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各斯, 微思客版块

伊斯兰化的幽灵又重新出现了吗?|微思客

许英杰 | 微思客撰稿人

很明显能够感觉到,进入新世纪以来,中东、中亚这些传统的伊斯兰教地区,战后一直声势如虹的世俗化运动慢慢退潮了,伊斯兰教对社会生活的涉足、对国家政权的影响越来越大。经常能够看到媒体对这些国家当中越来越多妇女全身穿戴黑纱,社会生活日益保守的报道。里约奥运会期间,埃及沙排选手全身裹紧了黑衣与穿着清凉的欧洲选手对抗,更是让人感到震惊。按理说,历经纳赛尔、萨达特、穆巴拉克的统治,埃及的世俗化水平在中东地区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但是随着这几年穆兄会复兴,伊斯兰化这个“幽灵”似乎又开始徘徊了。

网络上曾经传出60年代阿富汗的照片,那时呈现的自由宽松的社会景象与现在仿佛是两个平行的宇宙。甚至连我国新疆、宁夏、云南这些地方,女性穿蒙面罩袍、男性留大胡须的现象也开始增多,穆斯林甚至组织起来上街开展禁酒运动。“伊斯兰化”难道真的成为一种新常态了吗?

一般而言,世俗化与伊斯兰化的此消彼长很大程度上反映宗教势力本身的强弱。上溯到冷战结束之时,两大超级大国对中东的控制开始削弱,伊斯兰教力量就已经潜滋暗长了,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阿富汗塔利班的兴起和最终夺权。

在现代社会,国家(政权)、市场和宗教是三种强大、广泛而深入的社会塑造力量,这三者之间存在着大量的互动与冲突,并对社会大众进行着持续不断的组织,进而塑造出不同的社会面貌。一方面,国家力量和市场力量对宗教力量具有极强的解构作用,另一方面宗教力量的强弱也间接折射出国家与市场的作用。

强国家通过庞大的行政派出机构、世俗化的官僚阶层、警察和正规军系统,能够对一个国家的经济、文化、教育、医疗等社会运转体系实行强有力的控制,进而对全社会实行有效的监控和管理。强国家政权,特别是专制或独裁政权,为维护政权稳定,自然会强力打击宗教力量,瓦解宗教对民众思想的控制以及整合民众力量的企图。纳赛尔在1950年代推翻埃及法鲁克王朝后,就开始对穆斯林兄弟会进行长期打压,让这个在埃及存在了上百年的“老字号”全部转入了地下,也为世俗主义的涌入打开了大门。

但是,国家力量的强大也存在另一个产生相反作用的面相。由于威权政权普遍倾向于压制国内存在的任何脱离于政权管控的组织性力量,因此除了强力压制宗教,对任何基于自由结社而形成的公民组织、工会组织、商会组织都会不加区分的予以压制,以达到把社会原子化的目标,避免潜在的公民自组织力量对政权构成威胁。这种对社会有组织力量的一概打压在威权政权本身力量强大时尚且能够维持表面的和谐稳定,一旦政权倒台,国家就会陷入组织性力量的真空期。而宗教势力依托教义所具有的强大吸引力和基于信仰形成的高度组织性,却能够在短期内快速恢复力量,甚至填补政权垮台后的真空,而且不存在其他多元化的公民社会力量能够和它竞争民众资源。实际上这也是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利比亚等国在原有的威权政权垮台后,立刻陷入宗教冲突、宗教极端势力大量滋生、社会生活日益伊斯兰化的原因所在。

另一方面,市场力量和宗教力量也一直是针尖对麦芒的态势。市场体系天生就是世俗化的,要求打破对劳动力流动的限制、世俗化的科学教育、不受限的自由贸易以及永无止境追求财富的功利主义和个人主义价值观,每一个要求都赤裸裸的威胁着传统宗教势力所包含个体控制、神秘主义理论以及各种清规戒律。市场体系的扩展把每个人都纳入到庞大的分工体系之中,为了生存,即便是信徒也必须坚持效率至上的要求,很难再遵守诸如伊斯兰教一天五次的祈祷、特定时间的斋戒等宗教仪式。可以说,市场经济的发展对传统宗教势力的冲击是毁灭性的。所以,从另一方面讲,除了像沙特这样一出生就坐拥金山的国家除外,一般而言宗教势力强大的国家市场经济发展也总好不到哪里去。

在中东地区,国家力量、宗教力量和市场力量进行着复杂的互动,大体上呈现出三种情况:一种是如沙特这样,政教合一,国家力量与宗教力量相互结合,国家利用宗教获取合法性,宗教借助国家强制力对社会进行塑造,沙特就是按照《古兰经》、沙里亚法来制定各项法律的。在现实中,沙特也是全球瓦哈比派极端宗教思想的源头和“总舵主”。另一种是像埃及这样的军人政权,对本国长期存在的宗教势力进行残酷打压,长期执政下,宗教势力一直式微。还有一种就是如叙利亚、伊拉克这样的威权政权,采取分化瓦解的策略,支持其中一派打压另一派,让两者互斗,且一般都会支持国家中占人口少数的教派,来制衡占大多数的教派,如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是什叶派内的少数阿拉维派,萨达姆则为伊拉克的少数逊尼派“代言”。

新世纪以来,中东许多威权国家危机重重,多国政权倒台、出现权力真空,随后建立的新政权也难以恢复前任那样对社会的强大控制力,所以宗教势力顺势而起,极端宗教势力不断扩张,整个社会的世俗化程度直线下降,伊斯兰化程度日趋加深。

而从另一方面来讲,中东地区长期的威权统治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市场经济在本国的发展。毫无疑问,市场体系要拓展就需要自由民主法治,而这显然是威权政权无法提供的,市场经济的发展程度总还是有限的,对宗教势力的瓦解合改造也就很微弱。特别是随着全球化所带来的技术革新和资源的重新配置,许多中东国家在发展中普遍面临高通胀、高失业率,也在很大程度上为宗教势力攻击市场经济和西方价值观的腐朽提供了一个现实的例证和潜在的受众,为重新回归传统的“伊斯兰”生活方式创造了温暖的土壤。

编辑:敏菁


70.jpg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封面照片:突尼西亚凯鲁万大清真寺建于670年,是北非伊斯兰化最佳代表的建筑物。照片來源:goo.gl/zrK9n0

71.jp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