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动物城》里的美国梦和多元价值观| 微思客

作者:尔婧(微思客邀稿)

疯狂动物城》(Zootopia, 台湾翻译成「动物方程式」,香港翻译成「优兽大都会」)是一部涉及到众多话题的动画片。社会现状、种族歧视、甚至女权主义在影片中一一展现,让人耳目一新。想讨论的主题与细节太多,在这里浅谈两点。第一,影片继《frozen》后又一次打破了迪士尼传统的王子公主梦,以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对传统概念的美国梦有了新的诠释。第二,电影展现了非二元价值观的真实世界。种族不同的群体交往时,偏见、刻板印象和不理解处处可见。我们不能杜绝其实和偏见,但我们能去意识和超越它们。

美国梦和迪士尼

《Zootopia》的独特让人忍不住与迪士尼的传统意识形态做一比较。高中时,班里的白人女生们为了看美国国庆烟花,开了个“迪士尼派对”:回味迪士尼电影,打扮成童话里的公主坐在卡车上兜风,受人瞩目程度仿佛上了灰姑娘的南瓜车一般。当年的“迪士尼派对”就在美国国庆,是件有意思的事情。30年代初,华特迪士尼的成功打造的就是传统美国梦。大家都知道,只要努力打拼就能实现梦想,每一位女生都是公主。灰姑娘、睡美人、公主与青蛙,每个故事以美梦成真,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为结局。这听上去这一切是多么美好呀。只是,这似乎也只是公主和王子的故事。帮助白雪公主的小矮人、缝纫灰姑娘衣服的小老鼠,他们的故事和结局没有了回应。即使迪士尼代表着美国梦,似乎只是代表着公主和王子的梦。

确实,美国是一个贫富差距巨大、种族多元化、性别不平等的资本主义国度。曾经的迪士尼告诉我们的是,并不是每个人的梦想都能通过努力打拼实现。甚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梦想。这使很多人的梦想不得不被同化和被限制。就像当年在派对上的女生们一样,男人的成功梦变成了当王子、女人的美梦是成为公主。仔细想想,只有中上阶级才有做梦的权利,而穷人,仿佛只能是白雪公主里的小矮人…不管是经济条件还是性别差异,一切都是限制的。《疯狂动物城》展现了美国种族出身的区别。在过去的迪士尼里,主角色们总是来自同样的种族背景。非白人的角色设定只能出现在“功夫熊猫”,局限在“功夫”和“熊猫”这样的标签里。兔子Judie和狐狸不能成为警察,亚裔演员也不曾扮演“灰姑娘”。就像兔子父母所说,Judie有权利打拼实现梦想,有权利改变世界,但这个梦想只能是种萝卜。

《疯狂动物园》的出现,让大家意识到,当人的梦想涉及到跨越社会局限,并非容易的事情。小时候的Judie想当一名警察,却被村里的动物们欺负和质疑,被父母否定。上了警院,她的起点比所有其他动物都要低。他比力量比不过犀牛,比跑步比不过老虎。这些好比非美国本土人对学文科的抵抗、亚裔美籍球员林书豪在NBA发展路上遭遇的挫折、美国屡屡发生的误杀黑人事件…在这样的社会里,仅仅讨论所谓的人人平等远远不够,因为它早已失去了本身的意义。社会需要的不是完全平等(equality),而是公平(equity)和公正(justice)。站在“人人平等”的标准下,兔子确实拥有打拼的权利。但是,梦想被阻碍,上班被歧视 ……种种不公平以动物的形式显现时才能让观众恍然大悟。动物城和美国社会都不是乌托邦,因为大部分人们都看不见世界的不公平和不公正。一个不公正的社会导致了一个被扭曲了的美国梦,造成了兔子和狐狸遭遇的各种歧视。

《疯狂动物城》又告诉我们,即使是这样的世界,也可以成为乌托邦。在动物城里,上岗的狐狸警察有和他人一样的任务、行动缓慢的树懒有开车的权利、形体瘦小的仓鼠们在列车到站时也有出站门的机会……在这里,有政治推得动的公平政策,不可少的更是像JUDIE这样的努力换来的改变。即使是动物世界的乌托邦,一切也不会自然而然地变得完美。虽然兔子刚上班的时候遭到了各种歧视,通过他的各种努力,当上狐狸的警察收到的歧视也就减少了。这个正确的政治意识形态和勇于个人去改变的过程,就是《疯狂动物城》提倡的新的美国梦。JUDIE的美国梦不仅仅只是当一名警察。她无形中影响了父母的价值观、更正了狐狸Nick对兔子的歧视、更改变了大牛对狐狸警察的任务分配。有了JUDIE的出现,增加了有第二只梦想当警察的兔子出现的可能性,与其也增加了有第二只和兔子做朋友的狐狸。多元文化的包容性是不会自然的出现。只有通过大家努力去实现社会限制外的梦,去争取一个公平和公正的社会,才有可能实现。让兔子勇于成为警察,让食肉动物学习尊重一只兔子警察。 

无知与偏见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面对世界的不公平,兔子还是凭着自己的坚韧当上了警察。她相信自己和持有传统观点的父母不一样,相信自己的独特以及开放心态,更相信自己不会歧视其他动物。刚开始来到城市里的兔子确实做得很好。虽然和其他动物一样对狐狸种族有着偏见和害怕出门时常带上狐狸喷,看到狐狸出现在雪糕店的第一时刻就怀疑狐狸的不轨。不同于其他动物的是,兔子用理智控制了自己的偏见,没有因为偏见而歧视狐狸。因为自己相似的被歧视经历,它丝毫不费功夫就能理解狐狸的处境。

只是,偏见和歧视的分界线并非那么清晰简单。在破案后紧张发言时,兔子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因对食肉动物的偏见而做出的攻击。狐狸气愤地向她对质,她却一脸疑惑。她攻击了城市的所有食肉动物,却觉得自己说的只是“常识”。她无法明白,自己一个性格开放、杜绝歧视的人,怎么可能说出攻击一个群体的话?

在我看来,那是电影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那一幕发生的那刻,再也不是兔子的开放对比父母和长官的封闭思想,不是公正压倒歧视,“压迫”(Oppresion)者和“特权” (privilege)者的不平等。不再是二元世界。一方面,自称自己公正的兔子也是持偏见和无知的。兔子对食肉动物的偏见不会减少,就像美国种族之间对他人的偏见不会改变一样。兔子能做的是意识到自己的偏见,并不为此歧视他人。成长从承认自己的无知开始。另一方面,兔子从压迫者变成了特权者,似乎打开了社会上没有绝对的强人和弱人的可能性。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一样的身份也会导致我们在不同的场合下有着不同的社会地位。我们常像两位市长一样,贪婪和享受着自己有的“特权”。事实上,了解别人的世界比想象要难,攻击别人比想象中要普遍,兔子也比想象中要无知。故事的结尾,兔子承认了自己的无知,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其实,偏见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在平日的生活中,与其杜绝和否认它们的存在,不如去发现它们,去意识它们的存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断的变得“无知”,不断的有动去寻找更多的“真相”。

编辑/玉照

作者尔婧,波士顿学院 咨询心理学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系微思客读者投稿,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事先微思客团队。封面照片来源:维基百科(https://goo.gl/S28LJj)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