弗如王夫之”等等(参阅罗检秋先生相关研究)。章氏在谈及黄宗羲时,认为其“重人民、轻君主”的主张“固无可非议”, 但因其著述中很少阐发被章氏视为头等重要的“历史民族” 思想,所以未能得到章氏的高评(参阅李帆先生相关研究)。是以我们看到康、章各峙一边,而启超则介于中间,这又恰恰与清末民初学术界基本分野遥遥呼应之。

          ——人在海外,手头缺乏中文文献,不过随手记录读书心得而已

2016-05刊于  東方早報 上海书评

小编补充:

康有为一生讲学有三次:

  • 一即为万木草堂讲学(规模最大、时间最长),《长兴学记》一书为此次讲学时的学规,其次有学生所记笔记万木草堂口说》,迄今只有抄本流传,未曾正式刊印。
  • 一为1894年与1897年两次游桂林时的讲学及答桂林士子所问,《桂学答问》一书即为此而作。
  • 一为其晚年,1926年1月至1927年2月逝世前,在上海创办“天游学院”。
编辑:法蘭蔻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