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读者

“新常态”下的春晚,需要我们重新审视 | 微思客

编者按:面对春晚的新常态,我们大可用平常心看待。春晚没那么糟,但从艺术创新的角度它也确实令人失望。当春晚坐拥全中国最好的演播大厅、最好的摄录采编传播设备、国内最知名的演员、最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它依然能做出一份差强人意的大锅饭,只是为了照顾不同人群的胃口,为了保证在政治上是安全的并平衡各方关系,这口大锅饭也不会好吃到叫绝的份上。好在走出这家店,还有沙士、有桂林米粉、有意大利面、有大都会鸡尾酒、有重庆火锅、有武汉热干面,甚至随叫随到的外卖。

pic-33.jpeg春晚图片

宗城 | 微思客编辑

尽管语言类节目增加,尽管春晚继续释放出对明星偶像更积极的态度,尽管梁欢和耳帝也消停了,但春晚仍然在乏味和生硬的道路上越滑越远。“众口难调”的幌子下,是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将春晚作为大年三十的必备选项。近十年来春晚的全国开机总收视率已然有明显滑落,从11年开始在百分之三十的数值中稳定浮动,要重复袁德旺导演04一届“破40%”难如登天。搜狐新闻16年的新闻就显示:

“冯小刚执导的2014年马年春晚直播收视率为30.98%,电视观众规模为7.04亿人,曾一度被指为“央视十年最低”。2015年羊年春晚是八年来收视最低一届,收视率第一次跌破30%。”

如果再考虑到近年来网络平台已经成为公众收听节目的重要选择(2015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88亿,较2014年底提升了2.4个百分点,且曾逐年递增趋势(CNNIC数据)),以及大中城市线下活动的日益丰富和蓬勃发展的电影市场,那么实际逃离春晚的人数将会更多。但这并不会意味着春晚的死亡,恰恰相反,这才应该是正常的春晚模式,春晚垄断公众的观看选择注定只是一个时期内的“特例”,而以11年为标志它已经进入一个“新常态”。

pic-34.jpeg欢乐颂五美

在百度百科上,“新常态”是“习式热词”之一,2014年5月考察河南,习近平主席第一次提及“新常态”。“新常态”最初被用于经济发展的领域,习近平曾说:“中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考虑到我们国家的文娱事业也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所以本文中我将春晚近年来体现的新趋势理解为“新常态”的一部分。

如王晓渔所言:“春晚相当于年度流行时装发布会、年度流行歌曲发布会、年度流行词语发布会……的总和……后来春晚逐渐丧失了上述功能。”其实,春晚的制作组仍然在努力琢磨年轻人的潮流,他们会请来明家三兄弟,会邀请TFboys,会找上傅园慧,即便Papi酱已经猜出了今年热词他们也依然会用,但是在这一层琢磨之上,他们还需要考虑更重要的事情——春晚是联欢晚会,更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什么不能碰,什么东西要提,什么精神要传达,这些已经足够让平日里灵性十足的文艺界从业者们挠头,无功便是过,比起众口难调的全国人民,安安稳稳地挑着自己的担子过了这晚会,末了还能歇口气喝杯茶不招惹政治麻烦,已经足够让他们过个好年。

当姜昆、戴志诚的相声最后来一句“老虎苍蝇一起打”,争议的背后是两种审美趣味的相互对立。前一种审美趣味下的人们认为最后的政治口号太生硬,破坏了相声的整体感觉,就像两个人正乐呵地谈着下里巴人的荤腥事其中一个人突然正气凛然地说“男女授受不亲”;后一种审美趣味不但主张“文以载道”而且要求艺术必须旗帜鲜明地彰显自己的政治价值。而真正主导春晚节目内容的是哪一种审美趣味不言自明。

同样的,当孙涛、闫学晶、刘仪伟的小品《真情永驻》一边说着“我们女的不求荣华富贵”一边呼唤着大伙儿“生二胎”,部分观众感到的是愤怒和尴尬,但也许在官方看来它正是一个标准的政策宣传小品。

pic-35.jpeg小品《真情永驻》

“新常态”的春晚,重点照顾的对象不是那些在豆瓣上给春晚打上一星的豆瓣用户也不是那些在微博微信疯狂吐槽自己的段子手,自然,它所选择的创作理念也不会符合那部分公众的口味。有趣的是,当我们的朋友圈充满对春晚的失望,央视经由自己的市场研究公司为春晚搞的市场调查反应却相当好,以11年的调查结果为例:“有93.88%的家庭在除夕夜收看了央视春晚,其中81.92%的受访者认为今年春晚办得好。

要说明为什么春晚在不同人群观感悬殊,就要分析春晚的总体创作观念。春晚节目的创作观念深受上世纪诞生于前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影响。在1959年苏联的第三次作家代表大会上,修改后的作协章程指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过去和现在都是苏联文学的久经考验的创作方法。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要求作家从现实的革命发展中真实地、历史地、具体地描写现实。”而在3年前的1956年8月,周扬在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的一次讲话中就继续强调:“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个口号不应该去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是人民艺术发展的方向,为什么我们要反对这个新方向?

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手法本质上建立在工农兵审美和革命斗争立场之上,传递了艺术为现实尤其是政治生活服务的思想,骨子里是“文以载道”的。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相声中会直白地说“老虎苍蝇一起打”;小品会鼓励妇女生二胎;歌曲会大声洪亮地向港台同胞传递“一个中国”的态度。以此为标准,衡量一个节目是否合格的不再是它的梗有不有趣、歌手唱功如何、相声内涵丰不丰富,而是政治意图有没有被旗帜鲜明地传递出来。

pic-36.jpeg胡歌和王凯

面对春晚的新常态,我们已大可用平常心看待。春晚没那么糟,但从艺术创新的角度它也确实令人失望。当春晚坐拥全中国最好的演播大厅、最好的摄录采编传播设备、国内最知名的演员、最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它依然能做出一份差强人意的大锅饭,只是为了照顾不同人群的胃口,为了保证在政治上是安全的并平衡各方关系,这口大锅饭也不会好吃到叫绝的份上。好在走出这家店,还有沙士、有桂林米粉、有意大利面、有大都会鸡尾酒、有重庆火锅、有武汉热干面,甚至随叫随到的外卖,人们不必再在没多少选择的前提下对着一口大锅饭指指点点,人们也可以重新审视自己过去的饮食习惯并决定是否要继续。就像我的朋友圈里,在那天晚上,既有人吐槽春晚,也有人看着《爱乐之城》;既有人晒出观影的照片,也有人点评《奇葩大会》的各位选手。这是我们的时代,我们可以选择的确实更多。

2014年,新华网的评论曾说:“春晚只是除夕夜的一道必上菜,爱吃不爱吃都要吃一口,不必太在意、太较真。”但现在,当生活于新常态的我们重新去审视新常态,也许春晚是不是必上必吃菜都是一个疑问。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而在新常态之下,春晚也要从“必须看”的神坛上走下。

编辑:宗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