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韦恩斯坦性丑闻:男权体制与沉默的众星丨微思客

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
重木丨微思客编辑、撰稿人


随着好莱坞金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丑闻持续发酵,越来越多曾经与其合作过或是受其栽培的明星与朋友都开始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作出表态,既是为了立刻撇清自己与韦恩斯坦这一无耻行为可能存在的关系——美国媒体相继爆出,韦恩斯坦利用自己强势的职权来骚扰侵犯女性演员或是电影相关从业者一事,早就已经是好莱坞公开的“秘密”。

而即使许多人对此只是耳闻,也都大约知晓些韦恩斯坦身上的这些“绯闻”。而韦恩斯坦的一些明星朋友,是否对此知晓,则成了人们更为关注的话题。因为此次事件所牵扯出的明星几乎都大名鼎鼎,从梅丽尔.斯特里普、“大表姐”劳伦斯、“小辣椒”帕特洛、凯特.温丝莱特,到乔治.克鲁尼、马特.达蒙、罗素.克劳和本.阿弗莱克等等,甚至是英国的老戏骨朱迪.丹奇、爱玛.沃特森等同样被牵涉其中。这些明星大都曾与韦恩斯坦合作过,有一些甚至十多年的好友,而韦恩斯坦的这一恶行,却同样持续多年。

随着这一条引线地迅速蔓延,炸药桶里的火药已经十足。而随之所引出的另一些问题则令人不安。对了,还不要忘了,韦恩斯坦是美国民主党一直以来的重要金主,因此上到奥巴马和希拉里,下到民主党的一些议员,都开始成为媒体和民众目光所集中的另一个焦点。

所以,我们在这里获得了几个关键词:好莱坞,大明星和华府政客。这似乎会是一部很劣质的好莱坞电影,甚至可能会是多年来对美国现状充满无比忧虑的《环球日报》的一篇日常批评稿中的故事。所以我们的文章也大约就围绕此次事件,以及波澜所至处所影响到的那些风光十足的众多明星,在他们对此的反应之下,一些令人不安和更大的黑洞则是我们这些抱着很大兴趣的看客或是民众所希望能进一步了解的。娱乐圈的故事,光鲜背后的暗流与龌龊,或许不仅仅在好莱坞,毕竟它同样“全球化”。

 

韦恩斯坦似乎十分喜欢与明星合照
结果在此次事件中,也或许成了那些与其合照的众多明星的苦恼。(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样的事情我们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闻,而能够肯定的是,也永远不会是最后一次。存在于权力、金钱和性之间的那些复杂关系,也不是我们第一天在此讨论。韦恩斯坦的故事太老,几乎是对于流传于各个文明之中的原始母题故事的现代翻版:一个有着巨大权势的男人,利用它来为自己获得骚扰和冒犯那些无权无势女性的权利。两性之间的性关系永远都是权力关系,这一点的产生与男权社会制度的建立几乎同步。我们或许会为如今的两性平等所造成的进步欢呼雀跃,但这样美好的场景却时不时好似上世纪末的日本经济一般,包含着巨大的泡沫,所以只要你轻轻一戳,就会炸开,而由此看到的则是一幅老旧却又装了新酒的变形之物。当然,我们在此并非否定这半个世纪以来,女性权利的逐步增加,我们在此质疑的是,这样的一种进步在何时会受阻,并且在现实与我们所想象的理论之间有多大的距离?有许多权利在理论上已经得到深入的探讨和接受,但在现实生活中,变化却十分缓慢,再加上改变远非一日之功,所以处在这样的交界处,旧日的不死恶行依旧在当下横行。韦恩斯坦之性丑闻不就是名目繁复的其中之一吗?

在研究中国近现代女权运动的著作中(如王政,戴锦华等大作),学者们都发现女权运动最终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完全的。意思是,近代中国的女权运动最终所实现的是在男权体制之中的部分改善,而非如她们理想中所希望的彻底改造男权体制,而从根本上解决女性平权问题。中国的女权运动最终——或说是,从一开始就伴随着民族和国家的解放问题——被民族国家叙事所吸收(之后又成为无产阶级的一部分),而失去其自主与独立性,成为民族国家和阶级的附属。这一段经历在很大程度上,或许并非近代中国独有,而在许多国家和体制中都以相似的模样出现。而简略地回溯这段历史的目的,是希望指出,即使发达如美国,它的政治以及社会体制,在经历三波女权运动的攻击之后,却依旧大部分地被保留和延续着,很多只是变了模样。而这样的一种暧昧状态,在好莱坞这样一个制造梦与谎言的地方,则显露的完美无疑。

近些年,无论是好莱坞中多位女性发声争取同工同酬还是她们对于女权运动的支持,都从另一个方面展现出好莱坞体制中的诸多问题。好莱坞的建构历史本身就好似一个帝国的诞生,它的父系男权体制随着最初的几大电影制作公司的垄断而被确定。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诞生于上世纪初十几年的好莱坞各大制片公司,本身就遗留着那个时代特定的等级和性别特权。在瑞恩.墨菲的《宿怨:贝蒂和琼》一剧中,他在展现这两位好莱坞明星恩怨的同样,着重地描述了好莱坞的当时状况,即各大电影制片公司的权力是巨大的,他们完全掌握着依赖他们为生的明星的命运沉浮。一些女性为了获得更多的机会去讨好各大电影制片公司的老板,韦恩斯坦的故事在这里我们再次迎面撞见。好莱坞在给那些追梦的明星带来辉煌的同时,也在从他们那里索取作为回报。好莱坞索取?不,是那些处于其中的权力者索取。是华纳,是米高梅老总,是韦恩斯坦。

 

《宿怨:贝蒂与琼》
好莱坞的整个体制为韦恩斯坦的行为提供了温床。就好像我们时常听到的那个残酷笑话一般,天主教廷是恋童癖神父的最好天堂。在这样复杂的体制中——像其他的许多体制一样——权力便是每个人都希望获得的。而对于那些已经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而言,主宰着他人的机会和命运,成为“上帝”。“上帝”需要你给予某些东西作为交换。而这样的“需要”往往是强制性的。所以选择就在于你是否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这个世界看起来不是更像社会达尔文主义所宣扬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非我们或是女权运动所希望塑造或是生活在其中的世界。

这是好莱坞这个“世界桃源”和“造梦工厂”的另一副面孔,就好像它隔绝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还是它正因为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而会如此?韦恩斯坦的一幅面孔是金牌制作人,捧红众多明星,理念开明的民主党的支持者和同路人;另一面,他则是男权社会体制中的核心人物之一,好莱坞等级制中的“上帝”和利用权力侵犯他人的道德败坏者。

这一点,或许可以为我们思考在他之后与之中的整个好莱坞体制,美国当下的社会政治体制以及对于性别平权运动到如今,依旧遗留和未能涉及与解决的诸多问题提供另一个角度。在好莱坞——甚至是美国本身的——大梦之中,谁有权力获得美梦,谁则只能落得噩梦?

另外,如果我们稍加注意,因为韦恩斯坦此次丑闻是以权谋私,向那些有求于他的女性谋取她们性的回报,所以两性权力以及被牵涉之中的那些女明星便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被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民众很容易划分的对立是,你(那些曾与或是受益于韦恩斯坦的女明星)是站在你自己性别的受害者一边;还是站在手握权力的男人身旁?在这样的道德和舆论压力下,诸多女明星纷纷表态,一些说出自己曾经同样受到韦恩斯坦如此的无理要求;另一些女明星则是“我不知道,但我谴责”的态度,对于这一点,我们稍后讨论;还有一些相关的女明星保持沉默,如一开始的“小辣椒”帕特洛,但她于之后也发布了谴责声明,并披露自己在拍摄电影《爱玛》时,也曾受到韦恩斯坦的无理要求。

韦恩斯坦成了烫手山芋,无人敢为他辩护,或许因为媒体和那些站出来揭露的女性所说的就是事实。人们或许会因此感慨“树倒猢狲散”,落井下石云云。但在我们看来,除了一些对手或是其他人的借此打击之外,韦恩斯坦得到的就是他应该得到的,并不多,当然随着事态地持续发展,也必然不会少。

在我们浏览那些女明星的声明以及对韦恩斯坦的谴责中,有一个问题始终是令我们好奇的,便是这些与韦恩斯坦合作或是保持多年朋友关系(如乔治.克鲁尼和梅丽尔.斯特里普等)的明星,他们对此事到底是否之前就已经知道?根据他们自身的声明,他们对此事一无所知。对于这些声明,我们以小人之心度之,则有一大半不可信的成分(当然,在这里我们需要说明的是,也必然真就有明星对此一无所知。我们不能一棒子打翻一船人。只是,我们并没有确切的数据和证据判断,这样的人占多大比例。)就以媒体已经曝光的罗素.克劳和马特.达蒙之事来看(作者注:当我写这篇文章时,马特.达蒙还未出面澄清媒体所揭露的他曾于2004年给调查韦恩斯坦性丑闻的记者施加压力,盖下新闻一事。但之后,马特.达蒙出面解释,达蒙表示自己是接到哈维的一通电话,希望其能简单向Waxman介绍下达蒙与另一位当事人F.Lombardo(被指控为哈维物色女性影人)的工作经历,别无其他。且该通电话也仅有一分钟而已,Waxman也第一时间承认达蒙所言确凿。达蒙在回应中表示,自己只知道涉事人Lombardo是时任米拉麦克斯意大利分部的主管,丝毫不知道其为哈维安排性服务的事情,而自己和Lombardo只是在工作上有交集,并认可对方在电影领域的专业性。重要的是,Waxman从未跟达蒙(及罗素·克劳)透露过这篇文章的核心内容,自己永远不会试图阻止这样的故事见光。针对杰西卡·查斯坦等同行和围观网友的批评,达蒙再三强调即使是在成名前,自己也无法忍受哈维的行为,尤其是现在作为一个拥有四个女儿的父亲,类似的事件更让其寝食难安,如同噩梦。见看电影周刊微博,2017年10月11,14:54时),许多与韦恩斯坦有关系的明星对他的“坏习惯”是知晓的。受害者之一的女演员罗丝.麦高恩在其推特上公开称本.阿弗莱克撒谎,因为后者曾于麦高恩被韦恩斯坦性侵之后,当面告诉她,他曾让韦恩斯坦不要再这么干了!因此,阿弗莱克对韦恩斯坦的恶行并非不了解,但他在其声明中却对此事闭口不谈,并且也在此次事件爆发之前的漫长时间中沉默不言。

除了罗素.克劳,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被媒体和受害者当事人指出其事先已经知道韦恩斯坦这些恶行之外,还有谁知道呢?在我们于文章第一段中所列出的那些大名鼎鼎的男女明星之中,谁也隐藏了自己之前对此事的所知呢?这件事必然成为之后媒体和民众关注的重点,而在我看来,也必然还大有人在。

最令人不安的不正是这样的“大有人在”吗?即这些世界著名的明星们对他们的合作者、朋友的恶行心知肚明,但却因为一些原因而闭口不谈。至于闭口不谈的原因,无非也就是那些我们所能想象到的:因为当时人轻言微;因为想保住自己的事业;因为是朋友;因为事不关己;因为……理由无非也就如此,但“当时”总是很快过去,曾经那些人轻言微之人在之后便已经变成了手握权力者之一,于此时,他们依旧沉默的原因则需要他们在之后自己来解释(我们在这里也不做过多猜测)。

就如马丁.路德.金所说的,最大的悲哀并非坏人的猖獗,而是好人的沉默。并且这里的“好人”而非仅仅一般的好人,他们是获得了更多话语权、关注、财富与权势的明星,因此对他们责任的要求也必然更高。明星难道不是公众人物吗?他们难道不需要对自己所超常的获得给予超常的义务要求吗?古人说,戏子无情,对其的贬低除了他们地位的低下,还因为他们的工作。但如今,戏子已成明星(一些明星甚至厌恶被称作艺人),他们的工作也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重视和尊重,因此对其的要求也就必然远远超过“无情”。就如蜘蛛侠的箴言,更大的力量,更大的责任。

我们时常都在想象那些离我们十万八千里的明星的一切,在明星想让我们看到的那副面孔上看到新的神性之光。在本文所涉及的那些明星中,我们对其中一半的人都曾抱有好感,但韦恩斯坦此事,却必然也会让我们重新思考(甚至不应该说是“重新”,因为或许在一开始,我们所以为的就只是自身主观的投射而已)对于明星的态度和对其的监督。

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对明星进行更为严格地监督(我在此所指的并非他们的私人生活范围,而是他们的工作和义务问题),为什么?因为他们同样是公众人物,他们同样是特权阶级,就像政府官员或是其他权力者。而无论是作为一个合格的公民,还是举世瞩目的大明星,对于他者恶行的揭露和阻止都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或许可以理解,当初他们刚出道时,因担心自身的前途而选择沉默;但我们却不能原谅,当他们功成名就之后的助纣为虐。在谴责韦恩斯坦的明星中,一些是男明星,如马特.达蒙,乔治.克鲁尼,本.阿弗莱克等等,他们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当他们对此有所耳闻或已经明确知道之后,他们规劝过他的朋友吗?而当这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发生时,他们又做了什么?以担心伤害了友谊而为借口,隐藏作恶者的恶行,对于受害者所遭到的伤害而言,是虚伪甚至可恶的。我们难道可以因为性侵了他人者是我20年的朋友,而闭口不言?我不觉得这是合适的行为。

而在这个每当看到某些国家政府有女性职员或是领导人就大呼女性平权已经彻底获得的年代,我们始终不能忘了这一进步的局限,甚至是其虚妄性。在无产阶级革命手段分裂为二后,社会民主主义的议会路径,和共产主义的暴力革命虽然都为了相似的目的,但往往却导致了不同的结果。前者在体制内跳舞,后者在白纸一张上重新绘图,构建他们想要的乌托邦体制。女权运动的历史或许始终都是前者,在体制内缓慢改革,而——就我个人而言——则同样怀疑后者的革命手段,因为这里同时还涉及另一个性别。无产阶级或许可以彻底消灭资产阶级,但一个性别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彻底消灭另一个或其他性别的。性别和阶级,在这里有所区别。

我们承认女性或是其他少数族群的权益得到了改善和进步,但我们同样需要正视的是,那些根深蒂固的体制依旧在反复地创造和生产着男权体制。在其中,权力、金钱和性依旧在曾经的故事中反复上演。而生产这一体制的并非仅仅只有男性,就如福柯和布尔迪厄都曾指出的,女性同样参与了这样的再生产在《使女的故事》中,管理使女的嬷嬷和大主教们的妻子不便是如此吗?我们似乎对于性别平权有一个错误的认识,即——它也曾出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第二波女权运动中——对于男性的彻底排斥,对于女性的一概接受。她们在此被“性别”标签所欺骗,而忽视了体制本身对其的建构和影响。

韦恩斯坦的事件还未结束,不仅当下,还有未来。而那些为这些行为提供温床的社会政治体制,如果未能产生任何的改变和完善,韦恩斯坦们便依旧会层出不穷。这一点,我们同样能从罗马教廷对于恋童癖神父事件处理中得到印证,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神父依旧是“表面上装作圣徒,暗地里却行魔鬼之事。

编辑:重木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