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稿

期待对话——美国大选后一个保守主义者的自白|微思客来信

编者按:

保守主义在不同的语境或不同的历史阶段,含义并不完全一直,但它们是一种强调既有价值或现状的政治哲学思想,作者的上一篇投稿引发了争锋相对的言论,回复“保守主义”可查看作者上一篇投稿《川普的大胜与“意识形态”挂帅的破产》。

王祎 | 牧师,微思客传媒撰稿人。

641.jpg

作为一个保守主义者,我有自己的圈子,有一批和我思想非常类似的朋友,如果我一直在自己的圈子里说话,一定不会有异议。但是,我选择向微思客写这封信,我知道,这里许多人的想法与我不同。

微思客编辑部里有许多来自不同国家、思想活跃的人。当然,大部分人思想与我不同,比较倾向于普世价值、自由主义——其实我也是自由主义者,只不过是比较古典的自由主义者,与现在的自由主义有些差异。不过,微思客是个活跃、开放的平台,所以我愿意向这里投稿。

但是,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想法:我相信中国未来的思想界,最重要的影响者不外乎是几批人,其中最重要的一批人是自由主义者,他们持普世价值、与现在西方知识阶层思想比较接近;另一批人是各种形式的保守主义者,其中一些类似西方的保守主义者,理念上类似共和党人。在今天中国大陆的语境中,上述的两种思想可以说,都受到严重压制,但是以我的判断,这两种思潮会逐渐拿到话语的主导权,最少是很大程度的主导权。但很明显的,这两种思想,在理念、想法、立论上都有巨大的差异。

普世价值的拥护者,往往持进步主义的观念,要改变今天这个社会许多不合理的想法,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观念来改变传统里面许多不合理的方面,希望建立一个新的传统;与之相对的是保守主义者,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成为保守主义者,有些与宗教有关,视保守传统的价值观为己任,是传统价值观的守护者。

从今天来看,这两类人都不是社会话语的主要掌握者,所以,相处不会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在各自圈子中发表各自的观点。但是我相信,如果还是两个圈子一直互相不来往,这将是一个问题。

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保守主义者,我需要倾听普世价值者的声音,这也是为什么我常常看微思客并愿意发表文章沟通的原因。当然,微思客里的人也不完全是进步主义者,一定也有和我一样有保守主义倾向的人。不论怎样,自己作为一个保守主义者,还是需要倾听完全不同于我自己的声音——他们所说的虽然和我不一样,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对性少数者的看法,我看了许多进步主义者、普世价值主义者拥护的文章,我还是对自己的一些观念做了修正,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提升。

然而,世界观根基的不同,对话异常艰难,要放下自己来倾听别人是不容易的。

美国大选基本上可以说是完美的诠释了这两类人,即普世价值的拥护者和保守主义者不对话的后果。基本上,美国大部分的媒体、精英是普世价值的拥护者——从这次媒体的表现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选举当中,我看几篇文章说哈佛大学法学院至少90%的教授是支持普世价值的,甚至找不出一个人是支持特朗普。但保守主义的人数仍然众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双方在各自的平台发声,影响力巨大,比较倾向于左派的普世价值价值观的媒体完全封杀来自保守主义的话语,扣之以种族主义者、歧视性少数者的帽子。

保守主义者虽然没有掌握主要的媒体,但是仍然还是有支持保守主义的电台,比如FOX NEWS就比较偏右,更不必提大量的右派、极右派或更极端的媒体。所以美国的两群人,进步主义者看大众的媒体,保守主义者进入自己的圈子,在小群的媒体里发表观点。两者之间没有对话,结果就是各自越走越极端。而不幸的是两者人数差异不是很大,双方都不想听对方讲什么,都活在自己的话语圈子里。最后的结果就是无论左派、右派、保守主义者、普世价值拥护者都滑向了极端。

话语权普遍掌握在普世价值的拥护者手中,保守的群体感觉极端被压、非常的愤怒。所以这次这些愤怒的保守主义者选择了这位粗鲁的、完全不讲规矩、什么话都敢说的、极其极端的一个人,就是川普,来做他们的总统。这是被长期被打压后愤怒的反弹——反正有理也没有人要听,那就不必讲理了。

没有人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现在各样的保守主义者在美国都投了川普,但是老实说,从心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变成现在的状况。而普世价值的拥护者左派更是完全想不到这样的情况,因为他们一直在自己的话语圈里,认为自己掌握了一切,他们没有感受到还有一群愤怒的人。正是因为互相没有对话,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你我确实不同,但我相信还是可以对话的。我所盼望的不是对抗,乃是对话。我不想美国已经发生的普世价值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各自仇恨对立的情况再次发生,我希望在我们双方力量都还很微弱的时候,我们能够放下我们的成见,至少彼此都能够倾听对方,我想这对双方都有巨大的益处。

即使是战争,你也必须找到一个伟大的对手才能真正成长,更何况理论的切磋,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受过很好理性训练的人,如果我们都不愿意对话,将来各自影响的群体岂不更会走向彼此的对抗?我相信这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

今天作为一个保守主义者,我想问问大家,我们是否还可以对话?

我非常盼望把我这一篇自白发表出来。让我们彼此在这次的冲突后都能获益,让我们许多微思客的读者也能在其中获益,让中国的保守主义和进步主义者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能够成为可以对话的群体。

祝好!

642.jpg

埃德蒙·伯克写下《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后,保守主义成为系统性的意识形态。“我们担忧人们会依照自身的理性主导其生活和交易,因为我们怀疑每个人的理性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因此个人最好是依靠于国家的既有传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