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撰稿人

二十九军军训团与南苑保卫战(下) | 微思客

十四郎 | 二战及民国军事史爱好者,黄埔后人,微思客撰稿人

 

1937年7月27日,军训团奉命在南小寨以东地带构筑两道土木阵地及掩体;第三大队及特务旅工兵连在靶场以东构筑工事占领阵地。西靶墙一带则由军官团一部去守备,靶场是营区以南的突出部,那里原先庄稼长势很好,但为扫清射界,军队便将阵地前沿400米内的高粱和玉米全部都砍光了。

卢沟桥之战后的日军攻势凌厉,且大有一鼓作气拿下南苑及北平的打算。其于7月26日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声言要:“膺惩二十九军”,此后,遂向我驻丰台的部队发起进攻,并以主力团截击正从河间府赶来北平增援的132师赵登禹部。

 

7月27日,赵登禹率部与日军在团河展开遭遇战。至夜,南苑驻军里除去军直属部队及军训团外,尚有特务旅(旅长 孙玉田),军官团(系西北军编余军官组成,约700余人),第38师114旅,骑兵第9师(师长 郑大章)之一部,炮兵营,装甲车营等共两万余人,全部进入了阵地。

 

南苑战斗一触即发!

 

1937年7月28日的《申报》
当时的南苑也是二十九军军部所在地,因此便成为了敌我必争之焦点。在我军未全面就绪前,日军已先于28日拂晓,派出 河边正三 旅团在飞机与火炮的支援下向南苑发起总攻。日军先以飞机二十余架向我方营区及阵地轮番轰炸与扫射,同时敌炮火也开始猛烈射击我前沿阵地。军训团的学员们沉着应战,但仍有很多同学们在炮火轰击中出现了伤亡。我军一面战斗,一面抢修工事;而骑兵师则尚未及展开攻势,即在敌人炮火攻击下被击溃。我军因没有制空火力,只得处于消极挨打的境地。战至约中午时分,敌人的火力越来越猛烈,但同学们的士气仍旧很旺盛,大家视死如归且相互鼓励。

日机轰炸南苑阵地
当敌兵接近我阵地三,四百米处时,大队传来命令,上刺刀准备反冲锋,歼敌于阵地前。但随后又传来了命令,要求军训团员们撤退至第二道战壕继续战斗。 但当时,同学们看到负责守卫靶场突出部的军官团已冲出阵地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而此时,军训团第一大队后撤部分开始产生混乱,此时,敌人空降兵已在机场降落。他们登上营房及演武厅楼顶后,占据制高点向我射击。此时我军已腹背受敌且伤亡惨重,部队间也失去了联络,形成人自为战的状态。

随后,第三大队及第一,二大队的部分学生向南突围,于29日中午抵达固安县。至下午时分,大队长冯洪国也率领部分学生到达,经过两日收容后大约有学生200余人。编队后经霸县,雄县,任丘,河间等地进行整补,后从献县,交河到达泊镇归还建制。还有另一部分的军训团学生,则跟随副军长佟麟阁向北平城撤退。但因敌人已有一部分兵力由丰台向我军侧翼展开攻击,企图截断北平与南苑间的通道。虽说是撤退,但实际上一直在与敌接战。当我军撤至大红门时, 看到副军长佟麟阁与师长赵登禹站正在小河边指挥,他们排出卫队阻止退下来的零星部队,收容,组编后重新进行反攻。当正在这时,新组编的部队被敌机发现,随即便遭受到密集的俯冲扫射轰炸,部队伤亡甚大。在混乱中,副军长与师长均负重伤并最终因伤势过重而殉国。

佟麟阁
赵登禹
赵登禹阵亡时所搭乘的汽车
(据回忆,赵所乘之车辆系被日机扫射后而身亡)

 

敌机过后,大队长李克昌收容了不到百名学生,加上其他部队的两百多人共编成三个队,利用青纱帐与敌人周旋,边打边撤,直至黄昏时分。学生们到达北平城的永定门时已近深夜十时,队伍仅余五十余名(有些人在青纱帐里迷失方向)。此时由于城门已关闭,则守军则用数条长绳将他们吊了上去。虽已入夜,但北平的市民们仍在大街上打听消息,街道两旁的商店门前还摆着酸梅汤,西瓜,馒头等食品,有的行人看到我军队伍时还脱帽致敬。而军训团学生们则心感愧疚不已。

南苑保卫战结束后,日军拍摄的战场照片
 

半夜十二时许,二十九军副参谋长 张克侠 集合所有部队讲话,其大意是:现在丰台,南苑已相继失守,形势变化很快,委员长(宋哲元)决定,平津两市由张师长(张自忠)负责,而我军则于29日凌晨二时撤出平津两地,向保定出发。

抵达保定后,军长宋哲元集合部队训示道:“北平的敌人只有步炮联合的三千多人,却把我们二万多人的部队打垮,这是我军的耻辱!你们腿肚子都朝北了(意即向南逃跑),以后再这样我枪毙你们。现在本军已转入第二道防线,我们决心与敌人拼到底。”

二十九军随后转战于平津地区及华北的黄河沿线一带,与日军主力部队进行了为期三个多月的艰苦作战。1937年11月间,第一战区指定宋哲元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此后,二十九军进驻新乡休整并在此设立军部。

在新乡时,为纪念“七七事变”,二十九军改称为“七十七军”。此后该部又转入了新的抗战历程。

南苑保卫战最终以我军的撤退为结果,但日军战后的资料中曾提到:“战斗前从中国汉奸处得知,防守南苑机场的只是一些学生军且毫无战斗力,但实际在战斗中却发现,这些学生军异常勇敢,给进攻的日军部队造成很大障碍。以至于战后其怀疑情报有误。” 而根据亲身经历过这场惨烈战斗的幸存军训团老兵的讲述,1300余名的年轻学子,到最后幸存下来的只有三百余名,其战斗的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至今,在北京南苑机场内,仍保存着当年残留下来的一些建筑及战场旧址,供后人凭吊。

备注

笔者的祖父原系二十九军军训团“南苑战役”幸存的三百余名学生中之一员。文中的一部分内容即来自其回忆录手稿。

当日战斗之后,其母携尚在幼年的胞弟独自来到战场寻子尸。盖因当时北平城中风传:“军训团学生兵无一幸存!全部拼光。”其母原为将军之女,从小家境殷实。当时亦不知勇气何来,或许只想着在乱尸堆中找到自己的儿子。后来翻遍众多尸体却未发现亲人,当时其母不知——祖父已随军撤退离开。

由此可见“南苑战役”之惨烈!

 

阅读上篇,请戳此处: 二十九军军训团与南苑保卫战(上) 

 

编辑:xrj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