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版块, 撰稿人

二十九军军训团与南苑保卫战(上) | 微思客

编者按


1937~2017,距离“七七事变”已过去整整八十年!时光荏苒中,在那个炎热的夏季,古都北平又曾经历过怎样的一场劫难?今天,于浩瀚的史料堆中,让我们用点滴的片段来共同追忆先贤。

十四郎 | 二战及民国军事史爱好者,黄埔后人,微思客撰稿人


国19年(1930年)9月的中原大战后,冯玉祥的西北军战败并自此分崩离析。宋哲元、张自忠等残部退入山西,次年元月被张学良收编,6月改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宋任军长,辖第37师(师长冯治安)、第38师(师长张自忠),军部驻山西阳泉。由于山西是阎锡山的地盘,故此一年后29军移防察哈尔,宋哲元兼任察哈尔省主席,整军经武,积极准备抗日。

民国22年(1933年)元月初,日军攻陷榆关,热河危急!2月间宋哲元通电全国决心抗击日军,并奉命开赴北平附近参加长城抗战。3月4日承德失守后长城防线告急,二十九军军驰援喜峰口;9日冯治安、张自忠师开始与日军在喜峰口交锋;11日宋部赵登禹、王治邦旅的大刀队夜袭喜峰口日军的一个炮兵中队,大获全胜。14日,伴随着29军克复喜峰口外的老婆山,日军被迫全线后撤—-“喜峰口大捷”的喜报轰动了全国!宋哲元特意写下“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成为传诵全国的壮语,激励全国军民的士气。长城抗战结束,“第29军”的大刀队名扬天下,宋哲元等将领成为抗日英雄。

赵登禹

民国24年(1935年)8月底,宋哲元被任命为平津卫戍司令后,二十九军便控制了北平、天津、河北与察哈尔等地。此时日本帝国主义处心积虑蚕食我华北各省,尤其是平津地区,大战一触即发。宋哲元一面与日本军方虚与委蛇,使日本对他存在着将脱离中央而独立的幻想,另一方面宋抓紧时间扩充军队,将二十九军扩编为4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8个独立旅和1个特务旅,总兵力约10万人,堪称当时中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之一。

民国25年(1936年)12月,北平、天津、保定城里贴出“二十九军招生布告“。这在普遍实行募兵制的当时,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布告上说:“培养初级军官,特招收有志从军的青年人,要求18岁以上,初中毕业学历,一经考试录取,学制至少2年。”课程的设置也很全面,除国文、数学、物理、化学、外语之外,待遇也很优厚,每月津贴3元,毕业后还可以马上成为准尉军官。如此既能投军报国,又可安身立命,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对个人而言不失为一条好出路。

招生布告一经贴出便吸引了众多平津地区的青年学生踊跃报名。最终招收了1500人后成立了军事训练团(简称“军训团”),于北平南苑进行集训。

北平的南苑原是清朝定都北京后,皇族用来狩猎的园囿。1894年,清政府为了加强首都的安全,把驻守京城的神机营从通州调至南苑,并在南苑兴建兵营6座。1904年至1905年,袁世凯编练新式陆军,新军第六镇的司令部即驻扎于此,此后南苑兵营又多有修整。

在商议军训团团长人选的军事会议上,众将领共同议定把在香山读书的佟麟阁请回来,由他担任军事训练团团长,挂副军长的军衔,负责日常训练及教导。

佟麟阁

同时聘请富有军事教育经验的张寿龄将军担任教育长。张寿龄曾亲自谱写团歌,其歌词言简意赅,极富感染力。

“风云恶,陆将沉,

狂澜挽转在军人。

扶正气,立精神,

诚直正平(二十九军军训)树本根。

锻炼体魄,涵养学问,

胸中热血,掌中利刃。

同心同德,报国雪恨,

复兴民族,振国魂!”

军事训练团分为三个大队,开始只有400余人。1937年5月宋哲元回山东老家后,两个月内又招收了近800名知识青年,号称“宋哲元的子弟兵”,全部交给佟麟阁,使军训团的学员达到了1300余人。

除了军事训练团招收一些爱国青年外,还有一些具备爱国思想的在校大学生也愿意利用暑期的时间参加军训,为此,二十九军特立了大学生训练部,对大学生进行暑期集训。宋哲元常说:“学生救国心切,其志可嘉。当前国难深重,应加紧学些军事技术,必要时放下笔杆拿起枪杆,以应急变。”

此外二十九军为培养参谋人才,还成立了参谋训练班,班主任由二十九军副参谋长张克侠担任,成员大多是抽调军中的下级军官,有参谋、副官、连排长等尉级军官,还有社会招考而来的。参谋训练班主要讲《作战策略》,还曾邀请知名学者张友渔为训练班讲《社会发展史》和《日本问题》等理论课。

而另一个”军官教导团“,则是将当时赋闲在家的军官也组织起来,作为军官预备队。他们有的来自中原大战后战败的西北军军官,还有来自“九•一八”事变后与大部队散失的东北抗日联军和义勇军军官,还有来自被改编后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军官。这些人富有战斗经验,作战能力也高于一般士兵。他们自愿加入二十九军,宋哲元将这些人组织起来,成立了军官教导团,希望这些军官经过短期训练后即可操练新兵,能使新扩充的士兵快速投入到实战中去。由于这批军官身份较高,所以宋哲元亲任军官教导团团长。这些人与一般士兵的待遇不同,他们大都在北平城里有家,为此团部给他们每人发一辆自行车,每逢周末他们可以骑自行车回家。

由于二十九军根源于西北军,自然要因袭许多西北军的老传统。比如,每年5月总要大规模阅兵一次,检阅部队战斗力,教育官兵勿忘国耻。溯其源,则是1915年5月9日,日本帝国主义向袁世凯提出“二十一条”的“五九国耻纪念日”。还有1933年5月31日是签订《塘沽协定》的日子。自1936年4月以来,日本内阁决定向华北增兵,强化华北驻屯军,其咄咄逼人的态势给宋哲元及其二十九军严峻的挑战。1936年底发生的绥远抗战和西安事变更是增强了宋哲元抵抗日本的信心,所以宋哲元决定在1937年5月,中日关系紧张之时,在南苑军部举行声势浩大的阅兵,鼓舞士气,激扬斗志。

5月7日,阅兵中的宋哲元先向士兵们宣讲爱国主义,最后向士兵们高喊“一头撞进南墙不回头”。士兵们随之情绪高亢地回应道:“不回头,不回头!”原来,阅兵台上站着日本驻华大使川越以及日本军事顾问樱井和笠原。他们监视着宋哲元的一言一行。所以身为军长的宋哲元压抑心中的苦闷,不得已喊出这个日本不懂但士兵们都能理解的口号,借以表达誓死抵抗外来侵略的决心。所以士兵们也心领神会,同仇敌忾。

宋哲元南苑阅兵

在训练方面,军训团除制式操练,野外演习之外,还进行技术操课。首先是西北军的看家本领劈大刀!不会劈刀就不是西北军的军人。其次是四式刺枪,三套单杠(曲身上,倒立,转回)。这些技术如果学不好,班长就会给加小操,有时会直到夜间十一时许。每周三,周六两日,佟麟阁还会在朝会上讲话,他常说:“你们都是有朝气的青年,是国家的栋梁。你们能上马杀贼,下马写文章,都是国家的宝贝啊!”

伴随着平津一带的局势日趋紧张,军训团的学员们也日夜盼望着抗日的那天快些到来!终于,在“七七事变”爆发后,军训团接到命令——准备开往保定。但同学们都认为退往保定是第二线,而纷纷向上峰请缨,表示愿意留在卢沟桥及南苑的第一线参加作战。这个请愿活动先是由第三大队的同学们发起联名上书,当时,北平各大报纸对此事也均有所报道。

后来,大队长李克昌训话道:“你们都是军人了,不是老百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应该遵照军部命令行动。” 在这之后,卢沟桥方向的炮声时断时续,而学生们则也只能从报纸上获得一些消息了。

当时,凡在南苑受训的军训团学员们,均获颁一枚“第29军军事训练团纪念银章”,章面中间书写29军军训“诚真正平”,背面磋打着“学生”、“南苑”、“足银”、“负责”等字。

(未完待续)

编辑:xrj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

微思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