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文化, 微思客版块

周保松:我们曾经这样上课 | 微思客

编者按:


上一周香港书展,恰逢周保松老师的新书《在乎》签售,小编特意前去捧场。签售会下午3点开始,2:45就开始排起了长龙。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大叔,五十多岁的样子,手里拿着《在乎》还有新版的《小王子的领悟》。工作人员让他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这样方便待会儿签售。大叔憨厚地笑着说:我也姓周,专门过来找周老师签书,我待会儿想让他写“同周共济”。

大叔之后轮到小编,小编自报家门(微思客)之后,让周老师签了一句“与微思客一起思考!”。托各位读者的福,周老师答应接受微思客的采访。而这本独一无二的《在乎》,将会作为活动福利,送给一位微思客的读者。

如何参与活动?

你只需要在文章底部留言,向周保松老师提问,即可参与活动。

我们将会从读者提问中选取五个问题,代表读者向周老师提问,并由他从五个问题里随机抽取一个问题。该问题的提问者即可获得这本独一无二的《在乎》。

周保松 |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


各位同学:

刚刚批改完你们的论文,并和助教阿宝将分数输入电脑。今年的政治哲学课,去到这里,算是划上句号。

当下已是五月,窗外台湾相思盛放,蝉声响遍校园,有的同学已开始放暑假,而即将毕业的同学,或许正在宿舍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大学。我有点累,但仍然想和大家多说几句,权作道别。

不经不觉,我已经教了十多年书。作为老师,能否将课教好,是我至为在乎之事。而我每次站上讲台,判断自己教得好不好,主要看两件事。第一是学生上课的眼神。如果大部份同学都能聚精会神,眼中有光,脸带困惑,甚至踊跃举手与我争论,我便知道那一节教得不太差。这样的课,会呈现出一种迷人的氛围。那种氛围,不容易用文字形容,但只要身在其中,看着同学的眼神,自然能感受得到。很幸运,今年的课,我常常感受到这种氛围。

今年的课,和以往不同,就是只要天气许可,我都会带大家走出课室,去户外上课。于是,在联合草地,在新亚圆形广场,在陈宿那个几乎荒废了的露天剧场,在百万大道烽火台,都有我们上课的踪影。

这实在是一段难忘的知性之旅。

还记得,在某些时刻,校园安静,春风舞起新绿,西山和暖的阳光洒下来,我看着你们一百多人坐在草地,手里拿着文章,一脸专注地在聆听在思考,心里总不期然在想,如果时光就在这里停顿,那该多好。

在这里,我要谢谢大家容许和容忍我作这样的尝试,因为我知道,露天上课,虽有白云清风,有时却也有小蚁小蚊不期而至,而且在地下坐久了,腰也会酸腿也会痛。

不过,有时我也会自我安慰:若干年后,回望你们的大学生活,许多事情都已淡忘,也许你们仍然记得,曾经有过这样一门课,我们在山林间共同度过,并一起闻过春风,听过鸟语,感受过夕阳西下暮色四合的中大,是怎样一番光景。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尝试?

因为这门课,是在2015年春天──你们当中许多人,刚刚经历完香港史上最为悲壮的一场社会运动,身心俱疲,伤痕累累。我不知可做什么,惟期盼中大的山水,能够稍稍抚慰你们的伤痛,略略平伏你们的失落。

世道无情,万物却有情。风虽不语,树纵无言,但只要我们愿意敞开心扉,还是能聆听到大自然的呼唤。

判断一门课教得好不好的第二个标准,是看大家的论文。你们在课上学到多少知识,形成什么想法,对哲学问题的把握有多深,往往能从文章的字里行间见到。改完你们的论文,我发觉今年文章的整体水平,是历年最好的。由于是自定题目,题材更是五花八门:从国家存在的正当性到民主制度的得失,从自由的价值到公民抗命的理由,从财富的公平分配到动物应享的权利,以至全球正义和爱情政治等,教人目不暇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分别?

我自己也感好奇。是因为助教特别出色,还是由于多了在露天上课,吸了不少天地灵气?我想主要的原因,还是和你们的生命经验有关。在许多同学论文的后记中,都提到当初之所以选修这门课,是因为雨伞运动带给你们许多困惑和冲击,于是希望在这门课寻找答案。

从你们的文字,我实实在在读到你们的困惑,感受到你们的挣扎,体会到你们对许多价值的执着。我相信,这种对生命对世界的真切关怀,在不知不觉间,已融入你们的思考。

我平时常说,我最希望的,是在文字中见到你们──那是让学问走进生命的境界。今年我读到不少这样的文章。我在这里,还要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愿意在“后记”分享你们的愤怒、苦痛和失落。每一篇我都认真读了,有时甚至不忍放下。你们对这个城市的期许和失落,我都理解。我和大家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对这片土地有着相同的关切。我们觉得痛苦,皆因我们在乎。如果我们毫不在乎,反而可以视而不见又或一走了之。为什么我们如此在乎?

问题并不易答。我有时甚至不敢肯定,在这样的时代,全心全意去在乎这个城市,是否明智,毕竟有时代价实在太大。但身在其中,往往就是别无选择,就是非如此不可。

为什么会这样?

也许爱一个地方,一如爱一个人,去到最深处,往往就是必然,里面没有所谓爱或不爱这样的选择。

这门课结束后,不少同学也许不再有机会修读政治哲学。你们来自不同专业,各有不同个性,以各位的能力,只要一直努力,日后定会在不同领域取得非凡成就。而随着时光过去,这门课教过的种种理论,大家终究也会渐渐淡忘。

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你们仍然能够记着这门课体现的政治哲学的基本精神。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这里我特别谈两点。

第一,政治哲学在乎制度的是非对错。

所以,我们会问公民为什么有义务要服从国家,又在何种情况下有不服从的权利,民主为何值得追求而自由又何以可贵,我们还会问在什么意义上,人生而自由且享有不可让渡的权利,以至国家为什么应该给予每个公民平等的尊重。这些问题,关乎国家和个体之间,应该存在着怎样的政治关系。

我们更在乎社会是否正义,因为活在一个不正义的制度,必然有人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并因此而承受各种伤害丶屈辱和宰制。政治哲学要求我们站在道德的立场,去理解和评价我们的社会,关心人的生存处境,并努力寻求改善。

第二,政治哲学要求我们以公开说理的方式来明辨是非。

大家还记得在学期之初,我们在新亚书院圆形广场一起讨论柏拉图的《苏格拉底的自辩》吗?在那篇千古传诵的文章里,我们见到苏格拉底被人控告荼毒雅典城邦年青人的心灵,且不得不面对五百零一人陪审团对他的公开审判,但他依然从容自若,不乞求不妥协,并以讲道理的方式,尽最大努力证明自己观点和行为的正当。去到最后,苏格拉底更是宁死不屈,知行合一地活出自己的信念。

苏格拉底用他的生命,活出了哲人的风范。

用今天的话,苏格拉底践行了一种公共理性的精神:在公共领域以公开说理的方式为自己信念作出合理的辩护。这种精神意味着: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一定真理在手;承认每个人都有说理的能力;愿意以说理的方式,去寻求正义和解决争议。

在乎对错和在乎说理,是我理解的政治哲学的基本精神。

要在生活中实践这种精神,一点也不容易。更教人难过的,是在我们生活的世界,许多人对此并不在乎,甚至嗤之以鼻。可是大家想想,放弃对是非对错的坚持,放弃公共说理,我们的政治,还会剩下什么?很可能,剩下的就是强权即公理。

 

雨伞运动过后,我和大家一样,经受巨大挫折。有时回想起那段日子的某些片段,我仍然心痛难言,不能自已。真的很遗憾,我们的付出,暂时没有什么成果;我们的政府,辜负了你们整整一代人。
我们实在不必回避这些伤痛,更要学会承受这些挫折。
从金钟回到校园,我对政治哲学的实存感受,起了根本变化。每一个政治概念,每一种道德价值,对我都有了更真实更厚重的意义。重新步上讲堂,我较以前更加清楚,什么是这个时代教者的责任。
各位,前路艰难。但无论怎样,我们没有停下来的理由。我们只能努力前行。
今天,我们在这里道别。我希望,也相信,我们还会重逢。但愿在重逢的时候,你们仍然记得,我们曾经一起这样上课,而我们深爱的城市,会在大家努力下,可以变得更好。珍重!
友情提示:留言提问,即有机会获得周保松老师签名版《在乎》一本。
编辑:元嘉草草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繁体字版收录于周保松老师《在乎》(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17)一书中,微思客平台经作者授权贴出全文简体版,以飨读者,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图片来自周保松老师脸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